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回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泡泡 书名:妙贼盗情
    “在我十七岁以前,他们因为要经常出去寻找灵感,便将我独自留在家里,有阿姨有司机。我的子过得很简单,也过得很孤独,我承认,当时我憎恨过他们,怨过他们。可是每次看到站在颁奖台上容光焕发的模样,我又为他们感到骄傲。直到看到小姨和大哥你之后,我决定找一处有人烟的地方,不给他们拖后腿的前提又能满足自己的心灵。我便向妈妈说起这件事,她高兴的答应下来。于是我就住进了这里,而且一住就是八年,当我以为自己快要回到属于自己家的时候,他们却离我而去。更让我心酸的是,在他们离开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我的存在……”

    说完这些,她的双眼涣散,掩饰不住的悲伤溢流而出,一直带着天真笑意的她此刻虽然在笑,可笑起来却比哭还要难看,让蹲在旁边的林铭成不由的心酸。

    他心中认为一直长不大的小姑娘在他未曾发觉的况下早已长大,她能找到克服孤单的办法,她能寻找让自己快乐的片段,她更能充实自己的生活,每一处不是她的影子,每一处都带有她烂漫的笑容,将他的心烘烤的暖意畅然。

    他知道,父母抛弃她不是因为不,而是不知如何两全,她根本没有太过在意,就算在意也不如此刻这么在意。独独让她在意的是,在他们出车祸时,明明有一个人可以逃脱,他却选择陪伴另外一人离开,没有想过她会如何生活下去,如何承受这样的打击。所以她才会在意,在意父母那么相,甚至没有一丝缝隙来她。既然如此,为何当初要生下她?

    她怔在原地片刻,抹掉眼角的泪水,将桌子上的照片和手中的项链放进盒子里,然后盖上盖子,感激的说:“谢谢你为我保留了这么多的记忆,我会好好把它珍藏。”

    林铭成听到这话,舒了一口气,她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她已经想通了,双亲已经离开,曾经那么在意也随之慢慢淡忘,唯有美好的记忆不会忘记,因为它们是如此的美好,美好到舍不得一丝玷污。

    他突然伸手将她搂在怀里,“别怕,以后有大哥陪着你,你不会觉得孤独,不会让你无所依靠。”

    林羽僵在他怀里,对他突然露出的柔声浅语感到不可思议,如果是以前的她,肯定会做它想法,然而听到刚才他所说的‘大哥’,心也冷静不少。露出笑容道:“嗯,有大哥在边,我什么都不怕!刚才只不过一时看到很久以前的照片,有点触景伤,我会把那些不美好的东西统统忘掉,你不用担心我。”

    林铭成松开她,摸摸她的脑袋,自然而随意。

    回到美国的第二天,林羽就迎来了她的死党林洛,她是林铭成的远房表妹,远的不能再远,有点八竿子打不着的感觉。不过嘛,她的格跟林羽相差不多,没心没肺,没脸没皮,又懒得一塌糊涂,更兼耐心稀少,好奇心超强。她也是林羽在世界上是赫赫有名的盗贼的知者之一,对她每次回国都抱着好奇的心态。

    她们在一家露天咖啡厅坐下,院子里种植着花草,自在惬意。林洛坐在林羽的对面,长着一张娃娃脸,圆嘟嘟的让很多人认为她是未成年,而且她每次还特别会装纯,穿得衣服永远都是幼稚到不行的T恤和万年不变的牛仔裤,让审美观被林铭成挑剔出来的林羽都不忍心看下去,如今更是说都懒得说她了。

    “没精打采的,思了?是不是这次出去有艳遇?”林洛每次的开场白都是这是这句,特别是‘艳遇’,说起‘艳遇’二字,她绝对会振奋,因为她现在的男友李笑然就是艳遇而来的。

    林羽白眼:“哪有那么容易艳遇……”话还没说完,她便想到在酒吧碰到那个警察,算不算也是艳遇?

    林洛看到她的神变化,立马兴奋起来,拽着她的手臂大呼:“快告诉我,长得如何?是做什么的?你们怎么认识的?他的上功夫强不强?”

    林羽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幸好他们说的是国语,旁边的美国鬼子听不懂,要是听懂了,那还真够丢人的。虽然她没多少事能够放在心上,但这样明摆着出来丢人现眼着实有点犯的意思。

    “不准瞪我,快点老实交代!”林洛可不是看人脸色的主,语气坚硬起来,今天她要是不说,别想脱离开。

    林羽妥协,她终于知道为什么每次林铭成看到这丫头就头疼,还不是一般的有毅力。于是便将在中国遇到的事全部说了一遍,而她丫头竟然还将信将疑的盯她,好像没有发生重点是她的错一样?好吧,就算她是在美国长大,看够了美国人的豪放,但真让她把第一次交给一个陌生的男人,她的确没那个勇气。

    林洛不同,她当初有个轰轰烈烈的初恋,都快要谈婚论嫁了,谁知道那厮竟然在最后关头反悔。然后她就有点自甘堕落,随时游走在男人之间,但从不放任多少感,玩玩而已嘛。说起来她跟林铭成倒是真有相似之处,都是游走在感边缘的人。

    林羽还没那么豁达,她的想法一直都很简单,曾经随着林铭成转圈圈,将她的磨成了芝麻,现在越看越觉得可有可无。所以她想通了,感的事劳心劳力还没有多大回报,不如找个贴心又合适的男人组成个家庭,感受一下当初缺失的家庭幸福,光是想到这点,就够她回味无穷了。

    “按你的说法,你们最多进行到亲吻,他难道对你有意思?”林洛撑着下颚琢磨。

    林羽懒懒的笑:“当然有意思,他还想顺着我的路子把珠宝抢回来呢,就算没意思也要表现的有点意思才能征服女人,这个女人要是傻傻的上当了,消息不就手到擒来?”

