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红白双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夹袄 书名:混迹官场
    旭初升,白雾渐散。

    整座藏马山见出形,红黄绿三色树叶,把婀娜逶迤的大山,装扮得色彩斑斓。白雾留个尾巴拖在林间,更显得亦真亦幻,恰似人间仙境。

    于根顺剑眉星目,器宇轩昂。纵飞起时,长发飘然,一袭白袍猎猎有声。仙风道骨,不是凡尘。

    单手拖刀后压,脚尖在巨蛋上轻点借力,三番之后已经登顶。再次纵,又跃起丈余,轻点崖壁,瞬间已是三丈开外。

    凌空略悬停,于根顺左手掌型背后,右手擎刀,骤然劈向崖壁!

    火光四溅,石粉飞扬!

    一把大刀大开大阖,劈拉点划,势如猛虎下山,巧似灵蛇出洞。刀为笔,笔如椽。于根顺虚空肃立,儒雅风流,运刀如飞,笔意酣畅,只是将崖壁当了宣纸。

    青色崖壁为粉尘和火星笼罩,于根顺白衫飘逸,一尘不染。

    恰如行云流水一般,于根顺且写且降,刀尖在崖壁上笔走龙蛇。

    顷刻间,尘埃落定。

    藏马山!

    崖壁上多了三个齐人高的大字。遒劲酣畅,跋扈张扬。三个字一气呵成,一贯下来,竟是一体不可分。

    于根顺站在巨蛋之上,长而立,凝神远望,正是大好河山!

    继而,于根顺仰天长笑,衣衫猎猎。远山点头,轰然响应!

    长笑未歇,一个赭黄色的酒坛从地面上垂直飞上,正到于根顺面前乏力回落。于根顺大刀劈出,泥封飞出多远,酒坛轨迹却不变。于根顺托高酒坛倾倒,清澈的酒水柱状倾泻。于根顺大口鲸吸长川!

    酒坛飞出时,水阑珊亦飞起。

    水阑珊大红劲装,长发盘锦,单留四个小辫顽皮。

    左手托一酒坛,右手持一柄儿臂粗细的毛笔。脚尖在巨蛋上轻点借力,不如于根顺之威猛雄壮,却胜在流畅柔,美轮美奂。金色飘带披肩而垂,随风而动,宛如飞天仙子,飘出长长的金色轨迹。

    飞上巨蛋,水阑珊双脚堪堪着陆时,于根顺将酒坛抛入云霄,左手拖刀,右手揽住水阑珊纤腰,足下发力,两人冲天而起,点几下崖壁,正飞到与“藏”字平齐。

    水阑珊将毛笔蘸入酒坛,提出的却是大红朱砂。

    青色巨幅石壁前,于根顺白色长袍悬空不动,水阑珊红色劲装却是凌空飞舞。舞得更欢的是朱砂毛笔,顺着“藏马山”的笔意描出。于根顺缓缓降落,水阑珊不停描绘。两人落回巨蛋时,“藏马山”三个大字已经描红。

    此时,天上酒坛落回,水阑珊扔掉毛笔,接住酒坛,举到于根顺嘴边……

    “好啊!”

    半晌,大刀堂遗址上掌声雷动。

    数百村民亲眼目睹,从头到尾,不过三四分钟。看看巨蛋上“红白双侠”天外飞仙,看看崖壁上“藏马山”凭空出现,再揉一遍自己的眼睛。

    五架摄影机同时拍摄。其中三架从正东、东南、东北三个角度,用长镜头收录全景。另有一架聚焦巨蛋上方,最后一架聚焦崖壁。

    霍醒樽亲自设定机位时,五个摄影助理本不以为然。拍个广告而已,杀鸡焉用宰牛刀?更何况如此兴师动众。霍醒樽也没有过多解释,虽然曾亲眼目睹于根顺之技。这十余米高巨蛋,再十余米高崖壁,不借助于任何辅助设施,一气完成动作,确实是匪夷所思了些。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啊!五个摄影助理目瞪口呆,甚至忘记了关机。

