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子与子思俱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夹袄 书名:混迹官场
    “师父他老人家,英雄无畏,正气凛然,可谓大丈夫。*(*)**也好,国民党也好,师父一律不搭理,只管杀小鬼子,保得藏马山一方平安。惜乎,终于玉石俱焚。”

    梁青山遥望大刀堂方向,面带苦笑,似乎想起了倥偬岁月。这一生,梁青山并没有像师父教导得那样,宁折不弯吗?可是,如果真的像师父一样,又能走多远呢?

    师父的儿子,名叫于贵来的师弟,虽然传下了师父的善良厚道,却没有师父的精气神,整个人软塌塌的,许是一生受太多苦的缘故。师父啊,大山子没有照顾过师娘和师弟。说一句惭愧,何其轻巧,何其漂浮,何其虚伪。

    大道有恒,师父有后。面对神形均像极了师父的小师侄,梁青山却是无从开口。

    有一种感觉很奇怪,面对师侄,就像面对师父。梁青山甚至不敢看师侄的眼睛。六十一年前,如果蒙师父多看一眼,就会浑带劲的。

    是的,我没有资格评价师父之成败。更没有资格教导小师侄。旷世英雄,岂是凡夫俗子所能理解,又岂是世俗框架能够解说?

    可是,我又真心不希望,小师侄半道而夭。这个世界,太危险。

    “不要想太多,求仁得仁而已,谁都无法万全的。”于根顺温和地笑着,目光如触,轻轻地拍打着梁青山。梁青山精神一振恍惚,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就像孩子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扑进妈妈温暖的怀抱。

    看来,我真的老了,终是要去见师父的。梁青山心里平静了,就像是真的哭过了一场。

    “直道而行,并不见得离目标最近。”梁青山终于开口,嘴角轻蠕,言又止。

    “师父他老人家,生逢乱世,能够凭一己之力支撑。如果稍作转圜,或可在夹缝中求生存。更进一步,甚至可以打下一片天地。而今,却是太平盛世,一己之力,实在是,实在是,微不足道。”

    梁青山虽然打定了主意要说话,却是字斟句酌,再三掂量,说一半吞一半。也不知道小师侄能否听懂,或者小师侄会很不屑吧?

    我须尽心罢了,梁青山喟然一叹。子授曾子,曾子授子思。子与子思俱在,我却不是曾子之贤能。

    “你的师父,不是神。”于根顺神色一黯,“如果你师父活下来,至少会有些反思吧。”

    玉奴委屈一生,我儿窝囊一世。让妻儿受尽苦楚,妄为丈夫。此是小

    大却是这藏马山,是这数万藏马山子民。如果我不任侠,马尾村三千百姓,或可凑合着活下去吧?

    可是,大丈夫立世,又岂能屈服于倭寇之威?

    人间总是两难。至今没有答案。或者根本没有答案。只是反思而已。

    如今重活一世,不能再让亲人受了委屈就是。

    可是,仍旧两难。

    浮现在于根顺眼前的是,倔强而委屈的楚楠,体贴而委屈的苏烟,怎么还有鬼马精灵的灵儿?

    于是苦笑。

    “我不许你这么说我师父!”梁青山语气陡然凌厉,脖子上青筋爆出,俨然重现当年横刀立马的威势!

    院子里有些冷。马奋和老李停止了争吵,却不知道这边谈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呛了。

    “其实,你师父虽然不许你们叫师父,但在他心里,就拿你们当子侄一般,从未想过从你们上得到什么。我听我父亲讲过的,我父亲听我说过多次。”于根顺并没有看梁青山,更不会和梁青山争辩,只是幽幽地说,“这世间,没人比玉奴更懂。”最后一句,却是自言自语了。

    “师父……”梁青山浑的力气霎时被抽尽,几乎难以支撑坐姿,真的抽搐起来。

    马奋停了下棋,和赵山虎凑近过来。梁青山和于根顺的对话,马奋和赵山虎都有听到,心里的感触,和梁青山正是同气连枝。师父就是神,神一般的师父!虽然,没有亲口叫过的……

    “我已经收了马奋的孙子和赵山虎的孙女,也收你一个罢!”于根顺站起来,梁青山就跟着站了起来。

    “爷爷!”梁乃合急忙过来搀扶,顺道白了于根顺一眼。这小混蛋惹得我爷爷这么难过!怎么着,难道你还想收我吗?呸呸!谁稀罕当你的徒弟!

    “是!”梁青山却是大喜,更是感慨万千。没亲口叫一声师父,是此生最大憾事。虽然没有对师侄说起,师侄却已知悉。这是还我老哥仨一个愿啊!

    马奋和赵山虎也是同样的感觉,师父和师侄,是何等样人!这三个孩子,是多大的造化!

    “大同!大同!”梁青山叫了两声没人应,又急着问梁乃合,“你老叔呢?”

    “下午没事,老叔和我小婶爬山去了!”梁乃合撇了撇嘴,至于为什么撇嘴,却是无人知道。

    这人还真是不经念叨。院门被推开了,顾大同挽着孟姜进入院子。孟姜手里捧着几朵杜鹃,顾大同头上戴了个嫩柳枝编的帽圈。

    “大同,你给我过来!”梁青山大喊了一声,把顾大同吓了一哆嗦。老爷子一惊一乍的,我又犯什么错误了?我这后面还跟着人呢!