    林洛颇为赞成的点头,这样的事他们见得实在太多了,特别是那些被父母保护太好的女孩子,轻易的便相信男人的嘴,最后被骗了又要死要活的。“我看呐,你还是老老实实待在洛杉矶,这段时间哪儿都别去,小心流年不利。”

    “乌鸦嘴!”林羽回绝,“我偏不!我还计划好了过几天就回国,他不是想玩吗?我就陪他玩玩不行么?而且在中国要找基德的下落还真有点难,我觉得叶萧不是那么简单,说不定在他上能发现一些线索。”

    林洛的双眼突然亮起来,拍着桌子道:“那敢好啊,你们倒不如相互利用,到最后愫暗生,哈哈,多么美好的故事啊。”

    “你丫的就是小说看多了,一边凉快去!”

    接下来几天便是林羽跟着林洛两个狼狈为去参加了三次Paty,顺便打听一下基德的消息。然后便是上街购物,还将云笙带上,三个女人一台戏一点不假,直到傍晚还是林国勋开车来接她们三个人回家。

    将该做的事做完,林羽开始打包,在林家,她的东西不多,大部分都是衣服,但她带着的也就那几件最喜欢的,其他的全部丢在这里。还有就是笔记本电脑,这样东西她肯定不会落下,往后联系其他重要的人物的重要工具,她得好好利用。

    云笙已经知道她打算回国,心里别提有多舍不得,林家就只有林铭成一个儿子,云笙一直想要个女儿却在小时候夭折,她便一直把林羽当成自己的女儿看待。她也知道,林羽已经够好了,贴心又开怀,从来都不会让她心。更加在外宣传是林家的女儿,还将自己应酬交际的名字换成‘林羽’。其实她的本名叫唐羽,随母姓,是她父亲卓正岚唐筱婕的见证人。但她却很少用,更加不会说自己是唐筱婕珠宝家和卓正岚画家的女儿,因为她觉得这些都只是表面东西,她不愿与别人分享父母的荣耀。

    “小羽,东西收拾的怎么样了?”云笙叹息一声,收回思绪走进林羽的房间。

    林羽正在合行李箱的盖子,转过笑着回答:“嗯,东西都装好了,机票定在后天。”

    “到时候叫铭成送你。”云笙说道,随即又是一副言又止的样子,林羽笑着问:“小姨有什么话就说吧,我可是你的小女儿哦。”

    云笙被她的善解人意逗笑了,跟着说:“以后在外要小心点,如果出了事小姨会担心,要多留个心眼儿,我知道小羽很聪明,但这个世界上总是有防不胜防的事发生,一定不要忘了还有我们在你的背后支持你。”她揉了揉她的长发,语重心长的说:“小羽是个好孩子,只要有希望,我一直都想让你做我真正的女儿,千万不要放弃。铭成呢,只是还没开窍,还把你当成孩子罢了。”

    林羽听到这里,惊讶的看向云笙,她怎么会知道她的小心思,整件事不是隐藏的很好吗?当初就算受了多大的打击,她都摆着笑脸,不管是多么的绝望,她都是淡淡的表,为什么她能看出来?

    “傻丫头,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有什么事能瞒得过我的眼睛。当初我找他谈过,不过那个傻小子,一直都认为你太小,而且一直把你当成妹妹看待,一时半会儿转不过来,你要给他时间。”她笑,继续说:“你别看他是个天才,什么都会,一看就懂,可是他在感方面永远都是个白痴,他不知道怎么与女人相处,更加不知该如何回报真心对他的女人,所以他才会恐惧。”

    “我永远都是你的女儿。”林羽心中叹息,她不是圣人,没有那么坚强的意志,云笙说的这些话虽然都是为他们着想,可是当下的况她早已失望,早已没有了坚持下去的勇气。而且感这东西来的也快去的也快,没有多少人能一个人坚持到天长地久,更加没有一个人等一个人如同杨过。

    但她知道,能发现她的这些事必定是将心思放在她的上,云笙,这个小姨,当之无愧。她心目中的亲人!

    离开的那天,林铭成和林洛都来送她,林洛悄悄告诉她,有天会去找她。林铭成则是温柔的让她等消息,圣诞节的时候会去中国接她,于是她踏进了祖国的怀抱。

    不过她的运气有点倒霉,这天,叶萧接到一个很重要的任务,需要前往机场接待S军区的一个少校,不仅是他,还有G市的一干重要人物皆在场。

    林羽下机便开始左顾右盼,好像在等待某个人的到来,其实嘛,她是在好奇观望,特别是远处一排排穿着绿彩服的军官。

    而她,又在那一刻撞上了他的视线。

重要声明:小说《妙贼盗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