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傻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泡泡 书名:妙贼盗情
    安培木摇冷笑:“听到她说的话了,别在跟着我们,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叶萧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只是淡淡的注视已经坐在副驾驶的林羽,她的表很淡,像是在刻意逃避什么。

    安培木摇见他没了动作,以为他识趣,转向驾驶位走去。

    就在此刻,叶萧动了,他疾步来到他的面前,伸手圈住他的脖子,麻利的将它按倒在地。动作酣畅淋漓,毫不拖泥带水的架势。

    林羽再也装不了无动于衷,大声喝道:“你这个疯子,你在做什么!”他不知道得罪了安培家族的人在本没有好下场吗?

    是啊,他在做什么?

    被她这么一吼,他的理智立刻回来了,连他自己都惊讶于自己的动作。一路上千叮万嘱不能打草惊蛇,为什么今晚会做出这么出格的事?他只是僵了僵,很快来到她的面前将车门打开,狠狠捏住她的手腕就往外带,毫不客气的将她拖离现场。

    当安培木摇在一些路过人员的惊叹声中站起来时,他们早已消失不见。他恶狠狠的召来保全,要求一定要在今晚把这个男人找出来,他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叶萧很生气,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今晚全部颠覆,令他怀疑自己到底是着了什么魔。为什么会把简单的事弄得这么复杂?这个烂摊子又要怎么去收拾?她看了一眼边的林羽,她安静的坐在副驾驶上,凝望着外面的夜色,看不出在想些什么。从他带她离开后,她就没有说过一句话,也不问他带她去哪里。

    林羽望着走在前面的男人,眼里全是惊讶莫名,更觉得震动。这个男人从来都是被她制的死死的,每次都是她占取主动。看的出来,他不会是个多管闲事的人。但显然她错了,错的离谱,这个男人比她想象中还要可怕。不仅是他不经意来的语调,或是他突如其来的动作,都让她惊恐。

    到了酒店得房间,一个突来的力道让她子不自主的摔倒的榻上,她正挣扎时,一股黑压又危险的气息顿时挡住了她的视线。

    “你干什么?”她震惊,他这是在做什么?

    沉的双眸俯视她,里面有怒火,有生气,更有恐怖的气息。

    “你说我想做什么?嗯?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乱来不要乱来,你有听吗?”

    “神经病,你什么时候说过?”她使劲推攘他的膛,却发现自己的绝对力量竟然不能动他分毫。“况且我跟你有没关系,你管得着我?”

    “是吗?我们今晚之后就会有关系!”他突然俯下吻住她,辗转吸,攻城拔寨,却发现内部有非常危险的敌人。他吻的难舍难分,发现她还是如同上次一样的青涩,心中难掩的欣喜。

    “啊!”他惊叫,抬起头等着她,嘴角有鲜红的血丝蔓延而下,在微弱的光线下显得暧昧至极。“你这个不乖的小野猫!知不知道我今晚为你做错了什么?你竟然这样对我?你不是想男人吗?难道你看不到我吗?”

    “唔,该死的!”她非常生气,凭什么?他算老几啊,凭什么这样动她!!她曲起右腿,想要给他一脚,他好像知晓她的动机,很快将她制止于他的掌控下。

    “你放开我!”她大叫,从未有过的无助和恐惧侵蚀她的心,今晚的他很恐怖,令她害怕。

    叶萧直接无视她的吼叫,将她挣扎的双手控制在脑后,精悍的体将她蠢蠢动的双腿分开,令她在他面前坦然。他邪魅一笑,冷酷的仿佛不再是他,俯吻住她的耳垂,顺道在她耳边不停的低喃。“当初我是怎么提议的?不是叫你跟我一起来的吗?既然寂寞到找别的男人,怎么不干脆直接找我?”

    她体难受的要命,从未有过的触碰令她全泛起鸡皮疙瘩,更是需要努力控制自己快要发抖的体。她以为自己能行,她以为自己可以在男人边全而退,因为她有功夫,有判断的能力,有控制一切的本领。直到此刻,她才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离谱。她原来是这么的害怕,害怕被别人狠狠的践踏与伤害。

    但是她制止不了叶萧的动作,灯光下的她衣衫半揽,无限风光尽收他的眼底,让他本已怒火的双眸骤然全成火。

    他突然全神贯注的望着她,见她紧咬着嘴唇,灵动的双眸此刻却暗淡无光,一副忍耐的模样,没由来的觉得心疼。他到底在做什么?到底要拿她怎么办?

    “要做就做,不做就滚!”她发觉他的注目,气愤的吼道。

    他愤怒,突然举起右手使劲捶,然后翻穿上衣服决然而去,‘嘭’的一声关门声让她从震惊中惊醒。

    他走了!

    她舒了一口气,慢慢松懈下来。

    心里膨胀胀的,有怒火,有生气,更有难以言喻的感觉。她换下上的衣服,来到浴室洗了澡,尽量要让自己清醒。然而脑子里却有着怎么也挥不掉的影,她在乱想些什么?他刚才差点把自己给强了,难道还需要感激他吗?还需要感激他放过自己吗?真是可笑,她竟然有这种乱七八糟的想法,她都在做什么!

