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尘烟的赛诗大会

    ( )    泉城的夜色很美,不知是不是因为赛诗大会的原因一路上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雅瞳一路上看着各色泉城当地特产,偶尔也会因为人多不能前行而停下来挑选几样自己喜欢的小玩意,尽管紫玉王爷多次寻找话题与她说话,可惜雅瞳现在对紫玉王爷的政策就是“不理睬”,反正明天大家就分道扬镳各奔东西了,面上过得去就好。

    还未到清泉河,便已经是人声鼎沸,雅瞳紧紧的挤在一群男人里,抬眼四下望望不管是文人雅士,抑或是杀猪卖,反正只要是个取向正常的男人并且未婚嫁的又或者是家中没有河东狮的都在极有兴致的谈论尘烟姑娘的赛诗大会,只是偶尔也会听到一两声女人们的声音却不是对尘烟的谩骂。

    雅瞳一路之上只是听着,并不插言,却不曾想边的一位公子主动与雅瞳搭讪,“这位兄台,不知今是否也是慕名去参加尘烟姑娘的赛诗大会?”雅瞳转头看着这个人,不是粗衣布衫,但观其言行也绝不是嚣张跋扈的官宦人家的公子,长相谈不上英俊可绝对是有内涵的,所以也是极为恭敬的回道:“这位兄台尊姓大名?在下正是慕名而来,只是初来泉城尚对尘烟姑娘知道的不多,若是可以能否将尘烟姑娘的况告知一二?”

    “在下姓刘单名一个荣,尘烟姑娘也是刚来泉城不久,虽是处青楼之中,可为人甚是清高,平时只论风雅不论风,并且容貌也很是惊艳,算得上咱们这泉城一绝色,又因为素来为善,帮助过不少穷苦百姓孤儿寡母所以虽是青楼女子,却也有人称她为女菩萨。”刘荣说这些的时候,眼中闪着熠熠星光,那不仅仅是一个男人看见美女的眼神,更有一种对这位美女的仰慕,显然一个尘烟的忠实仰慕者且中毒颇深。

    雅瞳心中更是增加了对尘烟这个人的兴趣,究竟会是个怎样的女人呢?拥有男人们认为是绝美的绝色容颜,却只卖艺不卖;虽在青楼,可却会资助穷苦,乐善好施更因这个得了个女菩萨的雅号;不但男人喜欢谈论她的事,女人也对她很是敬佩。若真如刘荣所说,这个尘烟也算得上一个奇女子了。只是这样想着,却并未注意到陪在一旁的紫玉王爷脸上的一脸黑色。

    “兄台?兄台在想什么呢?说了这么久,在下还不知公子姓名,总不能一直称兄台。”

    “哦,失礼了,在下佟雅心,刘公子可以称在下佟公子。”雅瞳赶忙朝刘荣施以抱歉的一笑。

    “没什么的,在下也不是个小肚之人,只是佟公子对猜谜有兴趣吗?”刘荣并没有因为雅瞳的神游而显出不悦。

    “刘公子为何这样问?难道这赛诗大会不仅仅是赛诗?”雅瞳颇有些疑惑。

    “公子大概不知道若想见到尘烟必要答对她出的一道迷,方能入内,我想这次的赛诗大会差不多也会遵照尘烟姑娘的习惯来,所以若是对猜谜有兴趣此次来泉城必能见其芳容。”刘荣依旧神采奕奕,不料正想再与雅瞳多说几句的时候突然对上紫玉王爷投来的不悦眼神,着实一愣,便对雅瞳告辞,“晴公子,观公子朋友似是极不喜欢在下与你谈论,请恕在下无礼先行一步,若是有缘必能在赛诗大会上再次相见。”说完便消失在人群之中。

    雅瞳回头看到紫玉王爷一脸黑色,似是已经忍耐极久,五官都已经拧在了一起,突然觉得很是好笑,那天在紫云轩的时候好像也是这般表。可是又突然有种失落感,明明自己已经做出了决定,可为什么心里还是会不自觉的想到与他有关的事?抬眼对上了紫玉王爷的闪着怒气的眼睛,似是故意气他一般露出个鄙夷的眼神便兀自一人先行,紫玉王爷赶忙追上去。

