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二女争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夹袄 书名:混迹官场
    灯下,金牌女主持芬果子光艳照人,优雅从容。“飞车哥”于根顺器宇轩昂,意气风发。

    柳潇湘却像一只丑小鸭躲在人丛中,甚至害怕别人看向自己。好像真的没人注意我,我就是一坨空气。处访就这么失败?

    孙秘,师兄,一定很失望……柳潇湘偷眼向孙毅看去。可是,孙毅肩扛摄像机,不知道有没有在拍摄,两眼却是紧盯着芬果子的,目光锋利如刀。一刀劈向光洁的脸蛋,一刀削过高耸的部。

    扑着厚厚的粉底你知道吗?衬着厚厚的垫子你知道吗?柳潇湘使劲地咬着下唇,委屈得几乎落泪。

    “藏马山山清水秀,冬暖夏凉。淳朴的风土人,原始的自然风貌,会让你忘却生活的浮躁和喧嚣,回归心灵的宁静和祥和。她一直在那里,你却从未注意。一朝眷顾,再难忘怀。”于根顺已经适应了灯光和镜头,面带微笑,声音浑厚,富有感染力。

    柳潇湘也不住被这声音吸引,抬眼看了过去。意外的是,于根顺也正看向这边,满眼诚,满眼鼓励。眼神中好像有一只大拇指竖起,你行的,你一定行!

    嗯,我要行,我肯定行!柳潇湘再咬嘴唇,毅然决然地高了脯,迈着标准步伐走进灯光。芬果子微乎其微地皱了下秀眉,于根顺却在微微颔首。

    “于根顺同志,听说你是中断了和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长陈展的谈话,急匆匆乘坐‘110’警车赶赴这边。请问是什么重要原因促使你这么做?”柳潇湘乘隙发问。这次没有搞错,说一出口,话筒立即伸到于根顺嘴边。

    众人果然被柳潇湘的发问吸引,也是这时才注意到她的存在。嗯,很高的,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目光聚焦,灼不下于灯。这一刻,柳潇湘好像完成了蜕变,嘴角的笑容甚至有几分顽皮。清丽脱俗,清纯灵动,警服不掩其可

    一切的变化,只因为勇敢地迈出脚步。这份勇敢,只因为一个鼓励的眼神。

    柳潇湘自是不知,于根顺的笑容,是因为她咬着嘴唇泫然泣,表像极了楚楠。

    “陈书记和我谈话,是为了沧海的和谐稳定。我赶往这边,是为了藏马山的富裕繁荣。这两者并不矛盾。陈书记一定不会在意的。”于根顺笑了一下,“事实上,陈书记招我谈话,我是带着一车山货来的。当然不是给领导送礼,而是给物有所值的藏马山货打开销路。”

    “顺子哥,请许我这样称呼你,这个称呼早已在沧海警界流行开了。据我所知,你是一位协警?”柳潇湘一炮打响,自然要乘胜追击。

    “我是藏马镇派出所协警,治安联防大队队长。藏马山人的安全,是我的职责,也包括每一个赴藏马山旅游的客人。”于根顺的笑容宽厚而自信,彷佛长者,让人忘却他的实际年龄。

    “我不知道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如何考虑,”柳潇湘莞尔一笑,“顺子哥,你已经感动了我,我将是藏马山货的顾客,在下一个假期,我还将赴藏马山感受一番。”

    “你一定会不虚此行。”于根顺的话刚说到这里,芬果子又微笑着开口了,“观众朋友,我们看到这是一间办公室,窗户上的玻璃全碎了,有一位穿超市制服的男子被警方控制。这名男子满脸是血。我想我们一定错过了什么,就请顺子哥给我们介绍一下吧!”

    众人的目光再次被吸引到芬果子上,却没注意到很自然地转换了角度,隐约地把柳潇湘挡在了后。

    此时,办公室贴墙站满了人,走廊上也是挨挨挤挤。董桓的镜头扫过窗户上的洞,扫过地上碎玻璃和血迹,又给了骆沛梓一个特写。

    倒霉的骆沛梓还是被两个警察架着,不过其中一个已经变成了派出所指导员张守成。灯打过来时,张守成昂然而立,端的是人民卫士,正气凛然。

    “善恶各有其报,头顶三尺有神明。”于根顺收了笑,负手而立。哥就揍他了,哥还懒得解释。

    “哦,我刚才知道顺子哥是一名协警,也是警察吧?”芬果子狡黠地一笑,“您这番话,可不像是警察哦!”

