第五十三章 今有故人来

    ( )    这几茶社生意异常火爆,每来客也是形形色色,茶社竟出现了纸牌跳棋,渐渐的她佟老板的名号在这京中也少有些名气,小童们也对玩法甚是熟悉。所以雅瞳每也能稍稍得闲在自己的小老板室悠哉游哉的品品茶,看看书,记记记,看看账或者心好的时候画几幅版漫画,子倒过的惬意。那自己在四下房中偶见的半成品女人画像再也没见过,而自己也不方便去问,只是两人见面的时候会有些眼神上的小小交流,仅此而已。

    这,雅瞳依旧在自己的小老板室悠闲品茶,心中思虑着是否应该再增加些经营项目来增加收益。便有小童神色慌张跑进来,雅瞳识得这小童好像是负责二楼雅间的,疑惑是不是雅间出了什么事,便急忙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般慌张。”

    “那个,佟老板,是来了位奇怪的客人,从外面楼梯直接上去的,一上楼就开始里里外外看个不停,还不住的和随从们附耳交流一番,看过后便径自去了羽仙阁,初时小的也只是以为他只是对咱们茶社布置好奇,谁知入了内竟命令小的将老板叫出来,语气不善八成是来找茬的!”小童依旧有些惊慌,要知道这惜今茶社从再开张便没出现过来找碴的人,谁知今倒真是来了。

    雅瞳听小童如此说,也觉得好像是别家茶社或是不经意间哪个小童得罪了谁所以才有人今寻来找茬的,便叫小童领了自己上了二楼,并不断向小童细细打听那客人如何怪异。

    小童思虑了一会儿便说:“好像是女扮男装而且还是很有份的那种。”

    在这京中居然还有人和自己一样女扮男装,倒真是有意思,便将心稍稍放下一些,心中猜疑或许是哪家的千金在闺中听得府内下人谈论这些而起了好奇心便女扮男装来到这茶社,又颐指气使惯了便让小童觉得来人不善,如此想着,便转对小童说道:“我一人去就可以了,你先忙别的。”

    “佟老板,这如何使得。龙老板交代小的们要护着您的安全,这事儿若是让龙老板知道了怕是不好。”小童并没有离开之意,只是语气坚定。

    “不妨事,你下去,若追究起来就说是我执意如此。”说完便大步向羽仙阁走去,那小童见雅瞳如此并不知晓会不会发生其它事便急忙跑上三楼。

    雅瞳轻轻敲了敲羽仙阁房门,便推门进去,并随口说道:“不知公子今来惜今茶社找在下所为何事?”,只是当看到窗前那一抹淡紫色背影时,人竟有些恍惚的错觉,难道是他来了?

    当听得雅瞳清亮的话语声后窗前那人依旧看着窗外风景,人也没有转过来,只是一抹浅笑自唇角渐渐扬起,止不住心中狂喜,只淡淡说道:“佟老板?请自行看看桌上之物,这可是在下为佟老板特意准备的。”

    这个声音很是熟悉,雅瞳竟一时想不起来,茶社每人来人往不时会有人冲自己打个招呼什么的,只是这人究竟是谁?于是便来到桌前轻轻打开那只檀木盒子,当盒子整个打开,雅瞳顿时惊讶不已。竟迅速的将眼前的淡紫背影上上下下看了一遍,“是你!”

    那人听雅瞳如此说心中想大概雅瞳已经知道自己是谁了,缓缓转过来,仍是那放不羁的坏笑,眸含柔,不知为何二人竟谁也未上前,只是眼睛便将所有都道个明白。

    雅瞳杵在那不知道要说什么,前些时候对于紫玉王爷的怨恨已经随着时间消失殆尽,有时紫玉王爷的坏笑竟也会自记忆深处窜上来,雅瞳想或许已经在心中原谅了他那对自己的猜疑,只是现在怕是再也不会相见,怎奈今当紫玉王爷真正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自己竟什么也说不出。

    远远看着雅瞳呆楞在那,眼波流转似是有话要对自己说,紫玉王爷便率先打破这种沉寂,“我说你这人真是发达了就将故人忘在脑后了,今见了怎么好似一点也不高兴,愣在那做什么?快过来坐。”

    雅瞳静静坐下,紫玉王爷已为她倒上一杯茶,并顺势握住雅瞳冰凉纤手,此时已近初冬,雅瞳的手似乎比以前更冰,“可喜欢我送你的礼物?”

    雅瞳知道他是在问自己檀木盒子里那一玉质麻将,轻笑着说道:“白送谁不喜欢!”嬉笑间已经将手抽出,顺手又挑了块麻将细细翻看,做工甚是精美,似是花了大价钱。“不过我倒是好奇你又是如何做出这麻将来的?”。

    紫玉王爷见雅瞳将手抽出脸色稍稍有些不自然,只是一瞬便又恢复如初,“你曾经说过的,不记得了吗?我进京后便去了雨墨轩找人做纸牌,只是那些人说已经早有人做了,却并没有告知是谁人下的单子。又听京中有人议论这惜今茶社的佟老板如何,所以才寻到这里,竟不想原来你在四弟这里。”说到此紫玉王爷深凝视雅瞳,依旧还是那初见时的洒脱从容,美坚毅似乎已经不记得当自己对她所作之事,心中稍稍有些宽慰。“只是四弟那人你如何忍得?”

    雅瞳刚想说什么,便被门外一声稍有些怒意的声音打断。“听小童说茶社今有人来寻佟老板不是,竟不想会是瑞丰义兄,只是四弟如何让你觉得难忍?竟在我的小老板面前如此诋毁!”

    “哈哈”紫玉王爷仰天长笑一声,心中有些隐隐担忧,原来这在自己眼中甚是冰冷的四弟竟也会动,“四弟为何如此说,我只是照实说了实而已,难道你那冷面人的名号也是虚的不成?”

    雅瞳仿佛看到两个男人眼神之中都有些不善,料想若自己再不做些什么怕是要引发一场小规模战役了,便拉了两人的手一并坐下,“今这是怎么了,旧人相见不应高兴的嘛,不如今我们也来玩几把纸牌如何?”

    二人却并不言语,雅瞳无趣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

    ,

重要声明:小说《不做皇后做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