    只是,终究,他没有伤害她!

    一个夜晚,两人难眠。

    =============

    东京某处高档住宅,男人穿着灰色睡饱,手中把玩着红酒望着窗外。月色笼罩进来,显得朦胧而迷离。他回过头,望着一眼上躺着女人,对方好似发觉了她的注视,不爽的翻了个,大刺刺的趴在上,霸占整张,惹来他嘴角微扬,却只是一瞬又恢复过来,换成清冷如月色的双眸,不含任何温度。

    一旁的电脑‘滴滴’的传来响声,他转来到桌前,放下酒杯点开,一张照片出现在他眼前。

    照片上的地点是一间酒店门外,男人拉着一个女人的手,他的表愤怒又带点怜惜,女子清淡又任命。

    任命,呵呵,她竟然会任命,真是好玩。

    她竟然跟这个警察有关系,这个游戏就更加好玩了。

    他蓦地笑了起来,玩味的,有趣的,恶劣的,相信一切都脱不了他的掌控。

    “你怎么还不睡?”女人睁开惺忪睡眼,懒洋洋的问。

    他关掉电脑,来到她的边,温柔的哄:“嗯,喝点酒才睡的香,你要来点吗?”

    “我好累,不要了,快睡吧。”她咕哝,安静的闭上眼睛。

    他倒在她的旁边,慢慢的将她搂在怀里,温柔的样子像是抱着宝贝。然而,那双被黑夜浓重的眼睛此刻露出本来面目,冷暗绝。

    “等玩两天我们去找林羽吧,我好想她。”

    他愣了愣,‘嗯’了一声,好像想起什么,露出笑容。

    “你是不是不喜欢小羽啊,每次你见到她就怪怪的。”

    “有吗?”那么明显?

    “有啊,下次不可以这样,她是我最重要最好的朋友。”

    “比我还重要?”

    “当然!”

    ===============

    “你没事跟着我干嘛?”她泄气,不是没见过死皮赖脸的男人,没想到他会是其中的一员。

    叶萧摸了摸鼻梁,大街上,幸好她的声音还不算大,只多会惹来边的人而已。也幸好,这里的人大部分听不懂中文。“我想对昨晚的事说抱歉,但我只对后面的事说抱歉,前面的事换做其他时间,我还是会做。”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她还没有整理好心,这个给过她挫折的男人,怎么还有脸出现在她面前,他怎么不给消失的远远的?

    “小羽!”他唤道,语气里难掩疲惫,想来他今天追得肯定累了。陪她走了四家百货大楼,三条购物街,加上手里主动为她提的购物袋,已经够他妥协了。

    又来了,又是这种语气!她忍不住抓狂,她真有许他这样叫她吗?为什么每次被他这么唤一声,她的心都好像感应到什么似的,随着他的声线一起呼应?所以她讨厌,讨厌不受控制的自己。

    “别在走了!”他忍不住的厉声唤道,丢掉手中的购物袋,再次抓住她的手腕,力道大的惊人。

    林羽转过,无力道:“叶萧,你又想怎样?我表达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吗?我不想再见到你,求求你别继续跟在我边了好吗?是我要你跟着我一起走的吗?自作自受别怪别人!”

    叶萧沉着脸色,刚才温和的一面早已面目全非,她就知道,他不是一般的人,他的习根本就不是刚才那样。显露出原型了吧?还瞒得住她?

    他慢慢松掉紧握她的手,转离去。

    他真的是疯了才跟她玩!

    如她所说,何必在这里自作自受!

    她望着他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人群中她才回过神来,刚才趾高气昂的姿态离开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战斗过后的疲惫和空虚。她在街上转了一圈,忽然想到什么,立马拦住一辆出租车,向酒店赶去。

    “司机,麻烦你快点。”她用文催促。

    司机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她却一个字也没听到心里,只是茫然无措的望着外面。

    半个小时后,她出现在酒店,给了钱就向楼上奔。走出电梯后,看到熟悉的走廊,心有跟着冷静下来。她呆呆的亦步亦趋的向前走,害怕靠近又似乎有非常吸引她的东西存在,她的理智也控制不了脚步的移动。酒店的走廊里人少的可怜,也安静的能听到滴滴答答时钟的声音。

    “叮当!叮当!”远处传来整点的钟声,将陷在自我臆想中的她拉回现实。她整理了自己,来到一处门前,按了按门铃。

    一声、两声……

    始终没有人的存在,她着急的开始敲门,“喂,你给我出来!”

    “姑娘,这个房间的人刚才已经走了,房间我都打扫了,给他打电话吧。”做清洁的欧巴桑好意的建议。

    她松懈下来,慢慢的垂下手,对着门发了一会儿呆,叹息一声才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要理智!林羽,你怎么能冲动呢?你怎么可以冲动?你难道忘了这个男人很危险吗?难道忘了他给的教训吗?

    不,不!他刚才露出了温柔的一面,一项清冷的他为她露出温和的一面代表的是什么?

    她不懂吗?

    她又不是傻瓜!

重要声明:小说《妙贼盗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