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自逍遥 正文 第八章 离家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青记 书名:仙自逍遥
    ( )    这狭窄的院子内,一片寂寥,只有野草萧瑟摆动,倒是院子外阵阵浓郁香气袭来。

    目光滑过四周,林巽俯下,野草丛中一朵灿黄花朵亭亭玉立。林巽将花朵左右野草拨弄开,突然耳朵莫名一动,扭头瞧去,同样是一名济世堂执事,当先走了进来。其后,一名和林玉模样大小的女孩眼睛微红,步履缓慢。

    林巽重新低下头,仔细打理这花朵旁的野草,到不至于毁了这些一样拥有生命的野草,只是将花朵从野草遮掩下拨弄出来。美丽的生命本就应该享受更多的阳光,而野草注定只能是陪衬。

    执事模样普通,见到林巽,微微颔首,又冲后的女孩恭敬地说了一通话,才退了下去。

    女孩俏生生的站着,目光中的那一丝迷茫,转变成对林巽的好奇。

    抚摸了一下花朵,沾了一星点花粉,林巽才重新站起。这女孩和林巽一般被济世堂执事领到此处,十有**也是采药童子的。林巽打量了女孩的面容,或许是经常接触小妹的缘故,竟然发现女孩和小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相似。

    林巽按捺下心头对这感觉的疑惑,嘴唇微微一抿,露出一丝笑意,道:“你好!”

    女孩眼珠子中闪过一丝慌乱,双手攒在一起,顿了半晌,才回道:“你好,我叫清儿。”

    林巽笑意更盛,女孩子从进小院子后,似乎全一直绷紧着,精神更是高度紧张,被自己的话问的突然发蒙,连名字都直接说出来。

    女孩子似乎也意识到这一点,心头暗自嗔怪自己,怎么将名字随随便便告诉一个陌生的男孩子?林巽这般的男孩子,本就藏着出人头地的心思,对于离家的伤感自然可以看得淡一些。但她从上马车的那一刻开始,眼眶中的泪水就一直没有干过,虽然没有流下泪,但是心中的悲伤却愈发清晰。

    林巽也明白一二,只是女孩子家连名字都说出来,话是定要回的,便道:“我叫林巽。”

    女孩子轻轻点点头,便沉默着转过子,目光游移不定。

    林巽看了看女孩的背影,上截然不同的采药童子衣裳,淡青色泽,料子更为亮丽,颇为女化,尤其是腰间的束带拖着一条轻纱,沿着腰际坠到小腿处,显得飘渺柔弱。

    小院再度沉寂了起来,呼吸和心跳在安静的空气中,一起涌动。

    白甫极胖,个子和十四岁的林巽差不多,鼓鼓的肚皮撑着袍子微微凸起。他眯着眼,脸上一股灼感刺激着心头,涌出一股满足感。不久前,济世堂堂主铁朗为了给他接风,特意到城里最好最好的院-暖熏阁吃了一顿。上好的美酒,材火爆的佳人,白甫摸了摸自己的肚皮,嘴角扬起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

    不过,他也没有敢忘了今天的正事,迎接两名‘灵童’,也就是采药童子,回到家族中。可是,一想到要回到家族中,白甫肥胖的脸上便会露出一丝不相称的沮丧。

    被一名济世堂的执事领着来到这小院前,他呵斥一声,命令执事退下。

    驻足在小院门外,白甫皱起眉头,心头蓦然泛起一个念头,道:“自己命魂低下,又无丹药蕴养,哪怕再苦修四十年,也不可能踏入落丹期。要是永远混在凡尘中,过这等逍遥自在的子,那该有多么爽快!”

    白甫抚摸着肚皮的手不知何时怔怔地停了下来,脑海中的念头愈加强烈。

    “堕入凡尘子弟,格杀勿论!”

    但是家族的铁律像一泼凉水狠狠地洒在发的脑门上,白甫不打了一个冷战,口中默念道:“修仙好,修仙好…”

    良久,白甫定下心思,脸上神色一晃,露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大步走进小院!

    林巽此刻心中却也有一个念头,‘既然这济世堂掌握了曲县大半的江湖,恐怕没有武功是不可能的。这采药童子的地位极高,难道是修炼某种高深的武功?’

    “你二人就是这一届的采药童子?”

    林巽越想越笃定这种想法,正在出神的厉害时,白甫的声音则犹如一道惊雷在耳旁炸开,林巽顿时一脸惊愕之色,看向门口大摇大摆走进来的白甫。

    另一名女孩依旧为离家之事,暗自伤神,也被白甫这一声呼喝吓了一跳。

    白甫瞧见林巽二人,目光一阵搜寻,停在林巽的脸上不足一息时间,最终落在女孩的脸上,左右打量了许久,心中喃道:“听说曲县有一个女童是双属命魂,难道就是这个女孩?哎,双属命魂就是好,恐怕这女童带回去就会被家族的长老收为弟子,要是我也有双属命魂,何愁不能踏入落丹期!”

    林巽皱了皱眉头,也不知这个着大肚子的肥胖男子一直盯着女孩是何用意,不过此人突兀的走了进来,却一丝声响也未曾发出,莫非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踏地无声?

    白甫沉吟良久,考虑着要不要多多照顾这名女童。

    “我二人正是济世堂选出的采药童子!不知阁下是谁?”

    林巽拱了拱手,语气恭敬道。

    白甫微微有些惊讶,扭过头重新看了一眼林巽,眼角却露出一丝不屑之意,冷声道:“我便是济世堂内堂的采药师,你们二人随我来!”

    林巽乍听到‘采药师’这三个字,不由生出一丝敬畏,因为他的首要目标就是成为一个采药师。

    虽然此人只前来,但是如果说有人敢诓骗济世堂的采药童子,他还是不会相信!

    白甫被林巽的答话扰了心头思绪,便丢下一句话,转走出院子。

    女孩目光怯弱,明显对这个来历不明的肥胖男子有些担忧,正有些求助似地看向林巽。

    林巽冲她肯定的点了点头,目光笃定,便当先跟着白甫走了出去!林巽的目光给了女孩勇气,她脯起伏微微减弱,呼了一口气,便也跟了上去。

    白甫虽是凡人口中的‘仙人’,但是修为不高,更没有一件珍稀的飞行法宝,无法遨游天地。他不可能将两名灵童直接送到家族,蓟国池州州府的聚集点才是白甫的目的地。在那里,从各县聚集的灵童会被家族的落丹期长老悉数送回家族。

    而白甫自己,也会跟随家族长老一同回去,重复复一的艰涩修炼。

    济世堂的门口一辆更为宽敞高大的马车静静停着,一名白脸青年和一名枯瘦老者站在马车旁,亲自将白甫,林巽还有那名叫做‘清儿’的女孩扶上马车。

    白脸青年也跃上马车,手上拿着一条马鞭,竟然是打算做车夫!

    林巽透过帘子看去,不瞳孔一缩,因为这二人,正是当选拔时出现过的‘云公子’和选拔屋子里的那名奇异老者。

    如今的状况,似乎是接下来的三年并非是在济世堂渡过,而是去一个很远的地方。林巽既然已经决定一心学艺,倒是不在乎在什么究竟是在何地。但是,那名女孩察觉到这一点,眼眶中干涸的泪水竟然再度涌了出来。

    离家的孩子永远充满着不舍之,林巽只是将这份感藏得很深很深。

    (修仙大道开始了…收藏票票…)

重要声明:小说《仙自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