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有女怀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夹袄 书名:混迹官场
    “停车!”

    车到黄海中路时,楚楠突然喊了一声,把正在闭目养神的顾大同给吓了一哆嗦。楚楠不肯坐楚向前的奥迪,一直占了大切诺基的副驾驶位置。

    王伟光对沧海的路不是很熟,一直紧盯着路牌,闻声下意识地减速并右打方向。边道上一辆福特正不服被超,却又差点给别到人行道上去。福特越到前面刹住,打双闪,开车门。

    司机穿了个大汗衫,脖子上挂了条金链子,骂骂咧咧地下了车。却发现一个飒爽警花,面无表向他走来!我擦,原来是警车啊!金链子连忙嬉皮笑脸地作敬礼状,很大度地回到自己车上。尼玛这山是你们家开的,这路是你们家修的,爷惹不起!

    “好好开车!走公交车道干嘛?!”楚楠在轮胎上踢了一脚。福特发动起来,“噌!”地蹿了,双闪都忘了收……

    奥迪在大切诺基后面减速,付清一回头看了一眼,楚向前仍在闭目养神,似乎无知无觉。付清一随即开车窗向前车示意了一下,两车再次上路。

    楚楠沿着人行道慢慢地往前走,脚尖有些疼。

    沧海是个陌生又熟悉的城市。中学以后,楚楠每个夏天都会在这里渡过。兴高采烈,无忧无虑,在海水浴场的沙滩上把自己晒得黢黑。

    此时的楚楠却有些彷徨,无所适从,在任静静跟前的从容淡定早已不见。

    急匆匆赶到平阳,又急匆匆赶到沧海,一路上,楚楠并没有想太多。好像跑来救于根顺是天经地义。大概小老顾和老楚也是这么认为的吧?直到看见于根顺时,楚楠一颗芳心才得以消停,惊喜无以加复,理智也逐渐恢复……

    我在老楚面前,那么大声说“我他”,只是赌气而已吧?是的,我在赌气。至于老楚和小老顾是怎么想,随便他们吧,我才懒得理。

    至少于根顺是我的朋友吧?朋友就要互相援手。想尽一切办法,甚至不择手段。用“我他”来威迫老楚,算是不择手段好了。

    可是,我当着任静静的面,说自己是“嫂子”时,为什么会那么得意呢?这个,和帮助朋友无关了吧?知道苏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时,我又为什么会那么高兴呢?这个,又关我什么事了?

    难道,我真的他?这就是吗?

    好吧,我他!这没什么丢人的!

    可是,他凭什么躲着我?我哪点配不上他?我得找他问个清楚!我到底是哪里不好?这个混蛋!打个照面就跑了,连个电话都不知道给我。却知道给别人!

    楚楠“腾!”地从石凳上站了起来,倒是把旁边一对卿卿我我的小恋人吓了一跳。男生白了楚楠一眼。女生舒服地窝在男生怀里,嘟囔了句什么,滴滴的。

    此时楚楠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了一个街边公园。别人都是成双成对,我却像一个孤独的小傻子……

    大概,他不喜欢一个风风火火的女孩子吧?楚楠又怅然地坐下了。我是不是应该改变一下自己?楚楠又下意识地看向那对小恋人,也许还不到二十岁。

    若我处险境,他绝不会让置之不理。我发脾气时,他也曾尝试让我开心。虽然态度恶劣,但确实不辞劳苦地帮助我。他关心过我,却从未亲近过我。是的,他一直躲着我远远的。是不是因为我不够好?

    我该怎么办?我去问问他!你到底希望我怎样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大不了我迁就你一下好了……

    楚楠左右看了看,确定无人注意自己,才轻轻地站了起来,踢踢踏踏地向公园门口走去。

    可是,我这么去问他,会不会很丢人?他会不会嘲笑我?他会把我搂在怀中安慰我吗?他要那样的话,我该怎么办?

    一时间楚楠有点面红耳赤。就在公园门口的长条椅上,楚楠又坐下了。

    好像,我真的不了解他。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我怎么会稀里糊涂地就上一个人呢?记得以前在寝室里有过讨论,也在心里列出过一条条的标准。不过,他好像一条也不符合。

    是的,他是于根顺。独一无二的于根顺。这就是理由。

    如果有一条条的标准,那就不是不需要理由!不管他会如何反应,至少我要在他面前大声地说出来,并且努力去争取,就像任静静那样勇敢!我怎么会连任静静都不如?

    楚楠再次“腾!”地站了起来,迈着坚定地步伐向门外走去!

    后面,还是那对小恋人。

    女生一把推开了男生,“说,她是谁?为什么老是跟着你?”男生委屈地辩解着,“我怎么知道?我根本不认识她!个神经病!”女生使劲地掐着男生的胳膊,“装什么大瓣蒜啊你,你是不是移别恋了?被人家找上门了?”

