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人生若无相逢时

    ( )    一路上雅瞳始终微闭双眼倚靠在锦垫之上并没有理会紫玉王爷,在她看来朋友之间若是不能交心那又算什么朋友?可是眼前的这个紫玉王爷真的算是自己的朋友吗?难道仅仅只是喜欢与他相处时的轻松快乐吗?不是的,不是这样,自己不是不想再与朝堂之上的人有瓜葛吗?为什么冥冥之中似乎一切都不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发展,命运在自己这里似乎给自己开了个很大的玩笑,注定是个孤独的失败者!可是自己不也没有对他说起过在辛府的那段故事吗?所以现在很是矛盾。想到这里雅瞳朝小翠挪了挪子,蜷缩着趴在小翠的腿上。

    小翠一直以为雅瞳是喜欢王爷的,要不然他们怎么会那么亲密,而小姐虽然也喜欢柳公子可是却没有面对王爷时的那种笑容。只是王爷怎么可以这样说小姐,小姐一直都是个命苦的人,一直生活的苦闷,只是这些天才越发觉得开朗乐观了许多,现在竟然比之前还要清冷沉默,于是有些恼怒的看着紫玉王爷,“真是的,小姐现在又变成这个样子了而且比之前还厉害。”

    “小翠,不要乱说话,我只是很累而已,与他人的话无关。不要忘了他是崎国的紫玉王爷,还是应该恭敬些的好。”雅瞳似乎很是疲乏,声音很低可是语气之中却听不出有什么感,只是越是这样越让对面的紫玉王爷心中懊恼心疼不已。

    动了动嘴角,想说些什么终究是没有说出来,只是一直看着蜷在小翠腿上的雅瞳,那是种近乎于猫的姿势,像是在寻找一种安全的又或者是一种获取温暖的姿势。在别人的眼中似乎并没有什么,可是那晚,当流星划破天空之时,当雅瞳将心中的无助、痛苦、无奈一股脑的倾诉于他时,他对她说过什么?他要她记住他不是紫玉王爷,他只是想要永远与她一同寻找温暖的上官瑞丰!可是今天他究竟做了什么?

    马车内不同往常的沉寂,沉的空气也仿佛在此刻凝滞,只有车辙转动的声音,却如同哀婉的吟唱之音。车外的阿澈觉得一定是刚才王爷的话惹怒了雅瞳,可王爷仅仅只是问问,谁让他此次奉皇上密旨去裳羽城查一件很久的往事呢?路上与相府的人相遇,依王爷的才思敏捷,又怎么不会联想到其他的。

    马车终于在傍晚时行到了泉城,这回雅瞳是由羽搀扶着下的马车,只是在一瞬之间仿佛上所有的力气皆数散尽。

    雅瞳他们这次投宿的客栈不像紫云轩那般古老而且又有诗意,一眼看上去这家客栈的老板就是很拜金的那种,连客栈的名字——聚金客舍都透着对金钱的崇拜,真是可笑和自己两个时空的爹真像,于是轻轻摇摇头便独自走入客栈之内。安排好住店的事后羽便按照雅瞳的吩咐先去给紫玉王爷找了架马车,钱是她出的,虽然这架马车没有莫言给自己准备的好,但若从泉城到京城这马车坐着应该也不会太累。雅瞳看着很满意,明之后一切就两清了,她是她,而他依然是他,什么都不会因为一两天的京城同行而有所改变。

    安排好这些之后才随意的在客栈大堂找了一处很清静的地方吃饭,之所以没有要雅间便是不想再听到些自己不愿意听到的话,也不用独自一人面对不想面对的人,人生若无相逢时,又岂会独留伤悲?这顿饭亦如那夜同莫言的辞行宴,只是饭不是她雅瞳做的,所以紫玉王爷就不会一辈子心中装着她的心意。紫玉王爷却毫无食,他如此睿智又怎么会猜不到这顿饭的意思,大家都只是安静的吃着,谁也没有去看谁,可雅瞳却在这顿饭快要结束的时候露出了一抹灿烂微笑,终于一切都要结束了,所以此时人却有了不同刚才的轻松,紫玉王爷偷眼瞧着雅瞳终于觉得属于雅瞳那独特的快乐和率真又回来了,只当刚才雅瞳在和自己怄气,便也附和着轻轻笑了笑。

    离他们不远的一桌客人正饶有兴趣的喝酒吃菜,顺便聊着一些很俗滥的花边新闻,大体都是某某青楼又新来了位漂亮姑娘,某某富商家的闺女与人有了私,又或者是某某家又败落了之类的,初时雅瞳也只是当作饭后谈资般饶有兴趣的听着,可却不曾漏听一个字。“余老弟,听说了吗,烟雨楼尘烟姑娘今晚上在清泉河烟雨楼画舫上举办赛诗大会,胜的人可以向尘烟姑娘提一个她能接受的请求,而败的人则要答应尘烟姑娘的一个要求。”这听上去倒是像很有意思的事来到这里唯一没去过的地方便是青楼了,电视上的青楼不晓得和这的青楼像不像,于是子往那桌探了探。

    对面的那个男人大概就是余老弟也附和着说:“是呀,是呀,素闻尘烟姑娘是咱泉城才女,琴棋书画哪样不是一等一的,而且容貌也是清丽,只是今夜咱们或许没那么大的福气。”一边说着一边往口里狠塞那些大鱼大,吃相着实有趣的很。

    “管他什么福气不福气的,能见着就是福气,快些吃,吃完了好快点去凑闹!”

    雅瞳听他们这么说着,顿时便对那尘烟姑娘来了兴趣,什么人能算是泉城才女,容貌?才学?辛雅瞳也只是誉满琼州却并未引得如此,如此想着便对小翠和羽催促道:“快吃,我们也去瞧瞧。”如此说着,眼睛里也有了以往神采,眸光晶亮又闪着丝狡黠。

    紫玉王爷看到雅瞳对那尘烟姑娘的赛诗大会如此感兴趣,又看到雅瞳面容之上的笑意,冲雅瞳笑笑,“一起去如何?”

    雅瞳看了看紫玉王爷,并没有理会,只冷冷的扔了句:“腿长在您的上,您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与我何干?我可不想对一个猜疑他人的人有什么瓜葛,若是一同去再亲近些,在下唯恐被他人疑为有什么企图。那时恐怕就已经归天见上帝了!”

    “哈哈”紫玉王爷爽朗而又尴尬的干笑两声,如此说着要求得雅瞳原谅或许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

    ,

重要声明:小说《不做皇后做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