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不出声会憋死不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夹袄 书名:混迹官场
    藏马山风景区管理委员会升格为副县级的决议,在平阳县委常委会议上顺利通过。

    钱树志也好,郭大中也好,手底下都攒下了不少正副科级的手下。凭空多冒出来两个副县级职位,萝卜们挨个挤个地挪挪坑,一潭死水就盘活了。而其他一众常委们,也都等着喝点汤。革命工作到了这个份上,谁不是丝丝缕缕扯不断?

    会场外面,关注这次常委会的大小领导并且寄予厚望的,还真不算少数。

    也就是顾大同这个独行侠特殊些,除了政法系统那一亩三分地,再不管其它。当然,政法系统内部一应事务,也容不得任何人置喙就是。如今,这个独行侠终于功德圆满随风而逝了。会议开场时,钱树志已经表达了对政法委书记顾大同同志的依依惜别之

    “三年时间一晃而过,我仍然记得大同同志初到平阳时的景,一辆军用吉普突然停在了县委办公楼前,大同同志从天而降啊!说短嘛很短,说长啊也很长。三年来,大同同志一心扑在政法工作上,从无个人私利,对组织也从无特殊要求,为平阳经济和社会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尤其是创造了安定团结和谐有序的大好局面。有目共睹,功不可没!”钱树志坐在会议桌的正中,其切切,其意殷殷。

    “今天是大同同志最后一次参加班子会议,作为班长我深感惋惜,但同时也为大同同志更上一层楼而感到由衷的高兴,心很矛盾啊!平阳是大同同志的第二故乡,我们都是曾经和大同同志并肩战斗过的亲密战友。希望大同同志不要忘记平阳,不要忘记我们这些战友。会议开始前,我提议,让我们以最烈的掌声,为大同同志壮行!并诚挚邀请大同同志在方便的时候常回家看看!”钱树志果然带头鼓起掌来。

    最后一次了,更重要的是礼仪参加罢了,心里有点数。具体的事,就不要瞎掺和了吧?纵使平阳今后洪水滔天,又干卿底事?

    在座领导能够成长至今,无一不是千锤百炼成了精,说话听音只是初级阶段的要求罢了。

    一时间会场上的掌声,那是相当的烈。不知道的,还以为新的县领导宿舍楼装修完毕了呢。

    顾大同面带微笑,无声地双手抱拳,一一点头致意,果然一切尽在不言中。

    掌声结束后,县委常委、秘书长丁撼坤提交草案并做出解释,升格后的藏马山风管委为副处级事业单位,隶属于县政府,下设五个内设机构:综合办公室、市场开发局、农村工作局、财政税务局、规划建设局,统辖藏马山内二十个自然村。

    风管委主要职责有,负责风景区的规划、开发和建设,保护风景区内的风景名胜资源、自然生态环境。制定风景区市场开发战略,制定营销规划、计划并组织实施,开拓客源市场,提高景区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审查监督风景区内的各种建设项目,保护基础设施及其他公共设施,改善游览服务条件。负责风景区内封山育林、植被绿化、护林防火、防治林木病虫害、环境卫生和防止水土流失等工作。负责风景区内社会事务、内部管理、所辖村庄常事务管理等项工作。负责风景区对外招商项目策划、编制、洽谈,并报有关部门审核备案……

    洋洋洒洒六大项数十条职责职能,简单概括就是一句话,风管委管理并只管理风景区。

    换言之,风管委相当于县属各委局办,因为功能单一,范围狭窄,其实际影响力甚至不如随便什么实权部门。

    级别是提升了,权利却变小了,藏马山风管委再不是一级行政机构。

    丁撼坤的解释结束了,钱树志并没有跟进指示,也没有征求意见,更没有要求表决,就端着杯子有一口没一口地喝水。或者是因为水太烫,入口时的“滋滋”声,吐气时的“咝咝”声,响彻会场各个角落。

    钱树志很享受这种静谧。只有一个声音的感觉真好。哥已经为此奋斗了二十六年。“一把手”也当了一年多,何其迟迟啊!

