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比我手下的货色强太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夹袄 书名:混迹官场
    小平头们顿时疯了,高扬着橡胶棒争先恐后,蜂拥而上。动作颇似民国巡警,气势超过当今城管。

    霎时间,于根顺被团团围住,十几根橡胶棒抡圆了,参差不齐地打将下去!

    乱拳打死老师傅啊……两个干练大汉貌似心中不忍,彼此对视时,一个皱眉,一个挑眉,却也不方便说什么,只好站在原地不动。

    形势突变!“,

    只见橡胶棒“噼里啪啦”地四散飞去,继而飞起来的是小平头们。橡胶棒乱飞,没有目标。小平头们乱飞,却是直直地撞向了何金毛!

    何金毛只是退到了两条大汉后不远处,原意也是让出战场来,免得被为溅到,或者弄乱了发型。

    两条大汉瞬间动了,劈手抓住凌空飞过的小平头,随手扔在一边。怎奈小平头实在是太多,速度也实在是太快,两人只来得及抓住了四个,更多小平头依旧向何金毛撞去!

    “唉哟!”声不绝入耳。何金毛被第一个小平头扑倒在地,后面的小平头前赴后继地跟上来,横七竖八地垒成了好大一堆。“”看

    王大嘴虽然早有预见,还是下意识地裂了裂大嘴。不用说,这堆人的最底下,定是何金毛了,希望他的骨头够硬。咧嘴太大,扯得腮疼,王大嘴也“唉哟”了一声凑趣。

    听上去倒是像嘲笑那堆各自“唉哟”的小平头?范顺龙循声看过来时,王大嘴的嘴角努了努,一副“我早就知道会这样”的样子。顺道还解释了自己的惨状,小姑夫你懂了吧?这人是神仙,对我很客气!也就是两人长期以来的沆瀣一气,否则范顺龙还真是不好理解王大嘴的丰富表

    不过,这神仙是怎么做到的?

    范顺龙疑惑地看过去时,于根顺气定神闲,表无辜。刚才出手的,一定是别人。

    莫非是这个大凶美女?此时大凶美女正弯下了腰,去捡地上的黑皮小本本。弯腰时曲线毕露,圆润剔透,确实是个惹火的尤物啊!范顺龙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却又瞪了王大嘴一眼。后者也在咽唾沫,动作很艰难。

    鱼无心赏心悦目地捡起证件,用小手擦了擦或者存在的灰尘,甚至嘟起小嘴吹了吹,这才交还给于根顺。

    “叶宇,萧楼,你俩给我上啊!揍丫的,打死算我的!唉哟……”

    何金毛的待遇,毕竟与前番的话痨不同,叠罗汉并没有持久。小平头们挣扎着爬起来,虽然还是没搞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却不影响七手八脚地把老板扶起来。反正是手腕被擦了一下,体一轻,接着就忽忽悠悠地飞了。

    此时的何金毛像是被扔进洗衣机里搅了一遭,金毛乱糟糟的,衣服皱巴巴的,上还有不少液体残留。不知道是谁的眼泪或者口水,甚至是尿液?

    被称作叶雨和萧楼的两条大汉,看得毕竟比范顺龙清楚些,至少知道是谁出的手,形如鬼魅,几成虚影。两人脸上均是晴不定,再次相互对视时,都看到了对方的苦笑。

    如果换了他俩对付这十多个小平头,大概也不在话下,但是要背靠背抵抗一番。结束战斗之前,上怎么也要挨上个三五棍。

    “这位大哥好手!”叶雨抱了抱拳,语气黯然却诚恳,“但你在别人的场子里生事,毕竟是有错在先。”

    “我们两兄弟,可能留不住大哥,但这里有监控,也有了解你们底细的见证者。以后找到你们,想必不难。”萧楼也拱了拱手,语气倒是软中带硬。说的不是“你”,而是“你们”,莫不是一种提醒?就算找不到你,也能找到这位大凶妹。

    “两位是行伍中人?”于根顺扫视了一眼。

    “惭愧!”叶雨脸上的尴尬一闪而过,算是承认了。不过随即现出刚毅,形不稍动。只要这位大哥不再出手伤害何金毛,两兄弟就不会出手。否则的话,两兄弟拼了命,也要在对手上留下些印记。

    “莫非大哥您也是?”萧楼出言试探。且不说手如何,这位大哥上有些凛然气质,果敢迅捷,遇乱不慌,自有一种睥睨和俯视存焉。很可能也是行伍出啊,虽然年轻得过分了些。

    看上去叶雨年近三十,持重些。萧楼二十四五岁,还有点毛楞。不过这两人给于根顺的印象并不算差。最早认识毛无邪边的岳仲坚和卓放腾,一直保持着联络。这两人的角色,貌似与那两人差不多。

    这个金毛,大概也是军中的不肖子弟吧?和毛无邪也是相同。边的特种军人,并不是他们的随保镖,只是有事喊出来帮个忙啥的。这也是单位领导给安排的任务,老首长的面子不能不给,虽然老首长不一定知

    当然,忙也不会白帮。跟着太子党行走,定也长些见识,得点好处什么的,通常并不是苦差。至于会不会被太子党腐蚀掉,那就要看个人的行了。

    不过,军人这个群体,总是有些正气的,相对干净得多。至少这两人刚才没有趁乱捡上来便宜。虽然也没便宜给他们捡。以于根顺目测,叶雨和萧楼的水平,比岳仲坚和卓放腾还要略差一些。

    “找到我们,想必不难啊!”于根顺打了个哈哈,把这句话还给了萧楼,“我是什么人,也没什么重要。这间会所做什么生意,也不干我事。说到底,就是别人约我到这里来谈事,谈的过程不太愉快,但结果还好。如此而已。”

    叶雨和萧楼再次对视,没等两人应声,后的何金毛已经咆哮了,“老叶老萧,我请你们两个来,是让你们聊天的?!”

