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突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泡泡 书名:妙贼盗情
    大阪一处咖啡厅内,林羽不停的为咖啡里面放糖,她不太喜欢喝太苦的咖啡,喜欢甜一点的东西。玻璃窗外的天气很好,太阳晒得让人沉闷,而咖啡厅内的空调却是凉飕飕的,格外凉爽。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流利的中文,爽朗的语调,坐在林羽对面的陌生女人抱着歉意。

    林羽摇头,继续放她的糖,放一颗满一点,然后再喝去一部分。

    对面的女人穿着白色的衬衣,高挑的模样,精致的小圆脸,短短的头发,看起来颇有女人味。她将包放在旁边的位置上,叫了一杯冰凉的咖啡,镇定自若的开始打量林羽。很奇怪对面的女孩为什么不问她找她做什么,她们可是第一次见面啊。

    “我前几天见到你跟他在一起,我想知道你们是什么关系?”她托朋友调查过这个女孩,却没有半分准确的消息,都特别的模糊。

    林羽夹糖的动作顿了一下,“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叶萧!”

    “噢,他啊。”恍然大悟,“你又是谁?跟他是什么关系呢?”

    “我叫封惜,他的大姐。”封惜微微恼怒,对她反问的语气感到不舒服。

    林羽笑了笑:“原来是大姐,既然如此,我就实话实说吧。我们之间只是很平常的关系,不过以后会不会有更近一步的关系,我就不知道了。”

    她又不是傻子,真当她看不出面前这个女人抱着什么心思么?

    封惜不耐的警告:“我希望你离他远一点,像你这样来路不明的人是不可能进入我们封家的!”

    “呵,他不也是来路不明的人吗?”林羽抬头望着她,觉得这个老女人很可笑,真把她当小朋友似的。威胁这样的把戏也得有足够的资本才行,她,太弱了。

    “你……”封惜惊讶,“他都跟你说了什么?”

    耸耸肩,这样的女人太容易对付了,“也没什么,就是一些陈年往事。不过大姐要是这么喜欢他,他对封家又有恩,不如晓之以理动之以,说不定他会答应娶你。到时候我还可以来参加你们的婚礼,还可以送你们一对钻戒,祝你们比金坚,如何?”

    封惜气恼的指着她,此时才发觉这个小女孩一点也不简单,她能用最顺理成章的话气得你吐血,更是无从反驳。她咬牙切齿,不满的站起,“咱们走着瞧。”

    林羽也站起,“嗯,我们一起出去吧,刚才的咖啡AA制如何?或者我请你?”

    “你!”封惜无言以对,良好的教养让她不知道该如何反抗,只能恶狠狠的说:“我请你!”

    “那谢谢了,下次有什么疑惑可以继续找我。”

    看到封惜离开之后,她终于忍不住的笑出声。哎,多可怜的女人,以为挥剑斩断叶萧边的女人她就有机会,殊不知感的事最最强求不得,就如当初她之于林铭成。

    “安培家族,在东京?基德又在搞什么把戏?竟然骗我!”说曹就到,回到旅馆就接到林铭成的长途电话。

    林铭成哭笑不得,每次跟她通话就觉得她在大惊小怪,气愤不已。“好啦好啦,在外面谁不是你骗我我骗你,这个道理你又不是不懂,何必跟他计较。不过最近的基德有些反常,最好不要跟他交手。我怀疑他已经加入了某个组织,不再像以前一样是个独行侠了。像他这样的人,加入到危险的组织中,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小心一点。”

    “噢,怪不得上次那么嚣张!”竟然敢对她用药,以前的他绝对不会这么做,原来如此。“我明天就前往东京,顺便问问林洛他们要不要一起去,路上也有个伴。”

    “林洛也来了?”

    “是啊,她丫头跟李笑然来度假,说是打算走遍整个亚洲。”

    “李笑然……”他轻轻的说,“你要小心他,不要与他有太多接触。”

    林羽皱眉,说出了自己的疑惑:“他是不是不正常?我每次跟他相处总觉得怪怪的。”

    “我暂时还没查出来,我会尽快查看他的底细。”

    “那林洛呢?他们两个形影不离,会不会出问题?”

    “没那么严重,我会跟她提的,你放心,先顾好自己的事吧,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你。”

    她的心漏了一拍,又很快恢复过来,“嗯,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等我把这边的事处理完了,就过来帮你。”

    “呃……”很想拒绝,又不知道怎么拒绝,理智在告诉自己,有了他的帮助必定事半功倍。可是过多的纠缠只会造成不甘,让自己永远都死不了心,又是何苦。她鼓起勇气,“不用,我想靠自己。大哥,我已经长大了。”

    远在彼岸的林铭成望着远处,灯火璀璨的城市在他眼里却是朦胧一片,再次听到她这个回答,心里不知为何有种轻微的失落。她长大了,独立了,也就不再依靠他了吧。

    第二天收拾好行囊,林羽、林洛和李笑然再次向东京出发,林洛一路上呱呱的说个不停,李笑然在旁边配合她。

    林羽望着车窗外,心中计划着到了东京的事宜。要怎么去看那幅画,画又是放在什么地方,保全做的是否严密,安培家的背景强大与否。这一切的细节都要考虑的详尽,更要推算多种突发事件以及变通方法,所以做盗贼也没有那么容易,也是一件考验人的事

