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助逃良药玉凤丹

    ( )    寂静,四周死一般的寂静……

    此刻的雅瞳躺在地板上,浑酸软无力,试图睁开双眼也只是徒劳,心中莫名的感觉悄然涌起,令她如何也想不明白的是为何秋霜要如此对她,或许自己真的要死了,却又蓦然想起穿越到这里的时候自己也是这般难受之极,心里又瞬时一阵喜悦或许说不定这回自己就能回去做辛晴了,就能见到自己的父母了,也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思绪随着一阵喧哗声而骤然停歇,雅瞳心想会不会是王炳辰?

    王炳辰冲到屋中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雅瞳弱的子就那么躺在冰凉的地板上,原有的粉嫩面庞此刻都被苍白侵袭,柳眉微蹙似乎十分痛苦,眼角泪痕犹在,心中不疼惜万分迅速的抱起雅瞳轻轻的放在上,一阵冰凉随着衣袍侵入体内,雅瞳僵硬的靠在王炳辰的怀中似一尊僵硬的陶俑,一碰即碎,强压心中的痛苦冲着钱程大声吼道:“钱程,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快找医生!”

    “是,小的马上就去。”钱程也有些慌了神,看到主子如此伤心紧张也是十分难受,缓过神后还是立马冲出房门。

    而此刻秋霜却携着雅瞳随所带的背包来到了紫云轩另外一间房中,轻轻的随手关上房门,在一盆清水前慢慢的用水浸湿面庞,然后就是轻轻的一下下慢慢的揭掉面上的薄皮,转后的白衣公子微微一笑,接着便柔柔地说:“成了!公子。”

    白衣公子仍旧一脸平静并没有因为一句“成了”而显出面上的异样,依旧是懒懒散散的侧倚在窗前,双手摆弄一只玉笛看向窗外的濛濛细雨。

    “公子,追心现下已经回不去了,为了不引起王炳辰的猜忌,按照您的指示顺手将四小姐的随包裹也一并拿了来,只是如果再不能以秋霜的份在王相府中,是否会对公子有何影响。”

    “不必担心,我自有办法,一切都在按照既定的在运作,你下去。”

    “是。”秋霜或许以后应该称作追心放下包裹移步走出房,来到了已经提早另外订的客房。

    雅瞳房中已是乱成一团,等医生来的时候,王炳辰忽然想起秋霜为何不见了,心中不疑惑重重,一丝不太好的念头袭上,钱程曾经说过要提防这个秋霜曾看到好多次行迹诡异,每每提起又都能顺利应答,所以也未发现什么其它不妥之处,只是现在雅瞳忽然晕倒,为何却不见人来,又怕雅瞳无人照料所以也只能先差人快马赶回琼州城接小翠,当初怕小翠一同来路上会让雅瞳又起了逃跑的意思,所以没一同带上,但眼下如若雅瞳能醒来又有何不能,心中知道雅瞳因为没带小翠而心中怪着自己,所以此刻心中就如同千百蚁虫啃噬般难受,双手紧紧握拳,一声闷响捶在桌上。

    来问诊的医生被王炳辰的一记重拳吓的面色惨白,而更加让他不明白的是行医一生,终其所学也还是不知道这位貌美姑娘到底是怎么了,只是猜测是否是什么毒药引起的,却不知晓到底是什么,于是额头渗出密密汗珠,颤声对王炳辰说:“老夫已经尽力了,这位姑娘老夫治不了!”

    “治不了?你居然告诉我你治不了,我不管怎样,你一定要治好她,否则莫要怪刀剑无眼!”此时的王炳辰双手揪着医生的衣领就如同一直困兽,双眼绽放凶光,再无翩翩公子的半分模样。

    “是……是,老、老夫一定尽力。”

    “主子,请息怒啊,你这样让老医生如何救治,不如小的再去找找看是否还有医生,只是现在已经夜深。”钱程看着自己的主子如此难受也不知道该如何劝慰,只能干着急。

    “给我找,把这裳羽城所有的医生全部找来!”咆哮声令紫云轩的每个人都听的战栗,众位客人也知晓了此事只能叹息“自古红颜多薄命”!

