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乱心

    ( )    “你是说阿黎的亲姐姐?”四下忽然看向自己。

    雅瞳有些不知要如何说,心下寻思为何他什么都知道,究竟四下在崎国有多少耳目,聚义堂自己知道,那么自己不知道的呢,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将一切查清楚,这个人还真的是不一般。忽然想到会不会他也查了自己难道没有查出什么吗,便觉得全有些冷,京中的天气何时变得如此冷了?人也不哆嗦了一下。

    四下一旁正悠闲品茶不时抬眼观察雅瞳神,怕是刚才自己抢先说出阿昭份吓着了雅瞳,如她一般聪明怎么会猜不到自己的实力。“想什么呢?”

    雅瞳忙将思绪拉回,回头瞧见四下正等着自己回话,方知自己刚才有些失态,却不知道刚刚四下问了什么,忙急急说道:“嗯,这天是越来越冷了。”

    四下无奈的干笑两声,“你还真是有趣,既是觉着天冷了那便找人做几冬衣,可不能让咱们的佟老板受苦哇!”只是一瞬间雅瞳忽然有些错愕,俊美的脸庞,清隽的笑容,看的有些痴迷不又想起此刻肖峰与徐菲是否还好?

    “既然你如此关心阿黎和阿昭,那么待到深夜便让冷箭和冷去瞳园瞧瞧。只是莫要忘了三月赌约。”四下露出颇有深意的一笑,似是提醒实则打趣。

    “知道了,龙老板。我马上就去装修现场好好监督。”说完还不忘给了四下一记白眼,人便轻快着走出了房间。

    木匠们在雅瞳的指挥下在二楼内进行超级大规模的改造,自二楼入雅间过道之处命人安置了“茂林修竹”,整体使用绿色系,雅瞳如此想法便是结合了自家玄关,不论是炎酷暑,或是寒冷严冬只要进了这里便是满眼翠绿,心旷神怡。做工手法自己只是简单说说那些工匠们便知晓其意所以竹子虽是整体采伐过来并做了很好的防腐不过却在色泽之上与野外的竹子丝毫不差,又在竹林下方用碎石围成一个不规则池子又在其中抹上类似石灰的东西并注入清水,工匠们又利用剩余竹子做了引水的管子,只是这些管子待到完工后常人是看不出的,水池之下又设了类似循环的通道,所以这一池水便似活了一般,又让其他工匠将宽敞的二楼僻出八间雅间,取名为:羽仙阁、凤御阁、云松阁、寒秋阁、玉人阁、萧吟阁、常引阁和风盛阁并命人重新购置了与房间名相称的屏风,因为这一工程量巨大,所以并未一天完工。

    待到落,轻轻揉揉肩膀,才想起自己竟是一天没去看望阿黎了,顾不上乏累,转上了三楼。只是在楼梯处见到了四下,似不是偶遇,只轻轻点头算作打了招呼,待要上楼之时,却被四下拦住,于是不解的抬眼看着四下。

    “晚上还是将阿黎另安排个住处?好好休息下,别累坏了自己。我看你今似是极累。”虽寥寥数句,可雅瞳听后却自心中涌上一种莫名感动,心中也有些暖暖的,“还是不了,阿黎现在不适合随便移动。”

    “那么去我房中休息好了,晚上我会在外间等冷箭和冷消息,内间让给你住。明再重新给你找间屋子,等阿黎伤好你再搬回去。”雅瞳凝神看向四下,依然冷峻的一张脸,也不知道是自己感觉错误,还是四下多变,只是觉得待自己并不是那样冷厉有时候又有点温柔的感觉。刚想拒绝,四下便先她说道:“难道你不想知道他二人去瞳园将带回怎样的消息吗?难不成还要我去你房中找你,若是让阿黎听了你觉得不会发生什么事吗?”

    雅瞳定定看着四下,听着却也有些道理,想了想便轻轻说道:“那如此便不拂了龙老板好意。”雅瞳喜欢叫龙老板而不愿称四下,只是一种自我安慰,提醒自己他只不过是自己的合作人,自己并没有卷进这些朝堂之事,如此想人也便有些轻松。

    晚饭后雅瞳交代了阿黎若是觉得体不舒服一定要喊她,便换了宽松白衣,及肩长发只用一小段丝带松松挽住,才面带羞的来到四下房中,因为时间尚早,便坐在红木桌前用羽毛笔记录一天要事,不时抬眼瞧几下远处书桌前的四下。

    烛火摇曳映着他帅气面庞,似有所思的样子更有种肖峰不及的成熟从容,从这里看去已经没有了初时那种冷若冰霜的感觉,竟看的有些痴。恰逢四下抬头,忽然四目相对,清泠的深瞳竟让雅瞳显出丝惊慌,忙将头扭到别处,斜眼看了四下并没有看向自己,便轻轻抚着不知为何“砰砰”乱跳的心。

    稍缓了下心,雅瞳想千万别让他觉出自己是在看他,便有意说道:“看什么书呢?”

    “兵书。”四下没有抬头,只是轻轻应道,“怎么你对兵书也感兴趣?”

    “我对那些不感兴趣,只是好奇你看什么看的如此痴迷,竟是兵书啊!是孙子的三十六计吗?”雅瞳也是顺着说,说完便觉得自己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既是对兵书不感兴趣,那又怎么会知道只有在她那个时代才有的三十六计。人有些紧张,不知道这些会不会让他生疑,便也盼着能有些王子、李子什么人的三十六计。

    “嗯?”四下拿起兵书,信步来到雅瞳边,“孙子是何人?他的三十六计也是兵书吗?”

    雅瞳回见四下此时正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并且还是那种自己并不熟悉的表,便知聪慧如他怎么会没看出这其中的破绽,于是先露出一个无害微笑,接着扑闪着眼睛,诚恳说道:“我唬你呢!我这人向来什么都愿看,若是你想知道那有时间一定说给你听。”

    “择不如撞,就现在!”似乎四下对于自己刚才所说兵法十分感兴趣,竟如此等不得,雅瞳也只好竭力将那些计谋从脑子中挖出来。便从第一计瞒天过海一直说到第四计以逸待劳,只觉得四下轻轻碰了自己一下后双眼就不停打架,人竟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

    ,

重要声明:小说《不做皇后做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