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踪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泡泡 书名:妙贼盗情
    比赛结束后惹来无数人的惊讶,包括那个本来的俊拓也是直直的望着她。随即好奇的问了她的名字,知道她名字后眼睛蓦然一亮,嘴角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

    林羽回到最开始的位置,旁边坐着赵之韩,他满脸呆滞的望着前方,好像刚才经历了一场生死较量。他深刻感觉到林羽的强大,更加令他怀疑的是刚才的林羽或许根本没有拿出全部实力,毕竟她的表看起来太过自然,太过平静。

    在场更多的男人对她好奇起来,不停的围在她的边询问,她也很老实的一一回答,络的像是很好的朋友。不过在不远处的男人眼里,他感受得到那个女人其实很淡漠,心好了跟你聊两句,没心了就找借口远去。更多的是她很多事都不放在心上,好像对什么得失都不会在意似的。

    但是,她来这里的目的肯定不会那么单纯,肯定有其他原因。她的母亲是珠宝家,更是上次陈立军拿出来展览的那枚珠宝的继承人,为什么不直接问别人要回来,或者直接买回来,而非要去盗取呢?

    他不懂,搞不懂她为什么这么做,但又无比好奇令她在意的究竟是什么,还有抓住她的证据,看看她沦为囚犯时是怎样的表

    直到林羽将这些男人打发之后,才舒了一口气,保持该有的风度还真是累死人啊。可惜的是她一点关于基德的消息也没有打听出来,实在让人挫败和气愤。他该不会打算躲一辈子吧?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这个道理看来他这个外国人不懂呀。

    下次逮住他,一定要好好调教他!

    “老大,你让我产生了自卑怎么办?我以后怎么追你啊。”赵之韩回了神,无奈的叹气。

    她觉得很有趣,一看就知道他是在耍宝,真是个可的家伙,“做朋友不是很好吗?而且你一直都叫我‘老大’,我听着很有成就感啊。以后谁要是欺负你,我就帮你扁他!”

    女人要是都这么强,能征服他的男人一定要比她更强,这是每个男人心中不可抹灭的奋斗精神。他咬牙道:“你也太小看我了,我飙车不行那是有人看着,我打架可是很厉害的,”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的形,“像你这样的女人我一只手都能提起来。”

    林羽笑笑,不反驳他,觉得跟他相处得很自在,他就像是一个‘兄弟’一样陪在她的边,虽然目前来说他对她有其他想法,但她好像还没什么感觉。她觉得了然无趣,站起道:“走吧,很晚了,该回家休息了。”

    “好吧,是该走了。”他看到那么多人对她虎视眈眈,必须得尽快离开这里。

    来到那辆玛莎拉蒂面前,林羽正打开副驾驶的门时,旁边传来一句生硬的中文,咬字与美国佬相差不大,“这么快就回去了?不留下来再玩玩?”

    林羽转过看到是那个本俊拓,微微挑眉,他无缘无故来搭讪做什么?

    俊拓的边搂着一个女人,看起来很眼熟,她想了想才记起是那朵黑玫瑰,对方玩味的盯着她,今晚她躲了别人的瞩目,心里肯定很气愤吧?

    “不好意思,我们还得去约会,想泡妞,不如再回去学学中文。”赵之韩已经没了耐心,他今晚带来的女友被这么多人觊觎,他要是再淡定下去就不是男人!

    “我没跟你说话,你滚一边去。”俊拓的中文咬字很硬,这句话显得清晰僵硬,立刻让赵之韩变了脸。

    赵之韩虽然是个喜欢泡妞的公子哥,但很多事还是很有分寸,拿捏的非常准。平常时候绝对是个低调又不懦弱的人,给人的印象不深不浅,但此时的他却变了,有种从心底的愤怒冒了出来。赵之韩突然走上前,一脚踢向俊拓,实实在在的踢在口上,俊拓闪避不及,捂着肚子仓皇退后几步,满脸惊愕的盯着赵之韩。

    林羽惊讶的睁大双眼,没看出来啊,这小子爆发起来竟然这么惊人!刚才那一脚实在太帅了!

    黑玫瑰大叫一声,立刻引来其他人的注意,纷纷来到他们三个人的四周。

    老板和叶萧站到俊拓边,看了一眼伤势,俊拓气愤的指着赵之韩,中文和文夹杂着一大堆的话语,显然很生气。

    林羽对文只是一知半解,当初选择语言的时候根本没有考虑过文,主要是印象里对它并无好感,又与美国相差好几万里,根本没有学习的必要。可是林铭成却不这么想,安排的课程里就有了文、中文、法语和西班牙语,四个比较门的语种让她学习,请专门的语言老师每天陪同学习。可是文永远是四门语言中最差的一门,主要是她没有用心学。

    她还是听懂了俊拓话语里的意思,显然是在骂他和拿自己的份威胁那位老板。可惜的是,那位老板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冷淡,很明显,老板并不喜欢这样。

    叶萧看了一眼赵之韩,随即看向林羽,然后默默的思索起来。

    赵之韩平静的望着俊拓,一种天生的傲慢气质应然而生,“告诉你,谁都可以跟我竞争,就本人不行!”

