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我老是让我的女人受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夹袄 书名:混迹官场
    “是!亲女儿!”于根顺心里一痛。泡*书*吧(www.paoShu8.com)

    当年的无双,也如小朵般大小,可有一个“亲爸爸”疼她?

    于根顺脸上的凄凉一闪而过,缓缓举手,把小朵抱下来,紧紧地搂在怀里。世界之大,人海茫茫,无双啊,你让哥到哪里去找寻……

    “爸爸,爸爸!”小朵的脑袋拨浪着,嫩白的小脸,软软的头发,一根红头绳煞是好看。

    “哦,宝贝。”于根顺连忙把胳膊松开了些。刚才可能是把小朵勒疼了吧?

    小朵的小脸上却满是关切,抬起胖乎乎的小手,试探着去摸爸爸的脸颊,“爸爸,你疼吗?”刚才小朵疼了,爸爸肯定也疼的。

    周围一圈人,老的七十多,少的不到十七,全都看着小朵,看着这父女俩出神。相同质料的粗布衣衫,是那样的和谐,是那样的温馨。却也有些怪异,到底是怎么个怪异法呢?说不出来,可能是寻常不见的吧。

    楚楠却捕捉到了于根顺的脆弱一霎那。心里仿佛有一根弦被轻轻拨动,涟漪泛起。我也曾想着离开你,却终于离不开你。也许你和我想的不一样。非但如此,你和一个世界都不一样,无法用这世界的框架去定义。

    你心里到底装着什么,让你和这个世界如此隔膜。

    你豪气干云,你横冲直撞,你无坚不摧,你无所羁绊,你站在云端睥睨大地,一切都不在你眼中停留。

    不在你眼中的,是否也包含了我?楚楠不知道答案。

    有谁知道你的脆弱,沧海的苏烟吗?楚楠心里一痛。

    我知你心伤,我等着听你的故事。虽然我错过了什么,我曾经太任。楚楠轻轻摇头,嘴角淡笑。

    一时间,楚楠也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想摸一摸于根顺的脸颊,就跟小朵一样。

    “妈妈说,哪儿不舒服就要说出来,妈妈有办法的。爸爸,咱们回沧海吧,我想妈妈了!”小朵开始是看着爸爸说的,后来却犹豫着看向周围的陌生人。最后从楚楠的脸上扫过,眼神闪烁。

    也许小朵什么都不懂,只是一点孩童的本能。却觉得这个漂亮阿姨,好像有那么一点点,不同……

    楚楠的手臂僵住了。小朵的眼神很杀伤,一下子把楚楠戳了个通透。

    众人的目光“唰!”地集中到了楚楠上。

    童言无忌,直见人心。虽然没有太多的表达,却给人太多想象的空间。“咱们回沧海”?这个事,好像很复杂。

    楚楠的笑容,僵得比手臂慢了些。多么可的小娃娃,粉雕玉琢的。本来我想抱抱她,虽然我过去不是很喜欢小孩。但我会喜欢的。

    而如今,众目睽睽,就像曝在阳光底下。我是一个笑柄?

    众人的目光又瞬间移开了,各自寻找焦点。比如粘土夯实的地面,比如透光通风的窗洞,比如卯榫连接的房梁。冬天的话,可能需要很大一堆篝火吧?上面架着煮的大锅。光着膀子的汉子大碗喝酒,吆三喝四,气腾腾……

    楚楠终于又笑出来了。你们怎么想就怎么想吧,谁在乎?我也不必伪饰。强自撑着,有意思吗?于根顺,你高兴了吧?

    众人的目光又集中到了于根顺上,不约而同。虽然你我还不是很熟,但你好像缺了一个解释。除警戒的战士外,大家基本上都知道的,于根顺是楚楠的男朋友。

    顾大同皱着眉头。你这厮还敢更混蛋点吗?

    毛无邪嘴巴抽抽。老大,你是我亲老大,你比我想象得还要老大。和老大相比,我就是个渣。

    任静静脸上没抹油彩,贝齿咬住了嘴唇。楚楠姐姐,你赢了我,却没有笑到最后?顺子哥可能不属于任何人,我已经认了。

    梁乃合看着任静静,小虎牙若有若无。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现在懂了吧?越有本事的男人,就越坏。当然,要是啥本事也没有,这样的男人,不但坏,心理还扭曲。

    老李瞪着牛眼,紧盯着于根顺,像是怕看不清楚。这小子的手是不是真有那么好?要是搁在三十年前,哦,那时候还没有楠楠。

    老楚脸上却是古井无波。这个年轻人,是匹野马,跑起来速度太快,也无人知道他的方向。但毋庸置疑,这是匹宝马。问题是如何可控。会不会太委屈了楠楠?唉,年轻人的事,只要楠楠高兴就好。

    老梁眯缝着眼,久之甚至抬手揉了揉。太像了,简直就是师父!甚至比师父更深沉内敛?师父有时候也会迷茫,虽然并不会和小孩子说起。我比他们大几岁,也不过是看到过师父走神而已。

    天地良心,于根顺的确是不高兴。

    好像我又做错了什么?我总是让我的女人受伤?!