    汪明哲当然也忘记了喊“咔”。

    拍摄动作场面,飞来飞去倒也寻常。但吊威亚加后期剪辑拼接的画面,哪有这般震撼效果?更别说替演员和明星的切换。汪明哲下意识地看向霍醒樽,霍醒樽却正在看着汪明哲。

    两人会心一笑,虚空对拍一掌,再次找到了合作之初的默契感觉,那时两人均是籍籍无名。不把于根顺和水阑珊拉来拍片,半生的影业打拼,真是白混了!不计一切代价!

    毛无邪为实现“五十六个民族”之宏伟蓝图,常年走南闯北,遍寻名山大川,也观摩过不少摩崖石刻,却还是第一次见识摩崖现场。壮举啊,非常人!

    不知道那位水大姐是哪个民族的?不会是汉族那么没创意吧?呃,哥还是省省吧……手背上两个洞穿伤,还没好利索呢!

    顺子哥的女人,岂是一般人敢动的?好吧,哥有时候也是一般人。好吧,哥只是想找个美女保镖而已……毛无邪暗叹一声,盯紧了巨蛋上的“红白双侠”。

    赵含玉小心肝猛一阵的跳。哥亲手打造的“红白双侠”形象,果然是酷毙!

    可惜啊可叹,顺子哥跟前的是姓水的那个臭女人!要是换了哥,此时当跪倒在顺子哥脚下。被顺子哥抱一抱,死也值了!顺子哥为什么要和女人那么亲昵呢?女人怎么可能懂得男人!顺子哥失了品味,哥要拯救顺子哥!

    水阑珊并不知道自己是臭女人。此时正举坛齐眉,脸色绯红,口起伏个不停。

    师叔揽腰支持,描红的幅度又大,速度又快,动作未免亲昵。水阑珊正是窦初开,未免心旌漾。虽然冬季,两人却都是单衣,基本算是肌肤相亲了。师叔固然是师叔,其实也不过比我大了四岁而已……

    按照汪导的指示,此时应是画面定格,旁边浓墨摹写“男人喝的酒”,并伴以雄浑旁白。可师叔怎么不接酒啊?我就一直这么举着?

    水阑珊惶然之际,于根顺再次揽其纤腰,飘然飞下,拖着长长的金色飘带。

    现场又一次掌声雷动。水阑珊恍然失神,左手拖一坛酒,右手举一坛朱砂,像女仆胜过女侠。好在摄影机早已停止工作。

    “恭喜啊,顺子哥!一次拍摄,堪称完美!”毛无邪拱手迎过来,后面跟着汪明哲和霍醒樽。

    汪明哲和霍醒樽对视一眼,心里未免嘀咕,毛厮怎么把我们的台词给抢了?

    毛无邪当然没有抢人台词的自觉。说起来,这广告片,还是给哥拍的呢!有这片子,何愁藏马山老白干卖不出个茅台价来?哥改变主意了,高度酒,走向国际!主打老毛子市场!为啥要叫人老毛子呢?

    “顺子哥,《寻找无双》的故事成了吗?”汪明哲说话直奔主题。和顺子哥相处越久,就越是直截了当。

    “顺子哥,《寻找无双》一定能拍成国际大片。你我和汪导三人,自然会攀上事业的巅峰。而藏马山也可以因此扬名海内外。”霍醒樽之成功,自然不是浪得虚名。要说动顺子哥,必须从藏马山入手。

    “故事已经成了,正在完善细节。”于根顺微笑着,把水阑珊往前推了推,“阑珊是我师侄,可以帮你们拍片。”