    桃子熟了,要放进筐子里。即使还没熟透,也可以移到院子里。藏马山风管委之升格,正是“钱时代”扑面而来的标志!

    议题是郭大中提出来的,此时这厮的脸一定很精彩的吧?等他知道最终结果,脸上定会更加精彩。

    遗憾的是,钱树志却不方便侧脸去看郭大中。按照约定俗成的规矩,县长是坐在县委书记左手边的。郭县长,还是年轻了点啊,未来一定是属于你们的!

    坐在对过的宣传部长叶飞武用余光看过来时,郭大中却是面带微笑,宠辱不惊,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莫不是还有什么底牌没出?

    沉默却突然被隔壁打破。叶飞武的隔壁,正是最后一次参加常委会的顾大同。

    当然,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从来没有最后一次参会就不准发言的规矩。再者说来,规矩岂是给顾大同这种人定的?

    虽然,刚才钱树志依依惜别之后,并没有代表县委请大同同志讲两句。

    “呵呵,钱书记说平阳是我的第二故乡,其实是不准确的。”顾大同慢腾腾地喝了一口茶,目光扫视一圈。

    “哦?”钱树志心里“咯噔!”一声,脸上却是盛不下的笑意。开场就说哥错了?

    “我从来没给大家透露过我的来历,更没说过我为什么要来平阳,临走了怎么也要给‘战友’们一个交代。我的父亲,是一位开国将军,授衔时也就和我们差不多年纪吧。而我父亲的出,其实是藏马山大刀堂的一名小山贼。”顾大同显然对平阳是非常的留恋,“战友”两个字也是咬得足够清晰。

    只是没有注意到,在座的诸位,从三十出头到小五十,年龄结构很好。当然大家也都没有那么较真的。

    “所以说,我是真正的藏马山人,虽然出生在首都。平阳不是我的第二故乡,首都才是。也就是说,我和在座的诸位,是真正的乡党,血浓于水的。”顾大同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再次挨个点头,笑容无比的亲切。

    “顾书记,你隐藏得可真深啊!”钱树志有些不依,笑容却是纯真不掺假。众人也乱七八糟地附和着,很显然,顾大同才刚刚开了个头。这位山贼的儿子到底想说啥呢?

    “我来藏马山的原因,是我打坏了一个纨绔,避祸来着。说来惭愧,那时我也是个纨绔,甚至在圈子里还有点小名气。”在众人善意地哄笑中,顾大同脸上的自嘲逐渐褪去,说得无比庄重,众人也都不笑了,静听顾大同说下去,“感谢平阳这三年,在各位战友的帮助下,我终于找到了自我。”

    “而我来平阳的任务,却是替我父亲守护藏马山。其实我也是最近才猜测出来的,就是三位将军造访藏马山那次,其中也包括楚楠的爷爷。后来还来了一位国务院副总理,钱书记和郭县长也都见过的。当时新华社发了通稿,各级党报都有刊登。那位副总理,还兼着中国革命老区促进会的会长,来礼聘我父亲出任名誉会长的。”顾大同再次停顿,很显然干货就要出来了。

    众人的呼吸都有点压抑。早知道顾大同根子很粗,却不知道竟然粗到这个程度!副总理巴巴地跟到藏马山来?

    “当时副总理建议藏马山风管委为副县级行政编制,刚好可以独立作为革命老区享受有关政策。但是,于根顺拒绝了。有一点刚才忘了说,于根顺就是大刀堂最后一任总瓢把子的孙子。而这位总瓢把子,也是我父亲的师父,一为师终为父的那种。而藏马山大刀堂在抗斗争中几乎全军覆没。我所知道的幸存者,只有三人。一个将军,一个台商,一个老农。”

    “于根顺给副总理的理由是,藏马山人能解决好藏马山的问题。副总理笑了笑说,小老乡,你不错的,加油吧!需要的话,就给我打电话。钱书记和郭县长都知道,那位副总理,出自沧海,也算是我们大家的老乡。”顾大同的话终于说完了,虽然多少有点不知所云。

    会场再次陷入静谧。连喝水的声音都没有。

    钱树志脸上堆满笑意,内心却是五味杂陈。不出声会憋死不?走了都不让人消停?

