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抽筋注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夹袄 书名:混迹官场
    “辛苦几位!这两人生前都是我的朋友。去买瓶酒……”

    于根顺脸上的尴尬之色一闪而过。没钱傍,又没个长随,还真是不方便啊!老娘住院的一切都是许文斌照应。衣服是陆晚买的。昨天晚餐没吃。今天早餐是李天行出钱。

    于根顺的话尾还在半空飘着,苏烟已经打开了小包包,遗憾的是,她也是个穷人。

    合着这二位都是甩手掌柜的!出门怎么能不带点钱呢,不像话……苏院士很无辜地去掏口袋。遗憾的是,他也不富裕。但院士毕竟是院士,“待会儿到我办公室去取,我那儿有好烟好酒,知道我办公室吧?”

    “哪敢麻烦苏院士……”两男两女四个护士倒是诚惶诚恐了。两具尸体已经搬进了停尸间。尤其是两名男护士,干这一行又脏又累又污秽,家属给点小钱倒也寻常。不过,苏院士在沧大医院是个超然的存在。虽然像个笑眯眯的小老太太,可谁敢当真把他看做小老太太?

    “让你们去你们就去,废话多的!我都不知道那些东西是哪来的。不去不行哈!”苏院士打着哈哈打发走了他们四人,并顺手关上了门。因为他有点奇怪,于根顺还呆在这里干什么?

    “苏院士,我需要一间密室。”于根顺果然给出了一个强大的理由。

    “密室?”苏院士和苏烟俱是一愣。这个词,还真是新鲜。

    “哦,要个隐蔽的地方。”于根顺说话,不怕把人吓死,尤其是在冷森森的停尸间里,“他没死……”

    无论是在车上还是在路上,于根顺都是亲自抱着李天行的尸体,似乎是兄弟深,不容他人接手。

    “啊?!”苏院士目瞪口呆,不带这么欺负院士的吧?苏烟的诧异不在乃父之下。

    于根顺的表却一点都不像开玩笑,反而有点骗人之后的不好意思的样子,“苏院士,我以后会给你解释。”

    “小烟,你回去吧!要不到我办公室等我。”苏院士点了点头,转脸对苏烟说。苏烟脸上一丝犹豫,终于咬着嘴唇说,“没事,我也跟着看看。”

    “去吧!这里不适合你。”于根顺倒是向苏烟笑了笑。停尸间温度很低,苏烟在外面的胳膊已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嗯,我在外面等你……们。”

    说完,苏烟就快速地离开了,可能是去追那四个护士。刚才,苏烟一直跟在他们后面,似乎并没有觉察到两具尸体的恶臭,也没有觉得寒冷。

    苏院士摇了摇头,带着于根顺走向后面的一扇小门。门后有楼道盘旋向上。铁质楼梯锈迹斑斑,墙裙有洇湿的霉斑。

    刚才的停尸间,并非沧大医院太平间,而是沧大医学院的实验用尸体储藏室,位于地下二层。救护车直接开到地下一层停车场的,有一条狭小的入口。

    沿着楼梯上后是一道走廊,灯光昏暗。

    两边的房间都是解剖实验室。实验室顶部,靠近走廊天花板的地方,有横向细长条的窗户,窗户外面挂着尘灰,可能从来就没有打开过。实验室的门包着铁皮,门下是近半米高的铁门槛。据说,这门槛的设计源于古代的义庄……

    苏院士推开了一扇厚重的门。倒是没有上锁,这里一般不丢东西。

    靠墙一个展示柜,透明玻璃器皿里浸泡着各种器官,以眼球为多,包括但不限于人眼。另有沿眼睛斜向锯开的头骨,有实物,也有模型。另一边有一部投影仪,还有一块白板。看来这是苏院士教学的地方。

    房间很大,中间一个不锈钢解剖台。于根顺把李天行放在了解剖台上。苏院士瞪大了眼睛,等着于根顺给他创造奇迹。他刚才特别观察了一下,这具尸体根本没有生命体征,倒是没有变硬,再就是温度似乎稍微有点异常。就像是刚刚断气时的样子。

    只见于根顺劈手抓住插在尸体口位置上的尖刀,用力拔出!

    从时间上判断,尸体血液已经凝固,所以并没有鲜血喷涌。不过,尸体似乎受到了剧烈的刺激,手脚都有些抖动,就像电击心跳骤停者的反应。很显然,这次电击不成功。

    于根顺接下来的动作就让苏院士更加傻眼了。只见于根顺甩开巴掌,在尸体脸上“噼里啪啦”地抽了起来!看这力度,足以把活人抽死了,莫非还能把死人抽活的?反正也是要用这尸体的眼球的,应该不会抽坏……苏院士不由得撇了撇嘴。

    “啊?!痛啊!”那尸体突然痛呼出声,似乎要坐起来,诈尸一般,倒是把久经沙场的苏院士吓了一跳!

    不过于根顺眼疾手快,两手摁住了尸体——呃,他叫李天行吗——的双肩,不让他活动,同时低声斥道,“再叫,直接刨坑埋了!”

