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幸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泡泡 书名:妙贼盗情
    林羽手中拿着一张黑紫色的邀请函,静静把玩着,她不懂邀请函的主人想的是什么,为什么要给她送来邀请函?或者早已发觉了她的到来,更甚已经了解了她到来的目的?她轻轻淡笑,看来事并非她想得那么困难,既然都是聪明人,那么这件事也快要到此结束。

    闲散了一天,她略微打扮了一下自己,已经步入十一月,炎的夏季快要消失的无影无踪。她穿着灰色小西装和白色底裤,打扮的正式得体,驱车来到安培家族的大宅。

    大宅比起G市陈立军的大宅不知大了多少倍,更兼地势与环境都比之好上几分,依山傍水,人间秘景。保安放她进入,顺着林荫道进入远处豪华的白色大楼。两旁的树林间小鸟众飞,还有几只宠物狗在里面闲庭漫步。

    将车子停在大门前,一个老年人主动拉开车门,用标准的中文说道:“欢迎林小姐,老爷已经等了小姐一会儿了。”

    林羽在他脸上流连几秒,连管家都不是简单的人,竟然会说标准的中文。她微微颔首,在老人的带领下进了大厅。

    宽敞的大厅内铺着颜色鲜艳的地毯,两旁的墙上更有无数名家名作,她专注观摩,全然忘了这样做一点也不礼貌。直到见到熟悉的那幅画,她再也不动,僵在原地望着远处的画。

    画上的男子带着眼镜,搂着妻女,满脸笑意与幸福。旁边的女人则是雍容谦贵,挂着笑意默默的注视着前方,而站在中间的小女孩只有十五六岁的模样,恬静开怀的依偎在他们怀里,感受世间最幸福的瞬间。

    她注视着这幅画,好似突然回到当初父亲为她们作画时的景,仿佛又见到了父亲专注且幸福的神。她和妈妈本来对这事没多大耐心,要知道本人必须得站许久或者坐很久,还不能动,想到就够她避之不及。但母亲最先妥协,她只好顺从下来。她当时还好奇的问父亲只画两个人怎么能算全家福?他被这句话打击,然后苦思冥想,终于想到了办法。先将她们母女画下来,做一处空隙,再将他自己添上去。她看到这幅画时,全心的佩服老爸,当时她也有了作画的冲动,但最后一直没有画过什么。

    “看到这幅画的时候,我被深深的触动,这是一张全家福,更是满载意的全家福。每次看到这幅画时,我就特别羡慕。”苍老的声音从后传来,她终于回过神。

    回过头望向老人,他头发斑白,脸上皱纹恒生,手中拿着拐杖,站端子这个简单的动作对他来说艰难无比。但他的眼神锐利,而且眼里确实存在羡慕的光芒,这点林羽深信自己没有看错。

    “这是我爸爸画的。”她为他感到骄傲!

    “我知道。”老人慈祥一笑,“当你来到会场时我就认出来了。”

    她惊讶,不解。

    老人望了望画作,“每次心欠佳时,我就会站在你这个位置,凝望这幅画,想象其中含有的意。每次信心而去,失望而回。”他的眼里饱含失望的神,苦笑道:“每天望着这幅画,我又怎么认不出来你呢。”

    原来是这样,她渐渐明白老人的心思,他买这幅画的原因是上面温馨的场面,他羡慕,他渴望,希望能在现实生活中也感受幸福的滋味。然而事与愿违,他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

    “不知道您找我来有何要求?”她平静的问道,安培君尤的为人她不知,难免会有所戒备。

    安培君尤笑了笑,杵着拐杖向座位走去,“我也没什么要求,就想见见画中的女孩,想看看她是否如同画中那样快乐幸福。但我失望了,你过得并不开心幸福,你很抑郁,你沉闷。我说的对吗?”

    林羽愣了愣,他怎么会这样说。

    “你的眼神不透彻,透着一股顽强坚定。女孩子变成这样能幸福吗?在我离开之际,我也算是看明白了,没有人能永远开心永远幸福。”

    “您不开心吗?”她反问。

    安培君尤的动作凝住,脸上的笑意慢慢收敛,叹息道:“应该是吧。”

    林羽低低的笑:“正因为您不开心,您觉得不幸福,所以您才会这样看我。”她抬起头,鼓足勇气:“是的,当初我很幸福,觉得就算边没有他们我也能幸福。可是他们突然离开了,任我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独自漂泊。我怨过他们,恨过他们,但我更他们。他们离开了,说不定正在天上看着我,望着我,感受着我的一忧一喜。我为什么不过的开心一点?为什么不活的幸福一点?每个人都有决定自己幸福与否的权利,为什么要让自己变得不快乐?”

