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没见过这么流氓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夹袄 书名:混迹官场
    “你快下去救人吧!”

    看着十多米外沉沉浮浮的两个人头,楚楠没好气地吩咐马长福。

    楚楠到藏马镇快一年了,知道马长福是个什么东西。藏马山里面大小十二个村子,村干部多是如此,非法拘,滥用私刑都不算个事。藏马山自古出土匪,改革开放都三十多年了,还有这么多山大王,任重道远啊!

    刚才楚楠怀疑于根顺怎么能放翻马长福父子五人,现在一切都不成问题了。

    “你——”

    马长福刚想骂人,又讪讪地缩了回去。政府他并不怕,前任所长不就差点让人要了命吗?那事和马长福无关,但他是知的,动手的人也是圈里的英雄,至今也没啥事,反而混得更有面子了。

    不过,当着政府的面就敢行凶的于根顺就比较可怕了,简直是没王法了!政府的脸都丢光了!

    唉,听政府的,还是先救儿子吧!马长福相当郁闷。他的两腮恢复了点知觉,火辣辣的疼,满口牙也疼得厉害,吸气都要小心点。

    “你,别扇了!还来劲的!”

    看跪着的那人还在使劲地扇自己,楚楠就过去制止了他。马长福很给面子地跳进池塘救人去了,楚楠也不能放任更坏结果的发生。

    石老四已经神志不清了,谁不让他扇自己他就跟谁急。右手被楚楠抓住了,左手继续,气得楚楠给了他一脚,不带这么犯的。不过楚楠到底是没有于根顺的劲道,只是把石老四踢翻在地罢了。其实她的求知也很强,要把人踢进池塘,应该怎么出脚呢?

    “你,说说吧,怎么回事?”

    楚楠这才转向于根顺,这个穿了一廉价运动服的年轻人,据说还是个大学生?

    “我叫于根顺。”于根顺的表木木的,“我叫于根顺?”

    “我知道你叫于根顺!”楚楠还是没好气。她急乎乎地爬上山来,气还没顺过来呢,“说说,为什么打人?”

    于根顺看向楚楠,有点像梦游。看这女子材高挑,面貌姣好,神态端庄,也是大户人家出吧?只是衣服紧绷在上,颇是不雅,还带了个怪异的帽子。她也知道我叫于根顺?他们都知道我叫于根顺,就我不知道我叫于根顺,现在我也知道我叫于根顺了……

    奇怪啊!她上怎么全是扣子呢?银光闪闪的扣子,肩膀上有,袖子上有,口上也有。口上钉扣子干嘛呢?还突出那么老高,就这两颗扣子看得最清楚。

    “你看什么?!”

    楚楠见于根顺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她的前,小脸腾地红了,传说中的不怒自威、正气凛然再也挂不住。见过流氓的,没见过这么流氓的!见过耍流氓的,没见过对警察耍流氓的……

    “警察同志,我哥被他们打了后脑勺……”于小灵推了一把于根顺,呃,哥哥你这表,有点丢人吖!

    于小灵早就感觉到了哥哥的异样,莫不是哥哥被打坏了脑子?倒也没全坏,至少还知道我是他妹妹,只是不知道我的名字,连他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哥哥怎么变成猪哥了?坏东西,讨厌啦!

    于根顺倒是没有猪哥的自觉,他迷惑地看看于小灵又看看楚楠。警察?现在女人也能当警察了?在他的记忆中,警察黑制服,打绑腿,帽子上一个白圈,嘴里含着个哨子,手里拎着个棒子。不过警察是城里的,乡下没有,山里更没有。

    这女警察倒是顺眼的,就像带刺的玫瑰,于根顺少不得又看了两眼。同志?同志又是怎么回事?算了,六十年啊,不明白的事肯定还有很多,慢慢来吧。

    六十年!

    于根顺嘴角一丝苦笑。玉奴即使活下来,也是七十八岁的老太太了,那年,她才十八……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她,虽然于根顺不知道如何和玉奴相处,如果她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还有那未曾谋面的可怜娃,如果活下来,也是六十岁的老头了,这还真是纠结……

    于小灵是个自来熟的子,她在平阳县城上高中,也算是见过世面,少不得给楚楠介绍了一通,口齿伶俐,声音清脆,很有条理。

    事倒是和楚楠想像得差不多,除了于根顺莫名其妙的特别能打之外。当然,如果没有这个意外,楚楠可以想象这家人的下场。

    楚楠不高兴的原因是,大晚上的白跑了七八公里山路,还得原路回去。这叫什么事儿!还被这流氓小子盯着自己那儿看……

    不过生气归生气,楚楠也没打算和于根顺一般见识,事就这么揭过了吧!难道还要治他个故意,呃,伤害不成?于小灵没解释清楚的地方,楚楠也给推理出来了,这家伙八成被打得失忆了,现在流行失忆。要是被打出个超能力……呃,我还真是个天才。

    于根顺却是没想就这么放过马长福父子。想起玉奴和孩子,他就无比纠结,茫然无措。或者,折磨这些恶徒也能排解一下郁闷?

    于小灵和楚楠说话的时候,于根顺拎起马老四,振臂一甩。马老四呼啸而飞,“噗通!”一声落进了池塘。落水点不比用脚踢得近。

    楚楠听见落水声才发现地上又少了一个人,而于根顺扔完了石老四,拍了拍手,径直走向石老二。楚楠的火“嗵!”的上来了。

    “住手!你还有完没完了?”

    于根顺丝毫没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过分之处,不给这些恶徒长点记怎么对得起他们?再说了,于根顺也不知道这女警察是干嘛吃的,只是大丈夫不和女人一般见识罢了,那声色俱厉的命令自然就成了耳旁风。

    楚楠的话音未落,于根顺已经轻巧地拎起了石老二,就像提了个面袋子,还是吃掉多半袋的那种。石老二对此相当配合,脑袋和手脚自然下垂。

    刁民不可理喻!楚楠感到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极大的挑战,“噌!”的掏出了手枪。

    “住手!再动我开枪了!”

    开枪?于根顺想起来,小鬼子的刺刀本来伤不到他,他被五六把刺刀刺中前,上已经中了好几枪。火枪厉害!

    我不能中枪!我不能让人拿枪指着!

    其实楚楠只是掏枪而已,离击还早着呢!教官说,第一步弹上膛,第二步开保险,第三步鸣枪示警。不过于根顺没上过楚楠的击课,觉得命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放心些……

    只见石老二腾空而起,不过没有飞向池塘,而是径直撞向楚楠!于根顺随后划了一个圆弧,几乎成一道虚影向楚楠扑去!

    楚楠的军事素质和心理素质都很过硬,至少她自己认为是这样的。那黑影扑来时,楚楠闪一避,抬腿横扫!

    楚楠腿长,力道也足,这一脚连消带打,只听“啊——”一声惨叫,那黑影改变了一个角度,斜斜地落入了池塘。落点虽然没有十米,差不多也有三四米了……

    可是楚楠还没来得及佩服自己,就觉得手腕一痛,手枪已经脱手……

重要声明:小说《混迹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