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比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泡泡 书名:妙贼盗情
    他呆呆的盯着她,似疑惑、似怀疑、似彷徨、似迷茫,无数种表交织在一起没有发现任何纠结的地方,而是显得异常恐怖。她紧咬着嘴唇,不想在最后关头失去信心。她的右脸上有几条乌黑的指痕,正是刚才被基德打了而留下的。

    基德白皙的脸上异常透明,眉头微蹙,仿佛有很痛苦的东西在心里纠结成团。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他迷茫的双眼注视着她,“你说的可是真的?”

    “真的!”她非常肯定的狠狠点头。在绝对实力前,任何谋诡计都是徒劳。可是此刻的基德显然不同,他要么是吸毒过量,要么是被人下了药,神经错乱。显然,这两种都有可能。

    基德突然笑了起来,“我不相信你,亲的小家伙,你的道行还太嫩了。想要知道我怎么对你吗?哈哈……”

    ================

    一个激灵让叶箫从梦中惊醒,他额头冒着冷汗,眼神呆滞的望着前方。夜风将帘子吹来,漆黑的夜尽显眼底。他突然惊醒过来,看了一眼边的人影,才发现早已消失不见。她是什么时候出去的?又去哪里了?他忙着上衣服,来到客厅也没发觉她的踪迹,到处漆黑一片。他顿了顿,突然灵光一现,转回到卧室,打开衣柜的一处暗格。里面的黑衣不见了!她又出去冒险了!

    突然响起今晚的林羽特别不正常,的有点过头,特别是她嘴角带着魅惑的笑容,还有蛊惑他喝汤的动作,都若有若无的带着几分暗示。而他当时受宠若惊,根本没有细想,指不定她在汤里加了什么。她是去找陈立军了吗?也是找基德?

    想到那个基德,就觉得心里不舒服,特别是他比女人还要白皙的皮肤,近乎病态的脸色。还有他的眼神,诡异莫名,让人觉得心颤。他没由来的觉得气愤,上次才跟她说了不要去冒险,不准去冒险,为什么就是不听?为什么老是一意孤行?

    他拿出电话开始给赵伟打电话,整件事还没有任何证据指名陈立军有贩毒的证据,但却有一部分证据表示他走私了珠宝。他早已失去理智,对着电话说:“准备搜查证,我要调查陈立军。”

    “大哥,你怎么了?”赵伟迷迷糊糊的问,显然还没睡醒。

    他说:“搜查证,我要调查陈立军!”他再次重申,已经没有了继续解释的必要,“到陈立军门口集合。”说完,挂了电话。

    从抽屉里拿出手枪,子弹齐全。他换上方便行事的休闲衣,很快消失在黑夜里。他要的就是速度,车库里的玛莎拉蒂立刻被派上用场,夜晚的道路上车子很少,他开始以最快的速度前进,形如飙车。一连闯了无数个红灯,特殊照相也拍下了他的样貌。然而在此刻,他已经顾不得封家的形象问题,也顾不得自己的问题。他只知道,那丫头在闯祸,而且非常非常的危险,如果晚到一步,指不准会发生什么事。

    很快到了陈立军的别墅外,赵伟已经站在一旁,他爽利的将车停在旁边,来到赵伟面前。

    “大哥,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赵伟满脸疑惑,这么久从未见到叶箫这种冷酷的表,以前待在一起他也是平静、冷静、淡漠,可是此时却是冷酷无,恨不得将别人碎尸万段。

    叶箫看了一眼赵伟,这才冷静下来,他想了想,决定不把赵伟这名血青年拖入浑水,摇头说:“没事,你把搜查证给我,你自个儿回去吧。”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们是兄弟,我有自己知道的权利。”赵伟有点生气的说。

    叶箫淡淡道:“别乱参合,东西给我。”

    “不给!”赵伟毫不妥协,心里更是明白大哥肯定要做很危险的事,不然不会露出这样的表

    叶箫不想再跟他墨迹下去,时间耽搁的越久,林羽就会越加的危险。他吩咐道:“那好,过会儿你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也不要搭话,有况的时候记得要把枪。带枪了吗?”

    赵伟释然而笑,拍拍自己的口,“作为警察,这是必须得!”

    叶箫也不再废话,跟着赵伟对了时间,检查了一遍自己的子弹,然后拿着搜查证来到陈立军的别墅大门。已经是深夜一点,按照常理此时不该做山门搜查,他现在的做法纯粹是滥用私法,陈立军要告他也是轻而易举。他却毫不在乎,心里心心念念的就是救出她,救出她!一定不可以有事,千万不能有事!

