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自逍遥 正文 第十九章 齐云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青记 书名:仙自逍遥
    ( )    但是,脸上惊喜之色一晃而过,林巽再度沉默起来。

    青袍老者!在曲县城外越王庙内,一个连续半个月都从他手上吃到三个大包子的流浪老人。

    接触到修士后,林巽便隐约觉得青袍老者也是一名修士。而这面镜子,朴素还略显得破旧的镜框,如果不是镜面过于诡异,几乎是和当青袍老者承诺送给他的小镜子一模一样。

    “莫非是青袍老者送给自己的那面镜子?”

    林巽脸上闪过一抹狐疑之色,但是心中却肯定了这个想法。那昏昏沉沉醒来后,不光青袍老者没了踪影,说好送给自己的镜子也不翼而飞。本以为是青袍老者舍不得给带走了。但是如今看来,青袍老者不仅将镜子留了下来,还顺便送到了自己的体内。

    至于宝贝怎么进入体内,却不是林巽能想到了。反正宝贝是从眉心处钻出来的,自然是先得钻进去。

    想通了这一切,略微舒心了一点,嘴上喃道:“这老头若是真留了一个宝贝给我,还真是有点良心。没白白浪费小爷我每天早上饿着肚子省下来的三个大包子。”

    林巽有些出神,和青袍老者相处的短暂半个月,并非是没有一丝收获。青袍老者见识广博,每和他叨谈天下奇闻,林巽听得心驰神往。不过,青袍老者并不是谈论什么仙家轶闻,只是拣凡尘中一些俗事趣闻说来,偶尔也提一下这天下美景,仿佛是一个游走天下的观光客一般。而一般的修士只知一心修仙,哪里会理会这些。

    说起来,青袍老者的份倒是又值得推敲了。不过,当下最重要的还是弄清楚青袍老者留下来的小镜有什么作用。

    这般玄妙,总该和修仙有点关系。只是他体内还没有炼出灵气,不然喷上一口,或许能瞧出什么变化。若是交托给别人试验,却又是极不安全了。

    难保别人不会生出‘见财起意’的龌龊想法!

    多番顾忌之下,林巽当真拿小镜没有办法。有宝贝却不会使用,当真躁人!

    沉思良久,林巽手掌心竟然沁出一丝细汗,心下焦急好奇不言而喻。

    猛然间,地洞上方铺盖的浓密草丛被蓦地掀了起来,窜进了一大片阳光。林巽吃了一惊,心房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上。仿佛是秘密暴露一般的紧张起来。

    抬头看去,一张黝黑的脸庞露了出来。此人的脸上呈现着一抹关怀之色,打量着林巽上下,想要找出什么异常。

    “师弟,刚才为何叫唤?”察觉不到什么异样,此人藏在眸子深处的警戒之意瞬间消失干净,开口问道。

    林巽不得不有些奇怪,方才他叫声出口,可以合了合嘴唇,声音已经是极小。此人是怎么听到的?莫非是从一开始就躲在洞口处,暗中窥视。

    “齐师兄,我方才仿佛感觉全上下的皮肤都有一种突然袭来的温,恐慌之下,便叫了出来。不过再想到范师兄的讲解,想来就是天地灵气入体了。”

    ‘范师兄’自然就是光头汉子,他们这些人之间都是以师兄弟相称。林巽也只知道光头汉子姓范,名字也不晓得。林巽在瞬息间思索了一番,编了一个有模有样的理由。

    此人他也识得,正是光头汉子给他们这些少年安排的疑问讲解‘先生’,一个名叫‘齐云’的二十出头的青年。

    齐云突然一笑,不知何意,道:“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修炼出了什么事,听到叫声,这才特意过来瞧瞧。既然如此,我便不多留了。若是修炼上有了问题,一定要记得问我。我们这些凡尘来的灵童,本就应该互相扶持。”

    林巽听到这茬,不大为赞同起来。心头蓦然松了口气,原本紧紧护住神秘小镜的双手也微微松懈了一点。

    岂料齐云话音一顿,目光犹如利箭般,直在林巽手上的小镜上,故作好奇道:“这个镜子哪里来的?”

