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一切都是冥冥中安排好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夹袄 书名:混迹官场
    陈榕小心地从猫眼中看出去。防盗门外站着一个高大的陌生男子,嘴角似乎有些抖动。

    “蓉儿,九一年五月十二,卫校门前小树林,自来水厂的三个小混混……”似乎听到了门后的响动,男子眼神中一抹温柔。语速急促,声音较低,却只是说出了几个关键词,语义并不连贯。

    完全陌生的一张脸,眼神却有些熟悉。当然,也非常遥远。这些词句,却灌得陈榕脑袋发懵,两条腿发软,需要扶着门框才能站立。天哪!我是不是在做梦?

    “蓉儿……”陌生男子眼睛湿润,喉头耸动。随后举起了右手,掌心赫然一道伤疤。虽然早已长好,却仍是暗红偏紫,可见当年刀口之深。

    陈榕泪眼模糊,再也支持不住,顺着铁门滑下去。待要坐地时,却又猛地蹿了起来,“哗啦啦!”解开门链,“啪啪啪!”连开三道门闩,用力把门拉开。

    “强子……”陈榕嗫嚅着,四年来的坚强早已无影无踪,开门时又被抽走了全部力气。强子挤进门来,刚好抱住了堪堪倒下的陈榕。顺道一抬脚,防盗门“砰!”地关上了。

    “妈妈,是谁敲门?”一个小男孩狐疑地靠近过来。体偏瘦,脑袋显得更大。眼睛里似乎有些不应属于一个七岁孩子的东西。看到妈妈被陌生人制住,小男孩眼神惊恐,却搬起了脚下的一个花盆,声音稚嫩却决绝,“坏人!放开我妈妈!”

    “小超,过来!”坏人却向小男孩伸出了手。陈榕随后艰难地转过脸来,同样喊了一声,“小超,过来!”

    小超疑惑地向前走了几步,两只手仍抱着那个花盆。爷爷去找爸爸以后,这个家里再没有男人进来过。妈妈说王超就是家里的男人,要快点长大!

    两人仍旧紧抱在一起,却各自分出了一只手。大手把小超怀中的花盆接过去,小手把小超揽了进来。三人抱成了一团,像普通人家里,爸爸出差回来时那样。

    这个怀抱,却已经阔别了四年。这是怎样的四年啊!陈榕已经哭湿了这个宽厚的膛,也终于腾出手来,使劲地捶着这个结实的后背,用了最大的力气,“咚咚!”有声……

    次一早,陈榕简单地收拾了一个小箱子。锁了门,带着小超下楼,没有回头看一眼。

    一辆越野车开过来,陈榕先把小超抱上车,随后上来。然后就闭上了眼睛,任凭强子把越野车开往哪里。

    两天后,越野车停在镇海市的一个小区。强子打开一扇门,陈榕看到了一个宽敞温馨的新家,一应家具俱全。其实什么都无所谓的,只要强子在边。

    陈榕很快就熟悉了周围环境。镇海是桑田省的沿海城市,与东北一衣带水。历史上的水路闯关东,就是从镇海出发的。强子的籍贯也就是镇海。时代变化了,桑田省的发展远胜过东北,许多东北人反过来到桑田谋生。

    作为护士,找个正式工作并不容易。一周后,陈榕走进了小区旁边的一个私人诊所。刚好有个很胖的小男孩在扯破喉咙地喊,小护士却拿着针头一筹莫展。陈榕走上前说,“我来试试吧!”

    回到家时,饭已经做好,强子和小超玩得正欢。大屏幕的等离子电视开着,陈榕走过去关电视时,强子突然喊了声,“蓉儿,等我看看!”说完就两眼紧盯着屏幕。

    陈榕有点奇怪。电视上演的是一个古装武打片。大侠一袭白袍,女侠大红劲装,大侠单手揽住女侠,另一只手持朱砂毛笔。白色长袍悬空不动,大红劲装凌空飞舞。毛笔在一副巨大石壁上挥洒,写出三个古字。

    三个古字飞出石壁,在屏幕上扩展开来。另有三个大字添在下方,这回陈榕认识了——“老白干”?雄浑的画外音传出,“藏马山老白干,男人喝的酒!”呃,原来不是电视剧。这广告拍得不错,感觉很震撼。

    可是,看个广告而已,强子为什么两眼发直?

    “蓉儿,你和小超先吃。我下去买瓶酒回来。”强子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朝着陈榕笑了笑,下楼去了。以前强子也喝酒的,这十天倒是没见他喝过,原来是馋酒了?

    强子烧菜很好吃,以前倒是远庖厨的。小超很快就吃饱了。才十天时间,小超的饭量就大了许多。也变得活泼好动,以前总是胆小怕事,不说话,甚至有点神经质。

    陈榕的心逐渐忐忑时,强子终于回来了。手里拎着一个草编容器,打开后是个硕大的酒坛,正是刚才做广告的藏马山老白干。

    “强子……”

    “蓉儿……”

    小超去看电视时,陈榕吃饭,强子喝酒,两人却是同时开口。接着又异口同声地说,“你先说吧!”

