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八正七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夹袄 书名:混迹官场
    “熊局就算是窝心,那也是高层次的窝心。”

    郑喜定巧妙地拍了个马。他心说就算我听你的,你也不要把我当傻波一好不好?去搞于根顺之前,郑喜定已经弄清楚了事的来龙去脉,县委孙书记的影子怎么会看不到呢?

    “爬得越高,天就越凉,路也就越窄,高处不胜寒啊!”熊长喜居然悲秋伤月了一番。

    “熊局有熊局的难处,我是知道的。”郑喜定赶紧附和道。他心说,我竟然不知道领导还有这项特长,看来对领导的理解和把握永远都是不到位的啊!不够郑喜定想的更多的是,尼玛,你让我到你那高处去凉快凉快吧,好不好?中不中,有木有?

    虽然叹息了一番,熊长喜的心到底还是不错的,居然和郑喜定拉起了家常,“对了,你知道谢铁峰今年是多大年纪吗?”

    “谢书记啊!下半年就五十七了吧?”这么大跨度的瞬移,郑喜定跟得很辛苦,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不过,郑喜定虽然嘴上说得没那么肯定,但县里几个常委的生,他记得比他亲爹的生都牢。熊长喜说的谢铁峰,就是平阳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还是上一任平阳县公安局局长。

    “哦,八正七副,八正七副啊!”熊长喜像是在自言自语。

    郑喜定却是浑一震。正县级的退休年龄是五十八岁,副县级是五十七岁,谢铁峰下半年就到站了!熊长喜这么说,是指他可能会入常?

    公安局长是副县级,政法委书记也是副县级,但有没有常委会上的那一票,可谓是天壤之别!

    一个是关起门来当老大的部门领导,一个是放眼全县谋划全局的县领导啊!

    而公安局长任政法委书记,没有比这更顺的茬口了……

    虽然顾大同极有可能扶正,公安局也就成了顾氏的天下。但政法委书记作为县领导,分管公、检、法、司等要害部门,公安局只是其中之一!

    郑喜定急速地盘算着,因为脑袋转得太快,以至于有点懵头。一时间他都有点自责了,原来熊局早就为我考虑好出路了,而且是高瞻远瞩,放眼全县!我的这点忧虑,分明是鼠目寸光,还有一点小人之心!要慎独,要狠斗私字一闪念,要严厉地自我批评!

    紧接着,他的脑袋又转了一个大弯。果然,有付出就有回报!天上不会掉馅饼,但机会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上帝优先救赎懂得自救的人!

    郑喜定抓着手机的右手有点颤抖,他的手机质量一般,这时候都觉得有点烫手了。

    “熊书记,您是看着我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只要您一句话,小郑我一定打哪指哪!”郑喜定在此时此刻如何能够淡定,连声音都有点抖了。

    “都是局里的好干部!小郑你还是有点沉不住气啊,你看看,都语无伦次了!什么叫打哪指哪?”熊长喜笑着责备了一句,就像长辈在取笑晚辈一样。

    “对不起,对不起,熊书记您指到哪儿,小郑我就打到哪儿!”这回一准没错了!郑喜定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子,这么多年的修,淡迫明志,都白玩了?关心则乱啊!

    可他还是错了,熊长喜佯怒道,“什么捕风捉影的事儿!叫熊局!”

    “是,是!”郑喜定连忙认错,不过,这回错得对,错得好,错得应该。“熊局,我实在是太高兴了,比我自己的事都高兴!不过熊局您入常,是顺理成章的,也是厚积薄发的,更是众望所归的!”

    郑喜定说得是慷慨激昂,大义凛然,谁敢拦着不让熊长喜入常,广大人民不答应!

    不过,熊长喜没接这个茬,而是把这一张轻轻地揭了过去,说的话又飘出去好远,“我最近哪,在关注监狱系统。”

    郑喜定努力地跟上领导的思路,他想,监狱归司法局管,也正是政法委书记的分管内容。莫非熊局这是暗示要把我调入监狱系统?现在监狱系统有什么合适的职位呢?他的大脑又飞速地旋转起来。

    熊长喜说着,好像突然又想起了点什么,“对了,听说你和陈关西关系不错?”

