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莫言的表白

    ( )    夏末秋初的夜晚总是有些微微泛着凉意,雅瞳躺在上思索着现下自己体已经越来越好是否该是和柳莫言提出辞行的时候了,却隐隐听得一丝幽幽笛音随夏风飘进房中,笛音虽美却透出吹笛之人的淡淡悲伤之意,正疑惑会是谁人夜半吹笛,又翻个自笑一番,能是谁呀,这别院中除了柳莫言就是追心,其他人想必也不会吹出这样婉转悠扬的声音,而追心则是必不会有这样的闲逸致。

    想想在别院的这半月,初时虽是心中恼怒莫言用这种方法助自己逃婚,可把事前后想清楚了又不得不感谢于他,况且这几莫言对自己也是十分的关心,自己想看诗书那明书房便会出现不同品种的各种书籍,自己想吃什么或是有什么要求只要吩咐小翠去知会一声便都会得到解决,衣服饮食亦是面面周详,所以对莫言的态度也不似以前那般冷淡,只是追心每每看到柳莫言对自己如此照顾便会黑着一张脸,这倒是有些让人觉得好笑,喜欢就去追啊,干耗着就能等到自己来敲门吗?

    前莫言的属下风收到京中来的消息说是王炳辰已经回京,并照例如期在相府成了亲,只是新婚花烛之夜彻夜未归,且已经派手下去往裳羽城详查雅瞳遇害一事,虽然自己并不知道为何莫言要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却又没告诉自己王炳辰究竟娶了谁不过听过之后还是觉得虽然王炳辰要娶自己为妾,但对自己的一颗心却是真的,若不是为将相之家想必王炳辰也不会这样。

    笛音温婉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雅瞳听出柳莫言似乎借笛音在叫自己,便披上衣衫开门缓缓朝笛音的方向走去,既然已经决定要离开那就不要万事留恨余怨,也正好可以趁此时候向他提出辞行。

    “雅瞳,你来了。”未等雅瞳来至后柳莫言便放下笛子转朝雅瞳笑着说。

    “原来你的笛音不停真的是邀请我来听的啊!”雅瞳亦是笑着对柳莫言说,语气中透出了微微得意神

    两个人都静静的看着彼此,稍时雅瞳终于先打破沉静,“莫言哥,谢谢你这些子为我作的事,真的,初时我还有些恼你呢,现在不了。再过两,我便想和小翠离开这里。”雅瞳没去看莫言而是将头抬起看向夜空,顿了片刻之后又接着说道:“我会遵照彼时约定不再以辛雅瞳的份去生活,所以莫言哥大可不必担心我会对你们的计划有什么影响,说实话做辛雅瞳已经做的很是疲惫,真的有些时候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了!”歪头冲柳莫言微微一笑,这一笑之苦涩之无奈却笑得莫言的心阵阵泛疼。

    莫言不可控制的抓住了雅瞳的手,这双手微微透着冰凉,如果现在可以放下一切陪伴眼前的这位女子那将是他此生多么荣幸的事,这个女子虽然弱却又自骨子中透出坚毅,虽然美却又并不自恃美丽攀附权贵,她会逃婚,会恨会怨,豪爽温柔由她,蕙质兰心亦由她,越是相处下来心中便会越放不下她,若得她这样的女子伴其一生将是如何之幸!可是他柳莫言是聚义堂的现任堂主,是为皇上效忠的组织也是皇上对付外敌的利剑,一切都由不得他。

    “怎么了莫言哥?”看到莫言如此失神,雅瞳急忙问道语气之中已经不再有怨恨之,有的只是关切。

    “雅瞳,如果可以你能不能留下,留在我的边让我去照顾你,你知不知道离开这里你会有多危险?很多事都没有告诉你,并不是怕你会对我的计划有什么影响,所有的一切聚义堂之事都不是我可以左右的。若是可以的话,我倒是愿意就此离开。”莫言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劝雅瞳留下,只是他现在心中很疼,他不曾想到开始的交易会让雅瞳如此,从一开始自己就没把她真正放在这个局之中,蓉送来的报不是说雅瞳虽有满腹才只是为人甚为沉默可为何真正见到的时候却又完全与报不同,是什么可以让一个人被救后就变的如此彻底?看到她清冷目光,虽是无助却又坚强自己的心竟会如此的悲痛,仿佛冥冥之中有种看不清的东西将两人的关系慢慢的拉近。

    雅瞳抽出被莫言握着的手,看着他灿若繁星的双眸,平静且又诚恳的说:“我只想无忧无虑的去快乐生活,不管前面有多么危险。我要学会坚强,学会快乐的生活,相信我莫言哥,你不知道玄冥大师说我命格富贵呢!”字字铿锵句句真诚,竟叫人无法拒绝,末了又冲莫言歪头调皮一笑。

    “真的没有回转吗?”莫言凝神看向雅瞳。

    “我要的你终是给不了,而你要做的我亦无法改变,一切随命!”如果说雅瞳一开始是个不信命的人,那么当自己莫名穿越来到这里之后一切仿若命中注定便不由得自己不去相信。

    莫言眼中有些失望,最后终于微微点头,自怀中取出了一只白玉镯子,他想知道风月的事,起码可以让义父瞑目。雅瞳看到白玉镯子时眼睛不自觉的流露出一种莫名其妙的神,又喜又有种厌弃之意。

    “我的包裹居然没丢在紫云轩啊,可是你怎么可以随便拿人家的东西来看?”语气虽淡却处处透出嗔怪之意。

    “这个镯子,我知道你也有一只对不对?你仔细看看这可不是你的那只。我只是想知道那只镯子是谁给你的?”莫言忙问。

    雅瞳刚想说那是自己花钱买的,却又一想这镯子分明是真雅瞳她娘留给她的,哎,索就说是她娘给的。只是莫言听后微怔片刻,便缓了神色对雅瞳说:“虽是夏夜,可天气亦是凉了,回去休息,辞别之事不急于一时。”

    雅瞳莫名其妙的忽然觉得这中间有什么是自己不明白的,可看莫言这般神也不方便再问什么,只得转朝自己房间走去,她不曾知道的是莫言的心中如何之痛,因为那只镯子的背后有太多辛酸,可他不打算告诉雅瞳……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

    ,

重要声明:小说《不做皇后做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