    可是,我却不能,当着小朵的面说,我和小朵无关。更不能说小朵没了爸爸,你们看看吧,多可怜的娃……

    无论如何,我都是小朵的爸爸!

    “爸爸?”童稚的声音再次响起,打破了大堂内的沉默。于根顺恍然醒来,却见小朵怔怔地盯着自己,眼神里颇多委屈,想哭又不敢。

    “宝贝,你是永远是爸爸的宝贝!”于根顺把小朵举了举,拉到嘴边,猛吸了一口,几乎吸进去半个腮帮子。小朵果然高兴了,手舞足蹈起来,“爸爸,爸爸!”

    “乖小朵!”于根顺再次把小朵托上了肩膀。小朵抱住了于根顺的脖子,骄傲地看了一圈,小公鸡一样。

    孩子的心愿最是容易满足。可是,楠楠呢?

    要是搁在往,于根顺很可能会就此洋洋洒洒地离开。

    我解释什么?我跟尔等说得着吗?尔等怎么想,又有什么打紧?咬我?

    楠楠啊,我把决定权给你,你随便吧……

    但今天不同。

    面对楠楠脸上的笑容,可能楠楠自己也说不清含义的笑容。于根顺突然压力山大,大到极处,轰然崩塌,结果却是烟消云散。

    以前,我有些逃避,让楠楠自行选择去留。我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我好像没有错,却是很不负责任。无耻之极,虚伪之尤!这对楠楠来说,更是最大的伤害!

    我不能伤害小朵,所以无法撇清。

    更何况,我又如何撇得清?小朵不是我的女儿,苏烟却是我的女人。

    好吧,我离不开苏烟,我也放不下楚楠!

    是不是很无耻?于根顺突然苦笑起来。这一年来,我所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呢?天底下,大概再也没有比我更傻的人了吧?我是太阳吗?我伟光正吗?伟光正的人都在大堂里开会呢。

    我不能让小朵受伤,我也不能让楠楠受伤!

    我要拽住你。楠楠,你不得离开!

    “楠楠,我做得不够好,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总是让我的女人受伤。”于根顺转向楚楠,坦诚而切,“我希望你,你不要离开我。”

    这话终于说出来了,虽然不是很地道,于根顺却觉得一阵轻松。

    “爸爸,你没有让我受伤。虽然有点疼,但只是一点点。”小朵在上面拍着爸爸的腮。

    “哦,小朵,没你的事……”于根顺的头很大。

    “爸爸,我不是你的女人吗?”小朵显然理解了爸爸的意思。脸上有些小苦恼,犹豫着看向楚楠。这个漂亮阿姨,看来是爸爸的女人。那么大家就是自己人了,对自己人要亲一点。当然小石不在此列。

    “小朵,你不懂的。大人的事很复杂,你就不要问了。”于根顺拍了拍小朵的小手。童言无忌,有时候很要命的。如果小朵突然问出,那妈妈是不是你的女人,我又当如何回答?

    “哦!”小朵使劲地点了点头。想到爸爸可能看不见点头,又拍了拍爸爸的脸颊。

    “我离不开你!”楚楠终于开口了。虽然声音有点抖,有点飘,语气却肯定。并且向小朵亲地笑了笑,显然是收到了小朵的善意。

    “真的?太好了!”于根顺喜形于色。

    本来,于根顺心里并没有底。至少,可以给楠楠长个面子,如果楠楠无地拒绝了我。女人的幸福,面子也很重要。唉,我心里还是矛盾啊!

    “楠楠,我们走吧!”于根顺一只手扶着小朵,另一只手伸向楚楠,不由分说地拉着楚楠向外走去。

    楚楠体还是有些僵,却下意识地把小手交给了于根顺。往外走时,脚步居然变得轻盈了!

    这算什么?这混蛋扔下一地的人,自己走了?包括老梁和老楚在内,众人完全傻掉了。

    这两大一小的对话,听得不是太懂。但能看出于根顺这混蛋,对楚楠倒也是诚心。虽然有些小问题需要解决。

    老楚犹豫了一下,并没说什么,而是望着大门外的阳光出神。虽然老楚最有资格说话。

    老李的大嘴巴张了张,也没说什么。无邪就在后,从首都一直陪着过来。这小子对无邪的影响太大,应该不是坏人。无邪都把外公的耳朵磨出茧子来了。

    老梁的眼神迷离,也没有说话。师父的孙子总算是看到了,绝对是龙种!可是,师父他老人家的坟在哪里?

    “马奋会来,带你去看望兄弟们!”于根顺好歹给梁青山扔下了一句话。

重要声明:小说《混迹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