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自逍遥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回家(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青记 书名:仙自逍遥
    ( )    门刚刚关上,林贵走到院子内,林玉却直奔了过来。

    “阿爹,阿兄回来了!阿兄回来了…”林玉出落得更加精巧了,肤若凝脂,面若桃花,量苗条,当真是小家碧玉,别有一番美丽。

    “阿兄?哪个阿兄?”林贵对于林玉也越发喜欢,这一两年来,家境好了许多,便给林玉也买了些打扮的饰品之类的,再穿上一件轻亮色的袄子,不知有多少个媒婆上门提亲了。

    一听这话,林玉急的一顿足,回头冲前头喊道:“阿兄,你快点进来!”

    林贵终于反映了过来,脸上神色一下子反复起来,竟然是不知道该喜该悲!

    “当家的,是不是大娃回来了…啊,我的大娃…”

    吱呀一声,林贵后的门被猛地拉开,一个脸色苍白的妇人哆嗦着话,冲林贵神色焦急的问道。

    林贵愣了愣,竟没有理会方氏的问话,在不远处,一个量瘦长的青年一脸笑容的打量着自己。

    脸上的笑容如此僵硬,林巽此时很想哭,尤其是见到了林贵后的方氏,更是酸楚不堪,五味杂陈。来的路上,钱六和他说过,方氏前几个月忽然得了一场风寒,至今都没有养好子,一直躺在上休养。

    “好孩子,你可回来了!”方氏蓦地哭出声,泪水在眼角褶皱中,快步走向林巽。

    林巽一惊,连忙奔了过去,稳稳将方氏扶住,口中连忙说道:“阿母,巽儿对不起您老!”

    在经历范闲惨死这件事后,修为的重要在林巽的心中深深扎下了根。家人的亲可以说是林巽对凡尘唯一的牵挂,此刻见到了一大家子人,林巽却没有将心头的绪倾倒出来,他几乎是下意识的隐藏了起来,只是笑得十分灿烂。

    “大娃是为娘最好的儿子,只恨我这个当娘的没有本事,让你去那济世堂受苦,一去就是一年多,连个音讯都没有!”方氏如今只能到林巽的肩膀,她伸出手摸了摸林巽的脸庞,有些愧疚似地说道。

    “阿母,千万被这么说,你看看我是不是长高了许多,而且还健壮不少…”林巽说的,转了一个子。或许是修炼的缘故,自的发育有些过快,短短一年半,竟似已经长了四五年似地。

    “是的,我家大娃真的真的长高了,我记得刚走那会儿,才和我一样高呢,男娃长高好看!”方氏欣慰的笑了笑,母恐怕是天底下最‘脆弱’、最真挚的感。

    林贵站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和林巽一样,脸上始终保持着一丝笑容,但是似乎这抹笑容中包含着一丝不真切。

    “阿爹,孩儿给你请安了!”林巽终于将目光又放在了林贵的上,当先迈出一步,恭敬的说道。

    脸上笑容却蓦地一收,林贵点点头,肃声道:“一年没有回来,长得也像一个男子汉了!”

    林巽舒心一笑,立即反拍林贵一个马,道:“阿爹也越过越年轻了…”

    林贵已经将林巽当一个可以顶天立地的男人对待了,两个人之间不再是纯粹的父子之,其中还包含着一丝敬重。

    “扶呢阿母回屋,她这子受不了寒…”顿了顿,林贵突地一笑,道:“我去弄点酒去!好久没喝大娃喝过了…今天一定要痛饮一番。”

    如今意尚浅,屋外时不时刮过的寒风足以刺骨,林巽应了一声,便轻轻地将阿母扶进屋。

    林玉从第一眼见到林巽开始,这心跳就加速着,一直充斥在无边的欢喜中。林玉不知多少次在梦中见过林巽,如今林巽回家,当真让她犹如从心底到脸上都被抹了甜蜜一般。

    “玉儿,你也进来,我还要好好瞧瞧我的好妹子…”回过头,林巽难得再露出一抹嬉笑的神色,眨了眨眼,打趣着说道。

    脸上骤然浮出一丝晕红,林玉毕竟已经是十三四岁的闺中碧玉了,当然知道了男女有别。不过林巽发话,她也不会多想,但是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那些个上门提亲的媒婆,心里头说不出的古怪。

