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顺子哥一直没忘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夹袄 书名:混迹官场
    在平阳的十几个同学都来了,轰轰烈烈地分了两桌,闹得紧。

    虽然才毕业大半年,份地位却已经隐然出现了分野。还好,同学们的感还在。彼此的眼中,还都只是同学而不是别的。或者若干年后,在彼此的眼中,就是别的而不只是同学了吧?

    “唉,你说哥当年怎么就不勇敢点呢?便宜外人了!”盛赛斌封了个八百块的大红包。富二代毕竟是富二代,毕业后还是最称钱,当然也还是最二。

    “二斌还是二斌啊!”同学们自然不会和二斌比,就算哥咬咬牙,也封个八百,回头二斌再来一封,谁还能二过他去?

    同学们嘴上调侃,却也能看到二斌变成了实打实的“农民企业家”。新换的西装笔,领带却松垮,皮鞋上甚至带着黄泥,说话比以前更不讲究了。

    赵奎的变化就更加令人瞩目。虽然脸上的青痘依旧生硬,却是开着皮卡来的。皮卡也是车吧?同学当中,最早开车的当然是二斌,次之是能开“工商行政执法”的端英,第三就是赵奎了。目前还没有第四。

    “两百块一坛啊!”赵奎进门就招呼同学们帮忙卸酒。皮卡斗里装着二十坛“藏马山老白干”,每桌摆上一坛。没承想,实际到客远比邀请得多,酒坛摆起来就不够了。赵奎潇洒地点点头,“嗯,预备得少了。没关系,我再跑一趟!”发动了皮卡扬长而去。

    同学们咂咂嘴,二斌端英,怎么说也是荫了父辈的萌。但赵奎这厮,本是底子最差的啊!他能行,我为什么不行?

    要说同学当中地位最高的,当然还是三年不鸣、一鸣惊人的顺子哥。

    这藏马山老白干,曾经在中央二看过广告的。顺子哥亲自出演,果然是惊世骇俗,神仙鬼怪,人间不常见的。每个同学都给亲戚朋友介绍过许多遍,这人是我的亲同学,了得!

    但没人拿自己跟顺子哥比去,成心找寒碜是吧?

    自从“金碧辉煌”一役,顺子哥谈笑间搞定白苍牙和青牛无道,同学们早已不把顺子哥当作普通人。

    顺子哥实际上也不是普通人。入场后跟同学们打了个招呼,就被王伟光强拉到一号桌就坐了。一个高挑拔的女孩挽着顺子哥的胳膊,面带微笑,气质不凡。赵奎让大家喊“嫂子”,大家兴高采烈地喊了。女孩也自然而然地答应了,爽快而亲和。

    男人是女人的价位,女人是男人的商标。这么好的商标,也只能是顺子哥可佩的吧?

    章薇文静地坐在同学中间,眼神一直悄悄地往顺子哥那边飘。这嫂子的材不要太好,章薇一直被誉为衣服架子,在浴室中对镜自怜,也是相当自信。今天却在材上没找到比较优势来。至少,我比她白皙……章薇不住小脸一红。

    两个长长的发辫一前一后,章薇似乎比上学时更加稚嫩清秀。虽说在茂腔剧团找到了工作,却没能解决编制问题。虽说剧团也排戏,貌似大半年来一直就没演出过。看着老演员们混天撩的状态,章薇有些怅然。

    李攀攀的两个优点比以前更加突出,童颜巨那啥不是白叫的,心眼当然也就没章薇那么活泛,“小薇,思喽!”

    “你个小蹄子才思呢!”章薇连忙收回眼神,啐了一声。李攀攀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我就算思也是单相思,你跟顺子哥还对唱过呢!”

    是啊,顺子哥茂腔唱得好。半年前说的在藏马山建剧团,莫不是忘了?那时,还没这嫂子呢……

    “顺子哥说过,以后让咱们都去藏马山工作,现在也算‘以后’了吧?”李攀攀眨巴着眼睛。私立幼儿园的老师兼保姆,姐真是干够了!好在工资还马马虎虎,孩子的钱好挣啊!李攀攀今天穿得像个都市白领,一直以幼儿园老板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顺子哥说过的,就一定会做到!”章薇的眼神又飘了……

    余文英和何蕾到得最晚,和同学们招呼了一声,“我先去给伟光哥道个喜!”

    王伟光正在一号桌搭边伺候,见余文英拉着何蕾过来,连忙笑脸招呼,“你俩什么时候办事啊?今天好好跟哥学着点哈!”

    “文英,小蕾,坐!”于根顺点了点头,正听着董校长讲大刀堂的典故。

    县一中是平阳最好的高中,但凡有点办法的家长,都会送孩子进去的。余文英和何蕾自然也不例外。所以两人也认识董校长。

    不过,余文英却不是来问候老校长的,能见顾书记和罗县长一面,机会可是不多啊!伟光哥,倒是已经很熟的了。

    余文英和何蕾规规矩矩地暂坐,心里却直犯嘀咕,桌上坐着两位县领导,董校长却自顾侃侃而谈,合适吗?