    林巽暗骂一声,这齐云似乎是故意说出方才的那番话好让他松懈下来。方才被他猛掀了洞口掩盖的草丛,便下意识的紧了紧手中的小镜,如今倒好,心神懈怠之际松了手,反而显出了自己对小镜的重视,自然也就引起了齐云的好奇。不过齐云特意有此一问,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人,定是有些居心不良的。如果当真如他说的,灵童之间应该互相扶持,岂会这般拐着弯探究下去。

    不过林巽也不是一个好忽悠的娃娃,以他略胜于同龄人的心智,倒不会被问得满头大汗,口齿不清的。

    脑中灵光一闪,立即回道:“齐师兄,这镜子是家里头阿母送给自己护的。家里头也没有玉石之类的好东西,便让自己拿了这个小镜权当做是驱邪用。”

    林巽低下头来,双目怔了怔,想起了家人,顿时一缕悲伤之意映在了脸上。

    齐云看在眼里,眉宇间狐疑之色一闪而逝,他轻笑一声,略带着一份感慨的语气道:“师弟的父母当真体贴,还想到了这些。让为兄的好生有些羡慕,可怜为兄自小父母双亡,也没有人送点东西用作驱邪避凶。师弟,能不能拿来给为兄瞧瞧?”

    林巽怒意掠上心头,齐云简直是蛮横无理!这般咄咄人,故意找茬又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按说二人无冤无仇,齐云这般作为,实在是有些过于诡异了。

    只是,这镜子的镜面犹如薄膜,而且还弹十足的样子,完全戳不破!

    若是被齐云发现这一点,岂不会立刻看出小镜的不凡,到时候这宝贝可就轮不到他做主了。

    但是,眼下却完全没有推脱的借口!而且,越是推脱反倒会让齐云疑惑倍增的。心头泛起一丝无奈,暗自恼怒自己为何傻兮兮的叫了一声,引来了此人。

    林巽脸上露出一丝极为不满的不舍之意,却也一点点的递了过去。

    似乎也只有这样子了,毕竟说是父母送给自己防的,兴许自己做出不舍之色,那齐云反而会免除了怀疑。

    但是,齐云却毫不犹豫的接到了手掌之间。林巽的最后一点期望也破灭了,接下来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林巽有点不敢去想了。失去宝贝事小,关键是这齐云会不会起了歹意,以至于杀人灭口?

    林巽的心仿佛被一下子拎了起来,齐云的十指枯瘦如柴,似乎比女孩子家的纤细手指还要柔弱几分。

    ‘蹬蹬…’

    齐云似乎对于镜面的洁白光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伸出右手食指在镜面上连续敲了两下。但是皱了皱眉头,声音普普通通,并无稀奇之处。不过齐云没有露出一丝遗憾之意,相反的却像是松了一口气般。脸上笑容再度绽开,将小镜递还给了林巽。

    齐云却不知道自己轻轻敲击的两下,竟如木槌撞击在大钟上般,狠狠地将林巽的心房震动了一番。

    “我还有些事,就先行告辞了。记得修炼出了问题,一定要告知我,我定会尽力解答的。”齐云的脸上重新泛出和睦之色,叮嘱着林巽道。

    林巽顾不得为何小镜在齐云的手指敲击下没有异状了,面带感激之意,立即冲着齐云说道:“多谢师兄照顾!”

    齐云也没有多寒碜几句的意思,点了点头,替林巽将洞口的草丛重新掩盖好,只留下通风的洞眼,便大步流星似地走开了。

    送走了这座‘瘟神’,林巽庆幸之际,却也没有忘记用手指在小镜上敲了敲。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镜面一如既往的如同薄膜般凹陷了下去。

    顿时,林巽呆了呆神,喃道:“莫非这面小镜只有在自己手上,才有这种异状。或者说,只有在自己手上,才会发挥出它的未知神通?”

    (今天果断还有第二章,求票求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仙自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