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五百只鸭子也在戏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夹袄 书名:混迹官场
    藏马山,雄奇险峻。自空中鸟瞰,宛如一匹向东方疾奔的骏马,作势就饮东海。

    良山村,就位于鸟瞰中的马南侧,马尾巴刚好甩到的地方。如果神马也怕蚊蝇。

    良山村里说了算的,早先是族长,后来叫甲长,再后来叫村长,大队长,支书,现在改叫村主任了。

    对良山村来说,天大地大,主任最大。

    此时,良山村主任马长福正叼着个烟股,豪万丈地看着脚下这数十亩池塘。

    偏西,池塘里波光粼粼,如同撒了一把银子。尼玛,这银子怎么会浮在水面上呢?

    池塘里,五百只鸭子在戏水。还有五百只鸭子,尼玛,也在戏水。

    这池塘是承包给本村山民于贵来的。于贵来当过村小校长,村小也只有他一个老师。后来村小取消,村里的娃都去镇小上学了,于贵来也就失了业。家里有两个娃上学,花费不小,于贵来还算是有点见识的,央告着马长福承包了这池塘养鸭子。

    鸭子长起来后,于贵来倒也懂事,隔三差五的就给马长福送上那么一两只。

    头一年马长福也没有多想,鸭子肥,鸭股一兜油,好吃。

    池塘里的鸭子越来越多,马长福就觉得味道不对了。心说老子差点让你这小恩小惠的给腐蚀了!尼玛,一两只和上千只的差别,老子还是拎得清的,你当老子这主任是贴墙的吗?

    今天是个好子,马长福决定亲自过来走上一趟。池塘是集体财产,怎么能让你吃独食呢?至于池塘里养大的鸭子,那当然也是集体财产。集体财产不容流失。

    池塘边搭了四间草屋,于贵来一家人住在里面。他原来在村里的房子,已经作价卖给了马长福。这也是马长福肯把池塘承包给于贵来的原因,不足对外人道的。

    村主任是有份的人,通常不用亲自动手的,马长福只要一瞪眼,围观的酱油山民还不退避三舍?

    退避三舍这个词,是马长福听评书学的。评书还说,这叫不战而屈人之兵。跨世纪的村主任,老子容易吗?要是没点文化,村主任都当不出个名堂来!

    围观的山民公鸭母鸭都无声,没人敢触村主任的霉头,也有人交头接耳地嘀咕,“也是哈,池塘是大家的,凭什么让姓于的闷声发大财?吃他只鸭子就是要他娘亲命……”

    虽然说,于贵来当了近三十年的校长,村里但凡识几个字的,多是于贵来的学生。但如今村小不是没了吗?再说了,藏马山自古以来尚武不崇文。

    草屋前站着马长福的四个儿子。四个儿子联袂出手,从来都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这也是马长福当选村主任并长期连任的本钱。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嘛!

    于贵来哆哆嗦嗦地走上前来,想给马长福关说关说,却被马长福的大儿子马老大一脚踹翻在地,登时就歪在地上“咝咝”吸气了,洗得发白的中山装上好大一个泥脚印。

    “明明还有八年的承包期,受法律——”

    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走出草屋,他的材还算高大,腿肚子却是哆嗦的,声音也发飘。

    马长福笑出声来。上了个鸟大学,窝囊废这窝囊儿子却是更傻了!你给老子说法律?在这良山地界,老子就是法律!

    小伙子话未说完,早被马老二一个耳光扇飞,一溜斜烟撞到了门框上。“咣!”的一声,却是后脑勺着力。眼看着小伙子就软了下来,顺着门框往下溜,擦出一道血痕。接着就手脚抽搐,嘴角冒出了白沫。

    “呀——”

    围观的山民嗡的一声,打死人了?这可是良山村历史上的第一个大学生啊!

    “老子窝囊,儿子更窝囊,走路都会撞门框!”马长福“噗!”地吐掉烟股,背着手转向了山民,王八之气登时提高了几个数量级,“你们都看见了吧,嗯?”

