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北斗大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夹袄 书名:混迹官场
    北斗七星:一天枢、二天璇、三天玑、四天权、五玉衡、六开阳、七摇光。

    天枢为七星之枢纽;天旋掌旋转;天玑主宰变动;天权掌权衡;玉衡则是衡平轻重;开阳是开阳气;摇光乃摇光芒之意。

    北斗大厦依北斗七星设计。七根顶天立地的圆柱擎起北斗运道。圆柱朱红,墙体银灰,玻璃宝蓝,富有民族特色又不失现代气息。大厦开间极高,共十二层,象征一年十二个月。内设三百六十五个房间,楼顶另有一间小房废弃,用足一年之数。

    一条约三米宽的小河蜿蜒环绕大厦,周而复始,生生不息。河底黄沙绿草,红鱼游弋。沿岸各式花卉,四季飘香。

    七道浮雕汉白玉拱形金水桥跨越小河。任何人进入大厦,均需步行过桥。

    北斗大厦位于灵山区和临海区交界处,也就是新划定的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内。六年前蒋破军就慧眼识珠,相中了这块风水宝地,投巨资砸出了这个多少有点华而不实的大厦,作为北斗集团的总部。

    当时,这里还是灵山县农民的菜地。蒋破军征地费用,不过是千把块钱一亩,青苗附着物补偿一概没有。

    而今,地价本就翻了十倍不止,其它名目的补偿就更多。蒋破军要是转手把这二百亩地卖掉,天下再没有更划算的买卖。但蒋总襟怀高远,怎会看上这点小钱。

    随着高新技术产业园终于立项并大规模招商,北斗大道两侧,放眼全是繁忙的建筑工地。相信不出一年就会变成大厦林立,工厂企业遍地开花的繁荣盛景。

    而北斗大厦位于产业园最东南端,离海边约五百米,一眼望到大海,绝无其它建筑。谁敢坏了蒋总的“名堂见水”格局呢?偌大的产业园,看上去更像是北斗大厦的后院……

    斗柄指东,天下皆。大厦南向,摇光星在最东端。摇光宫所驻,破军星君。

    “蒋总,要不要做点准备?”那架老式木制座钟逐渐指向九时,沈锦臣的心里也越来越不安定。

    “锦臣,你这朋友可以单刀赴会,自是英雄了得。但蒋总是何等样人,需要太过抬举他吗?”段汗沁测测地笑着,拿了把手掌大小的扇子在摇。

    “是,段爷!”沈锦臣向段汗沁赔笑,眼睛却固执地看着蒋破军。

    以沈锦臣和于根顺短暂的接触,于根顺睥睨万物,目下无尘,是决不会向任何人低头的。蒋总当然也是英雄了得,气度非凡,手段超卓。但沈锦臣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于根顺在蒋总手下听令,将会是个什么样子。

    那么,按照蒋总的说法,不能为我所用,这种人才就只有人道毁灭一途了。

    而以沈锦臣对于根顺的研究,这人做事出人意表,看似率而为,往往大有深意,谋定而后动,决不会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的手上。他怎么就如此轻率地只探虎呢?而且还事先打好招呼,摆明车马,你当是三国里对阵厮杀吗?

    假如于根顺果真是如此鲁莽,打个110就能解决的,不是“入室抢劫,打死活该”吗?更何况全城仍在大肆搜索他。

    而以于根顺的处事方式和知根知底的份,不可能明目张胆地和警察作对。虽然昨天他确实劫持了一个警察,已经算是授人以柄了。

    于根顺能大摇大摆地来这里,大概是看准了蒋总不会用警察来摆平他吧,虽然蒋总昨天确实是这么做的。而于根顺抓住了行尸,也不可能不知道蒋总站在警察背后。

    矛盾啊,都是矛盾……沈锦臣参详不透。把握不住的局面,猜不透的心理,很讨厌的。沈锦臣不安的同时,甚至有一丝期待和兴奋。虽然沈锦臣并不希望于根顺和蒋破军两虎相争。矛盾啊,又是矛盾。

    难道于根顺想通过制服并控制蒋破军来解自己的围吗?这可是蒋破军的地盘!实在是儿戏一般,于根顺不会那么异想天开。过度自信的人,活不长远,大家都不是孩子了。

    手再快,能快得过子弹吗?

    就算能躲过一粒子弹,能躲得过枪林弹雨吗?

    就算能躲过枪林弹雨,一迟滞的功夫,蒋破军也就离了现场。等待于根顺的,将是全国通缉,如果他能从现场跑掉的话。

    就算他拿住了蒋破军,于根顺敢杀人吗?人大代表,著名企业家,知名慈善家,警察都拿蒋破军没办法!

    蒋破军会因被折磨而服软吗?沈锦臣才三十岁,却已经跟了蒋破军十四年。蒋破军虽然看上去儒雅倜傥,却是实实在在打拼出来的,这一辈子就没低过头!

    而蒋破军笃定的神已经说明,一介武夫,初生牛犊,我等着看你的夜莺初啼,一鸣惊人,不要让我失望哦!

    “锦臣,你准备二十个人吧。吩咐下去,只要我们三人当中的一人下令,就一起开枪,把这小子给我打成筛子。”

    又一次出乎沈锦臣的意料,蒋破军居然听了他的建议!莫非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沈锦臣还是第一次见蒋破军如此郑重。

    “是!蒋总!”沈锦臣答应一声,快步走出蒋总办公室。二十个手持微冲的壮汉步履匆匆地跟沈锦臣进来,藏于大幅的活动式紫檀屏风后面。

    蒋破军的办公室,面积在三百平米以上。

    整个北面都没有窗户,墙壁厚重,装饰古拙,取的是背靠高山之意。二十多米宽的屏风依北墙而立,随时可以拉开甚至推倒。整间办公室都将在二十把微冲火力笼罩之下。

    整个东面墙也没有窗户。南面则是落地长窗,视野开阔,临窗俯视大海。开窗甚至能听到涛声。

    东南临窗处,高出地板三十公分一个平台,面南背北摆着一张黑色抹金书案,一把红木精雕木椅。这是蒋破军处理事务的地方。东墙挂着一副下山猛虎,两米宽四米高,活灵活现,是名家真迹。北墙是两个书架。

    三百平米的办公室,实用者也不过十余平米。正应了那句话,“良田千倾,餐不过一斛;华屋万间,夜卧不过五尺。”

    除此之外,就是几个沙发圈着个茶几了。整间屋内,空旷无余物。

    于根顺无从借用,将如何腾挪?沈锦臣真是有所期待了。从内心言,沈锦臣对于根顺的期望值,并不同于蒋破军,沈锦臣是可以把于根顺当作朋友的。但也仅仅是朋友而已,沈锦臣对蒋破军的感却不是朋友这么简单。

    知遇之恩,舐犊之,沈锦臣没齿难忘。十六年来的习惯,连反思的余地都没有。沈锦臣从来没想过要背叛蒋破军。

    办公室的门开在西面,门外一部电梯从一楼直通上来,无其它楼层按钮。

    本章3000字,争取明天上午补齐。最近悲催,晚上只能码2000出头,多了没有了……

重要声明:小说《混迹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