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交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泡泡 书名:妙贼盗情
    为特种兵的他骨子里比常人警觉,他坐在位置上便有种潜意识里的防备,就像是闻到危险的猛兽。他淡定自若的转过,很快在角落里发现一个女子的影,他不自觉的皱起眉头,她的样子就算是化成灰他都认得,毕竟这几天天对着录像带的看,想要遗忘都难。她的模样与当初在会场时变了不少,清纯的仿佛是在读的大学生,垂头用吸管喝着饮料。

    她猛地抬起头来,正好对上他漆黑又带着隐忍的双眸,微微惊讶片刻,拿起饮料敬他一杯。边再次来了一个搭讪的男人,她则是轻松又好玩的陪着别人聊天。她没料到会在酒吧遇到这个令她觉得奇怪的警察,但也不至于就这样跑掉。他手里根本没有任何关于她的证据,就算抓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酒保将酒推给叶萧,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远处,笑着说:“今晚才出现的新面孔,惹来好多男人的瞩目,叶警官要不试试?”

    他拿过酒,举手示意,迈步向林羽的面前走去。

    林羽发现他的到来,找借口打发旁边男人的离开,闲散自乐的继续喝饮料,直到叶萧坐下时才抬起头来。眨着明亮的双眸盯着他,毫不避讳的凝望他,嘴角带着调皮又可的笑意,根本就不怕他的到来。

    “我叫叶萧,很高兴认识你。”他很认真的做自我介绍,紧紧的注视她的面容。

    林羽偏头,“我叫唐羽,很高兴认识你。”

    他挑眉,好笑的反问:“唐羽?”

    “有什么问题?”她问的很天真,让他不知道如何戳穿。

    他更觉得有趣,这个小偷很大胆,见到他这个警察竟然不逃跑,还这么有闲心又有胆量的陪他聊天。如果他知道林羽无聊的想撞墙,他就能明白她为什么不避开他了。

    不得不承认,她很吸引他!

    “没问题,你长得跟我最近正在追踪的盗贼很像。”他直言。

    她乍惊,“这还真是该死的巧合,真是我的不幸。”

    他轻喝一口酒,挑眉道:“遇到我的确是她的不幸。”

    “你说我是不是该去韩国整容一下呢,要是被人误会那就不好了。”林羽撑着下颚琢磨起来,对望面前的男人。

    他轻笑:“那可不必,如果小姐没做过还怕什么,怕只怕做贼心虚,落个作茧自缚的下场。”

    她的饮料已经喝完,站起靠近他,低声笑道:“最近陈立军给你的压力很大吧?想不想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在意那颗珠宝?今晚我心好,说不定可以告诉你这个秘密哦。”

    他不避讳,对上近在咫尺的双眸和双唇,她说每句话呼出的香气被他深深吸入鼻息,有种绮丽的美。他笑着摇头:“大可不必,我们没有权利探讨当事人的私密,更加没兴趣了解珠宝。既然小姐心这么好,不如把珠宝物归原主。”

    林羽冷下脸,他当真以为珠宝在她手里,或者是认为她跟基德是同伙?想到跟基德是一伙,她就觉得全冒鸡皮,不耐道:“珠宝不在我这里,不过以你的能力想要抓住基德,没那么容易,我看还是老老实实回家去绣花吧!”

    说完,她想转离开,明明很好的心全被他给破坏了,实在不想再见到他,虽然他总是在无形的吸引着她,但她认识了那么多男人,又有哪个不具备吸引女人的特质,这个男人绝对不会是她的特殊。

    可惜的是她还未全而退,对面的男人立刻伸出双手搂住了她的纤细小腰,借势一带,她的面容再次靠近他。这次,她的眼里露出了该有的惊讶,随之转化为愤怒。正借力挣脱,谁知他的唇狠狠地吻向她,触碰到一片冰凉,还带有鸡尾酒的辛辣,让她有点恍惚。

    她从小便记得,有个男人上有股淡淡的烟草味,他的唇上也有种鸡尾酒的辛辣,让当时的她迷醉在梦里。此时再次触碰,勾起她恍惚的记忆,让她一时之间竟然忘了摆脱。

    腰上的束缚减轻,她终于清醒过来,对上狭长又带着愤怒的双眸,好似要将她焚烧致死。她笑了笑,对着他说:“算了,当今晚赏给你的,下次可没这么好的事。”

    她迈着步子离开,心不知为何出奇的好,将刚才的不爽再次抛掷脑后。看来妈妈当初说的不错,男人的吻是最好的疗伤药,虽然为她疗伤的人不是他,但至少她的心中面前只有他的存在。刚才那个男人?不过是浮云罢了。

    叶萧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双手不由的握紧,刚才鬼使神差的吻了她,本以为会看到她惊慌失措的样子,谁知她刚才竟然沉侵其中,明亮的双眸开始恍惚,望着他却又像不是看着他,好像把他当成了另外一个人,怎么不叫他生气!

