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你是好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夹袄 书名:混迹官场
    姐夫?

    魏逐风神色古怪地看了一下王伟光。这厮不是说花霸已经那啥了吗?还说你亲耳听到她当众宣布的……

    王伟光好像有些黯然,嘴角的苦笑一闪而过。但他的脸色很快恢复了,就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只是悄悄地看了一下楚楠。

    楚楠右手抓了些爆米花往嘴里送,胳膊顿了一下,马上又继续送了。送过来后才发现嘴里的还没嚼完。要是把手再放回去,动作好像大了点。所以右手就停在那里了。到现场后,楚楠就一直冷着脸,现在更是漠然地看了一下王玲。

    王玲悄无声息地叹了口气,她谁也没看,当然也没有责备弟弟的意思。脸上倒有一丝茫然。

    午后,街头浪滚滚,远处的蝉鸣单调而聒噪。

    “哈哈!这混小子!为了一个足球加一双球鞋就把老姐卖了!”

    风暴中心最平静。于根顺无知无觉更无辜,他一直瞧着王坤的罗圈腿跑远,根本没有注意众人的反应。他倒是觉得好玩,现在的小孩子啊,真有意思!于小灵看不懂,王坤也看不懂啊!

    不过,这个笑话好像很冷?

    于根顺没有收到笑声的回应,诧异地看了一圈。心道这四个人怎么回事?都走神了?总不至于把小孩子的一句胡说当真了吧?楚楠女人家家的也就罢了,魏逐风和王伟光也不知道捧个场?大家笑笑也就过去了,三个大男人在场,让人家一个女孩子多尴尬嘛!搁在过去,恐怕悬梁溺水的心思都有了……

    “我这弟弟啊,胡说八道惯了的,就像怕他老姐嫁不出去一样!”王玲自己倒是回应了,还露出了很可的小虎牙,若无其事地挨个看了一眼说,“你们忙,我先回家了。”说完就轻盈地走了。刚才已经道过别的。

    “晚上不见不散啊!”于根顺招呼了一声。他担心王玲有什么心理压力。

    王玲好像顿了一下,但没有回头应声,就继续走了。

    “我们回吧,出来一天,所里不定有什么事呢!”楚楠把爆米花往魏逐风手里一塞,转也走了。

    平阳的爆米花不好吃。天也太。楚楠心想,老楚和妈妈都年纪大了,我不能太任了啊!现在副科已经下了,我的目的也达到了,找个机会调回沧海算了。爷爷也好久没看了,不知道他老人家体怎么样……

    “哦。”魏逐风跟着楚楠离开。他并不知道沧海的爆米花和平阳的有什么区别,接过来就继续吃,但转前他还是看了于根顺一眼。这一眼又把于根顺搞得莫名其妙的,有古怪!有毛病!

    魏逐风走了几步,突然又想起了点什么,回头问于根顺,“给你领了服装。现在给你,还是你回去后找我领?”

    “服装?”于根顺还不知道顾大同给他派了个任务单一,几乎是干拿钱不干活的兼差。

    “协警的警服啊!楚所亲自给你挑的尺码。”魏逐风转看了一下楚楠。

    楚楠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但也没急着走。为派出所所长,手下兄弟的后勤工作当然要考虑细致。皇帝不差饿兵,司务长等于半个指导员,这些道理我楚楠懂!帮忙挑衣服算什么!这个混蛋晚上有吃有喝的,还有女同学,就不用搭车回去了吧……

    借钱充大款泡妞,连小舅子都伺候得好,有心人啊!以前只是觉得他有点流氓混蛋,粗粗拉拉,大大咧咧,但基本上还算是个男人。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这功夫下的!不过这都是私事私德,当领导的就不要管了!

    “哦,回去再说吧!”

    如果是拿到孙继宗的方案之前,于根顺可能想也不想就拒绝了,给女人当手下算是怎么回事?而现在,多一个份,可能做事更方便一些吧?当然,事关职守,轻易不可承诺,还是要先搞清楚再做决定。

    楚楠一直没有回头,好像在等魏逐风买爆米花一样。这时她又起步往前走了。这个混蛋倒也识相,我拿着待遇还怕招不到人吗?这个不知天高地厚,不怕捅破大天的混蛋,要是穿着警服为非作歹,我绝对饶不了他!

    藏马镇所,是我事业的起步,我一定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好,让爷爷,让老楚和妈妈,以我为骄傲!在藏马山治安环境彻底改观之前,我决不轻易放弃!

    “于哥还有什么事没有?我不能离开顾书记太久。这件案子我会跟的。”王伟光笑了一下说。刚才楚楠站住了,王伟光看得比于根顺还清楚,他甚至觉得楚楠的腿有点僵,其中的意味当然瞒不过王伟光。

    王伟光甚至对楚楠有点小佩服,花霸的子,有长进啊!虽然涉嫌无证驾驶,但毕竟是上路在先。把小三捉个当场,居然生生忍住了!

    如果不是楚楠那一僵,王伟光可能笑笑就走了。没有楚楠的付出,能有顾大同的青睐?于根顺算个什么呢?顶多我躲着点,别惹这个恶霸。但主动问有事没有,我那才是闲得蛋疼……

    “王秘,我还真有点事找你。驾照怎么办啊?”于根顺说起了正事。他只是觉得这四个人的绪都有点不太对头而已,但也懒得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反正和我没什么关系。

    “交给我了!跟着我去照个相,填个表就行。”这点事对王伟光来说,真不算个事,“你会开车吧?”