    “嗯,高中同学,关系还行。”郑喜定迟疑着回答。他又没跟上领导的思路,心说领导瞬移得也太快了点,怎么又从监狱飘到看守所了?这两者倒也沾着点边。

    不过郑喜定还是想,领导果然是目光如炬,关心同志,事无巨细,这种小事都知道。

    “那你有机会就提醒一下陈关西吧!我听说啊,时有嫌犯在看守所里发生意外!有时候还搞得断手断脚的,甚至手脚都断,触目惊心啊!这种事虽然只是嫌犯之间的斗殴,事后也很难查证,但还是多注意一点比较好!”

    说到这里,熊长喜有意地顿了一下,留出时间让郑喜定领会精神。郑喜定果然是可造之材,他的心里“咯噔!”一声,脸上不由得露出了苦笑,但他还是立即回答道,“好的,我一定提醒他!谢谢熊局的关心!”

    “唉,要不是你俩关系好,我都懒得提!都是好同志啊,都是有前途的同志!当然了,人非圣贤,谁能不出一点点纰漏呢?即使偶然出点差错,那也是因为急于把工作做好所致!要看矛盾的主要方面嘛!”

    熊长喜把话说完,再一次肯定了郑喜定的工作能力,还顺便关心了一下他的酒量,就把电话挂了。

    郑喜定呆呆地看着自己手机。他的心里发苦,不是说送进去就算完事吗?这是又有了衍生任务?

    原来,“送进去”并不是他的投名状,“发生意外”才是他的投名状!

    如果熊长喜一开始就跟他说要“发生意外”,如果熊长喜刚才不提关于政法委书记的年龄问题,如果……郑喜定说不定还会认真考虑一下,要不要来个“双料暗桩”。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词,“双料间谍”倒是老听说。

    而事到如今,郑喜定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郑喜定蹲在马路牙子上,默默地抽了根烟,终于拨了平阳县看守所所长陈关西的电话,咬着牙说,“关西,说话方便吗?我喜定。你听哥说啊,这件事对哥来说是一个坎,对兄弟你来说,也很可能是一个机会……”

    再说熊长喜,挂掉电话以后,他仔细地回顾了一下,觉得没有什么纰漏,就开始看平阳电视台的“平阳新闻”了。这一通电话打的,连焦点访谈都给耽误了,忙啊!

    郑喜定听到“八正七副”时的心,熊长喜是完全能够理解的,也很愿意为此调侃两句。而且这个“正八副七”的话题,也绝非空来风,熊长喜的激动也是刚刚平息。

    因为提起这个话题的人,不是阿狗阿猫,而是县委书记孙继宗!

    熊长喜下午听到“八正七副”的时候,心之激动更甚于郑喜定。毕竟,“八正七副”对郑喜定来说只有间接的效果,甚至有没有效果还两说。而对熊长喜来说,那就是头顶的馅饼、眼前的胡萝卜了。

    今天中午,熊长喜被顾大同顶了一下,带着一肚子官司回到了局里。

    他好容易挨到了下午上班的时间,才拨通了一个沧海市的电话号码。对方虽然没什么官职,但位置不错,胜在消息灵通。他详细地给熊长喜讲述了市委王书记上任以来的动态。

    沧海市委王书记到任后,一切都是中规中矩的。他走访了市人大和市政协,亲切看望广大干部职工,与班子成员及干部职工代表亲切座谈,征求他们对新一届市委班子的意见和建议。

    在人大时他说,人大工作非常重要,希望市人大充分发挥职能作用,加强监督和批评,共同推动沧海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

    在政协时他说,政协工作十分重要,希望市政协充分发挥智囊团作用,民主监督,建言献策,齐心协力、竭尽全力做好各项工作。

    “五一”劳动节期间,王书记深入国有大型企业,深入田间地头,到劳动第一线亲切慰问节假坚守工作岗位的劳动者,希望大家振奋精神,铆足干劲,为建设富强文明和谐幸福的新沧海做出新的更大贡献。

    此后,王书记亲切看望海军某舰队驻沧海某部官兵,走访各民主党派、无党派国人士和老红军、老八路代表,慰问科教文卫各条战线工作人员。

    昨,王书记视察了高新技术开发区建设进展,并与先期和即将进驻开发区的高新技术企业负责人座谈,希望……

重要声明:小说《混迹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