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自逍遥 正文 第四章 选中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青记 书名:仙自逍遥
    ( )    一股巨大的幸福感瞬间将林巽包围了起来,双手攥得更紧,咬着牙强忍着没有将激动的心从喉咙中释放出来。

    每一次见到阿爹起早摸黑的背影,心中都会莫名酸苦。自从阿爹对自己读书这条路子彻底失望后,虽然依旧每时每刻都在为自己的未来打算,但是阿爹总会在私下里叹气。

    林巽看向林贵时,目光中则会生出一股惭愧自责。平常说话时,也尽量避免看林贵的眼睛,犹如时时刻刻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青袍老者在越王庙说过,自在爽快才是林巽真正的向往。但是林巽却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孝子,父母哪怕只有一丁点危险,他都不会同意。

    有时候在城外闲逛,心最为畅爽之际,他多么渴望自己是一个流浪的孩子,没有拘束,没有包袱。做一个行走江湖的侠客,出人头地,受人敬仰。只是,家人却将他的梦想紧紧束缚着。

    林巽既然放弃了青袍老者给他的闯江湖的机会,那么,被济世堂选中无疑就是对父母最好的报答。单单采药童子,每个月就有十两银子,而这几乎是父母辛辛苦苦劳累一年的成果。如果后能晋升为地位更高的采药师,毫不夸张的说,整个林家靠林巽独自一人便能养活!

    林巽想的有些出神,几乎忘记了还有一个老者的存在。

    老者嘴角的笑容收敛起来,在琉璃灯光的照下,再次张开两片干巴巴的嘴唇,冲着门口道:“来人!”

    林巽被他一喊,瞳孔一放,立即将心头的万千心思收拢起来。

    屋门伴随着一缕阳光缓缓开启,俊美青年脚下无声的走了过来,目光则准确无误的落在了林巽的脸上。

    老者重新合上眼皮,双手做拈花状,重新摊在弯曲的膝盖上,声音不轻不重的说道:“这个少年合格,你下去安排一下。”

    俊美青年拱了拱子,却不曾低头。

    林巽自己站起了子,踏出琉璃灯光圈,走到俊美青年面前,神色十分恭敬。如果自己被济世堂收下,对这个地位看似很高的俊美青年最好还是恭敬一些,免得让人家不悦。

    青年果然很受用,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走!”

    出了屋门,剩下的三名少年目光立即投了过来,林巽免不了生出一丝自豪之意,毕竟,一百多名的少年中只有寥寥无几的幸运儿。

    青年冲守在门口的一名护卫吩咐了一番,林巽便被这名护卫领了下去。而另一名护卫也得了青年的话,也快步离开了。

    三名少年似乎意识到林巽被选中了,目光中的错愕、羡慕、嫉妒,伴随着消失在这条廊子上的林巽一道远去。

    偷偷舒了一口气,刚才在老者和青年面前时,几乎是变态的克制着心头狂喜。此刻,终于可以不受拘束的在脸上露出深深的喜意。

    给林巽领路的护卫也明白又有一个幸运儿诞生了,估摸着俊美青年已经看不见,便扭过头,一脸麻笑容,道:“小哥,恭喜啊!您可是一步登天,后可要多多照拂小人!”

    林巽免不了有一点少年得志的傲气,听了这护卫露骨的恭维话语,只是微微收敛了一些笑容,道:“大哥客气了。”

    人家好言好语,林巽也不会摆一副脸色,为人处世之道,他经常混在街头,也通晓一二。至于到时候真有事上门相求,那就要看值不值得帮了。

    果然,护卫听到林巽的话,脸上顿时笑意更盛,他在济世堂熬了几年,好不容易混上了一个护卫的职务,十分清楚这些采药童子的地位多高。虽然对于采药童子的职责丝毫不清楚,但是平常见了这些采药童子,只有低声下气的份儿。这时候不趁机讨好,哪里还有机会。

    林巽见他一副得了便宜的模样,略微思索一番,开口问道:“大哥,刚刚的那位青年在济世堂是做什么事的?”

    护卫猛然怔住了,脸上的恭敬之色升华到了一种敬畏的程度,犹疑了一番,才道:“云公子是咱们外堂堂主的公子,也是内堂堂主,权力极大。”

    “屋里头的那名老者又是谁?”

    “你是说咱们外堂堂主,要说咱们堂主可是最了不起的,济世堂偌大的基业就是咱们堂主打下来的。”

    林巽不有些意外,没想到那个消瘦的老者竟然就是赫赫有名的济世堂堂主。这样说来,俊美青年就是老者的儿子,但是怎么感觉他们两个人之间言语间十分冷淡,不像有父子之呢?

    “那内堂和外堂有什么区别?”

    “是的,像我这般的人就都在外堂,咱们外堂掌握着曲县大半的江湖,势力极大。至于内堂,就是采药童子的所在了。”

    “内堂是专门为采药童子所立的?”

    “嗯,咱们济世堂从建堂开始,内堂便随着一起建立,并且一直都是采药童子的所在。”

    “那采药童子选拔到底有什么要求,为什么每年只有一两人选中?”

