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幽幽别院美人醒

    ( )    追心吩咐了婢女准备了饭菜,随婢女们进了房中,开门的瞬间看到柳莫言正握着雅瞳的手,心中百般不是滋味,但长期追随在柳莫言边养成了处变不惊的气度,所以纵是心中不快也面露微笑,吩咐婢女将饭菜放到桌上后便款款来到柳莫言后。

    未及回头,柳莫言便知来人是追心,但看着雅瞳的眼睛却分毫未移,只淡淡问了句:“为何现在都没醒?”听不出有什么绪。

    “公子,这玉凤丹虽不是什么毒药,但却可使人服用之后就如同死人,只因那王炳辰伤心过度以至于服解药的时辰错过了些,所以依追心看来还要再等些时候,公子还是先用饭!”追心的心已经是翻江倒海般难受了,眼睛未曾移开辛雅瞳半分,以前对自己根本不是这样的,纵是辛雅瞳貌美如花,又服了玉凤丹,与他柳莫言何干?

    “那个叫小翠的丫环现在怎样了?”依旧还是淡淡的问,眼波依旧温婉,此时的追心面上终是露出了不耐神

    “公子,难道你就不问问追心现在如何了吗?要知道我随公子也是一路骑马来的,女儿家的子本就不如男子,没休息半刻就让下人准备饭菜,又去照顾那个小丫环,您怎么连关心都不会?饶是追心不如四小姐贵,可您也该回头看看?”语气之中已经尽是嗔怪之意。

    柳莫言终于回头看了看追心,“一起吃。”,手指向桌前,示意去那里一起用饭,许是终于看出了追心脸上的不耐神色,忽而朝追心灿然一笑,往追心碗中夹了菜,缓缓说道:“她毕竟是因我们而受牵累,不是到现在都还没醒来吗,毕竟人家是千金小姐,这等苦怕是你追心也未曾受过?莫要生气,来快吃。”

    追心看着碗中的菜,轻叹一口气,公子都这样说了自己又能说什么呢?再嗔怪下去怕是会惹恼了他倒不如安静些的好。也不知道自己对他的心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于是也勉强露出一笑,二人就这么不尴不尬地吃着,虽都是食不知味然而所为却各不相同。

    房门突然被人猛推开,二人一看竟是雅瞳的丫环小翠,都定了定,相互看了一下对方,才想起这丫头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只见小翠匆匆来到前,探了探雅瞳的鼻息,瞬时眼睛便噙满泪水:“我家小姐,我家小姐真的、真的没死!她们没有骗小翠!小姐、小姐你快醒醒,小翠就在你边你快醒醒……”小翠一时手足无措如果狠命去摇小姐,也不知道会不会疼,可是明明小姐还有呼吸怎么却还似个死人一般,只能回过头去看向后的柳莫言和追心,希望可以从他们那得到答案。

    看着哭成个泪人的小翠,柳莫言心中百般不是滋味,自己看着雅瞳这般模样已是心疼之极,那这个和雅瞳夜相伴的贴丫环……只能叹息当时非不得已。于是安慰小翠道:“不必着急,你家小姐没事,再过些时候就能醒过来。”

    “真的吗?可是我家小姐怎么会这样,王公子的人来了便说小姐不行了,可是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小姐怎么会在这里?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一连问了这么多,而柳莫言和追心却始终未答一句,许是觉得因为自己心急竟忘了做丫环的本分所以神便极不自然的看着他们。

    追心本就是个急脾气,看着小翠如此这般,也只能挑挑眉不屑的对小翠扔下一句话:“你家小姐只不过吃了玉凤丹,死不了的。那么着急做什么?要不是我家公子要帮你家小姐逃婚本姑娘才懒得管呢。”

    “玉凤丹!我家小姐现在这样就是吃了你那个什么鬼玉凤丹,你怎么可以给小姐吃这种害人的东西,纵是逃婚也用不着让小姐遭这样的罪,我家小姐的命已经够苦的了,自小便没了娘你怎么可以这样害小姐!”边说边怒瞪着追心,末了还不忘加上一句“不要觉得我家小姐好欺负,还有小翠在呢!”柳莫言听闻小翠提到了雅瞳的娘,心中的疑问隐隐窜上义父的临终嘱托也仿若响彻耳中刚想开口去问的详细些却被一阵咳声打断,房中三人皆看向雅瞳。

    此时雅瞳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眼前模糊好像有三个人又或者不是三个,这是哪啊?怎么觉得好像睡了很久似的,子软的像团棉花,头昏昏沉沉的依稀记得自己好像吃了一粒药然后又吐了血,努力的回忆着紫云轩的前前后后,心下便有了主意。可这三个人究竟是谁?努力让自己看的清楚些却还是模糊一片,于是想着闭上眼睛或许再睁开就看的清楚些了。

    三人之中除追心尚无担心可言,另外的二人都被雅瞳这一会睁眼一会闭眼的动作给弄得屏住呼吸,生怕这一闭眼睛就真的再起不来了,小翠又嘤嘤哭泣着:“小姐,你快点睁开眼睛啊,小翠知道小姐不会死!小翠就在你边,你莫要再吓小翠了,呜呜……”

    稍时,雅瞳的眼睛终于完全睁开了,脑子也清晰了许多,就连被小翠拉着的手也活动自如,待看清了房中确是三个人后,终于努力微笑朝小翠说了句:“我没事,不要哭了!”并示意小翠扶自己坐起来,眼光瞥到面前白衣公子的时候稍愣了一下,这人便是紫云轩大堂的那位,于是婉婉说道:“我究竟是该谢谢公子还是应该怪罪公子?一切仿若都在公子的掌握之中呵。”因为是刚刚醒来子尚虚所以说这短短几句话时还略有疲乏之意,只是言语甚是冷淡。

    柳莫言看着雅瞳,尴尬的笑了一下,答道:“原来你早就猜到在下份了。”

    “那么我现在可是自由了?”又抬眼看了看追心,这一眼却骇的追心往后退了一下,不心下寻思这个四小姐怎么醒来眼神这般冷冽,与那个紫云轩的辛雅瞳完全不一样了,正思索之时,却听得雅瞳又说了句:“秋霜姐姐也在啊?”

    秋霜?秋霜?呆楞片刻之后,追心眨眨眼睛看了看雅瞳,稍微平息了下内心的烦乱,笑对雅瞳:“四小姐可真是会开玩笑,这里哪有什么秋霜,我是追心。”

    雅瞳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追心吗?你既是秋霜怕也是追心,或许还有其他份也说不定。”说到此又缓了缓气息,“你再如何易容,也掩不了你骨子里的傲慢。”说完便看向莫言,眼睛澄亮,仿佛一泓清潭没有半分杂质。

    莫言知道此时雅瞳心中还在怪自己,或许还不是怪,记恨也不为过。无奈的示意追心先退下,又对小翠说一会儿会有人送来药粥,好好照顾雅瞳,然后自己也离开了房间。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

    ,

重要声明:小说《不做皇后做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