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靠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泡泡 书名:妙贼盗情
    此时,本的警察已经赶了过来,问了况,叶萧镇定自若回答,不得已将自己的份暴露这才安然脱。警察将现场拍摄下来,做了最后的检查。看到林羽目前的状况,便要求明天再去警察局做笔录。

    “放开我!”林羽怒吼。

    叶萧轻笑:“第一次见你这么脆弱,又怎么可能放过?”他将她搂得更紧了,笑得异常邪恶,“告诉我,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不要你假好心,放开我,我自己知道怎么回去。”她开始挣扎,但药效刚起作用,她怎么挣脱得掉。

    看他的样子就知道心里肯定没怀好意,她可不是笨蛋!

    感受到她在怀里无奈又气愤的挣扎,他开始得意洋洋,盼了多久才见到她这般模样啊。

    “我们可是朋友,而且你还中了迷药,你这样子我怎么能放心。”他扶着她向车子走去,一点也不给她逃脱的机会。“算了,随便找个酒店住下吧。”

    林羽心里咬牙切齿,她就知道这个人不好惹,明明已经尽量不与他交手了,没想到冤家路窄,又在这个时候碰到,真够倒霉的。她心里不停的暗骂他伪君子,全然忘记今晚可是他救了她的。

    “你别瞪我,难道你不觉得该感激我吗?要不是因为我,你今晚会发生什么会不知道?”叶萧心里很是不满,明明救了她,为她好,她竟然一点都不感激,甚至比以前更恶劣。不过今晚的她少了以往的从容淡定,露出了他一直渴望的女儿神态,让他不得不忽略心里的失落。

    “不图回报不是中国的风俗吗?”她瞪他。

    他笑着摇头:“我只记得知恩图报这个词,看来你在国外呆久了,连国语还没学精湛,回国一定要好好学学。”

    “关你事!”她难得爆了粗口,这句话还是跟林洛学的。口起伏不定,显然被气的不轻。

    叶萧的男人自尊找回了许多,心大大的好,笑着道:“早知道你这样说,刚才就不该救你的。”

    “本来就是!”他管闲事做什么,本来她打算跟基德回酒店再制服他,出他的话,鬼知道他来参合一脚干嘛。

    他笑了起来,将车里靠在路边,这里是一条弯路,更是一条繁茂的森林间,此刻已经十一点,路上难见几辆车子。他望着她,“好啊,就在这里下车吧,你可以打电话求救,也可以拦路边的车子载你。”

    林羽惊讶的望着他,来真的?好啊,谁怕谁!她就没怕过谁!艰难的抬起手,想要打开车门也显得无能为力,她生气,气自己太过自信,气自己没事乱招惹人。她遇到过很多事,甚少吃过亏,一直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至少比平常人不惧怕很多事。可是又有什么用,她真的如同基德所说,离开林铭成什么都不是了吗?以往的一切都是他在暗中相助吗?

    “好了,别闹了,我们回去吧。”叶萧见她紧咬着下唇,满脸不服气的准备开车门,那种倔强的模样让他觉得自己好像过分了。

    他一向都不是过分的人,对待很多事淡淡的,就算是女人也是平静以待。除了工作,除了一项项的挑战,而面前的这个女人如今也是他挑战的一部分。

    不等林羽反应,他开着车静静的驶向目的地,一路上两人沉默不语,皆是安静的望着前方,若有心思。

    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叶萧扶着她做了登记。进了房间将林羽放在上,俯视着她,“好好休息,我在隔壁,有什么事可以叫我。”

    林羽双眸有了焦距,皱着眉头望着他。最后还是一语不发,任他出了房间。他离开后,她望着眼前的天花板,叹息一声,这么多年好像还没有这么狼狈过,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没有乘人之危,令她心里有点不平衡,难道真要去感谢他?她怎么拉得下脸面?

    真是活要面子死受罪啊!她自嘲。

    第二天一早叶萧就起来了,心里总是放心不下,以他对林羽的了解,她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会直接消失,不会为任何人停留。按了门铃,没想到房门打开时,她竟然还站在那里。睡眼惺忪的望着他,“这么早找我做什么?”