    林宝的脸蛋上依旧有些微胖,不过虽然只有六岁,他的子却是颇为结实。在他的后,跟着两个小跟班,大概有七八岁的样子。

    “宝哥儿,明天能不能给我带一个包子,我好久没吃过了,早上一直都吃的稀粥…”后的两个跟班中一个高些的少年嘻嘻一笑,开口问道。他可不是见林宝小,就故意借机诈他。要知道,林宝不读书厉害,平里点子却最多,而且人也特别仗义!

    林宝居然突然眼,仿佛是坏笑一般,回道:“大元,你可真贪吃。好的,明天我拿给你…小气,也给你带一个。”

    另一个背着破旧布袋的少年,神明显有些呆滞,听了林宝的话,木讷的点点头,道:“谢谢宝哥儿…”

    “宝哥儿,你家铺子到了,我和小气先走了。”

    “宝哥儿,我们走了…”

    林宝点点头,六岁的他或许是以为读书厉害,脑子也转得快些。在这些伙伴当中,十分有人缘。关键还有一点,在西街的几个读书的少年中,他算是最富裕的一个了。平里从家里出门去私塾,母亲方氏都会给他塞几个铜板,让他买些甜糖吃。可是他也不怎么喜欢吃这些东西,往往都是买东西送给别人。

    “阿爹,我回来了!”林宝到底还是一个孩子,一到家,那种‘混世小魔王’的气质便暴露了出来,冲着家门便高声喊道。

    但是愕然之下,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从铺子里走了出来,他愣了愣,正在犹如着要不要喊一声‘小六叔’。

    “这是谁?”突然,从钱六后走出一个魁梧汉子,不光长的粗犷,声音似乎不着调一般。

    林宝被吓了一跳,所幸他也不是动不动酒哭鼻子的小孩子,只不过心中的惧意却驱使林宝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

    “宝子,别怕,快点进来…你阿兄回来了!”钱六微笑着打量了林宝一眼,大家都说林宝这娃是个天生的读书料子,尤其是那些个婆娘私底下最喜欢嘀咕着这件事。

    钱六经常在西街出没,又和林家离得极近,林宝的小脑袋里还记得钱六的模样。而且阿爹还让他喊过一次‘小六叔’。有了钱六的话,他倒是觉得安全了许多,再看了魁梧汉子的影,顿时生出一些底气,心道:“这里是我家,我怕什么?”

    林宝并没有注意钱六说的后半句话,绕开魁梧汉子,便钻进门内。

    “兄弟,这个是巽哥儿的亲弟弟,叫做林宝。”钱六忍不住在林宝消失的最后一刻,趁机轻轻摸了一下林宝的后脑勺,便冲魁梧汉子说道。

    魁梧汉子虽然有些不大愿和钱六兄弟相称,但是似乎也没有更好的称呼,便算是默认了下来。他这一次从池州来,一个是接送林巽,还有一个就是去曲县济世堂巡视一番。印象中,这个济世堂在短短一年半内就换过两次堂主,似乎暗中藏着什么猫腻似地。

    马车已经停在了后面的小巷子内,魁梧汉子皱了皱眉,便冲钱六说道:“钱兄弟,我还有事先走一趟,等你见到林长老,你就说我去济世堂,他自然会明白的。”

    钱六点了点头,这个魁梧汉子一直敬称林巽为‘林长老’,虽然大为疑惑,但是隐约察觉出如今的林巽似乎是成了什么大人物似地。钱六知道这些事有可能触及什么隐秘,便将疑惑藏在心里,也不说出来。

    只不过当魁梧汉子转到后巷,驾着马车滚滚而去时,钱六双目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似地,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希冀之色。

    (又悲催了,我很悲催…一波三折,哎,求票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仙自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