    安培君尤听着她的话,不是特别懂,特别是她的文语法不是很好,有许多地方都是乱七八糟。但他明显的感觉到她话语里的含义,开始陷入慢慢品味当中,独自感受。

    不知过了多久,他露出笑容,赫然的笑意。有点不甘的笑道:“原来不过是我自己在与自己纠结罢了。罢了罢了,半截子入土的人了,还计较些什么呢,就让我再最后的时里感受一下形放送的滋味吧。”他看向林羽,笑着道:“不愧是我看中的女子,这几天你就留在这里吧,我介绍我的三儿子与你认识。”

    安培木摇?他想做什么?

    “不好意思,我回国还有许多事要解决,恐怕没有那个福气。”

    “你不用这么防着我,你与木摇之间的事我都知道,让你留在这里不是因为想要撮合你们,而是要化解你们之间的怨恨。”他叹息道。

    林羽惭愧的垂下头,怎么给忘了这个老头的报可是细致的很。安培木摇想做什么?

    “怎么,还不相信我吗?”

    “我会留下。”她灿灿的表态,不知为何,在这个老人面前,她总是战战兢兢。因为他太过祥和,不符合一贯商场上杀伐果断的商?

    安培君尤再次看了一眼全家福,像管家招手,再次嘱咐林羽道:“你在这里随意参观,我进房歇息一会儿,有什么事吩咐下人吧。”然后被管家扶着子,嘴里再次询问:“帮我请的另外一位贵客什么时候登门?”

    “叶先生说傍晚才能赶来,想与你共进晚餐。”

    “嗯,他不简单啊,希望能在我走之前化解掉这个恩怨。”

    “老爷多虑了。”

    “哼,我还不知道那个逆子的想法,谁要是得罪了他就不会有好下场。可是这次他是找错了对象啊。”

    “少爷会长大的。”

    “哎,希望如此吧。”

    林羽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也没兴趣知道他们聊些什么,安静的来到画前,近距离的感受这幅画。忍不住的伸手放在父亲和母亲的上,很久很久没有感觉到了,上次好像还是在梦中。

    在她的记忆中父母的记忆很少很少,但总是特别清晰,像是昨天,又像是许久许久。

    她叹息一口气,想到刚才开解安培君尤的话,要幸福,一定要幸福。收回视线,看向别处,发现整个大厅都可以算是展览馆了。珍贵青釉、珍藏的画作、许多小型的已经没有了的玩意,都在这里能看到。她被安培家的财力和实力深深折服了,真要是跟他们作对,下场可想而知。

    傍晚时分,安培家族再次迎来第二位客人,当长的桌子上出现第二个人时,林羽呆住了,没料到会在这里见到他。

    叶萧穿着灰色的西装,整个人成熟内敛,他见到林羽坐在对面时,顿了顿视线,很快移开,不再看她。主动与安培君尤闲聊起来,似乎把她当成了透明。

    林羽耸耸肩,想他可能在生气,前几天她说的话的确重了点,但也不是有心的,谁叫他没事就在她面前晃,而且还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危险。按理说,她该主动离开的,不该继续招惹他,但总是忍不住的想要靠近。不管是逗他,与他吵架,都有种曾经不曾有的开心。

    “爸爸,你找我回来有什么事?”很大的男声打破了整个晚餐的宁静,安培木摇站在门口,冷淡又气愤的望着林羽和叶萧。“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是我叫他们来的!”安培君尤冷淡的回答,语气里有着愤怒。

    安培木摇心里更加气愤,原来这两个人找到后台,怪不得当初那么嚣张。

    “过来坐下!“安培君尤吩咐道。

    安培木摇来到位置上,瞪了一眼林羽和叶萧,安静的垂下头,谁也看不到他在想些什么,更加不知道他隐忍的有多辛苦。

    “我给你介绍一下客人,这位是叶先生,中国警察。这位是林羽,美国林家二小姐。”

    “安培木摇先生,上次是我不对,我在这个像你道歉,请您不要放在心上。”既然有人找台阶下,叶萧也不是笨蛋,率先开口道。

    安培木摇冷笑道:“既然你们是爸爸的朋友,我就不再与你们计较,但我奉劝你们一句,这里是本,不是中国,更加不是美国。”

    意思是在这里是他的地盘,别太嚣张。这个道理谁都懂。

    “安培木摇先生,我也向你道歉,请您不要放在心上。”林羽举杯示意,一口喝掉红酒以示诚意。

    “没关系,我已经原谅你们了。”安培木摇恢复到了绅士风度,进退适宜的笑着点头。然而这一切都瞒不过在座的三个人,他们纷纷掩饰的垂头喝酒,当作他没有说过这句话一样。

    安培君尤看向叶萧,好奇的问道:“叶先生,这次你来本不知有什么事?”

    叶萧眼光一凝,笑着道:“私事而已,我来这里是为了一个女人!”

    林羽惊讶的抬头望向他,困惑不已。

重要声明:小说《妙贼盗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