    男生也不干了,“疼,疼啊!你干什么你?要互相信任!你自己不上去追问她?”女生仍是不依不饶,“她要不是警察,姐早上去抽她了!我为什么要上去问?你自己玩吧你!”忿怒的女生穿着高跟鞋“噔噔”地跑了,无辜的男生在后面追……

    楚楠并不知道自己差点拆散了一对小鸳鸯,迎着海风,顶着骄阳,精神抖擞地沧大医院走去,浑充满了战斗的激

    医院大厅永远是人满为患,楚楠又有点傻眼了,上哪去找于根顺?于根顺坐救护车来到这里,现在应该还在吧?对了,找苏烟!

    连续问了三个护士,却没人知道有这么一个美貌少妇。恋中的女孩也不一定智商趋零,楚楠一下子想起来,那个小老太太样的医生,老楚叫他“苏院士”的,找到他也行!院士大概就是管着收尸的吧。

    这回问着了,一个心的医生直接把楚楠送到了苏院士的专用休息室。敲门时,楚楠却又犹豫了。勇气和斗志已经消失在嘈杂的人群中。于根顺会不会问我来干什么?我该怎么回答?他要是不问,我又该怎么问他?

    “楚楠?”开门的却是苏烟。苏烟脸上永远是淡淡的笑,恬静而优雅,“你是来找于根顺的?”

    “嗯。”楚楠小脸一红,连忙又笑了一下。

    “请进来等吧!于根顺在帮苏院士处理尸体。待会儿应该会过来。”苏烟把楚楠让进休息室,取了一罐橙汁给她,还细心地拉开了拉环。楚楠见到饮料才觉得口渴。一大早就心浮气躁,没吃没喝。刚才又在外面溜达了好一阵,大天的。

    “谢谢苏烟姐姐!”楚楠接过来,咕咚一气喝下,完了才想起来道谢。苏烟笑了笑,又帮楚楠取了一罐。楚楠连忙接过来,自己打开,这回才慢慢啜饮。

    这休息室像间书房,多种文字的专业书籍占了两面墙。空气中飘着淡淡的来苏水味,却有一种让人神闲气定的作用。

    苏烟饶有兴致地看着楚楠。她的手不停地变换位置,眉头一会儿舒展一会儿皱,眼神有些飘忽。应该是矛盾又惶惑。鼓足了勇气做一件事,到头来又畏首畏尾,紧张又期待。

    或者,这个“嫂子”,真的像她自己说的那样,“两人并没有什么”吧?

    “于根顺,不错的。”苏烟微笑开口。于根顺当然是两人之间的话题。

    “嗯,不错!”楚楠随口应答,马上又改口,“毛病也多的。”还悄悄地看了苏烟一眼,要低调,要谦虚。再说了,他的毛病确实是多,不冤枉他……

    好在,苏烟像是没注意楚楠的表,反而小小地八卦了一下,或者是找话题吧,“你俩,怎么认识的?”

    “最早是他把村支书一家人打了,不过是那村支书欺负人的。我赶去处理案子,就认识了。”楚楠愉快地回忆起来,时而浅笑,时而蹙眉,一桩桩,一件件,原来都是那么清晰。不思量,自难忘。

    苏烟这才了解到,于根顺欺负领导还习惯。县政府门前的事,错综复杂,风云变幻,好在胜利者是于根顺。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几家欢乐几家愁。也不得不说,运气站在了他这一边。

    这一次,出手就搞定了黑道大佬蒋破军。矛头指向公安局长梅掩城。手笔何其大。

    不过,这和苏烟对于根顺的判断有点出入。他的经历真是如此简单吗?没有经过大风大浪?更没有经过生离死别?

    随意的外表,淡然的表,沧桑的心境。世俗于我无碍,只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这个判断不会错。那么这一切,从何而来?

    他的忧伤,无处诉说。他的,飘在空中。他的故事,不与别人分享。

    弦断有谁听?是的,舍我其谁!

    吸引苏烟的,正是那种若有若无的忧伤,让苏烟心里很疼。那是一种很复杂很矛盾的感觉,像一个婴儿渴望一个怀抱,温暖又安全。

    而这个人,又像是一棵大树,随时可以遮风避雨。还像一轮红,均匀无挑地播撒温暖。

    我要站在你边。苏烟若有若无地咬了下嘴唇。鲜艳柔润如桃花。

    “会不会太琐碎?不好意思,苏烟姐姐。”楚楠从回忆中醒过来,有点羞涩。头一回对着陌生人说出来,说得很流畅,无暇思索。说完后心很舒畅。

    苏烟姐姐似乎有一种特别的气质,让人很想亲近。原来让人安定的不是来苏水味,而是苏烟姐姐……

    “没有,我感动的。”苏烟微笑开口。她刚想说什么,外面却传来了吵闹声。

    “这里你们不能进来!再闹我报警了!”这是保安的声音。

    “我俩是顺子哥的兄弟,来找顺子哥的。他跟着苏院士一起来!所以我俩找苏院士,不是闹事啊大哥!闹事的话你们几个盯不住的!”来人还是要往里闯,并没把保安放在眼里。

重要声明:小说《混迹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