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自逍遥 正文 第三十五章 林宝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青记 书名:仙自逍遥
    ( )    “阿姐,我回来了!”林宝走到院子里,懒洋洋的将上布袋扯了下来,呼喝着喊道。

    等了片刻,阿母方氏的门突然被猛的推开,仿佛发生了什么惊恐事似地。

    “阿姐,我饿了,我要吃饭!”等到看清是阿姐林玉,林宝虽然觉得自家姐姐今天有点古怪,不过依旧是如往一般抱怨道。

    林玉秀眉一横,显然是有些不满,回道:“宝儿,今天等会再吃…”

    一听没有饭吃,林宝立即不答应了,脾又涌了上来,小脸神色一翻,顿时不愉快。

    但是,一道人影却赫然从漆黑的门内走了出来,犹如一根参天大树一般拦在了林玉的一旁。

    一抹抹有些模糊的回忆瞬间从心头隐隐浮现,林宝彻底呆住了,这好像是自己的兄长?林宝默默地想着,但是下一刻,突然一转,钻到了自己的房间内。

    方氏门口的林巽不由怔住,小妹林玉立即发起了脾气,冲着林宝喊道:“宝儿,你跑什么跑?这是阿兄…”

    熟悉的木门,精细的窗台,林巽突然想起林宝闯入的那个房间就是当年阿爹林贵特意为自己隔出来的一间书房,里面还有一张书桌,至于文房四宝虽然简陋,却也见样都有。尤其是书桌所在的窗台,林贵更是耗费了半个月时间才打造好。

    嘴角泛起一丝微不可查的笑容,钱六将林家这一年半的几乎所有事都说了出来,林宝读书出众这件事也自然不会遗漏。

    又蓦地皱了皱眉,他不吃起了一点醋,想道:“或许林宝是阿爹的好儿子,我却是一个不孝子?”

    林玉在门上使劲的敲着,但是林宝却置若罔闻,一直不理睬。

    “小妹,别敲了…”林巽动了动嘴唇,制止林玉的大声呼喊,屋内方氏刚刚睡下,再这样极有可能将方氏吵醒。

    林玉不满的嘟着嘴,只好走到林巽旁,却又开口替林宝解释道:“阿兄,宝儿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多少有点记不清你,你别介意…”

    摇了摇头,林巽嘴上没有多说,心里不由想道:“若是家人都记不得我这个人,或许无论是对家人还是自己,都是一件好事!”

    中午开饭在即,钱六将魁梧汉子已经去了济世堂的事禀告后,便也辞别了众人,说是明必然上门来访。

    林巽不再多留,他已经考虑着给钱六在济世堂安排一个安全的闲职之类的,毕竟济世堂外堂相当于一个纯粹的江湖门派,钱六在里头混,也犹如鱼入大海,得了一份自在。

    榆木桌上,似乎是回到了一年半前,林家一大家子围坐着,只不过各人神却都换了一茬。

    林贵买了一坛子上好的竹叶青,酒味醇厚,和林巽几乎是大碗大碗的畅饮着。

    每当醉意涌上心头,林巽只需按照小天地托灵功的功法周天运转体内灵力一番,酒意便顷刻消散一空。虽然凌问已经在青囊中留下了‘大天地托灵功’的功法口诀,不过林巽还没有来得及修炼。

    来回碰了数碗后,林巽也没有再用灵力克制酒意了,而是子一软,就势半趴在桌上,露出满脸的醉意。林巽一点不希望家人知道自己修仙的事,陪阿爹喝得痛快之后,也没有必要继续克制醉意。

    林贵几大碗下来,也是脸上通红,鼻子里哼着粗气,他毕竟也老了,这些几大碗酒已经是极限了。

    “大娃,没想到出去一年多,你这酒量可真是突飞猛进,阿爹比不上你了…”林贵到底是自叹不如,缓缓摇晃着子,开口大赞起来。

    “哼,你都快五十的人,还在这里和年轻人比酒量…对了,我倒是忘记忘了,大娃,你这次回来就不用走了!”一旁的方氏有些受不了林贵满的酒气,嘀咕了起来,却又突然想起了这件事,忙问道。

    “我这次回来,只不过央求着主事回来一趟,济世堂的训练还有一年呢!再过一年,应该就能一直呆在家里了!”林巽从灵阳山离开时,便想好了这段说辞。至于一年后,他肯定是不会回来的。到时候,只好让济世堂代为传递一下自己的‘死讯’了。

