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自逍遥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追踪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青记 书名:仙自逍遥
    ( )    送到地洞附近,齐云并没有和往一样离去,而是神色一怔之下,突然开口道:“林师弟,不知你现在修炼况怎么样了?范师兄当初可是说你还有一年便可以踏入窥径期的,算算子,也已经快有半年了!”

    林巽心头一紧,故作苦笑之色,回道:“师兄有所不知,我最近一直心浮气躁,连修炼都耽误了不少,更不要说踏入窥径期了…”

    “这是为何?”齐云语气如同初见时那般和睦,完全是一个好师兄的模样。

    “哎…自从范师兄说我还有一年就能踏入窥径期,心里暗自高兴,修炼时经常失神,久而久之,况更是糟糕,有时候甚至连天地灵气都不能立即感悟到。”林巽苦恼的摇了摇头,似乎是要将心里头的苦水都要倾倒出来一般。

    齐云皱了皱眉,思索片刻,恍然一笑道:“林师弟不必担心,这一定是你心不够成熟,不能把握好修炼时的进度。我这里有一枚养神丹,你若是服下,定能集中精神修炼的。”

    林巽心中大惊,齐云手掌突然在腰间青囊中一拍,抓住一个滑溜锃亮的玉瓶,施施然倒出一枚赤红丹药。

    “我这张破嘴,齐云哪里还会好心好意的送上一枚丹药,指不定和那‘夺魂丹’一样,也会将我弄傻。”林巽心中暗自诽谤着,却依旧伸出手将丹药接到掌中,只不过五指伸直,似乎不想触碰丹药的样子。

    “林师弟,你还怕我害你不成?”见此,齐云脸上露出一抹不满之色,声音一下子冷了下去。

    “师兄误会了,说出来让你笑话。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丹药,心里头还真有点害怕!”林巽嘴角一斜,讪讪笑了一声,连忙摇头解释道。

    蓦地朗笑一声,齐云点点头,道:“那师弟就暂且收着,等到不害怕时再服下。”

    林巽心中愕然,这齐云竟然不打算‘迫’自己当场服下。虽然今天齐云突然攀谈已经让他心头升起一丝担忧。

    勉强笑了笑,林巽打量着掌中赤红丹药,却不知该往哪里放。

    “师弟,杨师弟有些话要对你说!”

    和睦之色瞬间隐匿干净,齐云突然冷冷丢下一句话,转走到痴傻的杨仪旁,伸出手裹着一股灵气轻轻在杨仪眉心一拍。

    一股冰冷之意瞬间从心头渗遍林巽全的每一处肌肤,脑海中只剩下一个麻木的念头:齐云竟然已经发现了!

    齐云走出二三十丈远处,似乎是不想打扰杨仪和林巽的谈话一般,没有一丝偷听的意思。

    灵光散去,杨仪瞳孔猛然一缩,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杨仪,对不起…”齐云怔怔的说道。

    杨仪却出乎意料的平静,仿佛还是一个傻子一般。只不过目光贪婪的打量了四周枯败的天地,深深吸了一口气,才道:“林巽,你已经尽力了!有些事或许已经是命中注定的!我还是很感激你…”

    犹如一个老人道尽临终遗言般,杨仪蓦然转,口中又道:“他们用家人要挟我,不要来救我!”

    “杨仪…”林巽脱口喊了一声杨仪的名字,只是再想多说什么,却是如鲠在喉说不出来。

    心中突然涌出一股无力感,林巽皱了皱眉,盯着杨仪的背影微微发痴。

    杨仪的脚步十分沉重,几乎是咬着牙走向齐云,此去便是面临被夺舍的命运,但是无论心中又多么不甘,家人的安危让他没有任何理由去反抗。

    “最起码齐云也答应了照顾自己的家人,让他们富贵一世…”杨仪嘴角裂出一抹苦笑,自嘲的说道。

    “杨仪,我有一件事要问你!”

