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抢亲是个重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夹袄 书名:混迹官场
    宴会厅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这算什么?全体宾客齐刷刷地转头,盯着这个闯入者,一时间居然没有其它反应。

    一个高大帅气的年轻人,西装革履,却显得狼狈不堪。脚上沾着黄泥,裤子和胳膊上也有。头被吹得散乱,鸟巢一般。脸上满是灰尘,和着汗水成泥,又被汗水冲开,形成沟壑。或者还有一层砖粉。

    “王玲,嫁给我!”年轻人双目血红,直盯着宴会厅深处的舞台。眼中只有伊人,忘怀了周围的一切。

    王玲脸色惨白,体战栗,几瘫倒。眼泪“唰!”地涌出。嘴唇颤抖,却说不出话来。

    三百余名宾客随着年轻人的目光转向舞台,又随着王玲的目光转向年轻人。

    其中,有各级警察一百多名,从县政法委记到乡镇派出所协警。王秘的婚礼,无疑是平阳政法系统的一件大事。

    “袁远!”王伟光一声爆喝。刚才还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现在却变成了世界上最愤怒的人。王伟光两眼喷火,举起颤抖的手臂,直指这粒不请自来的老鼠屎。

    其实袁远也不是不请自来。王玲给袁远写请柬时,王伟光是知道的。而且很宽厚,很温和,甚至很赞赏。让手下败将前来观礼,也是一种成就感?小玲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好了。也是过去一段感的完美收官。

    手下败将自然不会放在心上。王伟光忙活一上午,早已忘记了这等卑微的存在。

    没想到,这等卑微的存在,居然不甘心承认失败,躲在没人的角落里抽闷烟喝苦酒,却冒天下之大不韪出现在这里!你垂死挣扎不要紧,哥不跟你计较。失败不是你的错,那是因为哥太优秀。可是你不该出现在这里,虽然坏不了哥的好子,却坏了哥的好心!这就是你的错了!

    哥很生气!

    后果很严重。一百多名警察齐刷刷地站了起来,垂着手,冷着脸,从不同角度向袁远靠拢。

    宴会厅里“嗡嗡嗡”响成一片。参加了一辈子的婚礼,繁忙时甚至每月都有一次。却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况。这算是什么?婚礼抢亲?电影上看过……

    袁远平静地站在原地,似乎没有看到警察近。平常时候,十个八个壮汉不见得是袁远的对手。但围上来的警察无法计数。

    不过这没关系。

    刚才的一声呐喊,似乎已经用尽了全的力气。袁远此时,只是透过喧嚣的人群,倔强地看着王玲。脸上甚至挂着凄惨的微笑。哥为了这一声吼,已经走了那么多弯路,哥的放心里憋得太久,太久……

    王玲,没有人比我更你!也不会有人比我更能让你幸福!

    顺子哥说了,我不在你边,你如何幸福?

    我不答应!

    那么,你呢?

    王玲已经泪流满面,无声地呼喊着,“袁远,袁远,你终于来了!我一直在等你,等你站起来,勇敢地担当,你知道吗?”

    如果你终于没来,这场婚礼会按部就班地进行下去。从今天起,我嫁为人妇。过去种种,如同昨死。

    可是现在,又当如何?

    不到最后的时刻,王玲一直在模模糊糊地期盼着,经常自我解嘲地笑笑,伴着深沉的叹息。时间一天一天过去,王玲的心逐渐沉寂。,不过是写在里,骗骗小女孩罢了。

    而今,梦想变成了现实,王玲却现自己根本无法驾驭。现场三百多名宾客。无论结果如何,这场婚礼都变成了一场闹剧。我和我的家人,就是这场闹剧中的笑柄……

    可是,没关系!

    最重要的是,袁远啊,我的袁远!我一直在期待着你!

    对不起,伟光。王玲的泪眼转向王伟光。如果有来世,我可能还是无法嫁给你。我只好结草衔环。真的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给我打死这个混蛋!”王伟光脸色铁青,一把揪掉红色领结,挽起礼服袖子,“噔噔噔!”向台下走去!

    “这个,这个……”张扬已经主持过数十场婚礼,急智地应对过各种变数。但今天的变数,也太尼玛变数了?

    王伟光话音未落,众多警察已经合扑上。即使不能当场打死,也要打得这厮半不遂。即使这厮勉强地站起来,也要让他听见婚礼进行曲就昏厥!见到婚车就瘫软!

    “都住手!”乱糟糟的宴会厅里,突然一声暴叫石破天惊。声音在轰鸣回,震得所有人耳鼓麻!

    于根顺站了起来。无论如何,这事哥有责任。无论如何,哥要护得袁远周全!可是这事,还真尼玛头疼啊!袁远这厮,也太肆意妄为了?是谁借给你的胆子?是哪个混蛋给你出的损招?

    好,尼玛!哥是这么说过。谁知道尼玛来真的啊……

    轰鸣过后,宴会厅里再次陷入死一般的沉寂。虽然有警察已经得手了几拳,拳拳到,很有快感。

    众人的目光聚焦到了于根顺上。这个一直坐在一号桌上饮酒的年轻人。酒宴还没有开始,桌上只有几碟干果和几个冷拼。也只有一号桌的酒坛已经打开。中央台打过广告的“藏马山老白干”,很贵的。这个年轻人有点面熟,在哪儿见过的?对了,就是那广告!