    酱油众扛不住这一“嗯”之威,居然齐刷刷向后退了一步,更有人蹑手蹑脚地往村里溜去——瞧个锤子闹,出事了吧?这可不是我报告政府的,我很忙的,什么都没看见……

    山民之彪悍,并不见得只是对外,相互之间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比比皆是。拳脚无眼,死生有命,谁又能活一百年?大不了赔个烧埋。

    “你还我哥哥!”

    清脆的黄鹂之声突然炸响,却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冲出草屋,手持一把三棱粪叉,猛然刺向马老二!

    小女孩速度很快,这不管不顾地刺向马老二,倒也有几分气势。

    怎奈马长福的四个儿子都是久经沙场,马老二更是彪悍异常。只见马老二闪一躲,堪堪让过粪叉,回却在女孩背后猛力一推。

    小女孩被推出多远,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粪叉早已被马老三握住。马老三手抓粪叉,抬腿侧踢,小女孩粪叉脱手,趔趄着向西扑去。

    西边却是马老四,不等小女孩收住脚,马老四早已飞腿横扫,把她踢到了马老大处。

    马老大当然也是如法炮制,又把小女孩踢回了马老二边。

    “嘿嘿嘿嘿!”

    马家兄弟四人长期协同作战,配合默契,只管将那小女孩当作皮球踢来踢去。

    于贵来的瞎子婆娘滚下炕头,呜咽着摸出了草屋,冲着马长福的方向叩头。碎石磕破了她的前额,血流满面,泪流满面。

    “别打了!马主任,求求你别打了,池塘还给村里,池塘和鸭子都给你……”

    于贵来也挣扎着爬到草屋门口,把瞎子婆姨扶起来,两个老人相对而泣。儿子眼见着不行了,这子是再也过不下去了……

    马长福却根本没往这边看。另五百只鸭子,尼玛,也在戏水。

    此时围观的山民已经悄无声息地退了个干净。眼见着就到了饭点了,别人家事再大,也不能耽误了自家吃饭啊!本来还想乘乱逮两只鸭子呢!

    那小女孩早已披头散发,衣衫凌乱,露出白嫩嫩的子。

    “嘿嘿嘿嘿!”

    这么好玩的事,却是不能结束得太快。马家兄弟四人心意相通,脚下都留了力道,多踢一会儿皮球。

    小女孩咬牙切齿,怒目圆睁,却始终没有流泪,更不肯倒下,抽个空子还要还上一拳。

    不过她的力道早已失了,拳头打出,徒惹四个恶徒爆笑。

    马长福冷眼看来,这女娃模样倒也周正,就是股太小,不像能生儿子的样。要不然,倒是可以考虑一下还没结婚的老四。这可是和村主任联姻啊,不能随随便便地抬举了他们。

    “求求你,别打了!”于贵来也跪在了瞎子婆姨的边。

    山峦闭目,杜鹃啼血。

    太阳似沉还留,西天一片火红。

    谁也没有注意到,此时那小伙子蠕动了一下,继而挣扎着坐起来。他的眉头紧锁着,冷汗淋漓,看上去相当的痛苦。

    “小鬼子!”

    小伙子突然爆喝,声裂金石,全然不似平素的懦弱!

    喝声未落,小伙子已经鱼跃而起,双目突然大睁,眼珠里布满血丝,目光森然。

    老子堂堂的村主任,怎么成小鬼子了?马长福听到这诡异的叫声,转头看过来,却是松了一口气。

    如果真的打死了人,破费是少不了的。刚才马长福一直在数鸭子,心里盘算着该走的门路。打点好了,倒也没什么大事,山里的械斗哪年不死几个人?不过这池塘暂时是收不回来了,总要堵一堵于贵来的嘴。丧气!出师不利啊!

    既然丫没死,那就继续揍丫的吧!马长福心大好。

重要声明:小说《混迹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