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二进裳羽城

    ( )    天边微亮时,莫言便命人送来了几男装,来人告诉雅瞳和小翠,公子说此去京城路途遥远未免途中生变还是着男装的好,雅瞳心想莫言还真是心细之极。与小翠换上男装之后又梳了男子发髻,互相看看虽是男装却甚是合体恰似依着自己的材缝制一般,料子也是上好的竟不知道莫言是何时准备的。两人收拾妥当之后便缓步来到别院大厅,远远的便见到莫言与追心双双站在大厅之中早已是等候多时,点头互想看看便以眼神交流算作是打了招呼。

    追心走到雅瞳旁,上下打量一番双瞳之中透出丝狡黠,“这是谁家的俏公子啊?奴家可真要动心了呀!”

    “哈哈,那小生这厢有礼了,小姐生的甚是美丽,小生早已经是倾慕已久,怎奈小姐心中早已经有了这位温文尔雅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又怎可对小生再生愫?”说完便是一揖,并顺势牵了追心的手拉至一边,用只容两人听到的声音说道:“要加油呀,别总叫公子了也该改改口称莫言了?”末了还不忘调皮的眨眨眼睛,随即转来到柳莫言前,深深的做了一个揖算作道别,并未说话只是这一揖做的甚是规范。

    抬起头时正好看见莫言的清澈凤眸正盯着自己,眼中流淌出的尽是不舍与深,心中竟如针扎剑刺般惊慌无助,忙匆匆将头转到一边便快步走出大厅,正如昨夜月色之下自己决绝的转、然后离开……

    终是未上前亦未说话,莫言只是握紧拳头,以期如此便将心中难舍的丝一点点压制封藏于心中,就那样孤独的立于大厅,满目的柔之中尽是雅瞳,待缓过神时却见追心拦住雅瞳,将一个小布袋递与雅瞳,雅瞳以为是追心所赠礼物,推脱不掉正想问内中何物,追心便眨眨眼睛,用了平常并不常听过的声音,“这里都是好东西,是我费了很大劲才研制出来的,你若不信可以问问我追心平时可是不轻易送别人东西的,具体用法都有详细说明,一会儿你上了马车之后再看也不迟,此一别还不知道何时相见,若是将来得了机会追心一定会去京城看你,一路保重!”

    莫言匆匆赶至前来,凤目之中仍是一往的温柔,雅瞳不敢去看,记忆之中的他就如同人间仙子般飘渺,那面若桃花般的面容,清新俊逸的神,满腹的诗书才华怎会不令任何天下女子都会为之倾心?自己又何尝没有动心过。莫言之于自己的感不同与肖峰的似火却又会在困苦之中轻言放弃,亦不同于王炳辰的一见钟却又夹杂着各种谋权贵,他的感很淡却又会让人觉得很温馨,虽然助自己逃婚不清楚是为什么,却让雅瞳最终彻底放弃了戒心,放弃了怨怼,而现在自己只是很矛盾,那种只属于自己的无忧自由的生活就在眼前,她放不下。

    强忍自己心中的愫莫言看着雅瞳却用了极尽平淡的语气说道:“雅瞳,这是我聚义堂惯用令牌,若是在京中有什么难事,你尽可执了令牌去京中任一家苏家名号下的当铺银号去寻求帮忙,这里还有一条银质玲珑链,内有我聚义堂惯用求救烟花,若是遇到危险,便可旋转取出一粒掷于地上便自会有我聚义堂之人前来营救,共有九枚一定要省着用!此次进京一定要小心谨慎我已修书于大哥,羽自会带你前去。保重!”说到“保重”二字之时声音着实一哽,便抬手吩咐羽送雅瞳及小翠上马车,并将一叠银票塞于雅瞳。

    一行人虽是都面带笑容,却都觉得有些许不舍的感觉,小翠更是留下眼泪,雅瞳只是紧紧的握住小翠的手,却完全忘记了要如何去安慰。

    马车虽然自外边看起来很是普通内里却极是奢华,立时明白了莫言如此这样是为了顾自己安全,不至于太过招摇。马车内也早准备了各种吃喝用的东西,但见马车离去之时,雅瞳终于挑起帘子偷偷的自包裹之中取出手机对准追心以及莫言,还有那充满了各种回忆的琼州别院。

    这一别终是来了。

    一路上虽尽是熟悉风景,可因为看风景的人的心境不同便觉得这风景比半月前甚是美丽不少,便不自觉的哼着小调,拉着小翠的手说个没完。现下终于自由了,如此想着便觉得整个人都清爽了许多,而马车外的羽则与木头无二,也不插话亦不出声,雅瞳不讶然,若是自己这样莫说一个时辰便是一分钟都不能像他那样,真真是个牛人呢!

    雅瞳手挑车帘,“羽,我们还有多久能到裳羽城?”

    “天黑之前就到了。”未回头也没有多余的第二句话。

    雅瞳颇有些无奈,“喂,羽!我说你就不能多说两句话吗?难不成多说一句话就那么难吗?”

    “公子吩咐了,属下此次只要护小姐周全即可,并未吩咐还要陪小姐聊天。公子亦说过,言多必有失。所以请小姐莫要难为属下,属下实在不能与小姐多说一句。”依旧头朝前,言语之中亦听不出有何感

    “你可真是块木头!”不有些生气无趣,所以便放下车帘,一路之上再未与羽说话。

    又是傍晚时分,马车便徐徐驶进了裳羽城,雅瞳拉住小翠的手说这裳羽城夜色有多么美,突然又忆起上回自己在紫云轩“惨死”,便觉得可笑的很,小翠看着雅瞳这一路未休息半分一直说个不停,不斜睨端量起来:这还是小姐吗?

    马车驶进裳羽城之后,羽便主动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公子,已到裳羽城,要到哪里投宿?”

    雅瞳也不回答,只是将头偏向小翠一侧,露出些无奈,“你这木头终于说话了,就去紫云轩客栈。”

    羽没有答话,只是在车外警觉的四下瞧去,然后才对雅瞳说道:“公子吩咐了,我看还是不要去紫云轩比较好。”

    “我说去就去,你家公子难道没告诉过你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再者说了若真的有王炳辰的人,你若不去那里才更让人生疑呢!”语气之中稍稍有点不耐烦,雅瞳心想:这个羽对莫言还真是言听计从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

    ,

重要声明:小说《不做皇后做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