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记您一砖之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夹袄 书名:混迹官场
    “尼玛,你到底砸不砸啊?耽误我睡觉!”

    黑暗中,于根顺突然发话了。按说他已经很有耐心了,文强已经在他头顶上站了七八分钟了,手里拿着半截砖头,浑直哆嗦。真是急死个人!

    这一声,就如张翼德喝断当阳桥,“战又不战,退又不退,却是何故!”

    文强被吓丢了半条命,浑一颤,“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于爷,于爷啊!”跪下之后,文强才想起半截砖头还拿在手上,赶紧一松手,就像那是一块火红的烙铁。

    “说!”

    于根顺眉头大皱,但还是老神在在的躺在那里。如果文强敢出手暗算,他早就是个死人了。文强刚才的表现也说明,他确实没有杀人的胆子。也就是说,文强前半夜说的话,基本可信。也就是说,杀死蚂蚱准女婿的人,是赵守正无疑。

    可是,一边喊“爷”一边哭,很不吉利的,我没你这孝子!于根顺被文强哭得浑起鸡皮疙瘩。

    “于爷救我啊!您一定会逢凶化吉的。”文强终于说出话来了,呜呜咽咽的,“您得罪了大人物了,如果我不砸断您的手脚,我就当不成‘号头’了,还会换一个监房,不知道哪天就莫名其妙地死了!我该怎么办啊?于爷!”

    “是谁安排你砸断我的手脚的?”于根顺问道。冤有头债有主,莫要搞错了人。

    文强迟疑着,脸上的横都在晃,不过现在看上去不是蛮横,而是可怜巴巴的了。于根顺也不着急催他,只是很无奈地说,“要砸呢你就砸,不砸呢你就回去睡觉。你说了呢,他会收拾你。你不说呢,我出去以后收拾谁?”

    “于爷!”文强终于咬了咬牙说,“指使我的人就是看守所所长陈关西。指定我当‘号头’的人也是他,赵守正为了照顾我而托付他的。陈关西在这里当了十年所长,一手遮天。他要让我死,我一定会‘畏罪自杀’!于爷您一定要救我啊!”

    听于爷的意思,虽然没答应救我,但他肯定会出手收拾陈关西,这两者不是相通的吗?更别说收拾赵守正了。文强虽然长得很凶,也有点小恶,但并没有胆子,小算计倒是有一些。

    “我让陈关西不敢对付你好了!”看文强也是个可怜人,于根顺就顺口答应了,“但赵守正那边,还需要你自己申冤。他不一定能顾得上为你减刑,我也饶不了他,他是第一个让我蹲大牢的人啊!”

    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于根顺和马奋之所以被送进来,还被安排了断手断脚,根子就在赵守正上。不过,从赵守正到陈关西,不知道转了多少转,这个必须搞搞清楚,一个也不能少!

    “我自己该怎么申冤?”文强又可怜巴巴地问道。

    “说出真相,不让凶手逍遥法外!”于根顺虽然不清楚罪犯是怎么审的,又是怎么判的,但看顾大同等人也不是糊涂虫啊?楚楠虽然笨了点,但也不是正邪不分善恶不明啊?

    自古以来,不都讲个人证物证吗?都解放这么多年了,人民也当家做主了,当官的也成公仆了,不能越做越回去吧?那是万恶的旧社会!

    赵守正不也需要文强自己认罪吗?也就是说,文强还有不认罪的机会。

    更重要的是,要想搞掉赵守正这个衙内,恰恰需要文强这个有力的人证。单从**上消灭赵守正,太便宜他了。于根顺对新的世纪已经有了一些了解,那就是不能出手杀人。

    呃,好吧——杀人,一定要有足够的理由。

    “真的行吗?”文强嗫嚅道。

    “我看行!”于根顺肯定地说,“你自己都不帮自己,别人怎么帮你?”

    “嗯……帮自己,帮自己!”文强的两只手下意识地握了起来,紧紧的,像是在给自己打气。

    “蚂蚱的女儿,怎么找?你站起来说吧!”于根顺顺口问道。对于文强这个人,于根顺还是不想管得太多。骨头太软的话,别人怎么扶也扶不起来的。

    “啊?哦!”文强听话地站了起来,但还是弓着腰,脸色很谦卑。

    “‘金碧辉煌’地上三层,地下两层。我进来之前,琳达就关在地下二层里。楼梯间都有门,钥匙在沈总手里,送饭时找他拿,用完了再送回去。各个楼层、楼梯都有监控,在保安室和总经理室里可以随时监视,还有录像。”

    看得出来,文强还真是个称职的保安经理,心细,业务熟,人才啊!

    “地下的房间很多,有的房间互相嵌,明门暗门都有,不好找。要是我给您带路,那就没有问题了。”文强显得很遗憾。一时间他的理想是如此的简单——跟着于爷,鞍前马后……

    “哦?那个沈总,住在‘金碧辉煌’吗?”于根顺的思路很简单,不好找,那就让人带路好了。文强是暂时带不出去,那就找个闲人好了。

    “嗯。除了去沧海,他都住在‘金碧辉煌’。三楼左首最尽头是总经理室,是个大间。”

    就在这时,走廊里的灯突然开了,监房里亮了起来。同时远处传过来乱七八糟的脚步声。于根顺判断,有六个人,正急火火地走向这边。

    “于爷,于爷!我求您了!”文强浑一颤,猛然间又跪下了,“他们可能是验收来了,于爷您一定要帮我过了这关,来生来世我给您当牛做马结草衔环……”

    “我擦!”于根顺终于爬了起来,坐在大通铺边上,笑得很开心,“他们还要连夜验收?那我怎么帮你?要不你砸断我一条胳膊算了。轻点啊,很疼的。”

    “于爷,于爷!我不敢!”文强急得又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手忙脚乱地在地上寻砖头,“于爷您快把我的胳膊砸断!快点,于爷,我求您了!我一定记住您这一砖之恩!”

    “我擦!”于根顺也是一愣,这个要求够特别,尼玛还真是个可怜人啊!“胳膊伸过来,尼玛,不用找砖头了,爷断条胳膊还要用砖头?”

    文强急忙转过来,把胳膊担在大通铺沿上。于根顺一掌切去,文强顿时“啊——”地一声痛呼,极其惨烈,响彻监房!震动走廊!

    十多个光头全部都惊醒了,但都呆在原地,小幅度地晃着脑袋,想弄明白这次是谁倒霉了。

    听到凄厉的惨叫,走廊上的相关责任人俱是一滞。难道就差了这一步?大晚上紧赶慢赶的!尼玛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啊?出门没查黄历?

    “尼玛,掐一下也叫那么大声!你应该荣幸啊,爷杀了那么多人,还是第一次掐人!我擦,还晕了?什么人嘛!”于根顺正吐着槽,却见文强的胳膊真的垂了下去,整个人也歪倒在地上了……

    监房的门被打开了,陈关西第一个冲进来,“文强!文强你个混蛋,你是不是又随便出手打人了?伤害无辜,尼玛还有没有王法了,这次政府决绕不了你!”

    众人“稀里哗啦”地冲了进来,傻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一众光头都整齐地躺在大通铺上。于根顺老神在在的坐在首位。地上躺着一个彪形大汉,莫非这是文强?

重要声明:小说《混迹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