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难题抛给了对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夹袄 书名:混迹官场
    “至于周洋,毕竟只是个酒厂厂长,要想兼职发展的话,可以进国资办,也算是对口。赵奎的资历浅了些,你毕竟是个‘妖孽’啊,让赵奎先在综合办历练吧。我给袁煌虢打过招呼了,你和袁煌虢商量着办就行。”

    谈话结束时,钱树志却主动提起了于根顺推荐的另外两人。言外之意,袁煌虢不是外人,要精诚团结?

    “嗯,袁煌虢是我的领导。”作为“妖孽”的于根顺,也只好“嘿嘿”地傻笑了。前面谈了半小时,原来都是废话。

    钱树志却笑了笑,相当坦然地说,“小叶子的事,咱俩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你要体谅一个父亲的心啊!”

    “我那时年轻冲动,眼睛里不揉沙子。”于根顺也只好变相道歉,不论原因如何,钱树志对于杨烨“空饷”事件,也算是公事公办了,“杨烨现在当了副厂长,干得生龙活虎的,所以我才放心把赵奎挪出来。要不,让杨烨也去国资办兼个职?”

    “赵奎跟小叶子的事,我也知道,但一直没有松口。其实只要女儿认准了,当爹的哪有不答应的?借你的嘴,给透露下,小叶子快不认我这个爹了……”钱树志没有接茬,脸上的苦笑意味甚浓,倒是把于根顺搞得有点不会了。

    无论如何,今天这场组织谈话,对双方来说,效果都算是不错?

    “反正小叶子在你治下,怎么用是你的事,我就不管了。”钱树志摆了摆手,貌似疲惫的样子,示意组织谈话结束。

    什么叫“我的事”?于根顺头晕脑胀地出了门。这算是把难题扔回给我了?尼玛这才叫自作自受,大张旗鼓地逮了个“空饷”,回头这“空饷”成了兄弟媳妇。现在可倒好,我还要负责把“空饷”培养成才?

    门外有三个人候着,像是在极小声地寒暄。

    严东江背对着办公室门,腰有点哈。韩邦国胳膊肘拐在北面的窗台上。

    镇政府是一栋单面的二层小楼,通过北侧的贯通走廊进入各个办公室。走廊用大片的铝合金窗子封闭起来,透过窗子可以看到镇政府的后院。院里堆了些煤块杂物,还立着一个破旧的木制篮球架,篮筐都歪了。

    另一人站得四平八稳,胖乎乎一张圆脸,分头中规中矩,三十岁左右的样子。见于根顺出来,主动地点头微笑。

    “于部长,这位就是陈平蛟陈部长。”韩邦国见缝插针地介绍了一句,同时打了手势让陈平蛟进办公室。

    “小陈,小陈……”陈平蛟双手来握于根顺,洋溢地说,“我可是久仰于部长了,多指教,回头聊!”放开后又举手齐额作敬礼状,指着办公室歉意地笑笑,跟着韩邦国敲门进去了。

    “陈平蛟本来是县委组织部农村组织科的科长,这回下放,应该是过渡个资历吧。”办公室门关上以后,严东江才压低声音介绍。

    “哦。”于根顺笑了笑表示收到。严东江在镇办打磨多年,县里的事门清,人才啊!于根顺虽然鄙薄严东江的为人,却早已不是初出茅庐时嫉恶如仇的状态了。成事不拘一格,各色人等都要用的,道德君子误事多。

    再者说来,在官场这个酱缸里沉浮,谁上没点腌臜气?

    见于根顺没有言声,严东江顺势又嘱咐了一句,“和陈平蛟打交道,顺子哥可要多个心眼。这人有‘笑面虎’之称,在秦竺那里很受宠。秦竺是钱书记一手带出来的。说来也怪,组织部长是排在宣传部长前面的,钱书记为什么先跟你谈?”脸上有迷惑之色。

    于根顺放慢了脚步,笑着说,“严主任,以后咱们同朝为官了,你排名还在我前面,顺子哥就不要叫了。”

    “不!顺子哥永远是严东江的顺子哥!我知道我是怎么上位的。没有顺子哥的推荐,哪里轮得到我严东江?藏马镇那么多副科,不都歇菜了。”严东江却是站直了,语气表相当严肃,咱乡下人表白就是这么直截了当,却也有些妥协,“顶多,顶多,我当着别人面不叫好了。”

    “也好。”于根顺没有更多话说,抬手拍了拍严东江的肩膀,转离去。至于这推荐是谁透露给严东江的,还真是不重要,消息传得快啊!

    “当着别人面不叫”,应该就是严东江心里的想法了吧?这里面还是蛮复杂的。因于根顺要求而“被动”接受,这样比较好。

    通常,各级各类领导班子中,办公室主任无论在不在常委之列,也都是参加常委会的,安排会务记录会议编写纪要,也有督导决议落实之责。当然,入常的办公室主任,名次都是排在第末的。

    可是,藏马山风管委的班子毕竟不同。各部门正职入常,以编制序列排名。而严东江的综合办公室,作为中枢核心,排在各部门之首。严东江在常委中的排名,当然也就仅在两名主官和常务副主任之后。

    “顺子哥,中午安排在哪儿?”严东江怔了怔,又小跑两步跟上来请示。“也好”是什么意思?

    这一年来,镇政府的招待餐基本都安排在“石家老鸭”了。一月一结,从无拖欠,即使“石家老鸭”彻底归了石尕子。可“石家老鸭”本来就是石尕子注册经营的,从来就没有属于于根顺过。这些事,谁又搞得清楚?这里面的道道,谁还不清楚?