    “这样啊,那你这次在家里呆多久?”方氏皱了皱眉,又问道。

    “大概一两个月…”林巽一点不曾犹豫,张口便答,显得极为真切。

    原本一脸笑容的小妹林玉却蓦然神色一怔,显然对这个消息有些失望。林宝从上桌开始,再没有平时的那一股机灵劲,而是沉默不语,眼神闪烁,一直偷偷默默地打量林巽。

    林巽的回来立即成了西街的一个大消息,相熟的纷纷前来串门。前后忙碌了两三天,林巽才真正集中精神为方氏的病寻找法子。

    为一名修士,虽然在修炼的同时被锻炼的十分健康,很难得病。而且即使有些小病,只要灵力随意转上几圈,便可彻底治愈的。但是,林巽明白如果妄自用灵力替方氏治病,只怕灵力进入体内,立即就会将方氏的经脉撑破。

    曲县有名的大夫,林贵自然也都请过,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看出方氏得了什么病。

    林巽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大的州府请一些名医来医治方氏,但是济世堂堂主的邀请,却不得不让林巽暂时搁置了想法。

    等到见到了这位素不相识的济世堂堂主,林巽下意识的犹疑起铁朗父子的下落。

    济世堂的正厅内,堂主李享微弓着子,恭恭敬敬的喊道:“曲县济世堂堂主李享参见仙师!”

    林巽成为了白家的正式弟子,李享这一声‘仙师’喊得十分妥帖。

    魁梧汉子也直了腰板,在林巽的面前,他也没有落座的资格,除非林巽许。

    “两位都坐下!”微笑着点了点头,林巽说道。不过才十六岁的林巽,说起话来却让李享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倒不是说林巽气势非凡,只是一想到修士们的法宝神通,他自己心里都会怯了一大截子。

    见李享和魁梧汉子坐好,林巽开门见山,冲李享问道:“不知堂主请我来,有什么事?”

    李享连忙点点头,神色猛地一肃,说道:“仙师,我听闻仙师母亲卧病在,不知可有此事?”

    心中冷笑一声,济世堂在曲县势力极大,如果真想知道一个人的事,岂有不清楚的道理。只不过涉及到家人,林巽立即慎重起来,道:“家母的确卧病在,不知堂主的意思是…?”

    李亨连连摇头,一副惶恐之色顷刻又映在脸上,忙道:“仙师不要误会,只不过仙师母亲乃是曲县人氏,这卧病在,我也颇为焦急,特意耗尽心血寻来了一种药丸,可以包治百病的。”

    不等林巽给出反应,李亨立即从怀中小心翼翼的掏出一个四方小锦盒,神十分凝重的样子。站起,将锦盒递到了林巽面前,李亨才又道:“还望仙师笑纳!”

    林巽没有道理不高兴,若是这药丸真能包治百病,岂不是美事。虽然知道这李亨是有事相求,但是为了母亲,他倒是没有多做犹豫。

    接到手中,林巽却没打算让李亨这么好过,语调一变,寒声道:“李堂主,若是这药丸不那么奏效,那可对你我都不好…还有,你这药丸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为了确保药丸的安全,林巽板着脸,毫不在意的多此一问。

    李亨愕然,仿佛被吓了一跳似地,立即大摇其头,想也不想便道:“其实这药丸是白家赐下的,专门驱病养…”

    一个紧张之下,李亨竟然将实话说了出来。

    林巽不有些意外,白家有这样的药丸倒是不稀奇。林巽也没有怪罪李亨的意思,相反却大为放心起来。至于这李亨故意夸大说是苦寻得来,恐怕是要加大砝码,好开口相求。笑了笑,林巽蓦然瞥了一眼魁梧汉子,不着痕迹。

    既然是白家赐下的药丸,在池州当护法的魁梧汉子就没有道理不知道这药丸的来历。十有**,魁梧汉子也得了这李亨的好处,故意不说破的。

    这个小小的计策,其实是魁梧汉子拿了李亨的好处后想出来的办法。被林巽的目光掠过,魁梧汉子心头顿时仿佛窒息般,在仙师眼皮底下耍‘谋’,的确不是一个好差事。

    尴尬之色一闪而过,李亨也意识到这点小计谋已经被林巽识破,顿时眉头一皱,蠕动了一下嘴唇,道:“仙师,我这里有一个好东西,还望仙师也一并笑纳。”

    不得已之下,李亨不得不又拿出一个‘好东西’,以此弥补刚才的失策。

    林巽自然不会介意,有好处不拿那可就是傻子了!只是不知道李亨一个小小的堂主,能拿出什么好东西。

    (求推荐求收藏,这个星期天之前绝不达到十万字,我就非要十万字签约…哼哼!真倒霉!)

重要声明:小说《仙自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