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白玉镯的恶毒情符咒

    ( )    已经好多天没赴肖峰的约会了,不是真的因为那天肖峰的回答而生了气,只是辛晴觉得很累,自从买来那白玉镯子之后耳中总会莫名其妙听到些不属于这里的声音,晚上又总会有一个穿玄色衣服的古装男子进入自己的梦中,一遍遍的轻轻呼唤,总说着要带自己离开,却又每次看不到他的脸,常常是被同样的噩梦纠缠然后便再睡不着。她不知道这究竟是因为什么才会出现这样的幻听幻觉,只以为是最近因为一种来自肖峰与徐菲之间的莫名感觉而想的太多,那些都不是真实的,强迫自己保持镇定,于是每次被噩梦惊醒之后辛晴便会裹紧被子一个人就那样在浓重的黑夜中静静坐着,不停沿着纂刻在镯子上的小字一遍遍抚摸,慢慢便将“生死相依”这几个古字深深的印在了心中,偶尔会有皎洁月色隐隐透进宿舍,映在那白玉镯子上便更加显得那镯子莫名的冷寂。

    或许命运总是如此,你越是纠结在某个问题上时,它越是在不停折磨着你已是疲累的心,辛晴原本以为自己冰冷孤寂的心已经找到了可以依托的地方,却远没想到一切都是假的,也许是因为太过相信这世上的一切了。当看到肖峰揽着徐菲纤细腰肢,她的心中竟然平静到毫无波澜,难道不应该生气的嘛?一个是自己的男朋友,一个是自己最好的朋友,男朋友与好友成了出双入对的亲密恋人?

    不过她辛晴不是一个不洒脱不干脆的人,只是肖峰怎么会提出那样蹩脚的分手理由,太牵强了些,“你太美了,美到没有安全感!你真的是一件很辛苦的事,连梦里都会有人和我来争夺你,那种感觉很辛苦。所以我决定放弃!”没有泪水,也没有任何话语,辛晴就那样随着后两人愧疚的眼神一步步的走远,嘴角牵出一抹讥讽的笑。

    多么可笑!一切都只不过是过眼云烟,原来她也只不过是一个期冀着可以在中找到温暖的可怜虫罢了,这样的一个物横流的社会里似乎比快餐都要廉价,又要去哪里寻找那种生死相依的

    自“夺”事件后,徐菲每每触及辛晴平静眼眸时总会有些莫名慌张,辛晴不想因为一个轻视的肖峰便失了最要好的朋友,“菲菲,我并不怪你,我与肖峰还没到那种程度,一切都不是你们眼中看到的那样,也许是天意也说不定,只是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们都听不到的声音只有我能听到。”辛晴放下手中的书,缓慢说道。

    “会不会是中邪了不如哪天我陪你去白谛寺,听说那里有个僧侣很灵。”徐菲见辛晴如此说,心中也是一阵轻松。

    “好,那么从明天开始我辛晴就要学会快乐的生活!”

    因为白谛寺是依山而建,所以也不知道爬了多久的石阶才得以看到寺庙。或许是因为寺庙建的比较高的缘故,所以香客并不是很多,一番跪拜之后,便去寻那神奇僧侣。

    那僧侣看了辛晴递过来的镯子,眼中尽是些莫名的神色,这让辛晴和徐菲多少有些好奇。“大师,可是知道这镯子?”徐菲清清嗓子之后慢慢的看着那僧侣。

    “这镯子确实是一个好东西,只是……”那僧侣说到这里时稍顿了下,“我观施主面善,只得如实说,这镯子内曾被下过恶毒的符咒,只是常人不会触动,施主定是前缘未了,便会被那镯子吸引,从而启动了镯子内的符咒。”那僧侣神色平缓的说出这些,并没有看到徐菲越来越紧张的神色。

    “那这符咒能解吗?”似乎因为震惊又或者是心中对辛晴的愧疚徐菲问得有些急切,好像中符咒的是她,而不是辛晴。

    “若是初时尚可解,只是施主怕是已经将那‘生死相依’四个字完全记在了心中,这符咒就是如此,你越是纠缠于它,它便会在你心中根生的越牢,如此贫僧也解不了,只是施主的劫数要靠施主自己去解决,贫僧多说无益,望施主见谅!”那僧侣说完这话,便缓缓离开,只是在要进入禅房的时候,略有停顿,“这符咒很奇特,只有找到可以为施主去死的人才会解若是找不到便会一生痛苦”辛晴一个人陷入沉思:找个可以为自己去死的人,这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

    回去的路上,辛晴和徐菲慢慢的走着,此时徐菲的手机响起了“我别走”,辛晴笑笑对徐菲说道:“是肖峰,快回去!我可不想当那恶王母。”

    “可是你一个人回去,可以吗?”徐菲其实也很漂亮,此时正用她那双大眼睛看着辛晴。

    “可以的,我还想逛逛。”一边说着一边催促徐菲快些回去。

    辛晴一个人低头慢慢走在白谛寺外的青石阶上,后边的白谛寺离自己越来越远,当她再一次抬起头时,却发现不远的敏江之上一点白亮的光,如那自己看到白玉镯子时的光芒一样,会不会是那符咒在冥冥之中指引这自己做什么?想着便不自觉的一步步朝江中白光慢慢走去,而此时她的耳中竟然隐隐听到那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声音:“我终于可以把你带走了!”辛晴就这样慢慢的沉下去,待缓过神才想起自己不会游泳,只是一个“救”尚未喊出来,人便越沉越深……

    梦醒了,一切便都不复存在,依然还是在兰香居,只余一缕熏香袅袅升腾。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

    ,

重要声明:小说《不做皇后做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