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莫名其妙结怨

    ( )    羽遵从了雅瞳命令,便将马车赶至紫云轩客栈外。

    雅瞳掀起马车帘的时候,早有客栈内的小厮过来等在一旁,遥想半月前自己乍看这紫云轩颇有点不似客栈的感觉若是作为茶社或许更与名字贴切,羽正想过来搀扶,却不料雅瞳早已自己跳下马车,只以眼神示意羽去搀扶小翠便可。羽稍事一愣,扶小翠下了马车之后,便先走入紫云轩大堂,对掌柜说来两间上房。

    那掌柜听闻,便说道:“两间上好客房,客官可还需要其他?”却猛然抬头看到那冷冽男子后缓缓走进一位翩翩公子,面色如玉,一双晶亮眸子明净清澈,宛若夜中繁星,举止清雅,体带兰花馨香,纵是女子也会自叹不如。心中不想自己这客栈怎么近来总有贵客前来,便放下手中一切忙上前招呼,“公子真是老夫所见之人中龙凤啊!”待上前看清之后便觉得这位俊俏公子颇似一个人,但又一时想不起究竟与何人相似,怎奈口比脑快,“公子瞧着好生面熟。”

    小翠听到掌柜这样问马上便露出了紧张神,而羽则紧紧握住随佩剑的剑柄,屏神静气。却只见雅瞳不慌不忙微微一笑便从容应对,少顷过后压低声音缓缓道:“世上之人皆有相似,我观老掌柜也颇有些眼熟,只是一时竟想不起与何人相像。只是不知道老掌柜口中的熟人会是哪位,若是有时间在下必定前去拜访一探究竟。”话未说完便对掌柜做了一揖。

    这紫云轩掌柜的听雅瞳如此一说,心内已是后悔自己不该如此说,又感觉羽看着自己的眼神之中隐隐露出些杀气,不觉体一颤,却不想这一小小举动尽数落入雅瞳的眼中。但那老掌柜毕竟是生意之人,为人处世也有些圆滑,只片刻之后便恢复了平常神色,“公子见谅,老夫眼拙许是认错人了,况且我这紫云轩也是几经风雨,往来客人也是颇多,也只是如此一说,还望公子雅量。”

    雅瞳并未说话,只挑了个靠近柜台的桌前坐下,静静思量,心中便生得一计,那紫云轩掌柜看到雅瞳不说话只一人静静坐着,心中也是反复揣测。“老掌柜这是怎么了,在下真的只是好奇您口中的相似之人,并无恶意,还望老掌柜不要有顾虑才是。”

    “若是如此便好,老夫定也如实相告。与公子相似之人乃是一女子,半月前曾随一公子来此投宿,怎奈红颜薄命早早便离开人世。”

    “哦?可知那女子为何如此早的离开人世?”

    “尚且不知,那随行公子倒是派人来查过,但终究是没查出来。那女子生的绝美,所以老夫印象比较深刻,我只是初时觉得您二人有些相像,现在看着却也不是很像,天色已晚,公子还是请入房用饭!”说完便吩咐小厮带雅瞳一行去二楼房间,自己则是深深吐了口气。

    进了房间后,小翠轻抚了下额头,缓了缓紧张的心,形色微有些不满,“这个老掌柜,可真是要把人的心吓出来,还好小姐你没半分慌张,咱们为什么非要来这儿投宿,真不知道小姐是怎么想的!”只是语气倒有点埋怨的意思。

    一旁的羽静立房中一侧不言不语只静静观察雅瞳,屋内烛火飘忽,而雅瞳则一脸平和镇定,并未因刚才掌柜的话显出半分慌张,却还能应对自如,看似对自己不利的话自她口中平淡的说出却也让人深信倒真的与那人不同,如此还真是有些佩服眼前这位女子。

    雅瞳并未看他二人,只随手给自己倒上一杯茶水,“若是今不来这儿,怎知道王炳辰的人现在何处?那掌柜也是一个圆滑之人,又怎会为王炳辰查这件事,假如王炳辰真的派人在这裳羽城,那去哪里还不是一样会被发现,既来此我便不担心他。只是小翠以后要记住别再称我小姐了!一会吃完饭我们便出去走走,书上说这裳羽城的夜景可是美的不得了呢!”

    一阵“砰砰”敲门声,羽去开门,却是小厮前来送饭菜。

    三人吃完饭后,雅瞳便催着二人快些收拾便想要出去逛裳羽城,羽沉脸色,依旧是不急不缓的,“依属下看,公子还是不要出去以免再横生枝节。”

    “你可真是木头,我看你以后干脆就叫木头羽谐音木头鱼,今天就是要出去,你拦着也没用。”话未说完,便拉起小翠的手跑出房门,羽别无他法也只好任雅瞳胡闹一番,便紧随其后。

    雅瞳只是拉着小翠的手急急向楼下走以此逗那木头羽,完全忘了这是客栈不是别院。楼上的神采飞扬,楼下的行色匆匆,都没看到对方,只一瞬儿那楼下的人便和雅瞳撞到一起,楼下的人见自家主子被楼上的人撞倒,忙上前搀扶,待扶起后便上来恶狠狠的盯着雅瞳,眼中已是现出不善眼光,羽见此也赶忙扶起雅瞳,并立时挡在雅瞳和小翠前。

    那楼下公子被撞倒之时本有些恼怒,拍净上尘土后便抬眼与雅瞳的眼睛对上,只一个眼神,那些属下便都退下。雅瞳见此也只好命羽退至一旁,待看到小翠并没伤到,便也直视楼下的公子。

    楼下公子凝望雅瞳,面容秀美,神恬静,樱唇小口,若是个姑娘家定也是个艳惊四座的主儿,可若是为男儿……不微抿嘴角,面带戏谑之味的看着雅瞳。而雅瞳观楼下男子,一袭淡紫衣衫,拔,容貌清秀,脸庞俊美,耀眼黑眸,鼻梁直,唇色绯然,一英气之中又不乏柔美,堪比女子容颜,确切的说比女子都要妖娆几分。但见楼下公子面带戏谑,也报以一样的微笑。

    “阿澈,我们走。莫要为了一个娘娘腔而动了肝火。”说完便对雅瞳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呦,娘娘腔?哈哈哈,我观公子你比在下也好不到哪去!若说是娘娘腔我看你与我不相上下。”说完便就势做了个请的动作等那楼下公子上来。

    二人谁也未动,僵持片刻之后终于楼下之人的随从附耳对那楼下公子不知说了些什么之后,那楼下公子便露出匆忙神色,也未作答便急速上楼,只是在经过雅瞳前之时,对雅瞳小声说道:“这个仇,在下记住了,若以后有缘定当加倍讨还!”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

    ,

重要声明:小说《不做皇后做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