    已经在风中沐浴多时的钱树志和郭大中,跟在顾大同后面进来,脸上笑靥如花,异口同声地喊道,“首长好!”钱树志和郭大中搭班子也快一年了,还是头一回这么默契的。

    “老爸,楚叔,李叔,”顾大同挨个问候,回头介绍道,“这是平阳县委书记钱树志,县长郭大中,都是我的同事,特意过来做个东道。”

    “三位首长!”钱树志和郭大中应声凑近。就这三位老爷子,让前省委书记现任副国级领导赶来见他们啊!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却无法凑过去说句话。你说这顾大同,真是顶天了,人比人气死个人……

    老楚微笑着点头。老李绷着脸点头。梁青山却顾不得旁人,一叠声地吩咐,“大同,小孟,你俩赶快结婚,生个儿子,女儿也行的。你师弟答应了,收为弟子!”

    真是天大的喜事啊!梁青山是打心底里这么认为的。乃合年龄大了些,当徒弟略微不合适。如果没有大同这后备人才,也就只能让乃合捡这个便宜了。要是没有老楚的孙女在……

    真是天大的喜事啊……顾大同却是打心底里往外翻白眼。于根顺这小混蛋,还能教徒弟的?教出来的徒弟得多混蛋哪?陈沫那小混蛋就是个样子!这十天呆在藏马山,陈沫是人就熟,是人都烦。不对,狗都嫌!

    不过呢,结婚生子似乎还不错?顾大同转向孟姜,脸上不是好笑。孟姜小脸一红,赶紧把头埋了下去。顾大同却是不依不饶,“我爸让咱们结婚,嗯,快点生孩子。嘿嘿!”

    “嗯。”孟姜声如蚊蚋,却也表态了。蓬门未曾缘客扫,想过许多种求婚方式,临了却是这么一种?

    “哈哈哈哈!”梁青山老怀甚慰。这老生子,还有点名不正言不顺的,却是最大的一块心事。如今总算看着大同长大成人了!

    “首长,我已经在大刀堂大酒店订了餐,不知道是现在过去呢,还是等一会儿。”钱树志抓住机会上前一步,趁着老首长高兴赶紧邀请。

    “首长,虽然前面委托顺子哥代我招待,但还是忍不住自己跑来一趟,呵呵。”郭大中更是点出了和于根顺的亲密战友关系。

    “呵呵,两位县太爷已经在外面等了一会儿了。”于根顺这才想起来,都忘了叫两位县太爷进来了,“县里的领导,也很难。”

    “好!那就叨扰两位县太爷,走吧!”梁青山和于根顺打头,大队人马浩浩地向大刀堂大酒店开拔。

    出门之后,汇入的人数更多。两位县太爷亲赴藏马山,镇委一班人当然要集体出动。只是赶到马奋家门口时,却见两位县太爷站在门外,背着手,面带笑容,怡然自得。

    花愤小跑到两位县太爷跟前,刚想说话,却被钱树志“嘘!”住了,“首长们在谈话,不要打扰!我和郭县长在这提防着,首长的安全是天大的事!”

    “哦!”花愤恍然大悟,回头“嘘!”了一声,“不要说话!”现在才觉得有些后怕,首长都在藏马山呆了十天了,要是蹭了点皮去,可是了不得!谨慎了一辈子了,怎么眼见着要退休了,却又大意了呢?

    只有王思平在旁边咧着嘴。作为一个技术干部出的领导,总是有些洁癖,和这些大惊小怪的家伙隔着一层。

    楚楠却在旁边撇嘴了。十有**,是顺子把这两人晾在外面的吧?这个世界很怪的。你越把他当孙子,他就越把你当爷。顺子这人,坏着呢!想是这么想,楚楠却也懒得推门进去。镇委一班人也不知道,三老其中一老,就是楚楠的爷爷。

    梁青山诸人出来时,花愤等人自觉没有资格凑过来说话,各自陪着笑脸,溜边贴底地跟在后面。听着领导们讲了什么笑话,就开心地笑两声随喜。

    汪明哲和霍醒樽等人,早被郑有为叫到了大刀堂大酒店等着。作为《寻找无双》的主创人员,三人其实是和梁青山等人吃过几次饭的。大陆的政局,港台人永远不懂。你说都七老八十的人了,怎么哭着喊着的,非要为国为民奉献最后的光和呢?多不人道。

    这还不是最古怪的。最古怪的是,明明已经退休了,怎么跺跺脚地面还晃呢?

    很明显,这三位老将军,就是跺脚地面晃的人。八一电影制片厂巴巴地赶过来合作,就是这三人在背后施加了影响。其中为主的老梁将军,就是影片中男一号于家傲的徒弟。了不得啊!

    首部只有国,却无政治色彩的抗战影片,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值得期待啊!尤其是汪明哲,觉得事业之崛起,人生重铸辉煌,就在此片!

重要声明:小说《混迹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