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请领导先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夹袄 书名:混迹官场
    唐托尼饿坏了,心也糟。

    一大早从机场出来,就被出租车司机拦住,看来台式国语在大陆还是颇受欢迎的。唐托尼也懒得计较出租车是否宰客,直接拍出了一千元人民币。这个价格,比照湾北的出租车,倒也不算太出格了。

    天下出租车司机俱是话痨。唐托尼在领略沧海风光的同时,甚至连沧海政界的龌龊事也了解了不少。

    台湾的黑金政治,唐托尼已经颇为熟稔。但无论如何,台湾各级官员总是民选的吧?撕打乃至扇耳光并不是笑话,全体举手甚至鼓掌通过才是笑话。

    就沧海市来说,当家做主的,不是一市之长而是一党之书记。书记是任命的,市长是选举的。这任命不知以何为据,这选举更是不知所云。

    至少眼前这位粗胖的司机,上回投票还是高中时代,选什么人大代表。校长亲自动员,说相中谁就在谁的名字后面打钩。如果都相不中呢,就把你想选的人名写在下面空格里。比如你觉得张三适合……高中生司机果断地填上了“张三”。也难为这粗哥时隔三十年还记得如此清楚。

    胖司机说,小哥你可真是来着了,沧藏高速今天开通,咱们一个半小时准到!要是搁在以前啊,至少得四个小时!对了,投资修这条高速的,就是你们台湾人,老有钱了!

    出租车突然停住,胖司机也同时闭嘴。唐托尼有点奇怪,前面不是绿灯吗?大陆的交通信号也与别个不同吗?某党尚红,难道红灯才通行的?

    “从规格上看,应该是市里的活动。如果是上级领导临幸,整条路都不让通车的,附近路口早就戒严了。你看前面的路上还是有私家车,不过是靠边慢行罢了。”胖司机果然是见多识广。经请示唐托尼同意后,胖司机摇下车窗,点了一根烟。

    唐托尼也摇下了车窗散味。很快就有一辆警车呼啸而过,扩音器里传出来一个粗暴的声音。说的是沧海方言,唐托尼听胖司机说了一路,扩音器的音量也足够大,大概分辨出来了,警车喊的是“靠边,靠边!”

    随后,三辆考斯特打着双闪疾驰而过,压着道路中间的双黄线。

    警察把路口放行后,出租车拐弯跟在考斯特后面。胖司机的话痨又犯了,说果然是市里的活动没错,应该是市委常委一级。如果是上级领导,警察现在还不会放行的……

    警察是放行了,出租车却还是没有走成。沧藏高速收费站已经到位,却不肯收钱放行。说是等开通仪式结束后才正式通车。

    “前面的车队不是过去了吗?我看你们连钱都没收。”唐托尼一时没憋住。给钱的不让走,不给钱的才让走,这是什么规矩?

    “那就是出席开通仪式的领导车队!”收费站的女孩子长得漂亮,脾气却不太好,“砰!”的一声拉上了小窗。

    前头来的警车只是开路出城,却没有护送上路,大概也是“规格”限制吧?唐托尼对此并没有多少兴趣。只是大略知道,不同级别的大陆啊官员,享受不同的待遇,是为“规格”?

    唐托尼对警车没兴趣,警车却对出租车产生了兴趣。只听扩音器又喊了起来,“奏绳目?!”

    胖司机连忙抬手敬礼,满脸堆笑,利索地把车倒出了收费通道。这回的喊声没有那么响,唐托尼就没听清楚,胖司机好心地给解释了一下,警察的意思是——你们想干什么?!

    统共三个字,倒也言简意赅,尤其是气势够足,完爆沿街抄牌的台湾警察。

    领导先行上路,约等于高僧开光的吧?唐托尼不想无事生非,或者说不敢无事生非。反正大陆有“让领导先走”的传统,有一个叫克拉玛依的美丽小城,就是因为这句话失去了近三百个孩子。

    警车呼啸而去以后,胖司机下车,陪着笑脸敲开了收费窗口。得到的答复是开通仪式时间不会太久,但何时通车还要等上面的通知。

    “上面”也是个古怪的词。大陆文字虽由台湾正体字异化而成,却是毫无美感。含义更是与正统相去太远。从文化角度上说,算是残废了。

    唐托尼让自己坐得舒服了一些。不等还能怎么着?绕道而行,到达藏马山怕也是下午了。这高速公路总不会下午才开通的吧?

    唐托尼和胖司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肚子饿了,就抽了胖司机一根烟。航班上提供的早餐,唐托尼没有胃口。出机场时买的一瓶矿泉水早已化尿,唐托尼学着胖司机的样子,站在路边撒了一泡。入乡随俗啊!

