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你要我的身体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夹袄 书名:混迹官场
    灵魂飘在体之外**泡!书*

    楚楠仿佛在空中,茫然地看着上的赤男女,是一种很陌生的感觉

    这样很不好?上学期间,楚楠一直是天之骄女,班花兼班霸边围绕着各式男生,予取予夺但楚楠从未对哪个男生产生过友谊的好感体接触或者有,比如搏击训练,但男生都被打败了

    冥冥中自有定数,楚楠到了藏马山一个完全没有概念的角落,在踏上这片土地之前很偏僻,很落后,很野蛮,楚楠很快就有了判断但楚楠一直在兢兢业业地工作着,想用法律的光芒驱走蒙昧却逐渐觉得,堂吉诃德冲向风车,即使粉碎骨,血扬向长空,却也不能影响风车分毫

    堂吉诃德没有退缩,楚楠也没有退缩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楚楠骨子里的骄傲虽然,有时候会觉得很累黑夜静寂,怅茫无边,楚楠抱着肩膀坐在门槛上,又冷又孤独

    是时也,于根顺横空出世

    从极端鄙视,到特别讨厌,逐渐变成褒贬各半,楚楠从小就会辩证地看待问题不会因为讨厌一个人,就无视其优点

    谁知道,后来却忍了缺陷,放大了优点终于,缺陷也变成了优点,楚楠无可救药地沦陷了于根顺支撑着楚楠的精神世界,并逐渐放大这个世界,楚楠陶醉其中,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于根顺有堂吉诃德的精神,有堂吉诃德所不具备的力量于根顺可以傲立云端,把如意金箍棒捅进风车里风车被搅得粉碎,前路畅通无阻一切就是这么简单

    藏马山的两年,特别是后面一年,何其厚重楚楠跟着于根顺,搅碎了一座座风车,刚猛无俦地把藏马山推向前进

    真男人,永远不败

    被众多兄弟称为“嫂子”,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逐渐的,楚楠知道了什么叫,并且全心地投入了自己营造的世界

    如果不是全心地投入,那就不叫就是对方的全部不单是屋及乌,还屋后之茅厕不单是投其所好,甚至是他所,没什么大不了……

    可是,滚雷惊醒梦中人原来这一切,都是一厢愿正式上门的第一个晚上,你居然偷偷地跑了出去这是何等的无耻,这是何等的漠视我,爸爸妈妈,还有这个家,所有的努力,在你眼里,到底算个什么?

    终是双方的事还好我醒了是时候结束了

    楚楠看着下面的青胴啊体,收拾起全部的力气,很费劲地翻了一个,背对着于根顺于根顺仍旧抱住楚楠,紧贴着楚楠的后背滚的小腹,正对着冷冷的股那股却终是冷的因为心是冷的楚楠觉得,这颗心,再也不起来

    过几年,随便找个人嫁了人总是要结婚的我不可以这么自私

    “楠楠,我是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知道,我不是很能约束自己的人但这次绝对不是我早就做好了和你结婚的准备,请不要离开我”于根顺顽固地抱着楚楠,似乎稍一松手,楚楠就会化作蝴蝶,拍打着翅膀,飞走不见

    “算了……”楚楠飞回了自己的体,麻木的体有了一些感觉能够感受到背后传来的温可是这又怎么样?你要结婚,我就得跟你结婚吗?

    “你会找到好的女孩,请你好好地待她”楚楠的声音飘忽而空灵,无喜无悲这还是楚楠发出的第一张“好人卡”以前连发“好人卡”的机会都未曾与人,以后可能会多发一些?但也不一定会发

    “不我不许,决不许”于根顺的脸紧贴着楚楠的脸双臂的力道不匀,几乎勒得楚楠喘不过气来

    “你要我的体吗?要就拿去反正我你了这么长时间别的就不要说了”楚楠转了一下脸,侧向上望着黑洞洞的虚无,那是天花板和围墙相接的地方已经千疮百孔,不在乎多伤一些你不是好色吗?不在乎你的猎艳名单里,多我一个就当是一个为了忘却的纪念,画一个句号

    “要啊很想要”于根顺果然激动起来,伸手扳过楚楠的俏脸这一天过的,本是不知疲倦的年纪,又是久旷之,白天被硬生生从苏烟边拉走,晚上又忍了芬果子的香艳惑哥容易吗?

    早就想要了楠楠,却一直未敢轻动就像一件可心的瓷器,属于自己的,时刻捧在手心就像一块可口的糕点,早晚要吃的,却不急于一时

    重要的是,体的联通,走向心灵的沟通头吵架尾和,古今至理可知上的作用?通往男人心中的路,是肠胃通往女人心中的路,是啊道

    第一次走这条路的男人,女人将永远铭记,无论当时的心所以,男人多有处子节——是我,而不是别人,把这个女孩变成了女人……

    肠胃则不然谁第一次走进来,男人并不会在意何况,多数是母亲的照拂

    女人很辛苦的,要一直伺候着男人的肠胃女人稍有差池,男人可能就会去吃别的小菜何况,家里的饭菜,还往往不是很香……

    至于楠楠颁发的“好人卡”和倡议的纪念仪式,那才是见鬼哥绝不会让自己心的女人跑走绝不

    重要的是,楠楠的体一直不起来体冰冷,精神恍惚,很可能落下病根只有这么做,才能让楠楠充分地燃烧起来

    男人想要女人的体,总是有很多的理由再说了,这还需要理由吗?你是傻的?

    于根顺腾出一只手来,去剥楚楠的内衣很快就除掉了所有的束缚,两人真正的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楚楠一动不动这个世界与我无关体也不是我的

    雨收了,天亮了光线透过窗子照进来,雨后的清晨总是凉爽

    楚楠一直仰卧在那里,双手枕在脑后,两眼望着天花板脸色微黑,体却是雪白傲人的立,两点嫣红极小小腹平坦而光润,些许微粒是凉意所激双腿修长而结实,显得活力迸

    “好看吗?”楚楠表淡然,打破沉默

    “好看”于根顺脸上羞涩,嘴角苦笑

    “那你为什么不要?”楚楠问得很天真虽然对这种事所知不多,毕竟是现代女孩,楚楠也知道,自己还没变成女人

    完璧,很好

    “我,我……”于根顺却是满头大汗德艺双馨的老师们说,这叫阳啊痿?我居然阳啊痿了?

    “那你起来”楚楠突然觉得很无聊刚才真是很奇怪,明明已经不他了,为什么还要给他呢?不过呢,要说恨,好像也没多少书上说,不不恨,才是真的忘却,也就是淡漠的结束

    “哦”于根顺顺从地从楚楠上起来,蔫了唧地坐在一边

    楚楠从容淡定地起,抬腿下,慢慢地穿好了内衣每一个动作都很慢,很细致睡衣还是湿的,楚楠扯了一条浴巾裹在上,回头淡然地看了一下于根顺,“天亮了,你就走”

    “哦”于根顺浑都蔫了,很窝囊,从来没有这么窝囊过

    楚楠离开了客房,没有忘记把门关上

    恰好,柳风华从楼上下来,为一家人准备早餐看见楚楠这样出来,虽然有些意外,却也嘴角含笑,“楠楠?”

重要声明:小说《混迹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