    按了门铃,过了一分钟才有人打开语音通话,“这么晚了,哪位?”

    “我是叶箫,找你们的陈老板,我们怀疑你们老板私自锢居民,滥用法律。”叶箫冷静道。

    门卫愣了愣,心里窝火,进退不是,既不想得罪叶箫,也不想得罪自己的老板。最后权衡之下,想着市长见到陈立军时的表也要让几分薄面,他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不满的吼道:“深更半夜的,我们老板已经睡了,明天再来吧。”

    “我们有搜查证,时间不是问题,如果有任何不满,明天可以投诉我。”

    门卫听到叶箫冷静的话,又不敢做过多的打算,只能叫他们稍等片刻,然后打内部电话给管家。管家得知是叶箫到来,眉头都皱到一起了,他想到三个小时前发生的事,于是叫门卫等一会儿。他起来到陈立军的卧室外,靠在门边听了两下,却听到里面传来难耐的几声呻吟,女子的声此起彼伏,男子的笑意更加猖獗。

    管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进退不行啊。叶箫来此肯定是因为林羽,如果不立刻叫出陈立军,叶箫肯定会闯进来。踌躇了片刻,直到里面传出一声尖叫和闷哼,他觉得晴天来了,忙着敲了敲门。

    “什么事?”不爽的声音传来。

    管家硬着头皮说:“董事长,叶箫来了,正在门外,手里拿着搜查令。”

    “搜查令?”过了一会儿,他围着浴巾打开房门,侧面一眼就能看到上躺着一名亮丽的女子,正在不停的喘气。

    管家见怪不怪,点头说:“是的,像是有备而来。”

    “速度很快的吗,你去叫他们进来,先招待着,我立马就来。”

    “是。”

    叶箫面前的大门慢慢的打开,两人大步的向里面走去,更是不动声色的查看四周的动静,想要尽快找出林羽的蛛丝马迹。其实他可以直接翻墙进来,虽然不算正大光明,又能找到证据,但是他不敢冒险,不敢拿林羽的生命冒险。对方显然早有了防备,肯定会派人守株待兔的等他。既然如此,不如正大光明走进来,有些被人忽视的细节一定会被他找到。

    “我还是第一次进来,没想到这么豪华。真是大开眼界了。”赵伟低声说道。“怪不得那么多人不敢动他,见见这财势就够他嚣张得了。”

    “别废话,注意走边环境,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留下。”叶箫没有闲心开玩笑,淡淡的说道。

    赵伟冷静下来,看来今晚的事对大哥很重要,他要卖力才行,不枉费大哥把他当成兄弟一番。边走边注意四周的环境。

    来到大厅,管家将他们安置下来,到了两杯茶,笑着说:“两位稍等,董事长马上就出来了。”

    叶箫点点头,管家恭敬的退了出去,他开始查看四周的变化,没有任何变化,甚至连一点细微的变化都找不到。究竟是哪里不对,她难道没有来过这里?他想了想,突然眼前一亮,对啊,她是穿着夜行衣进来的,肯定不可能正大光明的进入这里,说不定在外面就已经被人抓住了。

    过了一会儿,陈立军终于走了出来,穿着简单的浴袍,一副简单随意的打扮,他坐在沙发上,笑着问:“这么晚来找我做什么?”

    “她在哪?”他打开天窗说亮话。

    陈立军脸色冷了下来,很少有人这样对他说话,轻哼道:“这就是你对我的态度吗?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林羽,她在哪,别告诉我今晚她没来过这里。”他微微动怒。

    陈立军笑了笑:“她啊,她那么大的人了,晚上想去什么地方是她的自由,你凭什么认为他不见了就是来了我这里,我把她困住了?你未免太冤枉人了吧?”

    叶箫拿出搜查令,站起道:“如果陈先生正不怕影子斜,那么就让我用这张搜查令。而此刻我代表的就是G市警察,我所看到的所接触的都要一一记录下来,其中会看到什么,我就不敢保证了。”

    “你敢!”他愤怒道,望着叶箫道:“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你是警察就能把我怎么样,我看你是活腻了,想要抓我的辫子,也不看看我是谁,我是那种任你为所为的人吗?既然你们这么不客气,也别怪我不客气,管家,送客!”

    叶箫冷笑道:“我就不信她不在这里,G市吗?你以为你只手遮天?真是笑话!”他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对方接通后传出疲惫的男声:“臭小子,这么晚了找我做什么?”

    “市长,我想跟你谈谈关于陈立军先生的事,你心中有数吧?”

重要声明:小说《妙贼盗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