    待到了清泉河,便有烟雨楼侍女拦在河岸,雅瞳一行人赶忙上前,侍女却只是指了指立于岸上柱子上的一副红色长联,“尘烟姐姐说了,来人只要能猜对联上的谜底,便可以入得画舫参赛,若是不能那么就请回去!”于是雅瞳朝上望去,只见联上书“娘娘懿旨:刀下留人(打七字成语)”。低头想了想,便得了答案,于是转对紫玉露出一个很耐人寻味的笑,独自走到侍女旁,低头附耳说道:“置之死地而后生。”侍女听到了正确的答案,而且又是在如此快的时间就得了,便也抬头看了看雅瞳,会意一笑招呼远一点的侍女引雅瞳和随从上画舫。

    雅瞳一路随着小侍女走上画舫,远远的却也看到紫玉王爷也正往画舫走来,心中登时有些不悦,可是为什么连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进了画舫,坐等了一会悠闲的品着茶,入得画舫的人便多了起来,猛然看到刘荣也入得画舫,旋即点头微一一笑。

    “让大家久等,尘烟这厢有理了。”一个翠如铜铃的声音过后便自画舫内间盈盈走出一位绝色姑娘,纤巧削细,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说不出的柔媚细腻,一素白色的裙子,更衬得她空灵轻逸,雅瞳想果然堪称一绝,只是雅瞳却觉得尘烟很是面熟可是究竟在哪里见过却如何也想不出来。只见尘烟缓步来到主客位,“各位今能入这画舫想来必是才思敏捷,尘烟虽来泉城时间不长,各位却并未把我当作寻常青楼女子般看待,尘烟甚是感动。大家也都清楚了此次诗赛的规则,一会儿会有侍女为每人奉上纸墨,此时夏去秋来,不如今大家便以‘秋’为题赋诗一首,胜者可求尘烟一事,而败者便要听从尘烟吩咐,大家意下如何?”

    以秋为题作诗?雅瞳真是有些吃惊,什么啊不要说毛笔字,还有这作诗自己什么时候是行家,闹都已经看过了,还管他是胜是败?却听得小翠骄傲的说:“我家少爷最擅长作诗了。”语气很是骄傲,不让一旁的阿澈有些恼,哎,小翠啊小翠你这不是难为我嘛!迫于无奈的从袖中掏出一只鸽毛,便是她出来之时发明的羽毛笔。紫玉王爷有些不解,却只见雅瞳以鸽毛蘸墨,便在纸上开始作诗,稍微一愣,这个女人还真是与众不同!便也开始提笔作诗。

    一会儿便有侍女过来收诗,雅瞳并未抱多大希望,自己本来就是来看闹的,只是不知道尘烟姑娘要求做的事是什么。却听到好像有人在吟诵自己的诗正确的说是宋刘翰的《立秋》:

    鸦啼散玉屏空,一枕新凉一扇风。

    睡起秋色无觅处,满阶梧桐月明中。

    “好一个立秋,真是好诗,佟雅心公子是哪位?”尘烟一边吟诵眼睛却看着在坐的每位才子,当对上雅瞳的惊讶的眼神时,便款款走到雅瞳面前,“公子好诗,今的胜者便是辛公子了,只是尘烟对公子的字实在有些好奇,应该不是以毛笔写出。”

    雅瞳笑笑,便拿起那支鸽毛,“便是这个所书,让尘烟姑娘见笑!”

    在座的人都有些佩服雅瞳,但是当看到尘烟与雅瞳站在一起的时候,都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位佟公子与尘烟实在长的很像,若不是别有别,大家倒真的有些难以分辨,会不会是兄妹?只是雅瞳现在却并不知道为何在座的人会面有惊讶,只当是因为听到了好诗见到了与众不同的羽毛笔,如此而已。

    只有紫玉王爷默默不语,陷入沉思……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

    ,

重要声明:小说《不做皇后做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