    “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听说采药童子极为特殊,和其他的少年不怎么一样。”

    林巽点了点头,这个护卫地位在济世堂地位不高,知道的少得可怜,想要让他接触心中的疑惑是不可能了。不过,济世堂外堂掌握了曲县大半的江湖这个消息,还是让他有些震惊。本以为济世堂只是一个单纯的药堂,而且曲县人也都是这么认为的。现在才知道,济世堂原来是江湖中的一个不小的角色。不过,济世堂一个药堂怎么会和江湖瓜葛在一起?

    继续追问显然没有意义,这些事他后一定会慢慢知晓的。若是此刻一直追问,反倒显得唐突了。

    护卫的回答作用不大,却也是尽心尽力。林巽满意的笑了一声,道:“多谢大哥告知了!”

    护卫心中明了,便又殷勤的询问了几句关于林巽的琐碎之事。一路闲谈不少,二人终于在一处院子前停下了脚步。林巽冲院子内瞧了瞧,耳旁传来不少嘈杂之声。

    护卫止住一路来的嘘寒问暖之类的客话,神色一肃,道:“小哥,云公子让我先在账房支十两银子和一采药童子的衣裳给你,待到三后,你只管穿着这衣裳过来一趟,便算是济世堂真正的采药童子了。”

    林巽点点头,心里有些意外,这济世堂出手真大方,刚选中便白送十两银子,果然财大气粗的样子。不过也不奇怪,他隐约听说过江湖上来钱的路子极多,既然这济世堂掌握了曲县大半的江湖,想来银子也不会缺的。

    站在院子外稍等了片刻,齐虎走进院子内,片刻间取回一锭银子和一衣裳。护卫将‘云公子’的吩咐说出来,账房内的人便立即将银子衣裳准备好。济世堂势大权大,也不怕有人耍诈,如果有的话,那一定是在找死。

    护卫将银子并衣裳递给林巽,殷勤道:“小哥,这衣裳大小应该差不多。等到三后你再来,可以仔细定制一,比这更精美些。”

    看了一眼手上的衣裳,除了样式看起来十分奇特外,触手之际便感觉到衣裳的料子柔软舒服,最不济也是上等的丝绸。对于衣裳的精美,林巽倒没有多大的在意。不过一想到即将回去见到一家子人,他的心脏忍不住砰砰的跳了起来。

    林巽有些迫不及待了,点头便道:“我知道了,走!”

    护卫很快的将林巽领到了济世堂的大门,又说几句殷勤话,便匆忙的离开了。

    当大门打开的那一刹那间,林巽一阵恍惚,各种各样的异样目光汇聚了过来。

    约摸一刻工夫前,另一名护卫得了俊美青年的吩咐,很快来到了大门口。他将林巽被选中的消息告知了门口点着姓名的壮汉。壮汉在这门口站了许久,早就有些疲惫。得知这个消息,却精神一振,翻开手上的花名册,找到了林巽的名字,便鼓着嗓子喊道:“济世堂选中一名采药童子,西街包子铺掌柜林贵之子,林巽!”

    其实,这花名册上只记录着,‘林巽,西街包子铺林贵之子’。他故意加了‘掌柜’二字,以示尊重,因为他也明白采药童子意味着什么。

    在那一刻,人群中神色焦虑的林贵却没有露出一丝喜意,他被这个消息彻底惊呆了。但是周围一道道火辣辣的搜寻目光,却让林贵冷静了下来。绝对没有错,就是自家的大娃被选中了!

    反应了来,林贵激动地伸出手挥开周围拥挤的人群,放声喊道:“我就是林贵,林巽是我的儿子!”

    所有人自觉让开了一条路,门口的壮汉毫不犹豫的将林贵迎了上来,恭敬的命人端来一把椅子,让林贵先行坐在一旁。毕竟,林巽出来还有一段时间。

    壮汉冲林贵说了好几句恭维话,听得老实巴交的林贵一愣一愣的,门口处还在等候的那些人也有不少大声恭贺的。内心的惊喜和耳边的喧闹让林贵再度愣住了,心神恍惚之际,喃道:“科举高中也不过如此!”

    林贵打小就没有书读,小时候见到中举的人高头大马,风光无限,心中万分羡慕。所有他对林巽的期望极高,无论是为林巽取名字还是送他去私塾,都是为了满足林贵这一丝对科举荣耀的奢望。但是此时此刻,林贵也清晰地感受到这种万人瞩目的感觉,心头那一点小小的私得到了最大的满足。

    走出门的林巽从这种瞩目的目光中摆脱了过来,见到了一脸兴奋的阿爹,自信的走了过去。

    林贵激动的有些手足失措,话都说不出口,伸出手在林巽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喃道:“大娃好样的,好样的…”

    林贵的力气绝对不小,忍着肩膀上的一丝痛意,林巽轻声道:“阿爹,我们回家!”

    林贵狠狠地点了点头,笑容从嘴角延伸到眼角,灿烂无比。

    (就写成一章,本来是打算写成两章的,求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仙自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