    “神明可能只看不说话,要假手于人。通常是警察来做这件事,惩恶扬善,除暴安良。”于根顺玩味地看着芬果子,这个女人不简单啊!幸亏哥受新闻联播教育多月。

    芬果子待要继续往沟里引,心底却蓦然一惊,这目光如炬如镜,似乎直指人心。无端地被一只菜鸟抢了风头,芬果子当然要出奇制胜。姐出道多年,一路拼杀过来,将多少帅哥美女斩落!

    可是,于根顺一笑之下,芬果子想好的说辞全抛到了脑后,一向利索的嘴皮子也打起了磕绊,“协警执法,嗯,打人……”芬果子俏脸上一丝尴尬。

    董桓也意识到了芬果子的失态。大牌的表现有点失常啊,不主旋律的东西,即使拍了,能播出来吗?

    芬果子失态的原因董桓并不知道,二女争锋的状态却看得清楚。这并不算什么,芬果子的小手段多的。董桓亲眼见过,芬果子暗中踢人腿弯,导致竞争者跪倒丢丑。相对来说,今天的抢位,抢话,都算是正常手段了。或许是她不敢对警察过分吧?

    于根顺笑了笑,不再回答芬果子的问题,径直走向骆沛梓,伸手拍了拍那张胖脸,亲切地说,“胖子,你不会不记得刚才说的话吧?我能把你扔下去,还能把你拉回来。今天能把你拉回来,明天还能把你扔下去。来,说说看。”

    柳潇湘跟在于根顺后,听了一耳朵,不住咧嘴。这才是刑讯供呢,还是以生命相威胁……不过,瞧着这胖子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揍轻了!话筒已经伸到了骆沛梓的嘴巴,两架摄像机也转了过来。

    骆沛梓果然没敢改口供,死亡离我是如此之近啊!大不了招供了赔钱……

    随后,柳潇湘又采访了供货商石琼芳,售货员张梅,藏马山精品山货加工厂厂长赵奎,还有派出所指导员张守成。

    赵奎一脸憧憬地说,“我遇到困难,习惯地向顺子哥求助,却没想到顺子哥会中断和市委常委的谈话,立即赶来解决问题。顺子哥出马,无往而不利。顺子哥没有个人私利,顺子哥就是藏马山的守护神!”

    张守成一脸严肃地说,“我接到报案,说有人在超市闹事、打人,立即带人出现场。保一方平安是派出所的光荣使命。到达现场后却发现是贼喊捉贼,报案的人才是作案的人。如果不是顺子哥,我一定会被蒙蔽,也不可能这么迅速地了解事真相。派出所一定会秉公办案,严格执法。”

    采访一圈后,柳潇湘面对镜头,声并茂地总结,“如果不是顺子哥地见义勇为,赵厂长的山货可能打不进超市,或者是被采购员敲骨吸髓的讹诈。当然,我们也不会知道,一个采购员能收取货款5%的高额回扣,而这些钱无疑将转嫁到消费者头上。你在超市购物时,会想到你付款的5%,进了这个人,这一类人的口袋里吗?”

    “超市里还有多少黑幕没有揭开呢?是这家独有,还是行业潜规则呢?相信有关部门了解况后,会及时妥善地解决问题,还消费者以公道。这种贪婪的吸血鬼,也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这一切,都要感谢英勇无畏的藏马山协警,于根顺同志。”

    灯下,于根顺谦虚谨慎地长而立,配合两架摄像机的特写镜头。经验老道的董桓都很钦佩于根顺的镜头感,英雄,太英雄了,英雄得恰到好处。孙毅虽是菜鸟,却也觉得画面很美,说不出的和谐。

    嗯?于根顺的表,怎么突然走样了?董桓和孙毅同时发现问题,也同时顺着于根顺的目光看了过去。

    远处走廊,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站在那里,幽深的双眸,淡然的微笑,凝神望向于根顺。

    这女子一定是刚来的,否则不会感觉不到,因为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对照强烈。

    东方超市,是苏烟的产业。

重要声明:小说《混迹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