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与大夫人的交锋

    ( )    刚刚被小翠强拉着为自己梳洗了一番,雅瞳看着铜镜里的自己,还真不得不承认这小翠虽是年龄小,可这梳发的技术绝对不赖。不回头问起小翠,“小翠,这真的是我吗?”

    小翠看着也是十分欣喜,虽说这小姐以前也是个一笑百媚生的美人,但自从落水被救后却觉得似乎更美了,说不上是哪里变了,只觉得周都散发着让人暖暖的气息,让人舒心,让人暖心,让人觉得十分的有活力,本就不难看,经这稍一妆扮却似乎更比那天上仙子还美的耀眼!“这当然不是小姐了……”。

    “嗯?那是谁?”雅瞳有些忐忑的看着小翠,是不是被她发现了什么?

    “分明就是天上下凡的仙子喽!”小翠朝雅瞳调皮的一笑,“好哇,你这个死丫头,也开始耍我啦!”说着忙起追打,两人在屋里闹做一团,谁也未曾注意到门口一双恶毒的眼睛!

    “呦,都要嫁到相府当妾的人了,居然还这么不懂规矩,真是败坏辛家门风!老爷可千万别怕得罪了王贤婿,这丫头疯着呢,若不严加管教不定又生出什么事端来!”

    雅瞳闻声停下,正疑惑这个看着还有点风韵,年纪四十左右的臃肿妇人是谁的时候,小翠忙拉拉雅瞳的衣角,脸色发青,微颤着小声对雅瞳说:“这是老爷和大夫人。”

    “谁?”,小翠刚想再搭话,就看到中年妇人斜眼瞪着自己,忙噤声跪下行礼。

    “狗奴才,谁让你这么不懂规矩的,看到主子居然不知道行礼,这兰香居现在是越来越无法无天啦,四丫头不懂礼数,难道这奴才也反了天了吗?杨柳掌嘴!”

    “大夫人,饶了奴婢!”

    “掌嘴!”

    辛晴本是个尊老幼的好学生接受的是新时代的优良教育,大略知道这古代的礼数,可行礼晚了点至于要掌嘴吗?况且一看那个杨柳一脸冰冷的样子,肯定也还记得刚刚自己的冷嘲讽,心下不怪起自己,依旧还是这冲动脾气,事都没弄清楚怎么就得罪了人?那么弱的姑娘,这几巴掌要是下去肯定受不了,心里不将这个恶毒的老女人从头到脚骂了个透彻。看小翠和下人们恭敬的样子,又听到小翠刚才的话心下也已经知道到这就是辛府的大夫人和老爷,不过又忆起辛雅瞳跳水之前所受种种委屈和羞辱,要不是他们自己也不会莫名其妙来到这个鬼地方,还美名其曰是前未了!想到这里脸上也显出愤怒之色。不过兰香居又是什么地方,难道是自己住的地方?管它呢,反正自己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失忆的辛雅瞳?做出什么出格的事都是有可能的!真要是追究起来,还怕你不成?“我看谁敢在我兰香居放肆,管教下人好像还轮不到你一个小小杨柳!”

    大夫人顿时一愣,死死盯住辛晴,心下不停寻思着,难道真像杨柳刚才回话那样这辛府丫环生的死妮子醒了就变了个人?

    辛晴此时并不知道她的周已经被一团叫做正义感的光圈包围,不怒自威的样子更是让这个平里嚣张跋扈的大夫人浑颤了一下,下人们也不敢出声只是愣愣的看着大夫人和这个以前默默不语有些懦弱的四小姐。

    “这位大婶,我虽不知道你是这府里的什么人所处地位是什么样的,既然刚刚小翠称您一声大夫人,那我也叫便如此称呼。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嚣张的样子真的让我看着很不爽,你今儿要是敢打小翠一巴掌就我还你十巴掌,不就是衣着华丽些,脸上皱纹多些,腮帮子有点耷拉嘛?有些权势你就了不起了吗?至于如此难为一个下人吗,知不知道世间皆有报应?”

    “你,你,你......”大夫人被雅瞳这样说气的人有些发抖。

    “我,我,我什么?真看不出来这辛府大夫人还是个磕巴,这可不是个好事,书上说这种表现可是老年痴呆症的前兆!拜托你就不能像辛老爷一样安静些吗?”杏眼眯成一条缝,唇边还挂着不齿的笑容,辛晴想管你知不知道什么叫老年痴呆症,我就是看不惯你那种欺负人的样子!

    “够了!辛雅瞳你闹够了没有?你觉得为父让你嫁给相爷公子做妾心中就开心了吗?我们都是为了辛家的利益,为了辛家以后的子孙,爹知道你心里在怪罪爹,是!爹也没想到你的心中这些年装了这么多的东西,是恨!是悲!是怨!爹不想去追究,不错爹是说了让你不能接受的话,可你要把辛家利益放在首位,她毕竟是你的大娘,你怎么可以如此放肆!”

    “我放肆,是!这些年我心里除了恨除了怨就再没有其他!你尚且可以为了自个的利益就做出强抢民女,做出卖女求荣的事来!我又能如何,我只是个庶出的闺女,我的出无法选择,可我的人生是他人所无法决定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是心底深处一直有个声音不断提醒她一定要替雅瞳说出这番话!似乎自己已经真的是辛雅瞳了,还是自己本就是辛雅瞳?她深切的了解着雅瞳内心苦闷,或许这也是她生活在现代的世界里的苦闷,是她隐藏在心中十多年的话!

    瞪着辛老爷,辛晴的眼泪也流了出来,可嘴角依然挂着笑,笑这个利益为重的辛家,笑这个可悲的父亲,笑她终于可以把憋在心中十几年的苦闷都吼出来!

    辛老爷看这个不曾了解的四女儿摇摇头叹息一声,转对杨柳说:“先带大夫人回去,好好照顾着!”人走至兰香居门口却并未转,“不管你如何怨如何恨,已经定下的事是不可更改的!婚前你想如何闹,我都不会责罚你,我不会为了你这个不孝女而得罪了我的贤婿,毁了辛家!”说完便拂袖而去!

    雅瞳抬起泪眼看着这个所谓的爹,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体里刚生出的些微力气已经尽数抽空,人也只能呆坐在冰凉的地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

    ,

重要声明:小说《不做皇后做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