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流星划破羽箭惊

    ( )    雅瞳极不愿的跟在紫玉王爷后,脸上的笑容却始终没有消失,哼哼,还好刚才仅仅是因为一时兴起便用手机给你这个娘娘腔留了个最美好回忆,若这仇要是结大了,那咱也可以当回“拍照片敲诈”的,不诈钱财,单就只让你这个娘娘腔王爷把你那张讨厌的脸给扔了!一想到如果这个娘娘腔王爷没了这么漂亮的脸蛋会是什么模样,雅瞳就觉得这是个最有意思的恶作剧可以堪称史上一绝。

    紫玉王爷正疑惑这个难缠的丫头怎么还不快点跟上来,几声十分没形象的大笑便随风轻轻的毫无先兆的飘进了他的耳朵里,于是转便看到雅瞳一个人走走停停,时而一个人安静的傻笑,时而又好像特别开心的样子,便会扬起脖子朝天哈哈大笑几声,时而又是一个人偷偷的咧嘴笑,虽是看着她那样觉得傻傻的,痴痴的,可竟是另外的一番味道。每当她抬起头哈哈大笑几声的时候,便能看到她柔和而又优美的下巴以及稍稍露出的修长脖颈,因为刚才捉弄她而掉落的几缕碎发自发簪间散落下来,轻轻的紧紧的贴着她那很美的耳侧,偶尔微风飘过,便会随风轻舞,真是美人如画,其颜堪夸。

    “傻子似的在哪里笑什么?还不快点跟上来。”紫玉王爷故作生气的朝雅瞳大声责问,因为刚才的一番折腾现在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若是不能在天黑之前做好安排,那万一晚上露宿野外碰到凶猛野兽该怎么般,男人们倒是好说,只是那两个女子着实让人放心不下,也只好意犹未尽的从刚才那欣赏美人画的极佳兴致中速速醒来。

    雅瞳终于不再笑了,默默跟上紫玉王爷,“那么着急催我是什么意思?你现在这样子真的很漂亮呢。”紫玉王爷的眉头轻皱了一下,没有答话,依然一个人走在前头,只是在心里暗自揣测: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知趣,哪壶不开提哪壶,难道不怕我再为这个责罚她?还是吃准了我根本不会为难她?真是个让人头疼的主儿!莫非无为道长暗示自己此行遇到的人就是她不成?

    “喂,你真的是紫玉王爷吗?王爷有你这样的吗?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长的一张脸倒是漂亮的,可是王爷不都应该是严肃的并且都在朝堂上辅政的吗?”雅瞳见紫玉王爷不说话,只是闷声自己走着,以为他真的生气了,便决定将嘴巴闭上。

    到了马车那的时候,小翠已经可以动了,看到雅瞳远远的走过来,忙奔上前去,拉着雅瞳上下打量了一下,忙悄声问道:“那个人有没有把小姐怎么样?”雅瞳看了看紫玉王爷,又轻轻摇摇头,小翠便立时像卸掉了千斤重物般豁然轻松了下来。

    天色越来越暗,依稀能看到天上隐隐的银白月色,紫玉王爷并没有马上让雅瞳帮自己收拾那严重影响自己形象的丫环髻,只在匆匆吩咐了羽和阿澈分头去找找看是否有可以食用的东西,才自顾挑拣了一块稍稍平稳干净的地方,懒散的半眯双眼,等了一会儿见雅瞳还不过来为自己梳发,便稍稍清咳了两声摆摆手招呼雅瞳过来。

    羽现在不在这里,小翠只会些抓挠功,怎奈自己又不是他的对手,只好低眉顺目的走到紫玉王爷后,没好气的狠命梳理他那一头黑瀑青丝,嘴上还甜甜的夸赞这一头黑发如何如何好,这着实让紫玉王爷发不起火来,颇无奈的捡起几根掉落在袍袖上的断发,“你刚才梳丫环髻的时候不是都已经摸过了嘛,只是这么好的一头乌发竟尽数折损在你的手里了。”

    羽见四下无人便给柳莫言传了张书信,大意就是雅瞳现在一切都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裳羽城遇到紫玉王爷,正与雅瞳一起进京,请公子速速查明。

    阿澈和羽见周围实在是没什么东西可吃只抓来了几条鱼,于是一群人便就着烤鱼的火围坐在一起,不一会儿烤鱼的香气便四散开来,雅瞳盯着那火上烤的焦黄的鱼狠狠的咽了下口水,“这可是纯生态无污染天然绿色食品呢,真香!”

    紫玉王爷抬眼示意了下,阿澈才极不愿的把这烤好第一只鱼递给了雅瞳,还不忘狠狠瞪几眼。美味烤鱼宴过后,紫玉王爷叫雅瞳和小翠回马车休息,自己便和羽、阿澈一起留在了马车外边。

    夜已经深了,朦胧中雅瞳好像听到阿澈小声的和娘娘腔说着什么,可是声音太小自己听不清,因为外边有羽照看着才放心的闭了眼。一声声缓缓悠扬的笛声随着夜风飘进耳中,雅瞳着迷似的下了马车,借着皎洁银月看到远远的紫玉王爷正在繁星月色下独自一个人吹着笛子,夜风微凉,吹得她不哆嗦了一下。

    笛声骤然停歇,紫玉王爷回头看着雅瞳,漂亮的眼睛在这黑夜中越发闪亮,“怎么不睡?”语气温婉已经没了刚才那种放不羁,雅瞳慢慢的坐到他的旁边,抬起眼睛,只是淡淡的朝紫玉王爷问了句:“那天在紫云轩的笛子也是你吹的吗?”紫玉王爷没说话只是轻微点了点头,便抬起头来看着远远天边挂着的月亮。

    迷人月色下的紫玉王爷依然很美,美的有些不似凡人。一颗流星拖着蓝色磷光的长尾,在夜空中划出一条长长的弧线,雅瞳忙抓着娘娘腔的衣服难抑心中的惊喜。“流星,流星啊!我还从来没见过流星呢!”于是赶紧闭上眼睛许愿,紫玉王爷看着雅瞳所指的流星,皱了皱漂亮的眉毛,“流星?那不是扫把星吗?你这人还真是怪!”

    “这明明就是流星,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古人怎么总是把这么美的星星当成是扫把星。这要是搁在我们那,可是很浪漫很难得的呢!”雅瞳自豪的说着,只是神越发沮丧,“怕是永远也回不去了!”

    紫玉王爷疑惑的看着雅瞳,一脸愁苦,眉心拧在一起,不柔柔的说:“你们那是哪里?难道你不是崎国人?”

    雅瞳摇摇头,长叹一口气,“我的家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那里很繁华,可是我并不幸福,莫名来到这里,一切都像一场梦,只是这梦却无法醒来。有时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只是一直以来努力的寻找着,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要什么,或许仅仅只是内心中一点缺少的温暖。只是现在我终于越来越像我了!快乐自由的生活我来了!”紫玉王爷认真的听着,只是实在弄不明白怎么一会儿我是我一会儿又不是我,但是他明白以前的佟雅心不快乐,现在只是在找寻快乐和温暖,轻轻扳过雅瞳削肩,“若是多个人与你一起找,你愿意吗?若是愿意我便永远都是你的上官瑞丰。”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

    ,

重要声明:小说《不做皇后做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