    杨仪猛然一惊,只觉得肩膀被轻轻一拍,回头一望,赫然正是一脸平静的林巽。

    “什么事?”杨仪从林巽的眉宇间看不出什么希望来,不过他还是回道。

    “是你自己告诉齐云你家人所在的吗?”林巽嘴唇动了动,轻声说道。

    杨仪起先愣了一下,接下来双目闪过一抹亮光,微微摇了摇头,瞳孔中瞬间又透出一丝希冀之色。

    林巽顺势点点头,没有多言,子一转,便又走开了。

    杨仪会意,掩下心头欣喜,步伐也轻盈了不少,快步走到了齐云边。

    脸上露出疑惑之色,齐云盯着杨仪的脸庞停顿了片刻。方才瞧见林巽快步走到杨仪后,唤住他不知又说了些什么。在他眼中,林巽这个小子心思缜密,比一般的孩子机灵多,十分难对付。而杨仪,昨晚他只是拿‘父母安危’便将杨仪彻底说服,让他心甘愿的被夺舍。

    齐云没有打算再让杨仪痴傻下去,夺魂丹腐蚀的只是命魂的抵抗,杨仪痴傻只是失去了对躯体的控制。山路崎岖,平常领着痴傻的杨仪,行走十分缓慢。倒不如将正常的杨仪先行带到山洞中,等到夺舍时再出手封住杨仪的知觉。

    至于林巽,有了杨仪的话,相信林巽不会再追上来。

    “林巽,你手上那枚的确是货真价实的养神丹,你修炼有成,早踏入窥径期,成为白家弟子才是正道。其他的事你就不要管了。”齐云又丢了一句话,才踏步走远,杨仪虽然清醒着,却依旧亦步亦趋的乖乖跟随。

    半晌后,林巽站在远处,看着杨仪跟随齐云消失在山林中。蓦然脸色一变,缓缓伸开右掌,瞥了一眼那枚赤红色丹药,手腕一摆,居然一下子扔得老远。

    “货真价实…哼!”

    齐云不过才窥径初期,完全接触不到白家,更不可能知道杨仪父母所在。若是齐云事后刻意寻常或许也说不定,但是却直接用‘父母安危’要挟杨仪,反倒说明了他根本不知道杨仪父母所在。

    危急绝望之际,林巽几乎是凭空抓住了齐云的破绽,光是这份急智也十分了得了。

    顿了半晌,林巽便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冬天的山林不仅没有下雪,也没有将万物冻住。而且地上的落叶异常潮湿,几乎是一脚一个印迹。

    或许是那杨仪故意踩重了脚印,痕迹更明显,林巽一路追踪,几乎没有断过。不过也有越过山谷小溪时,丢了痕迹的状况。不过林巽急忙四下寻找,却发现一些刻意而为的断枝,略一思索,便知道是杨仪刻意留下的痕迹。

    若是齐云知道自己疏忽大意之下,没有再度控制杨仪的知觉,反而让杨仪沿路留下痕迹,使得林巽轻松追踪,不知道会不会懊悔的直拍脑门。

    约摸一个时辰的样子,林巽躲在草丛中,在将近二十丈外,齐云和杨仪的子眨眼消失在一个黝黑的山洞中。

    一时间,林巽不由有些犯难了,不知该不该立即跟上去。

    思量片刻,杨仪说过山洞中很低矮,仅仅够伸展子的。料想进去会十分容易被发现,但是不进去却又不知道里头的况。若是杨仪都被夺舍了,自己还在瞎等,岂不坏事!

    犹豫之下,突然一道微弱的呼吸声传入耳中。林巽大惊,瞬间仿佛血液逆流了一般,心脏几乎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上。

    (今天本来是打算两更的,但是出了一点‘意外’,干等了许久。还是不够淡定,求赎罪,顺便也求推荐收藏,不会让你失望的!)

重要声明:小说《仙自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