    “不是我。我想给兄弟们办一批,就是上回送去军训那些家伙,明天该回来了。可能都不会开吧!”于根顺还真是不怕狮子大开口。

    “那恐怕要考一考,这个我也可以打个招呼,差不多就放了!”王伟光也是个爽快人,当然得分对谁,“但他们得会开车啊!怎么也要在道上遛一遛的。按理说要报名上驾校!”

    “给我一个月!到时候我来找你?”

    “行,提前一天给我打电话,我好安排下去。楚楠知道我电话!”王伟光最后一句话的语气更重些。

    王伟光走后,于根顺又在秀水街上转了一圈,倒不是他要买什么东西。

    藏马镇要发展,这种衣食住行全经营的商业街是可以借鉴的。

    于根顺既然把方案接了,就需要考虑很多东西。总瓢把子虽然亲自动手的能力并不强,但高瞻远瞩,统筹协调,未雨绸缪这些事,还是必须的。

    现在藏马山的游客越来越多,单饮食和住宿两方面的需求,就已经无法满足需求了。最近“石家老鸭”的生意也是越来越火爆。就目前看,本镇居民、政府招待、外地游客这三者的消费基本相同。长远来说,恐怕外地游客的消费量将占大部分份额。

    这几天,东西主大街上的门面房,已经又开了两家小吃店,还有一家小旅馆。以后可能还会开更多。

    但这种分散经营模式,存在很多弊端。管理和服务一旦跟不上,就可能发生宰客,欺负外地人的况,影响恶劣。

    旅游业是藏马山发展的根基。藏马山要有序发展,就不能做一锤子买卖。

    对总瓢把子来说,字号和口碑,是顶顶重要的东西。当然,于根顺现在还没到经营品牌那个深度。至少是不能丢了藏马山人的脸吧!

    如果划地集中经营,管理和服务就方便得多,也方便游客选择和比较。针对游客消费的藏马山土特产也可以集中销售。当然,于根顺也没到酒店特许管理的层次,那不是变着法子从经营业主手里掏钱吗?

    但如果哪个不长眼的家伙坏了藏马山的名头,可以想象于根顺的彪悍。

    面向游客服务是一个方面,对内服务也是一个逐渐发展的市场。

    小城镇建设,不见得需要强制搬迁的。人往高处走就是这个意思。镇上的就业机会多了,挣钱轻松了,自然就有山民尝试下山居住。人口的增加,也自然会扩大市场需求,反过来就扩大了就业。

    现在于根顺还没有研读方案,更没有什么成熟的想法,但这个商业街还是给了他不少启发。

    当然,商业街的发展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启动投资,可能要忍受较长的成本回收周期。镇政府肯定是没钱投资的,但不是有马奋这个钱袋子吗?从长远看,这项投资对马奋,对藏马人,对藏马镇政府,是个多赢的格局。倒不是白白从马奋口袋里掏钱的。兄弟的钱,它也是钱啊!做人要自觉。

    于根顺一边逛一边思索,开始时还没觉出什么。后来才发现,他走进哪个店里,哪个店的老板就战战兢兢的,好像于根顺随时会出手扔人一样。

    看来中午打酱油的人很多啊!呃,这高处不胜寒的感觉!你们误会了,其实哥是个很慈祥很温柔的人啊……

    于根顺觉得索然无味,想了想又没别处可去,就朝着一中校门走了,在那里等盛赛斌算了。盛赛斌也是于根顺要见的人,他说过,他家是开建筑公司的。

    现在于根顺手下已经有了张五魁等一批干将,但这显然是不够的。这些从天上突然掉下来的同学,就是一批宝贵的财富。

    还离得老远呢,于根顺就见王玲坐在校门不远处的树下,两手托腮,一动不动,好像很有心事的样子。

    这小丫头,怎么又在这里等着我了?不是盛赛斌来找我吗?

    于根顺想起来,刚才我们并没有约好见面时间,难道王玲一直在这里等着我出现?

    他又想起来,昨天我们也没约好见面时间。而搭楚楠的车是个意外,如果走路过来,怎么也要晚近一个小时吧?难道王玲一直在平农门口等吗?而我来到平农门口之前,她又等了多久了呢……

    于根顺并不是个很细心的人,尤其是感方面。但这一次,他还真是注意到了。看来,哥还是太随便太率了一些,毕竟哥是太帅了点,要小心着,不要伤害了人家啊!

    毕竟,了解这个时代,理解这个时代的人,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对妹妹的了解和理解,都还差着不少……总的来说,男女大防,好像比六十年前宽松了很多。

    一时间,于根顺停住了脚步。

    去,不去?这是个问题……

    “于根顺!我在这里!”没想到王玲正好看到了于根顺。她以为于根顺没看到他,就站了起来,一边朝于根顺走,一边喊了一句。

    于根顺只好笑了笑,向王玲走了过去。王玲看于根顺过来,就停在一个冷饮摊前,买了两个蛋筒。

    “于根顺,你是个好人!”王玲微笑着递给了于根顺一个。于根顺欣然接过,哥当然是好人了,哥知道!好人有糖吃!

    我们的总瓢把子并不知道,他莫名其妙地领了一张“好人卡”……

重要声明:小说《混迹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