    他愣住,随即平静道:“过会儿要去做笔录,我来提醒你一声。”

    “他们还没上班吧,我在睡会儿了,到时候我来叫你吧。”她下了结论,然后关上房门。

    叶萧摸了摸鼻子,露出笑意。

    这一天他们去做了笔录,最后发现找不到事可做,林羽更觉得自己要好好反省一下自,为什么会中招。不然以后怎么继续作案?旁边的男人则是想着如何才能抓住基德,基德又是怎样作案的。现在看来,两人的想法大相径庭。

    两个人就像是侣一样在街上逛了一会儿,毫无目的地,更别提有什么事要办。

    直到中午时,林羽便决定开始调查那幅画的踪迹。如今有了那幅画的消息,如今只需要多打听一下,应该很容易就能得到确切的答案。她真是一叶障目了,昨晚竟然胆大又无知的跟基德与虎谋皮。

    “我还有事,要先走了。”林羽站定,对叶萧说道,语气已经不是以往那般强势,而是平静温和。

    叶萧挑眉,“有什么事要办?去找基德?”

    “不是,只是去调查一点消息。昨晚你救了我,谢谢你。”她笑,“为了还你这个人,如果我有基德的消息,我就告诉你。不过我认为你抓了他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他如今跟珠宝事件没有多大关联。”

    叶萧一怔,点了点头。没想到她会给这样的答复,是想还了这个人债以后再也没有关联,还是已经把他当成了朋友?不管怎样,他都会抓住这条讯息,因为他清楚的知道林羽肯定比他有办法找到基德踪迹。

    林羽笑了笑,转拦了一辆出租车,消失在街角。

    她先是回到自己定的旅馆,换了一清爽的衣服,拿出笔记本开始查资料。因为文她会说肯定比会看的多,查起资料来颇为费力。不得已之际,只好给林铭成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而她自己,再次成了甩手掌柜。没有事做的她,显得非常无聊,有点懊恼自己又把事交给他,难道这辈子真的离不开他吗?

    下次,一定不可以再犯这样的错误!

    接下来几天都没有叶萧的消息,她的心里也舒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越发的不想看到他,有种潜意识的危险在瞪着她,而她竟然没有面对的勇气,唯有逃离。

    叶萧再与林羽分开后接到赵伟的电话,得到最新消息,俊拓离开大阪前往东京,在那里会有一场比赛。他做过调查,每次只要俊拓所到之处,毒品就会比平常时刻更加泛滥。但是怎么查也找不出俊拓到底是怎么犯罪的,更加不知道毒源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这其中肯定是很大的漩涡,他如今只能摸索到边缘,然后慢慢渗透。

    赵伟给了一个东京警察的电话,是赵伟的同学,只希望能在本给予帮助。叶萧没有推脱,本来这些大型的案件就该双方合作,在大阪没有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人,又怕别人有眼线,岂不是得不偿失。

    到了东京,联络到赵伟的同学牧野,他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只有二十五岁,跟赵伟一个模样,都是开朗的人。叶萧见到他时就仿佛看到了赵伟,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配合起来更是得心应手。

    夜间的东京灯光璀璨,但在边缘又是一片黑暗,特别是深夜时分。但对于许多人来说,这里不是黑夜,而是白昼的开始。他们欢呼雀跃,他们忘我癫狂。叶萧带着牧野再次加入其中,很自然而然的成为了里面的一份子,最大的功劳便是牧野,他的活泼令所有人都喜欢跟他交朋友。当然,前提是不知道他的份。

    “这里这么多人,四周都是草丛,飙车又那么吸引人,真的是犯罪的好地方啊。”牧野感叹。

    叶萧笑着道:“那些草丛我都检查过,每次会有轻微的损伤,但不是犯罪现场。我怀疑他们在飙车的同时就会进行交易。”

    “噢,那么快的速度能交易吗?”

    “能,我给你看一张地图。”他拿出小型飙车地图,“你看,每一个飙车的地方虽然都是弯道,但会有两个地方是他们接触最容易的时候。第一,就是到达前方目的地倒转的地方。第二个便是那条不起眼的直线上,在这里经常都是相互角逐的时候,每个人不分前后,不分上下,但接触机会都很高。”

    “说的有道理,大哥真不愧是大哥。”

    叶萧摇头:“还有很多事需要调查,这次既然来了东京,你要帮我调查一下这些参加比赛的人的背景,只有调查处他们的背景才能知道到底是不是这样交易的……”

    上次在大阪还是去了警察局做笔录的时候申请了本警察的帮助,这次当然得靠牧野了。

    “大哥放心,就算我今晚不睡觉,明天我会给大哥准确的答复。”牧野笑着回答。

    叶萧笑了笑,觉得自己好像老了似的,怎么跟在他们边自己显得很不对称,难道真的是老了?

    他自嘲的摇了摇头,为什么突然之间有这样的想法?

    难道是因为她太过年轻?

重要声明:小说《妙贼盗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