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不知不觉日已黄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夹袄 书名:混迹官场
    “人生无常,活一天就要有一天的痛快,活一天就要有一天的精彩。”

    放声大笑,扒掉了一层坚硬的外壳。就像是相知相守的生死至交,又像是无话不提的亲密知己。楚楠饶有兴致地看于根顺侃侃而谈。

    是啊,整介畏首畏尾,以邻为壑,带着个厚厚的面甲,不肯以真心示人,会不会太累的?只是以楚楠之人生经历,却无法想象“无常”是个神马意味。

    于根顺说出“无常”二字时,眼中的迷茫,是何等的忧伤?嘴角的苦笑,又是何等的凄凉?

    楚楠心底最深处的一根弦被轻轻拨动,泛起温柔的涟漪。很想摸一摸你的脸颊,抚平你的忧伤和凄凉。到头来,却只是左手摸了一下右手,低头抿嘴一笑。

    于根顺却是一怔。楠楠低头微笑,像极了无双的表。虽然无双和楠楠,是截然不同的格。

    无双是柔中有刚。从人生初见的剪刀,到山洞永别时的决绝。可惜我明白得太晚。无双明知道我一去无返,却没有放出挽留的狠话。用一生的苦守,成全了我的杀成仁。

    那时无双才十九岁,怀六甲。我慷慨赴死,辜负了柔弱的妻和未面世的孩儿,是不是太绝?若我仅以免,背叛了国仇家恨和兄弟义,会不会太自私?

    时至今,我仍然无法回答这个两难的问题,是无双替我选择了方向……

    “活着一天,就要照顾好边的人,照顾好这座藏马山。”于根顺转过脸去,凝望青山苍翠。谢谢你,无双。可我却永远失去了照顾你的机会。对你来说,这个问题,是不是同样两难?

    不动如山,山下涓涓细流……迷一样的男人。楚楠凝视着于根顺的侧影。相处的越久,看见的越多,却觉得这谜团更大。一望无际,深邃无底。看得见,摸得着,真实存在,却无从把握。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什么?”楚楠心中所思,居然脱口问出。

    “哦……”于根顺的沉思被楚楠不小心拽回。淡然一笑,却不知道如何说起。

    楚楠的格,是刚中有柔。面对数百人勇往无前,自难保却要拯救他人。为了制止数千人的械斗,不惜份名誉。不比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

    只是那一低头的微笑,刚中的柔,柔中的刚,是何等的相似!

    “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起,藏马山,是我的妻子。藏马山人,是我的孩子。充溢我的心,满满当当。”于根顺一声叹息。

    “我来藏马山,或者是赌气任。来了之后,却发现了藏马山的可。”楚楠还是无法理解于根顺的妻子和孩子,却没有想到,或者不愿意承认,原来我这么渴望理解于根顺……

    无论是生气也好,吃醋也好,恨铁不成钢也好,与有荣焉也好,楚楠一直在关注着于根顺的一举一动。

    楚楠的话,却只说了半截。发现可之后,又将如何?这个问题,可能没有答案。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已黄昏。

    于根顺谈了藏马山发展的长期规划。原来有那么多的事可以做,原来做事有那么多的困难。可是,一切都挡不住不可一世的于根顺,为了妻子的美丽和孩子的健康,不惜冲锋陷阵,甚至人道毁灭贪官污吏,让这世间的肮脏和龌龊,都远远地逃离!

    “我支持你。可是,为了妻子和孩子,你终是要保护好自己。你是妻子和孩子的擎天柱,你不能倒下。”楚楠喟然一叹。这就是真正的男人吧?让人又让人疼……

    “你要提醒我,我会尽量圆润折冲。”于根顺也叹息一声,内心的柔弱再次被楚楠打动。

    或者,这是无双借了楠楠的口在说话?我已经倒下过一次。无双和孩子,受了一辈子的苦,永远无从弥补。

    是啊,直道而行,也要注意轻重缓急。人生不是仗剑任侠,一口大刀并不能完成宏图伟业,甚至保护不了妻儿。

    “也许有一天,我会告诉你,我的一切。”于根顺站起来告辞。今天说了这么多,心里头轻松了许多。平素那么多话,多是废话。虽然此来的目的,不过是重视楚楠的绪,想帮她排解心头的芥蒂。结果是倾心长谈。也好。

    口渴时,甚至用楚楠的杯子喝水。楚楠递给来,于根顺就喝了。喝完之后才发觉是楚楠自己的杯子。然后两人就用一个杯子喝水了。何必那么拘泥呢?

    “要走了吗?”楚楠也站了起来,心底居然有一丝不舍。两人认识了这么久,还以恋人的名义相处了那么久,却是第一次说了整整一下午的话。像是又重新认识了一次。

    于根顺的背影消失在门口。

    楚楠坐下来,细细思量于根顺说过的事态语气如在眼前。

    这个把藏马山背在背上的男人,是那样的沉稳坚定,果敢刚毅。什么艰难险阻,都无法阻挡他的步伐。

    原来,一直都没有提及苏烟……楚楠好久才反应过来。刚才一直觉得有什么没说到的地方。

    或者,这个话题,确实不适合在朋友之间闲聊?

    楚楠往杯子里续了些水,捧着手上却没有喝。刚才,他用这个杯子喝水了。我递给他时,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看他口渴。给他,他就喝了。

    或者,苏烟之存在,并没有那么重要?

    不,不是的。楚楠突然觉得委屈,几乎被于根顺蒙蔽。即使他有数不清的优点,他始终也是一个好色无度的男人!顶多没有那么无耻而已!

    唉……要是没有苏烟多好。

    况且,苏烟仍旧存在。在于根顺的生活中。

    如果有那么一天,他会告诉我什么呢?楚楠心里又有强烈的期待。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楚楠却没有觉得饿。

    “老爸,于根顺答应不再追究钱树志的问题。”终于,楚楠想起来还没有给老爸回复,就把电话拨了过去。

    “好!我就知道,于根顺不是那么不知轻重的人,做些无谓的事干嘛?”楚向前的心很愉快,话就有点多,“楠楠啊,我觉得于根顺还是不错的。虽然还是配不上我的女儿,但一时间也不好找比他更强的了。追求完美是一种病啊!要不,咱们将就一下?”

    “老爸!”楚楠脸色一红,居然撒了个。声音带拐弯的。这已经是很久没有过的事了。

    “对了,元旦过后,你爷爷可能要去藏马山,和你梁爷爷、李爷爷一起去。你们的事,我跟你爷爷说了,他要见一见于根顺。你们两人,给他老人家留下点好印象啊!”楚向前突然想起了什么。

    “啊?爷爷要来?”楚楠一惊。爷爷很少离京。和梁爷爷、李爷爷一起来藏马山,那是多大的排场?

    陪同前来的人肯定很多,有能力有影响的也不少,说不定可以带来什么项目或者政策。这对藏马山发展,是一个良好的契机。

    对!马上要给于根顺说一下,提早做好准备。于根顺知道这个消息,肯定会很高兴。

    楚楠挂了电话,离开派出所,匆匆向农技站跑去。

    跑到大街上,被冷风一激,楚楠的脚步又慢了下来。难道爷爷此行,是来看望孙女和“孙女婿”的?老爸的弯,也拐得太大……

    这事,到底要不要跟于根顺说呢?

重要声明:小说《混迹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