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暗桩的投名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夹袄 书名:混迹官场
    回城的路上,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郑喜定有点失神。

    青痘一边开车一边咒骂,郑喜定笑了笑没作声。他的脸本来就是一直挂着笑的,笑容并不代表他的心

    “这人很可能背着人命,刑警大队的做法我是不赞同的!会议室是羁押危险嫌犯的地方吗?!”这是熊长喜的原话,郑喜定记得一个标点符号都不差。

    接到熊长喜的电话以后,郑喜定就明白自己应该干什么了。领导是不会把话说透的,下属要认真领会领导的意图,创造地开展工作。

    要是你领会错了,自然都是你的错,后果也要你来承担。即使你领会对了,如果出了什么篓子,那也是你捅的,和领导没什么关系。不过,领导会在小本子上给你记一笔,或者加分或者减分,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与恨。

    对也罢,错也罢,其中有个重要的前提,你不是要有机会去领会领导意图吗?

    郑喜定等这个机会已经有半年之久了。

    他的怨念就更久。两年前刑警大队成立的时候,郑喜定活动了一下,想谋这个位置。没想到各路神佛都拜到了,事基本也办妥了,从部队转业的顾大同却后发而先至,强势入主,鸠巢雀占!

    好几个月之后郑喜定才搞明白,刑警大队早不成立,晚不成立,根本就是因为顾大同才成立的!而沧海市所辖其它县市警局,过了好几个月才陆续申请这个正科级的编制,还是因了平阳的例。

    郑喜定上蹿下跳的,不过是个笑话而已。当然并没有人笑话他,因为最终也没多少人知道内幕。有资格知道内幕的人也都笑不出来,或者兔死狐悲,或者漠然冷眼。这种事很好笑的吗?

    郑喜定认了栽,做了刑警大队副职。他是个心机深沉的人,了解内幕以后就做出了推断,顾大同只是个过路神仙,而大队长的位置,早晚还是他的。

    但是,顾大同并不接受郑喜定苦心孤诣地靠近,反而一再强调大队领导一定要做业务上的行家里手,这不是故意难为政工出的郑喜定吗?

    刑警大队成立半年后,顾大同推荐提拔了普通刑警宋岱任副职。郑喜定一直仁忍着,你顾大同是带着副县级的括号来的,根子深,牛叉,我惹不起你!但我不会连一个刚毕业没几年的小刑警也干不过吧?

    郑喜定的判断是正确的。又半年后,也就是去年夏天,顾大同被提拔为局党委成员、常务副局长,还是带括号的副县级。

    宋岱和另一个副大队长的任职资历都差得太多,郑喜定自认为这回他是当仁不让了。没想到顾大同升职后,并没有把大队长的位置让出来,而且还把刑警大队常务工作交给了宋岱负责!

    郑喜定再也无法淡定了,这是一个明显的信号。他推断,顾大同并不见得恋栈一个大队长的权利,而是要给宋岱占住这个位置!只要顾大同在,这个大队长无论如何也落不到他郑喜定的头上!

    在郑喜定看来,顾大同就是一个目空一切、刚愎自用、党同伐异的混蛋。在刑警大队时,顾大同就是“一言堂”,而进入局领导班子以后,顾大同很快就和大局长熊长喜分庭抗礼,两人之间的矛盾也逐渐加深。

    于是,郑喜定找了一个恰当的机会,巧妙地向熊长喜汇报了思想。熊长喜也接受了他的输诚,但告诉他要耐心一点,要等个适当的时机。郑喜定明白熊长喜的意思,这是让他先做一个暗桩。

    郑喜定一直很有暗桩的自觉,他悄悄地搜集着顾大同和宋岱的材料。不过,敌人很狡猾,隐藏得很深,郑喜定一直没有得到什么能拿得出手的证据。

    暗桩的作用就体现在暗上。郑喜定告诫自己要沉得住气,要宁静致远。除了定期给熊长喜打电话汇报一些刑警大队的况外,他从不主动和熊长喜联系,甚至还人前人后的刻意拉开了和熊长喜的距离。

    因为这种暗桩只能用一次。暴露了以后,如果没有因此拿下顾大同,郑喜定在刑警大队恐怕就再也没有立足之地了。

    所以,熊长喜和郑喜定虽然没有明确地说过什么,但自有一种默契。暗桩暴露之后,熊长喜就要给郑喜定谋一个出路。这也是郑喜定向熊长喜输诚的根本原因。

    没口吃的,谁乱咬人?

    可是,这一口咬的,似乎有点不痛不痒的?

    郑喜定接了熊长喜的电话,就明白时机到了,他要出投名状了,心又兴奋又紧张,腮上的都抖了。

    他放下电话,就拿着拘留证去了熊长喜的办公室,打了个敬礼说,“我觉得于根顺是个危险分子,有暴力倾向,放在刑警大队会议室是不负责任的,应该把他送进看守所。希望能得到熊局的批准!”

    熊长喜脸上没什么表,只是说,“哦,于根顺?那就按你的意思办吧!公安局是个讲规矩的地方,要按程序、按制度办事。”说着,熊长喜提笔签了拘留证。

    对方晚发现,反应时间就不够,对方就会更狼狈,我方就会更从容。所以,郑喜定一直等到开饭时,会议室附近都没有人,才带着拘留证进了会议室。

    进入会议室后,郑喜定还觉得这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也就是他这个暗桩的价值没有体现出来。他心说,我埋伏了这么久,抽个冷子出手,至少应该打宋岱乃至顾大同一个跟头才对啊!

    一个神神叨叨的怪老头,一个傻了吧唧的愣小子,值得我出手吗?能把顾大同怎么着?

    不过,郑喜定还是一丝不苟地落实了熊长喜的意图。至于价值判断,领导自有分寸。人在下位,可能看不了那么远吧!

    郑喜定发挥出了他的特长,随随便便地哄了两句,就把这一老一少两个傻子搞定了,连铐子都不用上。你再能打又怎么样?这个世界是要靠动脑子的,你给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

    直到听了马奋在看守所门前的那几句话,郑喜定才发现事好像不太对劲,这两个人压根就不在乎进看守所?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孽,这是为什么呢?

    要么是牛波一,要么是装波一。牛波一,掌心雷。装波一,遭雷劈。

    那么,这两人到底是牛波一呢,还是装波一呢,总不会是傻波一吧?

    郑喜定使劲地晃了晃脑袋,今天他用脑过甚,脑仁有点疼。最后他想,管他们是什么波一呢,反正被我送进去了不是吗?

    车一进城,郑喜定就跟青痘说,“我还有点事,路边把我放下就行了,你回家休息吧!”

    郑喜定也等不及回家,随便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就拨通了熊长喜的电话,“熊局,我是小郑,于根顺被我送进去了,很顺利,给您汇报一下!”

    “我就知道小郑很能干!对嫌犯的姑息,就是对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的不负责任啊!”熊长喜的心好像很不错,但他没再往下说。

    郑喜定却是心里没底。熊长喜没下文了,他只好提醒了一下,“熊局,今天我算是打了顾大同的脸了……”

    “小郑啊,你的事我都是记得的!”熊长喜总算是有点良心,否则郑喜定恐怕就要去撞墙了,顾大同的脸是那么好打的?谁不知道顾大同的根子粗?

    不过熊长喜的话还没说完,“唉,这事还没完呢,我也窝心啊!”熊长喜推心置腹地说,“有些时候啊,人做事都是为了别人分忧!”

重要声明:小说《混迹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