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我挺姐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夹袄 书名:混迹官场
    “我说楚所,这事也太小了吧?咱直接管的话,丢不起这人哈!”王伟光打了个哈哈。

    事的经过,三个科班警察都能推断出来,还真是没多大点事。如果不是遇上了于根顺——这得倒霉到什么程度——可能都查无对证。前期店内只有当事人的证词,那肯定是各执一词。后期店外那么多酱油围观,也做不出太出格的举动。

    对这个中年人渣,甚至是批评教育了事,连拘留都够不上。对两个小女孩,当然是按倒霉处理,这也算是女孩成长道路上的一课。

    “不小!从猥亵未成年人入手!”楚楠撇了撇嘴,确实没劲的,要是抓个抢劫凶杀什么的现场还差不多。但作为一个女警,对这种猥亵小女孩的人渣,自然是能办多重就办多重!

    对了,还要震慑一下于根顺这个老流氓!

    更何况有于小灵在场呢?于小灵是个多可的小姑子,呸呸!小姑娘啊!从第一眼见到这个口齿伶俐的小姑娘,姐姐就喜欢上她了,这和于根顺一点关系都没有!

    “注意保护未成年人**!”楚楠补充了一句。

    刚洗完澡大叔挨完耳光后就傻了,刚才的交代完全是机械反应。并不知道因为楚楠这两句话,他这一辈子已经完蛋了。甚至心里还委屈得不行——就为了八十块钱,受了这么多惊吓,挨了这么多打,我冤得慌啊!事都交代清楚了,连摸了一把小女孩股都说了,我可以回去卖货了吧?耽误一中午生意,倒霉!

    各位中年大叔,手下留德,切记,切记!小女孩是下一代的!人在做,于根顺在看,楚楠在判葫芦案……

    王伟光点头收到,给属地北京路派出所打了个电话,也不管是谁接的,张嘴就说,“我王伟光!在秀水街遇见一起猥亵未成年人案,派个人来处理下!”

    没多大会儿,北京路派出所所长梁章强亲自带着两个警察跑了过来。平阳县城内共有三个派出所,最肥的是城关所,城乡结合,鱼龙混杂,门道很多。最累的却是北京所。政府、学校、医院都在集中这片,一出事就是大事,直接捅破个大天。

    不过北京所是天子脚下,培养预备干部的地方。出了事,撸了。没出事,提了。

    梁章强三十来岁,好像是从饭桌上跑来的,一头的汗,个子不高,右边额头上有块疤,两只小眼睛滴溜溜地转。一见王伟光,梁章强立即满脸笑意地说,“王秘,亲自来指导工作,也不给兄弟个机会表达一下!”

    “我和几个朋友吃饭,刚好遇见这事,梁所一定要秉公处理。讹诈、猥亵女学生,质很坏,影响很恶劣。”王伟光微笑着说,距离不远不近,语气不卑不亢,甚至还有点和蔼可亲的意思。

    “一定加强巡查!发现问题严肃处理!”梁章强立即表态。

    “秀水街是平阳最繁华的商业街,在一定程度上是我们平阳的一个窗口!你们逐个排查一下吧,联合工商和税务,必要的话联系一下电视台,搞一次综合治理!需要不需要局里下个文?”王伟光的眼睛眯了起来,语速很慢。

    “啊?暂时不用吧!我来运作,保证在最短时间内彻底清除秀水街上的乌烟瘴气!”梁章强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立正了。

    “嗯,注意保护未成年人的**!几个受害者和当事人,你可以随时,通过我,向他们调查取证!”王伟光不再说话了。

    “是,王秘!”

    梁章强看了看地上的刚洗完澡,大体问了几句,随即严厉地命令道,“把这个人渣带走!”跟他过来的两个警察立即上前,把刚洗完澡架起来,先上了铐子。期间梁章强偷瞥了一眼于根顺,心道下手可够重的。不过王秘的意思是很清楚的,保护未成年人**吧……

    王伟光这一番话,周围的业主也都听见了。他们不认识这三个警察,但都认识梁章强,还看不出梁章强对他们的态度?而出手打人这个小伙子,就跟没事人一样,恐怕是更有来头。这回刚洗完澡算是碰上硬茬子了。

    远远避开的同时,大家均对刚洗完澡的恶行痛恨不已。讹诈人家两个小女孩,还下流猥亵,真不是玩意儿!说不定大家都跟着这混蛋倒霉……他们倒是没想到围观时的兴奋劲儿。

    “这些商店看上去都是一样的,谁的产业?租金多少?”于根顺突然问王伟光,若有所思的。

    王伟光一愣,于根顺怎么会对这个感兴趣?莫非是想开个店?这点小忙是一定要帮的。“是商业局的。五六年前平阳纺织厂和平阳自行车厂先后破产,大量职工下岗。商业局领衔,几个单位一起搞了这个商业街。喂,梁所,租金多少?”