    “蓉儿,我鼓足勇气,回来找你娘俩,是因为一位大哥说,‘你自己的老婆孩子,你自己照顾吧!’刚才我看到了大哥,就是演广告的那位。这酒出产于沧海的藏马山,我想去藏马山找大哥。”强子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

    “强子,我不想知道这四年你都干什么去了。有你一切都好。我想我们一家人安稳地过子。我刚才想说的是,我找到工作了。”陈榕静静地看着强子。

    强子抓住了陈榕的手,这手轻轻地颤抖。陈榕刚刚三十岁,眼角却有了鱼尾纹,体也瘦得厉害。不知道这四年是怎么撑过来的。

    “蓉儿,你误会了。我和这位大哥,只有一面之缘。这位大哥,和我这四年没有任何关系。一切都是冥冥中安排好的吧?我怎么就突然看到了这个广告。”强子低下头,像是自言自语。

    小超悄无声息地溜过来,看看爸爸,看看妈妈,表很紧张。随后抓起爸爸的一只手,乖乖地坐在了爸爸的腿上。

    “小超,爸爸是想带你出去旅游呢!”陈榕笑了,伸手摸着儿子的脑袋。强子抱紧了儿子,亲了亲后脑勺,“小超,咱们出趟远门,看看就回来,这儿是咱们的家!”

    “旅游!旅游去喽!”小超果然兴奋起来。以前寒暑假时,好些同学都跟着爸爸妈妈出去旅游,带回来好些小玩具,却不分给小超。因为小超没有爸爸。这回小超要买好些小玩具,每个同学都分!这是我爸爸给我买的!

    陈榕再次收拾了小箱子,越野车直奔沧海。运气真是不错,刚好赶上了沧藏高速公路开通。

    藏马山虽然是个小镇,看上去却颇为繁华。陈榕甚至觉得,比生活了三十年的那个县级市还要繁华许多。远望青山,小超也显得很兴奋。

    强子随便找个小卖店打听,没承想,这个广告还真是家喻户晓。而且藏马山人相当,说于主任正在“石家老鸭”接待市领导呢,我带你去!

    陈榕终于放心了。看来强子的这位大哥,是一位政府官员,在当地还颇有人望的。不知这位于主任和强子有何渊源,竟然打消了强子的顾虑,毅然回家。总之,强子已经回来了,再不敢想象,没有强子的子。

    可是,强子让服务员传的话,却又让陈榕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什么叫小弟,什么叫投奔大哥?这些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

    不一会儿,于主任出现在楼梯上,笑哈哈地打了个招呼,“来啦?”

    陈榕更觉得古怪了,这位大哥,好像很年轻的?也就是二十出头吧?通常跟人打招呼,不都是带着称呼吗?这位大哥怎么就简单一个“来啦”?

    “来了!”强子的声音有些激动,甚至有点语无伦次,“大哥!澳洲华侨王自健,携自己的老婆孩子,来找大哥报到了!”

    “来了就好!自健上来喝酒!”于主任转上楼,却又吩咐服务员,“招待嫂子和孩子吃饭休息!”

    “嗯。”服务员应声过来引导陈榕,强子已经乐颠颠地跟着于主任往楼上走了。

    “自健!”陈榕却不肯让强子离开,手里拉着小超,轻轻地喊了一声。这是什么规矩,男人上楼喝酒,女人和孩子在楼下吃饭?

    另外也有点怪怪的,强子喊于主任“大哥”,于主任反过来喊“嫂子”,乱的。

    强子果然停住了脚步,难为地看着随后转的于主任。于主任笑了笑说,“都不是外人,嫂子和孩子一起上来吧!弄点女人和孩子喜欢吃的菜来!”

    “谢谢于主任!”陈榕也不客气,跟在强子后面进入包间。包间里还有两个人,一个三十出头的样子,一个七八十岁的样子。于主任给介绍了一下,年轻的是王主任,年老的是台商马总。小超分别叫了大爷和爷爷,怯怯的。

    而给强子的介绍,正是“澳洲华侨王自健”。陈榕突然猜想,刚才于主任是不是不知道强子叫啥?王主任和马总都点头招呼,貌似澳洲华侨,也就那么回事吧。而于主任的朋友中,可能什么份都有?

    “来了就在住下吧!嫂子的上班,孩子的上学,都没有问题。嫂子原来是干什么的?护士啊,护士好!镇卫生院正要改区医院,三级医院,缺人!”于主任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直接就给人安排了?

    强子苦笑着看向陈榕时,陈榕一时间也没有了主意。工作和学校都给包圆了?问题是强子给人干什么?天上总不会掉馅饼。

    “自健老家不是东北的吗?正有个活儿让你去跑,跑下来你就是负责人之一,也算是中澳合资企业了。”于主任果然安排了下来,“吉林电子集团和中科院长光机所等单位合资创立的吉林彩晶,已经停产了……”

    这还真是个大活儿,陈榕心里更加没底了。那边强子却已经答应下来,“放心吧大哥,我尽最大努力!”

重要声明:小说《混迹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