    坐在她对面的李笑然偶尔会看她两眼,眼光平静,静得看不清内心。

    到了目的地,林羽便与林洛他们分道扬镳,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处理,不能与他们一样闲得只能乱逛。像她这样的人其实非常尴尬,从小学会了独立,学会一切事都只能靠自己。几年前又找到一个人可以依靠,找到一个人填充自己的内心。然而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她不能进入对方心里,唯有放弃。如今,空寂的心被风无的吹,,她所占有的都不多,那缝隙比平常人都要来得大。

    看到林洛在李笑然边蹦蹦跳跳的模样,她第一次忽略李笑然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光是这样的场景就够她羡慕,更令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

    抛开杂乱的思绪,她望着前方,要做回坚强坚韧的林羽,她还是那个令无数人头疼的林羽。

    找了间旅馆住着,再次上网查看新闻和资料,在网上只能了解片面的东西,要想了解的更多,只能参加各项活动才行。毕竟本社交圈不是一般人都能进的,最后看到一篇报道,是关于安培家族的,引起了她的兴趣,更让她找到了突破口。

    安培家族是本很老的家族,旗下涉及的产业非常丰富,有制造、建筑、服装、通讯等等,在本颇有经济兼政治地位。看到这些消息,她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么大的家族什么画买不到,干嘛非要买一幅全家福,还是别人家的全家福回去呢?而且老爸的画工在当年还是最差的,怎么就有兴趣了呢?

    不过,想归想,老爸的画能得到别人的欣赏那是她做女儿该值得骄傲的事儿。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安培家族本周星期天举办的服装展览,邀请了知名的亚洲电影明星和欧洲的设计师,将他们的服装档次再次提升。

    她拿起电话,拨了过去,带着娘娘腔的英文传来:“亲的,怎么这么久都没有给我打电话呀?我好想你,现在在哪逍遥呢?”

    “在本啊,你在哪?”她没好气的回答,说札特是她的好友,不如说是她的好闺蜜。那厮在取向上面跟一般人明显不同,说话就能听出他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了。

    “mygod!我也在本,咱们好有缘噢,在哪呢,我来接你去吃饭。”

    “嗯,好啊。”她说了地址,挂了电话,心好到极点。

    开始还在想要怎样才能打通其中的关节,没想到这么容易,实在太令她意外了。等待札特期间,她再次查了一些关于安培家族的事迹,得知如今当家的是安培君尤,如今已经七十多岁,膝下有三个儿子四个女儿,但迟迟未将掌托权下放,也不知道老人在想什么。兄弟姐妹们在争夺家财上明里暗里不知动了多少手脚,安培老人即将步入八十岁,下面的人更加疯狂。

    这样的事让她想到曾经看到的香港新闻,关于赌王全家争夺家产的故事,儿女绕膝的确是一种幸福,可是过犹不及啊,有钱人家这样的故事已经多不胜数,那样的家何处才能寻得安谧?

    札特穿着花格子衣服,整个人都比花儿还要耀眼,开着一辆贴满花儿的闷跑车,让林羽不得不皱眉。她知道札特在做包上面是数一数二的人才,可是在穿着和欣赏水平方面为什么就这么迥然?讲求艺术的人真的不一样?看什么都是一种艺术?

    “怎样?我这车很有个吧?”札特开始卖弄起来,笑眯眯的搂着林羽。

    林羽也不推攘,“是啊,好有个,我都不知道你脑袋里装的是什么。”

    “花儿啊,你知道吗,在我的眼里花儿是最美丽最神秘的物种。它们会交头接耳,会哀伤吁叹,会笑颜夺目,会无私奉献。我它们,得用尽了全部生命。”

    她的冷汗一颗颗的往下掉,天啊,真要人命的。如果不是有求于他,她真恨不得一脚踹飞。

    “好了好了,别再朗诵了,我们该走了。”路边都有人传来莫名其妙的视线了,再不走会被当成疯子的。

    两人来到不远处的西餐厅,听着安静的音乐,喝着红酒,吃着牛排。如果对面的‘男人’换成真正的男人,这顿晚饭就完美了。

    札特从坐在位置上就不停的问东问西,的样子让她觉得好气又好笑。在吃饭的时候总算是切入主题,“再过几天你要参加安培家族的服装展览吧?”

    “对啊,亲的怎么知道,难道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胡说八道!”正在吃饭呢,没个正经,“到底是不是?”

    “是是!”他妥协,“怎么啦?心不好?还是有很重要的事?”当初跟她相处下来不是这么正经的啊,怎么变样了?

    她点点头:“嗯,我希望当天你带我一同出席,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调查。”

    “不是吧,你该不会又要打算犯罪?亲的,这样很危险的。”他担忧的望着她。

    林羽笑了起来,被朋友关心真好,“放心吧,我知道分寸。告诉你也无妨,调查到我爸爸当初的一幅画在安培家族,我想看看那幅画。”

    “哼,我还不知道你,真要是看看就好了,更多的是想占有吧。”

    “嘿嘿……”

    “既然你找到我,做朋友的怎么会不帮忙呢,到时候我带你一起去。但一定要乖哦,不可以惹麻烦。”

    “保证不会!”

    才怪!

    “上次给你做的包包如何,质量很好吧?有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如果没有问题,我就要求上市了哦。”札特开始关心他的生计问题。每次札特的第一个包都会拿给她使用,暂时成为限量版,而且只限一个量。如果她用着没问题,他就会兴高采烈的上市,赚钱一桶金。

    “当然没问题,札特的包可是真材实料打造,上市吧,赚钱了记得请我吃饭。”千穿万穿马不穿,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亲的,我现在不是在请你吃饭吗?”他好委屈的说。

    “是啊是啊,札特最好了。”她笑,真拿他没办法。

重要声明:小说《妙贼盗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