    看得出来他很讨厌本人,难道是因为当初的某某事件?看不出来啊,他这么有怀。

    俊拓很想上前报仇,可是被边的叶萧拉着,大喝道:“老子有说要跟你抢女人吗?要不是有事找她,你以为我喜欢靠近她。长得又不漂亮,老子只喜欢漂亮的妞!”

    旁边的人纷纷看向林羽,的确,她不算特别漂亮,可她给人的感觉天真又狡黠,漂亮又寡淡,不似黑玫瑰的妖艳,但上带有的气息总是不同的。女人被这样评价,立刻引来其他男人的怜香惜玉,就在要出来说句话的时候,林羽笑着站出,用文说了句:“找我有什么事?”

    全场错愕,赵之韩也一样,她会文,难道与俊拓有交集,或者是早就相识?

    “妈的!”他用中文骂了句,再用文回了她的话:“如果不是看在朋友的面子上,我才懒得来中国找你。”

    “是谁?”她问,显然,她认识的本男人很少,非常少,除非……

    “基德!”俊拓回答,挣脱掉叶萧的束缚,冷笑道:“他让我告诉你,想要珠宝,可以,去本找他吧,他会给你想要的。”

    林羽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会找他的。”

    说完,拉了拉赵之韩的手臂,示意他一同离开,转钻进副驾驶,然后在一干人等的错愕之中绝尘而去。

    她没有看到,站在俊拓边的叶萧双眉绽放出光芒,望着林羽离去的方向突然笑了起来。看来,他们的牵扯还没完啊!

    恰好,他也会文。

    赵之韩看向林羽,犹豫了半响,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你认识那个俊拓?”

    “不认识!”林羽望着车窗外,思索着去本的方式。基德的消息很灵通,她刚回到中国就被他的人给找到了,真是了不起。让她疑惑的是,基德叫她去本究竟打算做什么,难道还要来一番相互的比拼吗?

    “看你们刚才好像很熟的样子?”

    “都会文就叫很熟吗?”

    “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感觉,从你跟他对话之后就变了似的。就算我们不是恋人,但至少也是朋友吧,瞒着我总觉得心里不爽。”

    林羽看了他一眼,真是有什么就说什么啊。“那你为什么不喜欢本人?是因为当初的某某事件?”

    “当然不是!我可没那么伟大!”他叫嚣起来。见她疑惑的表,沉住声音,闷闷道:“当初的初恋女友就是因为到本留学,现在不回来了。”

    “啊,原来是被甩了啊,而且还跟本男人跑了,怪不得这么不喜欢本男人。”她还以为他真有那个什么结呢,谁知道竟然是这么可的想法。

    “你要不要那么坏啊,好多年的伤疤了,你还揭!”

    “这好像跟我没多大关系吧,怎么能赖我,你怕我笑你就不要告诉我了呀,是你自己多嘴说出来的。”

    “……”

    美美的在别墅睡了一觉,第二天开始做计划,将消息传递到美国,告诉他自己将去本,有什么事可以去本找她。顺便打听了基德的消息,谁知道林铭成打听出来的消息让她惊讶不已。

    “你说珠宝又回到陈立军那里去了?”她惊讶,基德还回去了?该死的,他什么变得这么仁慈了?

    “而且陈立军好像已经知道你的来历,相信他会变得更加谨慎。”

    “哼,想要霸占我家的东西也要看我同不同意。”

    “你还是小心点为好,他跟当地政府的关系很好,不要着了别人的。”

    “嗯,我知道,你帮我留意一下基德究竟想干什么,我真是搞不懂他到底是发哪门子神经!”

    “好了好了,别气了,再气下去真成剩女了。”

    收了线,看到一个未接来电,号码是赵之韩的。她想了想,这件事有点危险,她还是不要把他牵扯进来。在中国难得遇到一个‘兄弟’,她可舍不得他被牵扯进去变成替死鬼。

    刚想丢掉手机去办事,手机又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人的号码,她皱起眉头,接通后首先是听到一个低浅的笑容,“好不容易找到你的号码,出来吃个饭如何?或者去喝两杯,就在上次的酒吧?”

    她皱起眉头,他是怎么找到她号码的?她的号码目前只有三个人知道,林铭成和林洛,另外一个就是赵之韩。难道他跟赵之韩认识?或者赵之韩就是他派来试探她底细的探子?

    “好,今晚就在那家酒吧。”她答应下来,随即挂了电话。

    她沉思几秒,突然露出冷笑,看来她认为的这个‘兄弟’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人物啊!

重要声明:小说《妙贼盗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