    两人蹲在出租车旁边,倒是结下了暂时的战斗友谊。唐托尼饿得眼睛泛绿时,收费站顶上的小灯也终于绿了。

    胖司机迅速领卡上路,倒是抢到了头一份。后面排得老长的大小车辆鱼贯而入,声势却是比领导车队大得多。

    黑得发亮的处子车道果然舒爽,虽然已经压上了领导的车辙。据说元朝时候,普通老百姓结婚,要先请蒙古族达鲁花赤来享受“初夜权”的。许多村庄都有摔死第一胎的习俗。此事正史无记载,野史讲得有鼻子有眼……

    胖司机所言不虚,不到一个半小时果然赶到了藏马山。唐托尼甚至看到了写有“沧藏高速开通典礼”的大幅喷绘,以及满地的狼藉,现场空无一人。

    出租车径直开到大刀堂大酒店,前台答复说小马总出席沧藏高速开通仪式去了,这会儿应该在“石家老鸭”用餐吧?自家开着大酒店,自家的高速公路开通,这么大场面却没接住,跑小酒店吃饭去了……

    责任心极强的前台还未说完,唐托尼就已经跑了出去。不问可知,那家小酒店定是有很硬的“关系”。大陆不凭实力只讲关系的。

    胖司机停好车,正准备噌台湾老板的饭呢,却见台湾老板进而复出,不由得捂着肚子有点不愿。

    好在“石家老鸭”在藏马山大名鼎鼎,出租车很快就找到了。此时胖司机已经问清楚,台湾老板并没有短期包车的打算。听见服务员门神一般的挡驾,胖司机干脆开车扬长而去,自行找饭辙去了。

    唐托尼修养再好,也忍不住火大。这趟大陆,来得莫名其妙,遇到的事更是莫名其妙!

    “托尼,你找我什么事?”马蒂儿终于出了门,却是眉头微蹙。

    “蒂娜,我找你……对了,是想请你介绍于主任给我,我想和于主任洽谈一笔投资。”唐托尼脸上多少有些不自然。

    在剑桥偶遇马蒂儿时,唐托尼就一见钟,马蒂儿却一直不冷不的,唐托尼也一直紧追不辍。甚至马蒂儿学成返台时,唐托尼也跟到了台湾,虽然原本打算回美鬼就业来着,毕竟妈还在俄克拉荷马州。

    前面马达和光复深度合作,固然是马奋纵横捭阖,唐大年无奈配合,两个年轻人夹在中间也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虽然唐托尼投政界,对祖业并无兴趣。

    唐托尼觉得机会来了,结果却是差阳错,马蒂儿再次芳踪渺渺。

    爹哋向唐托尼坦白了一切,并明言事关全家老少活路,毕竟是唐家错误在先。那位天神一般的于主任,绝非人力所能抗衡。唐托尼并不相信爹哋所言,坚决要诉诸法律。台湾可不是大陆那种无法无天的黑暗世界!

    爹哋把唐托尼带到窗前问,若从这儿下去当如何?我不但从这儿下去了,还从这儿上来了。一进一出,全无痕迹。你看爹哋像是对你撒谎吗?另外,二星公司和NG公司的驻台代表人,就是那夜一起死于非命的,警察查出什么来了吗?如果不是于主任念在同胞之,爹哋也是同样下场!

    爹哋对你讲这些,并不是要向你认错,也不是要你了解世外高人,而是因为答应了于主任投资大陆面板生产。

    唐托尼无力地坐在了地上。八楼并不算太高,却是附近建筑的制高点。穿堂风“呼呼!”吹过,吹得唐托尼浑寒战……

    再次见到马蒂儿,唐托尼确实是无言以对。

    从另一个角度讲,马家对唐家也算是仁至义尽。韩国人的价格血战已经分崩离析,马家却并没有对唐家弃若敝履,甚至含愤报复。如今的光达电子发展得如火如荼,隐约已在全球业界排名第三。

    子不言父过,唐托尼此时却也没有追得美人归的奢望了……

    “蒂儿,这位是?”

    唐托尼转眼看时,说话的却是一位气场十足的官员。即使个头矮点也没关系,没见个头再高的人也是拱卫周围的吗?恰是众星捧月,苍蝇围着狗屎。种种迹象表明,这位很可能就是前来给沧藏高速开光的大人物吧?

    “娄市长,这位是台湾面板企业光复电子的少东唐托尼,目前供职于湾北……”马蒂儿微笑着向娄晓宇介绍,虽然对娄晓宇突然驻足有些不解。

    这番介绍却被唐托尼匆匆打断。

    “蒂娜,我仅代表家父前来。”唐托尼已经恢复了绪,笑得彬彬有礼。马蒂儿倒是听懂了,唐托尼不想暴露湾北市政府的公职份,或者是不能以公职份与大陆啊官员接触。

    “哦?投资面板?”面板一词倒是令人食指大动。娄晓宇并不介意这位唐托尼的态度,虽然能感受到这年轻人的抵触绪,更不知道这抵触绪是从何而来。

    “对不起,我只跟于主任洽谈。”唐托尼脸上丝毫没有对不起的意思,虽然笑容不减。

    “哦?呵呵,你们谈。小于主任不错的!”娄晓宇很大度地笑了笑,转向考斯特走去。

    “呵呵,忘了给娄市长介绍呢!”钱树志紧紧地跟了上去,前面哥实在是太英明神武了!

    “上次县委研究干部,已经决定于根顺同志兼任平阳招商引资办公室副主任。本来呢,我是希望于根顺一力顶起招商办来的,但我事先征求了于根顺本人的意见……”

重要声明:小说《混迹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