    从今以后,严东江在接待方面会有更大的自主权,至少是于根顺再也管不到严东江。但严东江一定要请示于根顺,必须的。

    新衙门新官,一切都要摸着石头过河。石头摸出来之前,严东江只认识于根顺。

    “大刀堂吧,石家老鸭没有这么大桌子。”于根顺笑了笑,多大点事儿?

    十三席常委,加上两位县领导,在一张大桌上团团坐比较好。分个主次桌太麻烦,大家都是班子成员,谁愿意坐次桌?党一桌,政一桌,也是欠妥,两军对垒还是怎么着?

    “好,我这就订!”严东江收住了脚步,目送于根顺远去才掏出手机……

    桌子果然不小。

    大刀堂大酒店良山厅,也是于根顺吃惯了的地方。不过多是和剧组郑有为郑兄他们一起吃,也就是剧组掏钱。虽然于根顺没有刻意给风管委节俭,但仔细想来也不算大手大脚了,顶多是藏马山老白干喝得多些。

    不过风管委统一采购,于根顺只肯给周洋五十块钱一坛。周洋虽然嘴里抽着气说赔本,却也慑于威不敢反抗,咬着牙从了。

    “顺子哥!”

    于根顺走进大刀堂时,迎面碰到袁远陪着唐托尼出来。不过喊顺子哥的却不是袁远,而是唐托尼。

    唐托尼刻意打听,袁远也没瞒着,了解于根顺为人为官的同时,唐托尼顺道也把“顺子哥”这个称谓叫熟了。

    也算是入乡随乡吧,叫于主任太过正式,又生分。再者说了,唐托尼还惦记着自己的公职份。顺子哥这个带有江湖味道的称谓,却是正好。虽然唐托尼比于根顺还大好几岁,但喊顺子哥利索的人,哪个又比顺子哥小了?

    消息来源却不限于袁远。独自散步时,唐托尼经常在各个角落听到“顺子哥”,也就凑上前去闲聊。反正顺子哥在藏马山这一亩三分地上,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吧。

    总得说来,于根顺为人义气,不管是真是假吧,口碑倒是不错的。唐托尼也理解了于根顺在台湾的所作所为,这人打根上就是个土匪啊!

    果然是兼听则明。于根顺有两个缺陷相当突出,一个是护短,远近亲疏分得清,帮理不帮亲。顺子哥边的人都得了好处,甚至于整一个村子。因此对于根顺不满者大有人在。

    另一个缺陷是贪花好色,处处留。据说连亲妹妹都上得?弄了“童养媳”的名头糊弄人。出事以后,赶紧把人送到外地去了。为了一个相好的女作家,敢投资拍一部电影。虽然还没结婚,却有了两个私生子,大模大样地带回家。

    马蒂儿貌似和于根顺也有一腿,怪不得啊!唐托尼终于找到了追求马蒂儿不成的原因。心里虽嫉恨,却是再也不敢打马蒂儿主意。

    这两个缺陷,说不定后有用,回家和爹哋一起分析。

    反正难题已经抛给了对方。且不说巨额投资的问题,以大陆的官僚效率,多半是不成了。即使能成,也是旷持久。超过一届官员任期,大陆啊官员多半是不干的。不过这就不关唐家什么事了。

    爹哋真是高明啊!唐家未付分毫,却是表达了足够的诚意。唐托尼能够确认,只要做出积极合作的姿态,就可保全家无虞。

    “哦?托尼,这几天玩得好吗?我还以为你已经回台湾了。”于根顺笑眯眯地打了招呼。

    “玩得很好,袁总很的。”唐托尼面露苦笑。一周来,还真是把藏马山各个景区转了个遍,各种吃食也都尝到了。

    但于主任那边一直没有新的指示传来,唐托尼焦躁不安,却也不敢提出返台。问袁远时,袁远只是回答,藏马山风管委最近升格,顺子哥忙得不行,貌似是又升官了。

    此时听于根顺这么说,原来人家真把这事给忘了?唐托尼拍了拍额头,“顺子哥,我可以回去了吗?”

    “嗯嗯,回吧回吧!代我问唐总好。吉林彩晶那边,我已经安排人去办了,很快就有消息。面板销售,我也安排了人调研。美鬼那边的事,也请唐总尽早落实。对了,有什么消息,你直接和袁总联系吧。”于根顺还真是着手在办了。

    一句袁总,却让袁远心里一动,顺子哥这是给我派了新活儿?唐托尼一直在打听,袁远当然也没有闲着。至少知道了面板生产国内尚无,同时也知道这是几十上百亿的大块头。如果能参与其中,当然是一片大好天空。

    “哦,是不是应该签个意向书或者备忘录什么的?”唐托尼却又觉得心里没底。于根顺答应得这么爽快,完全出乎了唐托尼的意料,我怎么不早问一声呢?

    “不用。于根顺说话,从无不作数的。唐总那边也是熟人,吐口唾沫砸个坑的,不会出尔反尔。协议书这种东西,最不靠谱了,用不着!”于根顺拍了拍唐托尼的肩膀,一脸的慈祥,说完就转进了大刀堂。

    唐托尼却觉得心底发凉。唐总还真是熟人啊,熟得不能再熟。连的生他都知道。

    更严重的是前面那句,于根顺说话,从无不作数的……

重要声明:小说《混迹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