    水阑珊已经放下了两个坛子,脸色也恢复平静,走得倒是离师叔很近。在毛无邪三人跟前,水阑珊骄傲得像个女皇,目下无尘。当然,师叔怎么说,那就怎么好。

    于根顺和水阑珊并没有化浓妆,刚才的表演,也不过是本色出演罢了。

    但修为气质如此,自然具备气场。

    人群之中,纯白和大红的鲜明对照,更是形成强烈的剧场感,恍然不是红尘中人。所以并没有更多的酱油围过来。

    “水阑珊自然会成为一线女星。与顺子哥双剑合璧的话,更是无往而不利!我们的合作,完全可以从《寻找无双》开始,共同创造辉煌!我想毛公子也会对此更感兴趣的。”汪明哲却是锲而不舍。有了《寻找无双》,《英雄无敌》再次押后就是。

    “如果顺子哥肯亲自出演,投资的事,那就是我的事!甚至本公子也可以客串一个小角色,哈哈!哈哈!”毛无邪并不怕被别人当枪使。当面锣对面鼓就好,别在背后给哥搞些乌七八糟!

    “先说说广告吧!”于根顺笑了笑。哥是真忙啊!哪有时间演戏呢?再说了,哥一堂堂的副科级副主任还兼办公室主任……

    巨蛋下面,陈沫忙着收拾酒坛,六两也手脚麻利地帮忙。虽然服装定型都是香港人的精心设计,但酒坛等道具却是师父和水师妹准备的。陈沫当然也在其中立下了汗马功劳。

    “我师父是最棒的!”陈沫腆肚,威风不可一世,“我跟你说啊,我已经得了师父七八成真传!等闲十来个大汉,那是近不得的!”

    “沫沫哥也是最棒的!”六两虽然还是精瘦,但小脸小手已经白多了。这两天,陆晚姐姐精心打理六两。虽然不至于脱胎换骨,至少也是耳目一新。单眼皮,薄嘴唇,薄皮铮骨,楚楚可怜,很是耐看。

    “师叔他怎么不让沫沫哥拍电影啊!”六两看向陈沫的目光满是崇拜。

    “这是拍广告,不是电影!”陈沫脸上的小尬尴一闪而逝,随即又侃侃而谈,“水师妹根本不是我的对手!男女搭配呗,说了你也不懂!”

    “哦!”六两把毛笔塞进了朱砂罐。沫沫哥是很棒,但这回可能是吹牛……

    远处,魏铭正在口吐白沫地给客户介绍,“鱼总啊!他是我同班同学,叫于根顺,是藏马山风管委副主任,但大家私底下都叫他顺子哥。鱼总有所不知,顺子哥还是‘孝镛拓展’的发起人之一呢!不过顺子哥太忙,就全权委托了我……”

    鱼总前别了一个图标,“完美时空”的LOGO。牌做得很精致。所以魏铭的眼神老是不自觉地往那边飘。倒不是因为鱼总号称“36D”。这个东西,传说而已,目测不足为凭啊!

    “哦……”鱼总材颀长,银盆大脸,一双凤目炯炯有神,看定了远处的“红白双侠”。

    “鱼总放心!虽然‘孝镛拓展’还是草创,但专业素质不容质疑。”魏铭不遗余力地拉着大客户。

    “如果‘红白双侠’和我谈,一切都好说!”鱼总展颜一笑,魏铭浑的骨头登时轻了。不要晃!不要晃!虽然是目测,所谓空来风,未必无因啊!

    鱼无心从首都飞来,亲自考察“孝镛拓展”的实力。魏铭抓住了时机,拉鱼无心现场观摩广告拍摄。再说了,拍摄现场就在“孝镛拓展”的训练场上嘛!大家本来就是一体的!

    “好说!那鱼总咱们说定了!”魏铭眉开眼笑。顺子哥知道有美女相邀,那还不是顺茬的?别说陪人吃个饭了,就算陪点别的,也得勇于牺牲啊!

    回头这厮还得说为了哥们义气,不惜得说他!魏铭嘴唇,目光再次瞟向“完美时空”……

    Ps——敬请到阅读正版,支持作者!

重要声明:小说《混迹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