    “藏马山自古民风彪悍。据说大刀堂有武装人员三百多人,个个武功高强,战力不凡。国共两党对这支队伍都极为眼,想方设法联系收编。不过,大刀堂的总瓢把子,一个名叫于家傲的年轻人,却说是‘守土有责,能力有限’,打定了主意不出山。不管是国民党特派员带着金条和委任状,还是地下组织带着指路明灯,都被总瓢把子客客气气地送出了山。”

    “鬼子来了,总瓢把子却没那么客气。小股鬼子在藏马山附近扫,总是有来无回。总瓢把子于家傲,就是藏马山的守护神。”

    “当时驻平阳的是鬼子部队,是一个大队编制,有上千人,大队长是九斤四两少佐。这支鬼子兵扫藏马山地区,半年之内,就损失了二三百人。九斤四两从桑田调来了轰炸机,亲自带队,倾巢出动,终于消灭了大刀堂。总瓢把子于家傲和三百兄弟,全部壮烈牺牲。”

    “这支鬼子兵,同样被消耗殆尽,九斤四两死在战场上。此后,鬼子就再也没有对平阳恢复有效统治。”

    “不过,这场战争虽然惨烈,正史野史对此均无记载,湾史史也无佐证。坊间传说,不过是吹牛扯皮的料子,当不得真。山里倒是散见一些式的头盔,被山民用做喂鸭子的食盆。喂了一个甲子,头盔上的五芒星仍是清晰可辨。可见本产品,质量还是蛮好……”

    刚才,于根顺问罗县长关于大刀堂的历史评价,罗良却对此毫无印象,迟疑地说,“县志好像没有记载。”

    “这个我倒是了解一些。”一直没有说话的董校长却接上了话茬。闲暇时,董校长喜欢收集野狐禅,也写点豆腐块文章发表在报纸杂志上,没想到还真是派上了用场。

    这个叫于根顺的年轻人,外表粗犷不羁,思路却每每出人意表,两位县领导都眼见着青睐有加,董校长自然也要对其重新评估,并抓住时机,着力帮助答疑解惑。虽然董校长并没有搞清楚,这年轻人为什么会对一些子虚乌有的问题感兴趣。

    “谢谢董校长!”于根顺悠然叹了口气,“为民族而壮烈牺牲的人,都是民族的英雄。又何必问是何党何派什么出处呢?”

    董校长下意识地点头,却也没有称是。顾大同戏谑地看着于根顺,倒也没发话。罗良再次重新认识这年轻人,还真是的。不过,这种格,在官场上行之不远啊!好像,这年轻人也不是很在乎?

    何蕾还沉浸在董校长的故事当中,向往着金戈铁马烈火风的时代。余文英内心嗟叹,顺子哥还是不太懂得保护自己。

    一时间大家都没有说话。

    “这个故事,比较可靠。于根顺,就是总瓢把子于家傲的亲孙子。”楚楠下意识地握住了于根顺的手。爷爷的事,毕竟已经过去了很久。过去了的事,就让它过去罢!

    “哦……”众人看向于根顺的目光,更加复杂了些。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却是沉重的历史。

    “藏马山的旅游开发,终究要走内涵式发展的路子。美景令人心旷神怡,但看了也就看了。有了文化,则大不相同,就像人的眼睛。”罗良到底是主管文化事业的,甚至有点诗意。

    “大刀堂,可以成为国主义教育基地吗?”于根顺的问题更加实在些。

    “可能有不少工作要做。困难不少,但也并非无路可行。”罗良斟酌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当然,仅有传说,还是远远不够的。即使我们知道这是史实。”

    “我在筹拍一部以大刀堂抗为题材的国主义电影,希望赶上今年‘七一’至‘八一’期间上映。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终究是要阐释、弘扬、发展民族精神。民族精神,是多方面的,也需要多方面的史实来承载。”于根顺目光悠远。

    “我会努力支持你的工作。”罗良真诚地看着于根顺。虽然只看到了雪泥鸿爪,但这年轻人分明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旅游,民生,教育,文化……还有什么是这个年轻人没有考虑到的呢?

    “多谢罗县长!”于根顺乐呵呵的,“我们的学校和剧团,还请罗县长优先考虑。”

    “哪有这么咄咄人的?你不得先给罗县长报个章程,让罗县长统筹考虑?”顾大同对于根顺的为人很是鄙薄。

    “呵呵,我怎么觉得,顾书记和于主任在给我下呢?有点鸿门宴的意思……”罗县长从来都不是个呆板的人,何况顾书记还是领导。

    “对了,我那边有个同学,叫章薇的,茂腔唱得极好,现在是文化馆茂腔剧团的演员。罗县长能不能给重点培养一下?”

    “呵呵,今天我要是不做点具体的工作,还没个台阶下。”罗县长促狭地笑了一下,“说吧,让我怎么培养?”

    “先把章薇的事业编给解决了,下一步我用人时,也方便些!”于根顺终于说了点干货。

    余文英早已示意何蕾,速度去喊章薇了。章薇怯生生地跟着何蕾过来,了解况后,一叠声地向罗县长表示感谢。一张小脸激动地通红,甚至不敢去看顺子哥。

    这大半年来,爸爸妈妈求爷爷告,背着猪头找不到庙门,使尽了办法都没能解决的问题,被顺子哥三言两语地解决了?原来顺子哥一直没忘了小薇……

    这时,门口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有人闹哄哄地喊道,“新娘子来啦!新娘子来啦!”

重要声明:小说《混迹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