    那天,钱树志和郭大中确实是迎面碰上了副总理,也认出了副总理。却是连打招呼的资格都没有,遑论留下“你不错”的印象?至于副总理的指示精神,也只好宁可信其有吧?

    看来,于根顺的职位乃至级别,也需要重新考虑?这厮惯会走上层路线的。万一打个黑报告谁受得了?国务院副总理,那可是云里雾里的神仙啊!求丹药不一定灵,打雷却一定会灵的!

    本来在钱树志的人事算盘上,于根顺将调任县招商引资办公室副主任的。副科级平调,上班不上班都行啊!年轻干部定要发挥其特长,重点培养,因势利导,你不是招商引资有一吗?当然也要削其枝桠,绑其歪斜,雷霆雨露俱是皇恩。

    于根顺不是在各种场合上多次宣称“永世不离藏马山”的吗?藏马山却是没有于根顺什么事了。那个叫什么赵奎的小子,倒是可以一用。

    副县级的行政编制,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官场斗争啊,切不可为了反对而反对,利益最大化就好。刚才的议案,倒是着相了。

    可是,如果顾大同所言不虚,于根顺不是反对副县级的吗?还驳了副总理的面子?我擦这厮,人比人还真是气死人。

    钱树志眼风瞥了下叶飞武。此前叶飞武曾向钱树志报告,于根顺粗暴处理涉及外资的劳资纠纷,安全措施不力致人死亡,非法干涉基层民主制度,据说还有兄妹乱啊伦道德沦丧的问题。本来是应对郭大中可能的任命提议的,倒不会在本次会议上提及。

    现在形完全不同,但事实还是可以讲出来的。相同的材料,其实能够证明不同的问题。更何况钱树志还可以保护年轻干部,力斥流言蜚语的。

    叶飞武果然读懂了钱树志的眼神,却是会错了意,清了清嗓子说话,“按照顾书记所言,于根顺同志不是反对副县级的?沧海报上的新华社通稿我看过,记忆犹新的,也不过是几个月前的事。”宣传部长当然不是白给,眼界够宽,记忆力也强。

    或者是这厮故意会错意?钱树志脸上古井无波,内心晴却是不定。

    无论如何,如果叶飞武在常委会上说出上述问题,定是把于根顺得罪惨了。本来楚向前和顾大同先后调离,于根顺已经无足轻重,叶飞武当然无须顾虑。谁知道又突然冒出个副总理来?这不科学!

    钱树志又想起来,上回中宣部朱局长赴平阳调研,市委宣传部朱一铭部长居然直接给叶飞武打了电话。叶飞武也就是在陪同调研中,听到了一些流言蜚语。

    顾大同没有回答叶飞武的问题,就像没有听到一样。回答问题的却是沉默许久的郭大中。

    “前面我去看望孙继宗书记时,巧遇于根顺,两人在老书记的办公室里下棋。在交流中,我说服于根顺同意了风管委升级。当然,平阳县委做出什么决议,并不需要征求于根顺的意见。”郭大中嘻嘻哈哈的,似乎是姑妄说之,信不信由你。还高起轻落地打了一下叶飞武的脸。

    还真是巧了,郭大中去看望孙继宗?于根顺和孙继宗下棋?怎么听着是相当的不靠谱呢?在座诸位谁不知道去年广场旧事,大部分人甚至是亲眼目睹。而孙继宗视如己出的外甥,仍在死缓中,亦是拜于根顺所赐。

    不过,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郭大中和顾大同此前是通过气的,也定是商量了后招。怪不得郭大中一直不吭不哈。

    郭大中话不多,说完就拉倒。会场却是第三次陷入静谧。今天这常委会开得,有点意思啊!

    看来,此后的常委会,还是有一定的精彩?

    病从口入,祸从口出,慎重,慎重啊!

重要声明:小说《混迹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