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娘娘腔独特的复仇方式

    ( )    娘娘腔的双手紧紧环着雅瞳,雅瞳挣脱不掉只能任由娘娘腔这样搂着,后背紧紧贴着娘娘腔那不算厚实的膛,那种来自娘娘腔上特殊的香气便窜进了鼻子里,不似馨兰幽香,也不似修竹清香,更不是玫瑰妖娆,是那种干净男子的气息,似雪又或者似风,可是现在雅瞳根本没办法去分辨,因为娘娘腔那温的呼吸呵的雅瞳耳边痒痒的,赶忙将头偏到一侧,一张脸瞬时便泛出了人的绯红。

    羽正和阿澈打的难舍难分,两个人纠缠在一起你上我上,你退我拦。起初愣在一旁的小翠终于回过了神,看到自家小姐正被一个陌生男人抱着,而且那男人眉眼之间好像还有点挑逗的意味,生怕雅瞳被娘娘腔吃了豆腐,匆匆上去撕扯,以为这样就可以让雅瞳摆脱娘娘腔的束缚。可惜娘娘腔仅用两指轻轻朝小翠肩上一点,淡紫色的袍袖便又环了上来。

    雅瞳看着小翠只能眨眼而不能动弹心中登时便慌了,“你、你那是点?”心中不免怪罪自己什么人不好惹,你偏去招惹什么狗王爷,真是脑子进水了还是在这不知名的朝代待久了人便也变得有些痴傻了?但又一想这个人怎么可能是王爷,电视上的王爷不都是一副长白山似的脸吗,这个人却这么放,言行举止丝毫没有令人敬佩的地方,“你放开我,我看你根本就是个冒牌货,还紫玉王爷呢?就是个下三滥的王爷,放开!”

    “怎么了?大家都是男人,怎么脸红成这样,知不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娘娘腔根本不去理会雅瞳嗔怒的叫嚷,脸上依旧是的坏笑,“像猴股。”说完还不忘抬起一只手去捏一下雅瞳那红的快滴血的脸。

    “疼啊,你有病啊!”雅瞳有些吃疼,怎奈现在自己整个人都在娘娘腔的怀中,动弹不了,如果不是如此,雅瞳早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了。斜眼瞪着娘娘腔看他此刻乐得没心没肺而自己在他的眼中只不过是个可以随意玩弄的小丑而已不有些恼怒。再也忍受不了,如果再这样下去难免不被他发现自己是个女的,心中的小宇宙终于燃起了!管他什么形象不形象,狠狠的对准娘娘腔的一只手臂咬下去。

    “啊!没看出来你不仅是猴子,现在居然还变成了只狗。”娘娘腔终于松开了环着雅瞳的手,用他那纤长白皙的手轻轻挽起衣袖,趁着这会儿雅瞳忙跑到一边,轻拍口,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不过还是只可的小狗。”娘娘腔自己说着并且还意味深长的看着雅瞳,一步步朝雅瞳走去,嘴角边依旧还是那人的笑。

    “喂,你还是不是人啊?被咬了还能这么笑?你、你别过来啊,小心我再咬你,我的牙可是很厉害的。”说着,转便跑,心中不感叹,完了这下就更没形象了,只是这究竟还是现代社会的那个辛晴吗?

    回头看看,娘娘腔竟然就站在原地根本没有追自己的意思,难道他怕了自己?还是他又有什么坏主意了。“你跑,我不追你,只是别停下,若是停下了,那就别怪本王不客气喽!”什么嘛?你叫我跑我就跑,我才没那么没骨气呢。于是在雅瞳自觉已经跑的很远了,才停下朝娘娘腔大声喊道:“喂,你个不男不女的狗王爷,你叫我跑我就要跑嘛?我就停在这里看你能把我怎样?”说完便两手交叉放在前,一脸轻蔑的看着娘娘腔。