    年轻人的嘴角,似乎有一丝苦笑。

    “今天,王玲是绝对的主角,世界的中心!让我们听听,王玲怎么说?!”这次,于根顺的声音小了许多,语气似乎也不是那么确定。王玲会怎么办呢?这个世界上的女孩,哥是真的不懂。连妹妹都那么难缠……

    这是怎么了?王伟光的父母傻眼了。王玲的父母也傻了。四个长辈都是一中教职工。宾客当中有近百人是一中的同事。校领导集体出席,包括很难请动的董校长。

    王坤一直坐在父母边,眼睛盯着台上的于小灵。于小灵才是王坤主角和中心。现在风云突变,一屋子傻人,连同父母。那么,哥要站起来说话!

    我哥果然是我哥!难道不应该听听我姐的说法吗?

    别人都叫顺子哥,我却是要叫哥的。且不说我哥经常请我吃饭。说到底,我哥不是小灵的亲哥吗?那也就是我的亲哥!虽然小灵脸皮薄,一时间不肯承认,但早晚会甜蜜地答应我的!

    虽然伟光哥人很好,送了我不少东西。但我不能为了个人私利,搭进去我姐一生的幸福?这点轻重缓急,哥还是拎得清的!做人,不能那么自私!

    “都听我哥的!”王坤站起来之后才有点慌,尼玛怎么这么多眼睛啊!怎么都盯着我?王坤的声音有点颤,“都听我姐的!”到底是听谁的?

    唉,这小子!于根顺朝着王坤笑了笑。王坤大受鼓舞,说话有了底气,“都听我哥的!让我姐说话!”

    王坤毕竟是坐在二号桌的,也就是双方亲属桌。既然双方父母没有站出来说话,王坤虽然年轻,却也是亲属的一种态度。

    “放手!”于根顺再一次爆喝,声色俱厉。

    近处的警察手一颤,终于放开了袁远。和一中教师不同,太多警察亲眼目睹过顺子哥的雄姿。赵守正之死说明,招惹了顺子哥,谁也保不得你!孙继宗的下场说明,招惹顺子哥,那是嫌子太安生!

    饶是如此,袁远还是变成了乌眼青。抢亲是个重活,不但要胆子够大,还要体质够好。诸位千万不可贸然尝试,如果生严重后果,顺子哥一概不负责任。

    “让他过来!”刚才还摩拳擦掌的警察,顿时让开了一条路。

    在万众瞩目下,袁远走向舞台。脚步坚定而沉重。凌乱的型,嘴角的血迹,一瘸一拐的脚步。带着一种牺牲的慷慨,一种献祭的圣洁。

    虽千万人吾往矣!

    抢亲的没有经验,被抢的也没有经验,围观被抢的同样是头一遭。一时间,宴会厅里只有袁远的脚步声,一深一浅,一起一伏,一抽一送……

    于根顺上前了两步,站在台下。王坤也凑了过来,坚定地站在我哥边。我长大了,我有自己的主见!

    王伟光脸色铁青,横站在台上。张扬站在王伟光边,张口结舌。几次把话题举到嘴巴,终于没有说出话来。

    王玲面向台下,收住泪水,笑容凄惨。于小灵扶着王玲,认真履行伴娘的职责。一双大眼睛骨碌骨碌地转着,左瞧右看,终是离不开哥哥的伟岸影。

    终于,袁远走到了台下,直盯着王玲的眼睛,坚定而决绝地说,“王玲,嫁给我!我会让你幸福!”

    全场寂静,一切都失去了控制。

    “袁远,太晚了!”王玲的双手,带着白色蕾丝手,轻轻地按在自己肚子上。“我和伟光,已经是合法夫妻。而且,我们已经有了孩子。”

    “王玲,我不在乎!我会把这孩子当成亲生!”袁远猛地冲到台上,急切地抓住了王玲的手。

    王伟光如同被铸到台上,冷漠地看着王玲,看着袁远,看着台下三百多名亲朋。我王伟光何等样人,却被这么一个小人物,牢牢地钉在了耻辱柱上!

    “袁远,你说的是真心话?”王玲的泪水喷薄而出,模糊的目光看定袁远。

    “是的,王玲!我可能做得不够好,但我会尽最大努力,你就是我的一切!”袁远缓缓地跪倒在王玲脚下,“王玲,嫁给我!”

    “袁远,我答应你!”王玲的判决如同天籁。袁远喜极而泣,猛地跳将起来,把王玲抱在怀中。这一天,我等了太久!我也让你等了太久!

    “对不起,伟光,你永远是我的大哥!”王玲在投入袁远怀抱之前,向着王伟光凄惨的一笑。

    “混蛋!都尼玛混蛋!”王伟光突然暴起,却也没有扑向王玲或者袁远,而是飞跃下舞台,狂奔出去!

    这事闹的!于根顺向顾大同看了一眼。

    顾大同神色古怪,却也点了点头。随后,于根顺飞蹿出宴会厅,跟在了王伟光的后。

重要声明:小说《混迹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