    所有的能请到的医生都在摇头,纵有万般医术也不知晓这究竟是怎么了,雅瞳的脉搏微弱,时有时无,气息似游离,面色更加惨白,全冰冷,这样的雅瞳让王炳辰心痛,也令那白衣公子怜惜,大堂之内不是没有见过雅瞳的美丽,雅瞳的温柔似水,只是他比那些人更懂得压抑,强自压制内心的波澜以及心跳,他深知“玉凤丹”的效力,虽然不是毒药却会令服用者难受之极,如此纤弱女子如何可以忍受,只是希望那雅瞳可以不要怪他,万般不已啊,听得王炳辰的一声声咆哮,他的眼中也显出幽幽哀伤。

    就这样,众位医生忙了一夜也未见有何起色,而此刻快马加鞭从琼州城赶来的小翠也扑向了雅瞳,呜呜哭泣:“小姐,你醒醒,小翠来了,你不要吓小翠啊!你会醒过来的,是不是?上回小姐就是这样然后就醒过来了,小姐小姐你醒醒!”一边哭着一边摇着,雅瞳的心里已是难受之极怎奈如何都不能动弹,真的好想安慰小翠,每次听到小翠的哭声都会令自己难受,虽然相处不长,却待小翠如同妹妹般疼

    护送小翠来的黑衣护卫递给王炳辰一封信,王炳辰疑惑,黑衣护卫立即说道:“辛老爷说一切待公子看过信后就知道了。”

    看过信后,王炳辰因心痛而变黑的脸瞬时变得更加难看,信上云:如若雅瞳命该如此,请贤婿定要恪守约定,雅瞳生是王家人,死是王家鬼等。揉碎了信,不屑的丢到一边,“辛孝之你个老狐狸,为了权贵连自己的女儿都可不顾,叫我如何堪以重用!”

    而此刻另外一名黑衣护卫来到王炳辰边,附耳说道:刚收到相爷密令,京中有变,忘公子速速回京。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此时叫他如何离雅瞳回京,但父命难违,吩咐了人要好生照顾,恰在此时小翠惊喜的发现雅瞳睁开了眼,抱着雅瞳又是一阵呜咽,王炳辰看到雅瞳醒来也是一顿狂喜,不仅因为雅瞳可以醒来也因为他深知失了雅瞳自己的心竟如此难受。

    “曈曈,你可醒来了,吓死我了!”没有用“为夫”,是因为此时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雅瞳点点头,可此刻苍白的脸容更加苍白,一阵咳嗽之后吐出一口鲜血,那血就似摇曳的鬼魅,让在场的人痛心。雅瞳看了眼那猩红的血,深知如此怕是无药可医,拉起王炳辰的手,环视房中的每个人,气息微弱的对他说:“王炳辰,不要难过,答应我,将医生遣退不要再难为他们没用,秋霜给我吃了……”又是一阵咳嗽,一口鲜血又吐出,王炳辰眼中浸满眼泪,抱着雅瞳的子颤动着,只得吩咐给了众医生诊金并将其遣退,雅瞳又深吸一口气说:“我曾经很讨厌你,恨你不该如此既已有妻室为何还要娶我做妾,只是现在我已将死这些便全都已不重要,我晓得你对我的心,只是以后你要好生照顾自己,不要做错事,也不要相信辛……老爹!”雅瞳又看向小翠:“小翠,虽然你我相识时间不长,但我已经将你当成妹妹,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为我悲伤,我本来就不属于这里,也许我的离开就是一段新的开始!”勉强的笑着,就那样笑得如同一枝白梅一般美丽苍白,慢慢的在王炳辰的怀抱中闭上了双眼。

    小翠定定杵在前,一切都似梦幻一般由不得人去细细探究只能怔怔的、呆呆的看着……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

    ,

重要声明:小说《不做皇后做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