    李天行果然不叫了,但脸上抽搐。接着,他勉强地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说,“顺子哥,放开吧。”

    于根顺放开了李天行,李天行也躺在那里没动。但看表分明是很痛,厚嘴唇下露出了八个大牙,有点笑的意思。

    “苏院士,他体内有少量出血,伤口也要处理一下。”于根顺转看向苏院士。苏院士的嘴巴还没合拢,正在仔细观察那把扔在解剖台上的尖刀。两手比量着刀锋的长度,多少有点哆嗦,然后又比量自己前到后背的厚度……

    不得不说,这李天行天生异象,足够厚实。要是这刀插我一下,足够一个透明窟窿了。可是,再厚实的口,心脏也躲不开这么长的刀锋啊?

    “医生,给来针破伤风吧!”看于根顺说不到点子上,李天行只好自己开口。那哆里哆嗦的小老太太,像是个医生。

    还别说,那些二把刀的学生解剖尸体时,还真是容易割伤自己的。所以,小冰箱里存有破伤风针剂。苏院士抽了一针管,给李天行注了进去。在打针方面,苏院士的造诣显然不如小护士。好在李天行也不是个很计较的人。

    “谢了,顺子哥!”李天行口齿不太清楚。刚才那一通耳光太狠了……

    “不客气,不客气!”苏院士也不计较李天行没有感谢自己,他放下针管,拿起了那把剪刀,看样子想给自己来一下,“你俩,谁给我解释一下?你,是不是偏心的?”

    “心脏瞬间猛击,会暂时离位。刀锋插入肺叶和心脏之间的缝隙。”李天行咧着嘴,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得意的。

    “古武术中有一种龟息术,运功之后,能停止呼吸,微弱心跳,看上去和死掉了一样。但很危险,需要有人协助醒来。”于根顺也解释了一下。哥的耳光,能惩前毖后,还能治病救人的。一般的人,哥还不惜得抽他……

    “哦……”苏院士好像懂了,使劲地晃了一下脑袋,面部肌可劲地颤抖。

    “回头我教您一个强健体的路,呵呵。”于根顺看到了苏院士的言又止,“您这里有酒吗?越烈越好!”

    “我办公室里有!”苏院士立即回答,他刚才确实是想请教一下龟息术。院士之所以成为院士,与旺盛的求知是分不开的。想请教可不得交学费吗?喝点酒不算什么。

    “不要!”李天行又咬牙切齿地说话了,“苏院士?碘酒就好,要碘酒!”

    “哦,有的!这里就有!”苏院士颠颠地拉开了一个柜子,果然拿出一大瓶碘酒。于根顺接了过来,撕开李天行的上衣,把碘酒倒上,使劲地揉他的口……

    李天行龇牙咧嘴,刚要叫唤,于根顺又把那件格子衬衣拿过来,团吧团吧,塞进了李天行的大嘴。

    “还要什么?”苏院士那个兴奋劲儿,比他带的博士研究生还要殷勤。

    “苏院士,”李天行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嘴唇有点发白,“我需要一个高水平的整容医生。我有钱,很多。”说着,李天行艰难地把手伸进裤兜,掏出来一个钱包。从钱包里取出一张标准照,“把我整成这个样子。”

    “行,没有问题!我有个朋友是国内顶尖的整容医生,棒子那边深造过的,据说好多一线的棒子影星都经过了他的处理。”苏院士满口答应,接过了照片,端详着。

    “需要保密,苏院士。”于根顺接着嘱咐了一下,“他叫李天行,手上有人命。不过从今天开始,李天行已经死了。”于根顺手里拿着一张份证,也是李天行钱包里取出来的,“从明天起,他叫李大衍了。”

    呃,大衍。天行,抽去一根筋,注如三点水。这名字还真有创意。

    大衍之数,语出周易系辞,“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分而为二以象两,挂一以象三,揲之以四以象四时,归奇于扐以象闰,五岁再闰,故再扐而后挂。”想不到李天行还是有点文化的,于根顺心中暗许。

    这张份证,应该绝无问题。李天行作恶多年,心计颇深,想必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有心人要是查证一下,说不定能查出李大衍上个月的电话费……

    照片上这个人,眉清目朗,偏文弱,有点愤青书生的样子。也许,这才是李天行理想的面目和生活吧?

    “如果李大衍走李天行的老路,我不介意亲手把他变回李天行。”于根顺把眼睛从从份证上收回,冷冷地盯着李天行。如同刀锋刺骨,把李天行插了个通透。绝对不会误入心脏和肺叶之间的缝隙。

    李天行的伤口霎时间不疼了,代之以冷汗淋漓。这是一双杀人的眼睛。捏死我,就像捏死一只臭虫。这双眼睛绝对不会眨一下……

    “顺子哥,李天行已经死了,我是李大衍!”李天行坦诚地看着于根顺。

    在这双眼睛面前,什么都无所遁藏,不如直视。

    Ps——

    本章内容,纯属捏造。道听途说,小说家言。并无生理依据,擅自模仿,后果自负。

重要声明:小说《混迹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