    “何总,我们两个,加起来也不是这位大哥的对手。”叶雨有些无奈,却也是认真地解释。或者还觉得有些丢人?是打不过人家丢人,还是这趟差事丢人?

    “何总,如果这位大哥要对付你,需要从我们兄弟的尸体上踏过!但我们也只能保证自己死在何总前面而已。”萧楼有些怒意,说得也更直白些。

    “啊?你想干什么?!”何金毛顿时收住了自己的冲势,似乎于根顺随时会飞扑而至。虽然于根顺站在那里什么都没干。

    何金毛甚至朝着于根顺摆出了一个黄飞鸿的架势,左手低在前,后手扬在后。忽又觉得用错了手,连忙左右手互换。慌乱中却是扯动了上的淤伤,不住“唉哟!”了一声,差点摔倒。

    萧楼险些笑出声来,后面有几个小平头却是没忍住,刚出声又觉得不对,奋力地吞了回去。

    可是已经晚了。何金毛恶狠狠地走了过去,连踹了五六脚,才把两个倒霉的小平头踹翻。第三个小平头聪明些,自己顺势倒地。可惜作弊的水平不太高,动作僵硬,何金毛又忿忿地补了一脚。

    “就当我没来过,你看行吗?”于根顺忍俊不地看着何金毛。这个宝贝,比王大嘴更加宝贝。看样子好像并没有那么严重吧,无需毛无邪出手了。请人擦股,总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凭什么啊?!在道上混,就活一张脸面!”何金毛踹完了三个小平头,就没再动地方。这里毕竟离于根顺远些,靠门比较近,“你在我这儿闹一出,还让我怎么混?”听语气,很烦恼的样子,还有点小矛盾。

    “脸面是自己挣的啊!”于根顺也只好吓唬吓唬这小子,“你这会所,不定有多少人等着看的笑话呢吧?我要是想挑了你的会所,谁也拦不住。挑了还白挑,事后我也能摆平。不过呢,这很可能是给别人当了一回枪吧,我并不想趟这趟浑水。”

    于根顺上前两步,厚厚的地毯顿时陷了进去,整齐地断裂开来,就像是裁了一副鞋垫!

    “啊”何金毛再次惶急地后退,面子好像也没那么重要的?“你不要乱动啊,别忘了你是警察!执法犯法,罪加一等!”

    我擦!这回连于根顺都差点没忍住。这厮也太奇葩了吧,现在才想起哥是警察来吗?协警当然算警察!

    萧楼的表很辛苦,这活儿有意思的。叶雨却在端详着地毯上的两只鞋垫,浑的寒意涌起,这是什么力道?这是什么功夫?现在才明白,这位警察兄并不是只会辗转腾挪,借力打巧。很明显,在两兄弟口上来个这么深的脚印,并不是多困难的事

    王大嘴脸上“我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得意更加明显,看上去要多有多。折在世外高人手里,不丢人!高人哥对我手下留哩!看上去就像于根顺是他特意带来,横扫一切牛鬼啊蛇神,深与有荣焉。

    范顺龙却没有注意到王大嘴的古怪心理,只在下意识地盘算着,这样两个脚印,值多少钱?两个太贵的话,买一个也够……

    “如果你执意挡住我的前面,我也不介意伸一伸脚,把路上的石头踢个粉碎!”于根顺的话语轰然响起,貌似整个大厅都在响应,震得在场所有人耳鼓轰鸣!

    何金毛本来时刻琢磨着逃命路径,更兼体被撞得不轻,脚步虚浮,此时一股坐在了地上!

    事却是没完。等何金毛勉强地恢复了一丝清明时,却见一双大脚正在自己鼻子尖下!

    “啊?!”何金毛早已忘记了所有的面子,手脚并用地爬着,拼命躲开这个煞神。

    “金毛,你决定了吗?”那双大脚却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轰鸣声就在耳边爆炸。

    “啊?你露馅了!”何金毛一怔,居然不再爬了,“哥哥原来认识我?哈哈,是哪个哥们儿请哥哥过来逗我玩的吧?哎呀,可吓死兄弟我了!我认栽!老叶老萧也串通好了对不对?”

    “呃……”于根顺顿时语塞,这厮不会真的就叫金毛吧?我擦,还真是奇葩无极限。

    何金毛貌似恐惧尽去,利索地爬了起来,一脸的笑,也是一脸的战斗友谊,“哥哥,快说是哪个哥们儿让你这么干的,这个场子我得找回来!哈哈!”

    “呃……”于根顺哑然失笑。

    “你们都给我滚蛋!对了,送一桌上好的酒菜过来,我要请我哥哥吃饭!”何金毛重新威风了起来,一叠声地打发小平头们离开,“对了,让闲着的公主都过来,让我哥挑一下!”

    转眼又看见了面色不豫的鱼无心,何金毛连忙改口,“啊?不用了,我哥自备了!比我手下的货色强太多!呃,呸呸,看我这张臭嘴!嘿嘿!”

    于根顺哭笑不得的同时,却是心下一惊,这厮说的到底是真是假?貌似也是个人才啊!变脸快过变天,改口毫无迟滞。太子党哪有那么简单的?

    ♂♂

重要声明:小说《混迹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