    “头三年减免,现在两万到三万一年,也有面积和位置的区别。王秘有需要?”梁章强连忙回答,同时认真看了看王秘的朋友,似乎王秘对他特别客气啊!

    王伟光看向于根顺,于根顺笑了笑说,“就是问问。”

    “在这条街上开店还是有赚的。铺面虽然紧张,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可想。”梁章强倒是很的。王伟光笑了笑,“梁所忙去吧,我一会儿就走了。”

    梁章强带着刚洗完澡走了,对于根顺等人连问都没问,更别说带回所里协助调查了。

    王伟光和于根顺说话时靠过来一些,这才看到了于根顺背后的王玲,“咦,王玲啊,你怎么在这里?”

    王玲还没有从弟弟差点杀人的惊悸中恢复过来,脸色有点白,“光哥,跟同学一起来的,带着弟弟妹妹来买点东西。没想到遇到了这事,多亏你!”

    王伟光大诧,于根顺笑着说,“我们是平农同学,不过今天毕业了。”王伟光脸色一滞,但马上就恢复过来,笑了笑说,“那得庆祝一下!晚上我请?”

    楚楠一直站在旁边没有说话,这时也向王玲瞥了一眼。其实她早就注意到于根顺背后站着一个小柔弱的女生了。但楚所长是什么份,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懒得问。

    恰好魏逐风不知道从哪里买了一桶爆米花来,楚楠刚才没吃饱,一把抓过来就吃上了。爆米花很脆,嚼起来“嚓嚓”响。

    “于根顺,我送她们回学校吧!晚上盛赛斌要请平阳的同学吃饭,让他到哪里去找你?”王玲很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弟弟这个年纪,可要好好地看着了,真是哪里都敢捅啊!

    “我和他们聊会儿,回头……”于根顺想了想,平阳他还真是不认识几个地方,“还是一中门口吧!”

    “好!光哥再见!”王玲向王伟光告别,笑得多少有点不自然。

    “哥,你下次什么时候来看我?”于小灵呼扇着委屈的大眼睛,拉着于根顺的胳膊不放。那眼睛就是一汪秋水啊,无限的期待。看得王玲一个愣神,这双眼睛真是明净,让人好想抱起来疼一疼。奇怪,难道我已经老了吗?

    于根顺又去刮于小灵的鼻子,于小灵忘了躲开,被刮了个正着,眉头一蹙,小嘴一嘟——我就不说话,我等你说话!

    “哥每月都来看你!至少两次!”于根顺拍了拍于小灵的脑袋。王玲又想起了于根顺拍自己时的感觉。王玲突然冒出来一个奇怪的念头,他有没有这么拍过那个女警察呢?

    “耶!”于小灵原地蹦了起来,“拉钩!”

    兄妹俩的食指勾了三下,最后用拇指盖章生效。手指还没分开,于小灵就怯怯地问,“哥,你现在挣钱了吗?不要乱花哦!”叮嘱哥哥也是对的,但你没事瞟人家王玲干嘛?

    “放心!哥现在是农技站站长了,还开了一间大饭店,有钱,老有钱了!”于根顺拍了拍自己的口,苦笑了一下,“呃,今天是没有了,以后缺钱就找哥要!”

    于根顺顺道瞥了一眼魏逐风,今天花的可都是魏逐风的六百多块钱呢!这厮好像还有钱买爆米花?有保留啊!没想到于根顺正好看到楚楠在撇嘴,那表分明在说,站长?就吹吧!好大一家饭店……

    “我哥是最棒的!”于小灵突然跳起来,搂着哥哥的脖子,在哥哥的腮上使劲地香了一口,“叭!”

    这倒是把于根顺给搞了个措施不及,瞪着眼说,“都多大孩子了,顽皮!”我这一脸的口水!

    “哼!”

    于小灵才不怕他,也瞪了于根顺一眼,拉着菜菜一溜烟跑了。临走又古怪地瞥了王玲一眼,搞得王玲很无辜。菜菜好像还没从惊悸中恢复过来,被于小灵拉得趔趔趄趄的。

    “姐,我也上学去了!”王坤看于小灵跑了,也追了上去,手里拎着一个足球,还有一个鞋盒,不知道是不是牌子货。

    女孩子买东西比较磨叽,于小灵和菜菜逛了好几个店,最后也什么都没买上。王坤直奔主题,已经把该办的事都办完了。而且这小子好像完全没有受到差点杀人的影响,真是个生瓜蛋蛋啊!

    跑出好远以后,王坤又站住了,向这边扬了扬手里的足球和鞋盒,大喊了一声,“我你!姐夫!”

    没想到王坤这一声喊,引来了一个西瓜贩子,大叫着朝他追去,“混小子,还我的西瓜刀!”王坤见势不妙,兔子一般地蹿了。还真是有点踢足球的样子,罗圈腿啊!如果不进国足,还是会有出息的……

    这小混蛋,喊的是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混迹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