    他三十年来第一次有了挫败的感觉,而且是在一个盗贼的上!

    林羽回到别墅,洗了澡开始上网,再次查找别人的消息,可惜的是基德就像是消失一样,谁也没有他的消息。她生气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可是找不到发泄的对象。想了想,便在网上订了张第二天的机票,回去老老实实的待在他的边,再做其他打算吧。

    收拾好东西,美美的睡了一觉,第二天起来便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出了别墅大门准备坐出租车,谁知旁边跑来一只雄苍蝇。门口停着那款帕蒂,男人看到她的出现立刻下车来到她的面前,“小姐,我终于找到你了。”

    “找我做什么?”林羽笑着问他。

    他把手递给她,正是当天林羽抛给他的手机,“我是来谢谢你的,要不是你的电话,我当天肯定被困在海边了。我叫赵之韩,小姐你叫什么名字?”

    “林羽。”她回答,保持惯有的风度和笑容。

    赵之韩没想到今天的她这么好说话,看了一眼她手中的行李,忙着问:“你打算去哪里,正好我开车了,要不我送你?”

    她想了想,点头说:“好啊。”

    他心里高兴的忘乎所以,等把这么漂亮的美女泡上了,以后看那些哥们还怎么在他面前显摆。他坐进驾驶位,问旁边的林羽,“去哪里?”

    “机场,谢谢。”她报以微笑,甜蜜的像是要把边的男人腻死。

    赵之韩也不是傻子,听到她的回答才反应过来,敢她是在消遣自己。压抑着心中怒气,似笑非笑的点头:“好,好,我送你。”

    她靠在车上,帕蒂的速度在面前男人的手里玩的不是特别有感觉,虽然G市交通差,但她总觉得帕蒂没有发挥到它该有的优势。车的她实在忍无可忍,指着旁边的道路:“停到那边去。”

    “做什么?”赵之韩不解的望她一眼。

    林羽懒得回答,再次伸了伸手指,赵之韩无可奈何的听到旁边。

    “你坐过来,我来开。”她示意他下车,伸手撇开他,想要把他推下去。

    赵之韩心里那个憋屈啊,刚开始找到林羽的时候设想着无数美好的时光,比如飙飙车,去海边看看风景,他就不信泡不到这个美女。谁知道今天接她第一件事就是送她去机场,她这是要离开?好吧,这只能怪他的运气不好,谁知道此时她竟然叫他下车,她来开?想到当天在海边时她倒车的技术,犹豫起来,也想看看她的把式如何了。

    林羽本事没耐心的人,看他不为所动,脸色冷了下来,“到底要不要让我开?你下还是我下?”

    赵之韩妥协了,这都是个什么女人啊,也太霸道了点吧?最后还是把位置让了出来。

    林羽坐在位置上,握了握方向盘,一踩油门,以帅气的速度冲出边道,路上的车很多,她却以均速在车群中穿梭,惹来许多人的辱骂,她则是笑得更加开心。这一切却哭了旁边的赵之韩,要是出了事被他老爸知晓,以后还怎么混啊。

    直到到了机场,林羽把钥匙抛给他,笑着说:“我走了,再见。”

    他拿到钥匙,舒了一口气,忽然想到一件事,忙着问道:“你去哪里?”

    “美国。”林羽没有转,舒爽的回答。

    “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电话里有我的号码,回来记得告诉我,我来接你。”

    林羽背对他做了个再见的手势,进了机场消失在人群中。

    回到美国,熟悉的街道,熟悉的语言,熟悉的淡淡烟草味。她更加开心了,坐在旁边撑着脑袋望着驾驶位上的男人。他穿着灰色西装,高拔的形,宽厚的肩膀,沉稳内敛的子让她总是不知不觉的依靠。好像就这样依靠一辈子,这个男人竟然还装模作样,看他能坚持多久,总有一天她要攻破他的城墙,入住他的内心。

    “看着我做什么?”流利的中文脱口而出,带着吸引人的深沉嗓音。

    她笑着说:“我要把你刻进我的心里,这样你就不出我的手心。”

    “……”他摇头笑笑,没有直接回答。

    “怎么,不乐意啊?你都养了我这么多年了,养我一辈子有那么难嘛?”她厚着脸皮继续问,脸上的笑容一份未减。

    他看了她一眼,收回视线继续开车,“回国遇到什么事了,这么开心?”

    又在岔开话题,好吧,她也懒得继续,好似她这辈子真是非他不可似的。内心却不由的叹息一声,多少年了?熟悉的影,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语调,不知道以后需要多少年才能忘记这些熟悉的东西。

重要声明:小说《妙贼盗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