    娘娘腔亦朝雅瞳大声喊道:“有本事,你佟雅心就在那原地呆着,看我怎么收拾你。”还没等说完便用力一跳,两腿在空中随便的扒拉两下就来到了雅瞳边,又是用力的一把将雅瞳拽进自己的怀里,看这况明显自己就不是娘娘腔的对手,于是一边挣扎一边朝羽大声呼救。

    一边的羽早就看到雅瞳在娘娘腔的怀中,以为娘娘腔以雅瞳要挟于他,又听得雅瞳的呼救声,知若在不及时赶过去,怕是会对雅瞳不利。怎奈眼前这个讨厌的阿澈,把他盯的死死的。雅瞳的呼救声越来越急只是声音却越来越低,难道那个所谓王爷已经知道了雅瞳是个女子对她不轨?可是究竟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阿澈见雅瞳在自家王爷手里,便尽力拖住羽。只能拼拼运气了,于是羽刻意露出一招破绽,希望那好胜的阿澈能上当,阿澈正打得起劲,刚刚憋着的闷气此刻正好可以得到释放,见羽此刻露出破绽,正好一刀探入,这一刀使得甚是凶猛,阿澈将全之力尽数灌入手中宝刀之中,只可惜自己以为可以制胜却正是羽引他上钩的破绽。只是一个虚晃,羽便脱轻晃闪到一边,又用力朝阿澈后一劈,阿澈整个人便踉跄的朝前奔出几步,羽趁着阿澈还没回,便用力一跳轻轻几下便来到了娘娘腔的前。

    “放开我家公子,若是不放,那就不要怪在下的剑无眼了!”羽狠狠的说,但是并没有出招。羽看着眼前这个环抱雅瞳的男人,喜好紫色,行为不羁,长相美不似男儿,又自称王爷,崎国倒是真的有这样一位紫玉王爷,但为人懒散能见到的人很少,究竟是还是不是,只是这紫玉王爷怎么会出现在裳羽城?这件事公子知不知道?

    紫玉王爷也神自若的看着羽,“你家公子是柳莫言?”语气虽然清淡,却着实把羽震了一下。难道这个人真的是紫玉王爷,当今皇上的义子?

    “你怎知道我家公子?你究竟是何人?”

    “我说了我是紫玉王爷,怎么不像吗?难不成聚义堂的手下都是群不长眼睛的酒囊饭袋?”娘娘腔神散漫,语气倒是有着摄人的意思。雅瞳也回看向娘娘腔,真的是紫玉王爷?羽刚想再问,猛然瞥见娘娘腔腰间坠着的紫色玉佩,便俯单膝跪下,两手抱拳,恭敬的对紫玉王爷行礼:“属下聚义堂黑衣勇士羽参见紫玉王爷,还望王爷将我家公子放了。”

    “喂,羽你别被他骗了,他说不定是个冒牌儿!”雅瞳看着羽,不无担忧的说着,“你怎么知道他就一定是!”

    “他腰间的紫玉错不了,王爷请将我家公子放了!”羽依旧没有站起来的意思,只是语气更加恭敬,这时候阿澈也跳到了雅瞳他们这边。

    “算了算了,真是没劲,想好好的报个仇的兴趣都被你这个人给搅黄了,聚义堂的黑衣勇士真是无趣的很,好了本王不陪你们闹了,只是本王现在这个样子佟姑娘是否应该帮忙恢复一下啊?”紫玉王爷松开了雅瞳,甩甩衣袖便叫阿澈去给小翠解了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我是个女的?”雅瞳有些不是很明白的看着紫玉王爷,清澈的眼睛似一滩秋水点点泛着星光,紫玉王爷看的有些痴了,抬起纤长白皙的手滑过雅瞳的面颊,“就在刚刚,你的耳洞!”说完便转朝马车方向缓缓走去。

    雅瞳呆楞在原地,紫玉王爷并没有回头,只是声音清脆的对雅瞳说道:“还不快点吗?难道要本王去抱你不成?”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

    ,

重要声明:小说《不做皇后做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